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46章 夜宴上的熟悉面孔

第146章 夜宴上的熟悉面孔

南宫玉暴露出的修为让南宫归海难以相信,册封仪式期间,他整个人完全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哪里还有闲情关注所谓的封后大典?

从清晨一直忙碌到夕阳西下的册封仪式,总算结束,夜晚凌若夕将以皇后的身份出席国宴,与南宫玉一起款待特地从北宁而来的贺喜使臣。

回到凤溪宫,她揉了揉酸疼的脖子,随手将头顶上沉重的凤冠摘下扔到桌上,凌小白肉疼地惊呼一声,急忙上前将凤冠揽在怀中:“娘亲,这可是银子!摔坏了咱们得损失好大一笔钱。”

闻言,凌若夕嘴角一抽,颇为无语。

脱下身上华贵的凤袍随手扔给早已觊觎它许久的儿子,换上一件薄薄的淡金色长裙,她这才觉得整个人舒坦不少。

古代的婚礼绝对是对女子忍耐力的考验,连她也有些吃不消,现在隐隐觉察到了些许疲惫,抬起手指轻轻揉了揉眉心,放松的靠在椅子上,休养生息。

“云旭叔叔,你干嘛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凌小白紧紧搂着怀里的凤袍,奇怪地睨了一整天没说过一句话的云旭。

他神色恍惚站在殿外,闻言,这才回神,“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敷衍的说词让凌小白悻悻地瘪了瘪嘴,算了,他不愿意说,自己还不乐意听呢,气呼呼瞪了云旭两眼,抱着刚得手的宝贝跑到角落里,偷着乐去了。

打发了凌小白,云旭长长呼出一口气,他悄悄偷瞄了凌若夕一眼。

“做什么?”没想到凌若夕忽然睁开眼睛,与他的视线对上。

云旭吓了一跳,急忙垂头,吞吞吐吐半天也没吐出一句话来,他正在着急着为什么少主还没有出现?再这样下去,事情就要成定局了!

难不成少主出了什么意外?

“有话直说。”凌若夕不悦地皱起眉头,对云旭扭扭捏捏的模样很是不耐。

“姑娘,我担心少主他出了什么事。”不然,他怎会任由婚礼如期举行?

凌若夕微微一愣,脑海中闪过那人妖娆的身影。

“提他做什么?你要是想念他,大可去找他。”她略显烦躁地说道,为自己竟会想起他暗暗恼怒。

云旭立马摇头,不敢再多说什么,在暗地里释放着玄力寻找着云井辰的踪影。

夜色微凉,晚风在皇宫内肆无忌惮地吹动着,御花园中,清池荡开淡淡的波纹,偶有几片落叶打着旋儿,从枝桠上降落下来。

国宴的地点设在皇宫东面的金銮殿内,南宫玉早早换下了身上的喜服,着一席龙袍,出现在凤溪宫外。

“北宁国的使臣已经在一刻钟前进宫了。”他微笑着开口,从心尖荡开的喜悦染上眉宇。

凌若夕微微颔首,领着凌小白尾随在他身侧,与他并肩朝大殿走去。

远远的,便能看见殿中散发出的淡淡光辉,高低坐落的殿宇悬挂着红彤彤的灯笼,宫内的侍卫明显比平日多出数倍,随处都能察觉到玄力高手的气息。

殿中,百官齐聚,府中女眷穿戴华贵静静地陪伴在身侧,南宫归海坐在最前列,位置设定在龙椅下首,彰显着他在南诏独一无二的尊贵地位。

在他的对面坐着的是此次出使南诏的使臣,北宁国三王爷凤奕郯以及他的王妃,男子容颜冷峭,女子柔弱动人,并肩坐着,好似金童玉女般匹配。

丝竹声绕梁不绝,在这偌大的大殿内穿荡开来,一条红毡地毯从殿门延伸到高台下方,四根贴着金片的圆柱坐落在四个角落,地板程亮。

当凌若夕与南宫玉的身影出现在殿外,大殿内祥和的气氛顿时微变,众人纷纷抬首,朝他们行着注目礼。

凤奕郯紧握住手中的酒盏,阴鸷的眸子定格在凌若夕的身上,此刻的她冷艳贵气,习惯了她一身黑衣的样子,乍一见到她这副模样,他的心忍不住微微一动。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到——”

阿大豪迈的声音由外朝内传至,两人抬脚跨入殿中,目不斜视,朝高台走去。

凌小白迈着一双小腿,时不时朝两旁的众人好奇地看去,可当他见到凤奕郯和凌雨涵时,却诧异地瞪大双眼,这两个坏蛋怎么会在这儿?

凌若夕察觉到他的动静,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持平的嘴角荡开一抹讥笑,似在向他们二人发出挑衅。

凤奕郯眉头一蹙,哼,这女人难道真以为傍上南诏国的天子,自己就拿她没辙了吗?

“姐姐?”凌雨涵捂着嘴,错愕地惊呼出声,清脆美妙的声音,压过乐声,清晰地传入众人的耳中。

凌若夕脚下的步伐微微顿住,她不认为凌雨涵是无意的,否则,她也不会在这声音里用上玄力。

“哦?姐姐?”南宫归海眸光一闪,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实,抬眸看向对面的女人:“北宁国三王妃,你说我们的皇后是你的姐姐?”

