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37章 凡事三思而后行

第137章 凡事三思而后行

凌小白被娘亲的怒火吓得一颗心忽上忽下的乱蹦,脸色惨白,“娘亲,别生宝宝的气,宝宝真的知道错了……”

“我以前有没有告诉过你,遇到危险的人应该怎么做?”凌若夕没被他故意装出的可怜样子说动,心头那团熊熊燃烧的怒火,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凌小白撅着嘴,小声嘀咕道:“娘亲说过,遇到打不过的人,就得赶紧跑。”

“那你是怎么做的?”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赶去跟踪摄政王,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

她的质问如同一座巨山,狠狠地压在凌小白的肩头,他无力的垂下脑袋,一副任由她打骂的模样。

“这是怎么了?”南宫玉刚巧赶来准备同她们母子俩一起用午膳,却意外的发现殿内剑拔弩张的氛围,困惑地问道。

云旭朝他点了点头,便退到角落里,将战场交出来。

阿大和阿二守在殿外,单手握住腰间佩刀,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

一见南宫玉出现,凌小白双眼一亮,好似找到了救兵,咻地窜到他的身旁,用力拽住他的衣袖,重重摇晃几下:“南宫叔叔救命啊……”

救命?

南宫玉认识凌小白这么久,还从没有从他的嘴里听到过求救的话,疑惑的看向凌若夕,失笑道:“到底是怎么了?”

“让他自个儿给你解释。”凌若夕深吸口气,平息下心里的怒火,对凌小白搬救兵的举动来了个视而不见,她还真怕继续看下去,会控制不了自己的火气。

“小白,告诉叔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南宫玉蹲下身,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留意到他脑门上大片的绯红,心疼的拧起眉头,吩咐道:“阿大,去太医院拿些伤药来。”

“是。”阿大立即领命,蹬蹬地抛下台阶,前往太医院。

“谢谢南宫叔叔,宝宝不疼。”凌小白嘿嘿一笑,揉了揉吃疼的脑门,努力装出一副身娇体弱的样子,试图引起凌若夕的同情心,从而逃过一劫,只不过他心里那些小算盘,身为娘亲的她怎么可能没有察觉?

瞧见儿子故意卖萌、示弱的模样,即使有再大的火气,此刻也消散了许多。

“过来。”她睁开眼,冷声命令道,朝凌小白勾了勾手指。

小奶包张开肉肉的双腿,小心翼翼地挪步过去,却又害怕再被暴力对待,不敢凑到凌若夕的怀中,隔着几步的距离,不安的凝视着她。

“知道错了吗?”凌若夕沉声问道,面色极其冷峭,犹若一块移动的冰山。

凌小白大力点头,“宝宝知道了……”

“还有没有下次?”她再度确认道。

“没有了,绝对没有了,宝宝发誓。”他怎么敢有下一次?这种教训一次就足够了……

“很好。”凌若夕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现在滚出去,扎马步一个时辰,俯卧撑一百个,挥刀两千下,什么时候做好,什么时候开饭。”

“不要啊”凌小白顿时失声哀嚎,险些把嗓子给叫破了,这样的训练量,真心会操练死人的。

凌若夕被他叫得双耳发嗡,冷哼一声:“要么现在去,要么你继续留在这里,多叫一句,翻一倍。”

凌小白满肚子的怨气,在听到她这句话后,哪儿还敢发泄出来?一走一回头,妄想着能够让她收回成命,只可惜凌若夕的态度极其坚决,愣是漠视掉他的可怜,任由他幽怨的离去。

“若夕,你这又是何必呢?他还只是个孩子。”南宫玉不忍的说道,觉得她有些过于严厉,毕竟凌小白今年才五岁大,没有必要对他这般苛刻。

“我像他这么小的时候,已经……”开始学会保命和杀人的手段了,剩下的话凌若夕没有说,但眉宇间的凌厉与残忍,却让南宫玉再也无法说出任何一句求情的话。

他不是她,即使再如何心疼,也不能阻止她的任何一个决定,更何况,他能够理解凌若夕的想法,做了做事,必须要严厉的惩罚,才能让孩子记得清楚,不会再犯第二次。

将眼里的怜惜与无奈敛去,在圆桌边坐下,南宫玉这才问起了到底是什么事竟能让凌若夕如此动怒。

“小白发现南宫归海前往冷宫,于是一路上跟踪他。”凌若夕言简意赅的解释道,“那地方,南宫归海怎么会单独前去?”

双眼紧紧盯着南宫玉的表情,不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南宫玉明显愣了一下,随后,眼眸中徒然升起一抹淡淡的怒色,“他居然还敢去见那个女人!”

女人?

凌若夕眸光一颤,该不会冷宫里安置着一个与南宫归海有什么关联的女子吧?

