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47章 她是北宁国的罪人

第147章 她是北宁国的罪人,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金碧辉煌的金銮殿静悄悄的,只有众人或急促或压抑的呼吸声不断回荡在空气里。

南宫玉面色微微一僵,有些恼怒,凤奕郯的话分明是在暗指他没有权利过问凌若夕与北宁国之间的恩怨,南诏与北宁虽说多年来维持着表面上的和平,但暗地里却是暗潮汹涌,双方都想将对方吞并,从而一统天下,成为这片大陆上唯一的王国,身为南诏国君的他,若是私自插手北宁的事,只怕会引起北宁国的不满。

想到这一点,南宫玉想要替凌若夕辩解、维护的话,消失在了唇齿,他紧抿着唇瓣,面露一丝迟疑。

凌若惜怎会看不出他的为难?心里并未有任何的失落和难过,毕竟他是南诏的天子,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举动,都要再三思量,再三考虑。

嘴角缓缓弯起一抹清浅的弧线,她斜睨着振振有词的凤奕郯,笑道:“哦?罪人?呵,三王爷的意思是,身为南诏国皇后的本宫,居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成为了北宁的罪人?”

她这是在提醒凤奕郯,别把她当作以前无权无势的女子,如今的她,头顶上可是顶着一国皇后的头衔,是南诏的国母!

凤奕郯顿时愣了,但紧接着,他冷哧一声,峻拔的身躯站在朝殿之上,那晦暗莫测的眼眸直勾勾盯着上方衣衫华贵气势逼人的女子,“凌若夕,你莫要在这儿胡言乱语,南诏国国君不过是被你玩弄,不清楚你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才会在一无所知的时候立你为后!你公然挑衅本王,得罪皇族,又与第二世家轩辕家族族长交恶,被击杀一路逃难到此,害得我皇族为你所做的事遭到第二世家的迁怒,你说,这样的你怎会不是北宁的罪人?”

他的话铿锵有力,将凌若夕在北宁国的所作所为通通说了出来,省去了其中的隐情,更是把所有的过错推到她的身上,误导在场的百官,让他们下意识脑补着她和轩辕世家、北宁皇族之间的恩恩怨怨。

“我就说前些日子听说轩辕世家在暗中找人,没想到,他们是在找皇后啊。”

“要是被轩辕家族的人知道他们找的人,如今居然嫁入了我国,那咱们是不是会被牵连?”

……

窃窃私语声从下方响起,这帮朝臣一个劲的猜测着,后怕着,担心着,唯恐因为这个皇后而得罪了赫赫有名的第二世家。

南宫归海幸灾乐祸的笑了,他讽刺的看了眼如今沦为‘罪人’的凌若夕,笑得那叫一个得意,他还没有动手,这女人就自个儿把自个儿给作死了,呵,得罪了第二世家,他倒要看看,这少年天子还敢不敢公然维护她。

在一片讨伐声中,凌若夕浑身的冷意愈发冰寒,如同一把冰刀,目光挨个扫过下方的众人,所到之处,诸人只觉得一股寒气刷地从心尖荡开,下意识闭了嘴。

大殿中渐渐安静下来,南宫玉面色难看的坐在龙椅上,该死!这北宁国三王爷好深的算计,三言两语竟让她沦为了众人讨伐的对象。

“陛下,你现在还要包庇这个女人吗?”凤奕郯将皮球踢给了南宫玉,他不相信身为帝王,会为了一个女子,而放任自己的国家陷入险境!

再说了,就算这少年天子当真爱美人不爱江山,但他麾下的这些大臣呢?

凤奕郯可没有忘记,在他们祭天时,看见的那一幕幕刁难的画面。

“她是朕的皇后,是朕的结发妻子!”南宫玉咬着牙,冷声说道,仿佛根本不在乎凌若夕的过去。

凌雨涵面色一僵,心里升起丝丝妒火,没想到这个jian人在沦落到这种地步以后,还能够被人在乎着,还有人对她不离不弃!凭什么?

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明明是一个废物,却是府里的嫡出大小姐,就算爹不疼她,却有一个爱她如命的亲娘,哪怕是在做下那见不得人的可耻事情后,也仅仅是被赶出府,她究竟有什么好?能够在被人唾弃时,总可以得到无数人的庇护?

凌雨涵这么想着,巨大的落差让她无法接受,只要一想到明明该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女人如今竟得到一国天子的支持与在乎,她心里那头名为不甘、嫉妒的野兽,便开始疯狂的叫嚣起来。

她那怨毒的目光凌若夕怎么可能察觉不到?眼波微微一转,笔直的对上了她的视线。

“三王妃,本宫知道自己花容月貌,但你也没必要这么火辣辣的看着本宫吧,本宫对女人真的没有任何的兴趣。”似嘲似讽的话语响彻整个大殿,传遍了大殿内的每一个角落。

顿时,无数双眼齐齐转向凌雨涵。

她明显愣了一下,慌忙罢罢手:“姐姐,我不是……”

“三王妃似乎听不懂人话啊,本宫方才说了这么多,你难道都没听明白么?本宫不是你的姐姐,也当不起你这声称呼,”说着,她不屑的轻笑一声,再度将目光转向凤奕郯,“三王爷,你口口声声说本宫是北宁的罪人,那么,何不把本宫所犯的事,一件一件告诉诸位呢?本宫自己也很想知道,究竟本宫做了什么事,居然能够单枪匹马,胆大妄为的杠上第二世家。”

对啊!传言这丞相府大小姐文不能,武不行,她怎么有胆子得罪第二世家呢?