乐声戛然而止,所有人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今天是朕大喜的日子,朕不想有任何的意外发生。”南宫玉面色微沉,警告的看了南宫归海一眼,示意他不要太过份。

南宫归海阴恻恻地扯起嘴角,“皇上所言甚是。”

他一反常态的退步让南宫玉心头一紧,总觉得他有什么诡计。

两人踏上高首,稳稳地坐下,凌小白咻地一下钻到凌若夕的怀中,小手托住腮帮,气鼓鼓瞪着凤奕郯夫妇。

他才没有忘记这两个坏蛋曾经是怎么欺负娘亲的!

“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成为了皇后?”凌雨涵无措地问道,娇柔的面容上尽是无辜与错愕,似是被这件事吓住了。

“三王妃的姐姐?那岂不是北宁国丞相府中的人吗?”

“皇后居然会是北宁人?”

“等一下!能被她叫做姐姐的,不是……”

百官交头接耳地议论着凌若夕的身份,有不少人联想到前不久轩辕世家与北宁皇室出动军队全国搜捕一个女人的事,似乎那女人的身份正是丞相府中的千金小姐,同样也是这三王妃的姐姐!

该不会他们在找的就是皇后吧?

质疑、错愕、打量,复杂的目光从下方投来,落在凌若夕的身上。

凌雨涵眼见众人起疑,忍不住在心里窃笑一声,眉宇间浮现了些许得意。

她就不信这女人的身份曝光后,还能安稳地做她的皇后!

“皇后娘娘,敢问你当真是北宁国丞相府中的千金小姐吗?”一名朝臣按捺不住心里的困惑,抱拳问道。

凌若夕眉梢一翘,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慌乱,神情淡漠,“是。”

“哗!”

殿中顿时传出一阵哗然,即使方才众人已有猜测,却没料到她会亲口承认这一事实。

丞相府的千金小姐,三王妃的亲姐姐,被轩辕世家与北宁国共同通缉的罪人,居然成为了南诏的皇后?

“娘亲,他们的眼神好讨厌。”凌小白轻轻扯了扯凌若夕的衣袖,撅着嘴,愤愤不平地嘀咕道。

他不明白,这些人干嘛要用这么讨厌的眼神看着娘亲。

“不用理会他们。”凌若夕满不在乎地说道,随后,眼眸一转,定眼看向那名大臣:“容许本宫提醒你一句,虽然本宫的的确确是北宁丞相府的大小姐,但那已经是过去式,”说着,话语微微一顿,她凉凉地睨了凌雨涵一眼:“早在本宫离开府宅时,就与丞相府断绝了关系,三王妃这声姐姐,本宫可担当不起,还望三王妃别叫错了人,乱认亲戚。”

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内情的官员一个比一个茫然,她先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现在又推翻掉方才的话,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凌雨涵被她当众点名,脸色微微一冷,然后愈发无辜地说道:“姐姐,那些事都过去了,我们还是一家人,你又何必还抓着以前的事不放呢?要是爹他知道你如今嫁到了南诏,还成为了一国之母,定会为你感到自豪的。”

自豪?

凌若夕不屑地瘪了瘪嘴,不置可否地反问道:“是吗?”

“是的,虽然爹气你残忍杀害了娘亲,可姐姐你到底是爹的亲生女儿,父女俩哪有隔夜仇?”凌雨涵不经意间又曝出一个重磅消息。

杀害娘亲!

这下,百官看着凌若夕的眼神愈发复杂,甚至隐隐透着几分鄙夷与责怪。

“抱歉,本宫早在离开丞相府时,就已经决定,此生与你们再无任何瓜葛,至于所谓的杀害,本宫不认为杀了一个为非作歹多年的姨娘,有何不对!三王妃,你字字句句都在抹黑本宫,是把诸位大人当作傻子吗?”凌若夕咄咄逼人地问道,属于强者的威压朝外扩散,逼向凌雨涵,如同一座巨山,狠狠地压在她的肩头,让她胸闷顿时窒闷,小脸更是忍不住白了几分。

“不……姐姐……妹妹没有这个意思……真的没有……”她委屈地红了眼眶,晶莹的泪花溢满眼眸,泪眼婆娑地望着凌若夕,不住哽咽。

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在场不少人同情心大发,对凌若夕怒目而视。

哪有做姐姐的这般污蔑自己的亲妹妹?

南宫归海饶有兴味地摸了摸下颚,这局面似乎不用他出手,这皇后就已成为了众矢之的。

“皇后娘娘,三王妃乃是北宁的使臣,您万万不能如此污蔑她啊。”

“就是啊,做姐姐的怎么可以对妹妹这么过分?”

……

一声声尖锐的指责从百官口中发出,他们仿佛站在道德的顶端,控诉着凌若夕的残忍与冷漠。

凌雨涵无助地捂着脸,两行清泪簌簌地垂落下来,被手掌遮盖住的脸蛋上,偷偷绽放出一抹得意的浅笑。

“不许说娘亲的坏话。”凌小白嗷嗷叫着,挥舞着一双拳头,龇牙咧嘴瞪着众人。

“若夕是朕的妻子,是南诏的皇后,朕不想再听到你们说出任何一句指责她的话,明白吗?”南宫玉彻底冷下脸,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态会变成这个样子,虽然他早有准备,且预想到她的身份会曝光,但独独没有料到,凌雨涵三言两语,便能催动群臣对她群起而攻之。

他忽然间展现出的强势,让百官逐渐安静下来,但心头的怒火与鄙夷却愈发加深。

凤奕郯冷冷地挑起眉梢,抬眸望向上首:“南诏国皇帝陛下,这是我北宁的家事,你现在维护的,是北宁的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