“那里住着前皇后连宝儿,这件事在宫里知情者几乎全被父皇灭口,是我皇族的一大耻辱。”南宫玉沉声说道,如玉般精致的面容,出现了些许狰狞,“据说她在进宫后,与摄政王有私情,甚至在父皇病危期间,两人更是暗渡陈仓,父皇向来隐忍,迫于摄政王的权势只能将这天大的耻辱吞下,只在临终前留下口谕,将她打入冷宫,终生不得释放。”

“前皇后是南宫归海的情人?”这消息,可以说是皇族的丑闻啊……

凌若夕凉薄的笑了,难怪南宫归海会秘密前往冷宫,敢情是去探望老情人了……

南宫玉提起这件事时,面露丝丝难堪,谁能想到,一国之母竟会和朝臣有私情?

“他们不仅多年来秘密往来,甚至还曾孕育过一个孩子。”他至今还记得,那一夜发生的事,在连宝儿产子的夜晚,天空响起无数雷声,狂风暴雨下了整整一夜,婴儿的第一声啼叫,响彻在耳畔,随后,无数近卫军将寝宫包围,摄政王率兵进宫,只为了阻止南惠帝处死孩子,险些酿成血案。

脑海中无数的惨叫声徘徊着,他无力闭上双眼。

“父皇在得知孩子是摄政王的子嗣后,便下旨将孩子处决,差点逼得摄政王起兵造反,连宝儿跪在寝宫哀求整整一夜,才求得他撤兵,父皇压下此事,仍旧让那女人稳坐后位,直到父皇归天。”

这么大的一顶绿帽子,一个皇帝竟能忍下,足以见得他当时的处境有多艰险,有多艰难。

“或许这个女人会成为我们掀翻南宫归海的突入点。”凌若夕对这两人之间的爱情不予置评,只是盘算着,这位前皇后身上的利用价值。

“或许吧。”南宫玉惆怅地叹息道,“我之所以任由她苟活于世,是害怕一旦动了此人,会引来摄政王的反叛,从而导致南诏大乱。”

凌若夕不屑地勾起嘴角,“现在动不了,不代表将来也动不了,此事暂且押后不提,卫斯理的事,你处理得怎么样?”

“阿二。”南宫玉朝外呼唤一声,阿二立即进屋,从袖中取出一份考卷,递到凌若夕的面前。

“这是阿大从考场偷出的试卷,我已经审过,卫斯理此人有治国安邦之才,若能为我所用,必定会是一把利刃。”他毫不掩饰对卫斯理的赞许,一个既有才能又忠诚爱国的学子,是他心目中理想的朝臣。

凌若夕随意的将考卷打开,其中是就现下各地方的自然灾害而提出的意见以及解决方法,密密麻麻写满了整张考卷,甚至在卷末,还提及了朝堂的局势,将摄政王南宫归海比喻为南诏最大的毒瘤,**裸的细数他十多宗罪名。

“呵,难怪南宫归海会屡次打压他,这份考卷若是放到他面前,恐怕会将他气到吐血。”以他心高气傲的个性,怎么可能容忍一个不尊他的学子入朝为官呢?这不是给南宫玉建立势力的机会吗?

将考卷随手放到一旁,她挑眉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虽说她对卫斯理太过刚正的行事作风不太感冒,但这并不代表凌若夕否决掉此人的才能。

正如南宫玉所言,一把钝刀如果用得好,也有可能成为能够切入敌人五脏六腑的利器。

南宫玉浅浅一笑,如同朝阳般明媚的笑容在他白净的脸蛋上绽放:“我想趁着明日早朝,科举名次公布之时,特别提出此事。”

“难度很大。”凌若夕直截了当的说道:“南宫归海不可能会允许你一意孤行。”

“这是唯一有可能成功的办法。”南宫玉面露一丝苦笑。

“看来你已经做好了和他彻底撕破脸的准备了……”凌若夕微微颔首,“明日我随你早朝。”

“好。”若有她在,他也能安心不少,“多谢你了,这些事原本与你不相干的。”

若不是他的无能,也不至于牵连她趟进这滩浑水之中,从而成为摄政王的眼中钉肉中刺。

“别忘了这是我们之间的合作,将来我会收取酬劳的。”凌若夕漠然启口,她愿意出一份力,只是为了在将来对付轩辕勇甚至是北宁国时,能够借助南诏的力量。

南宫玉眸光微微一暗,“不管怎么样,这声感谢你都当得起。”

凌若夕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两人在寝宫中一边享用午膳,一边商议着明日早朝的事,而可怜兮兮的凌小白则孤单地蹲在院子里,晒着火辣辣的日光浴。

一滴滴豆大的热汗顺着他白净的脸蛋滑落下来,吧唧一声,落在地上,飞溅出无数的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