不少朝臣心里泛起了嘀咕,毕竟,应该没有人会傻到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和当今最有势力的家族做对吧?

“若夕姑娘,这些是你的私事,本王与众大臣无需知道其中的缘由,你隐瞒事实糊弄皇上娶你为妻,如今被三王爷揭发,你若还有一丝自知之明,就该给南诏国上上下下的人一个满意的交代!”南宫归海突然出声,将险些被凌若夕转开的话题重新引了回来。

凌若夕眸光一沉,还没来得及反驳,眼看着自己的娘亲被众人讨伐的凌小白就先坐不住了,他嗷嗷叫着,恶狠狠瞪着南宫归海:“你这老头太过分了,居然敢欺负娘亲?还有你,”肉嘟嘟的手指怒指凤奕郯:“明明是你们先欺负娘亲,娘亲才反击的,你丫的简直是颠倒是非黑白,哼!南宫叔叔最英明了,才不会被你们糊弄,娘亲没有错,是你们抢走了小爷的财产,才害得娘亲出手。”

凌若夕瞥了眼愤愤不平为自己说话的儿子,冰冷的眸光逐渐放柔了下来。

就算是被千夫所指又如何?她的儿子会永远站在她的身边的。

平静的心潮涌入一股暖流,手掌缓缓抬起,用力揉了揉凌小白的脑袋,“连四五岁的小孩子都能辨别谁是谁非,三王爷,你难道连本宫的儿子也不如么?”

她的嘲讽让凤奕郯脸色大变,俊美的容颜浮现了一丝冷怒。

“凌若夕,你以为你儿子说的话会有人相信吗?谁知道是不是你教导他故意这么说的?”

“姐姐,”凌雨涵也在一旁出声,煽风点火:“虽然这件事是你的错,甚至导致北宁上上下下因为你而受到牵连,但是,我相信只要姐姐你肯认罪道歉,舅舅是不会和你一般计较的。”

听听,他们这一唱一和,几乎将凌若夕说成了冥顽不灵的罪人,还善解人意的让她道歉。

凌若夕不怒反笑,那夹杂了冰冷与讽刺的笑声,混杂着玄力,瞬间在这偌大的朝殿内荡漾开来:“本宫何错之有?你北宁三番四次与本宫做对,你所谓的舅舅为了本宫的魔宠,不惜追杀本宫,如今反而要本宫道歉?笑话!做人做到这般无耻的份儿上,本宫对你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为了魔宠?

她话里流露出来的意思让不少大臣顿时了然,原来轩辕世家与她结怨竟是为了一只魔宠?

轩辕世家以捕捉魔宠,抽取魔兽的玄力化为己用名闻天下,如果真的是这样倒也说得过去。

“凌若夕,你分明是强词夺理!”凤奕郯被那些质疑、怀疑的眼神看得心头无名火顿起,袖袍猛地一挥,一股庞大的玄力瞬间从他的身上向外释放开去,犹如一道骇然的巨浪,席卷整个朝殿。

大臣们心头暗暗一惊,早已听说北宁国三王爷修为极高,天分惊人,但谁也没有料到,他如今显露出来的实力,竟隐隐有跨入蓝阶巅峰的迹象。

他才多大?照这么妖孽的速度修炼下去,进入紫阶可不是时间的问题吗?

北宁国皇室若是出现紫阶高手,那势必会实力大增,如果得罪北宁,将来南诏的处境会变得怎么样?

不少大臣越想越觉得应当与北宁交好,为了一个没有势力的皇后,公然与北宁、轩辕世家做对,得不偿失啊。

“皇上,不论若夕姑娘为了什么原因被众多势力追杀,她现下已无法再继续做我南诏的国母,请皇上以大局为重!”南宫归海第一个出声,苦口婆心的劝道。

不知情的,还以为他对南宫玉有多忠心呢。

不少大臣随之附议,就连卫斯理等以南宫玉马首是瞻的新晋朝臣,如今也没有为凌若夕说话,虽然他们不满摄政王权倾朝野,更担心南诏在他的把持下,会后患无穷,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会在得知了皇后的真实身份后,为了和摄政王一脉做对,从而使南诏陷入险境!

南宫玉恼怒的看着下方齐刷刷跪了一地的大臣,他这个天子还未做出决定,他们竟敢用这种方式逼迫他按照他们的意思废除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