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48章 灾难接踵而至

第148章 灾难接踵而至

“此事,朕自有打算,三王爷你千里迢迢赶来,如今怕是乏了,不如先在驿站住下,至于其它的,容后再议。”南宫玉只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他现下孤掌难鸣,又想保住凌若夕的皇后之位,又不愿在这个时候与北宁交恶,更不愿被群臣围攻,只能选择暂时忍耐。

凤奕郯心满意足的笑了,“好,本王会在京师等着陛下给北宁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罢,他嚣张的笑着看向凌若夕,仿佛一个得胜的将军,那模样要多张狂有多张狂。

凌若夕面色一冷,没有多说什么,得意么?呵,只有笑到最后的人,才是胜利者,且容他暂时嚣张半刻吧。

好端端的一场国宴,在惊变中戛然而止,凌若夕的身份在第二天传遍整个京都,无数百姓在有心人的煽动下,坐在皇宫外的空地上,高呼要南宫玉下旨废除皇后,他们拒绝接受一个会为国家带来无尽麻烦甚至有可能引来战争的女人成为国母。

南宫归海麾下的文武官员也在朝堂向南宫玉施压,希望他能顺应民意,南宫玉将那些奏折按下不发,甚至于接连罢朝数日。

他的所作所为,让南宫归海极为不悦,更加大力煽动民怨,一时间,南诏国内掀起了一股废后的狂潮。

“娘亲。”凌小白幽怨的撅着嘴,一脸怒气从殿外走了进来,小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三个大字‘我不爽’。

凌若夕淡淡然放下手中的茶盏,将儿子抱到了膝盖上,扯着他头顶上那戳呆毛,问道:“怎么,谁惹小白宝宝生气了,恩?”

“娘亲,你就不生气吗?”凌小白奇怪的瞪着一双大眼睛,他方才去御花园里玩,听到有好多人在说娘亲的坏话,虽然他好好的将那帮人收拾了一番,但想到这件事,他心里很不舒服,明明娘亲什么也没做,为什么他们却要对娘亲喊打喊杀?

“呵,小白,你决定娘亲会在乎旁人怎么说么?这些人,对娘亲来说无关紧要,他们说什么,做什么,娘亲不在乎。”只要她完美的解决这件事,所谓的民怨自然会消弱。

“唔,娘亲说得好像也没有错。”凌小白嘟嚷道,“不过,宝宝不喜欢他们指责娘亲,这些人坏透了!”

“小白你要记住,一个人只有在强大到谁也无法撼动的时候,曾经那些欺辱她的,嫉妒她的,瞧不起她的人,会变得尊敬她,敬畏她。”凌若夕一边拍着他的脑袋,一边循循善诱的教导着。

现下的局势还不算太糟糕,只要南宫玉和她的合作关系没有破裂,她就有机会打一场完美的翻身战。

很快,废后的狂潮被一件大事遮盖住,南诏国国境内,北方边境七座城池发生地震,那日地动山摇,大地在巨大的晃动中龟裂,无数民居轰然倒塌,更有无数百姓在地震中惨死,伤亡数字成直线上升。

当地官府上折至京都,请求支援。

南宫归海利用此事作为诱因,宣称,正是因为凌若夕,才会导致天怒人怨,引来天罚。

他的话立即引起了百姓的附议,所有人发了疯似的想要为这场天灾寻找一个代罪羔羊,他们心里很清楚,皇后并没有做什么,但他们的怨气以及害怕,需要一个人来承受。

而凌若夕分明是躺着也中枪,莫名其妙就变成了众人口中的妖女。

“事情就是这样,皇上下令希望皇后娘娘近期莫要离开寝宫半步,以防被流言中伤。”阿二转述着外界的流言,将事情一五一十告诉凌若夕,并且转达南宫玉的口谕,希望她闭门不出,等到风波过去后,再现身处理此事,换言之,他们希望凌若夕能够低调一点,免得再给这些人讨伐她的借口和理由。

凌若夕端坐在软塌上,气息凛然,“你的意思是,让我任由别人喊打喊杀,在这种时候选择逃避?”

阿二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皇后娘娘,这不是逃避,而是暂时的避其锋芒。”

她究竟知不知道外面的局势有多紧张?皇上这几天为了安抚民心,支援各地受灾城镇的事,已有好些日子没有睡过一夜的安稳觉了。

阿二在心里摇头叹息着,他真的不明白,怎么所有的事都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而且矛头还直指在这女人的身上。

“我知道了。”凌若夕微微颔首,虽然嘴上答应暂时避让,以免民怨再度爆发,但她心里却不认同南宫玉的说法,北方发生地震,这件事或许会是一个契机!

二日,南宫玉调派军队准备进入北方,从国库内调出四成银两,补充军需,购买许多灾害后需要用到的物品,送入灾区。

但远水救不了近火,北方受灾的情况远比他预想中的还要严重,短短十日,原本还算丰盈的国库,竟被搬空,那些受灾的百姓只堪堪转移了不足五成!更有不少人,因为没有及时转移,而在灾害后,染上了瘟疫。

入夜,御书房内灯火通明,南宫玉痛苦的看着面前一份份奏折,上面所写的骇然数字,已达到了惊人的六万!整整六万百姓被困在北方,派遣去的将军请奏,为了不让瘟疫蔓延,希望他下令放弃北方残余的幸存者。

“皇上,夜深了,您休息一会儿吧。”阿大忧心忡忡的捧着装满宵夜的托盘推门而入,将饭菜放在一旁,沉声说道。

“朕没事。”南宫玉摇头说道,“这么多的事需要朕处理,朕哪里睡得着?”

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束手无策,国库空虚,民怨四起,他有心想要强国,却举步维艰,南宫玉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毫无为帝的潜能,否则,为何局势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看着他惆怅、黯然的模样,阿大心里也跟着急了起来,“主子,你已经好些天没有休息过了,再这样下去,灾情还没解决,你的身体就会先垮了啊。”

他知道,主子身上背负了多么沉重的担子,可是,事情需要一步一步慢慢解决,他害怕皇上好不容易才康复的身体,会被掏空。

“朕真的没事,你先下去歇息吧。”南宫玉挥了挥手,示意他不用再劝,身旁的饭菜他根本没有动过一下,而是专心致志的翻看着手中的奏折,思考着,究竟要如何才能够集结银子,妥善安排被困北方的百姓。

凌若夕来到御书房时,看见的,便是他埋首龙案的画面。

阿大纠结的在屋外扯着自己的头发,时不时惆怅叹息一声。

“他还没有休息?”平淡的语调让阿大猛地回过神来,看着不请自来的凌若夕,他仿佛看见救星般,立即迎了上去,“姑娘,你来了就好了。”

如果是现下还有谁能够说服皇上,怕也只有她了。

凌若夕哪里会不明白他的激动从何而来?罢了罢手,抬脚走入了房中,古井无波的眼眸淡淡的从龙椅上正专心致志看着折子的少年身上扫过,将他眉宇间那抹纠结与挣扎看在眼里。

“北方的灾情很严重?”房间里突然窜起的淡漠声音让南宫玉立即反应过来,他惊喜的看了眼凌若夕,拂袖起身,取下一旁的轻裘,亲手递给她:“夜里霜重,你怎么突然来了?”

虽然知道有玄力在身的人几乎不会感到寒冷,但他还是会担心她染上风寒。

“过来看看。”凌若夕接过轻裘,披在身上,“北方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哎。”提到此事,南宫玉的脸色不自觉黯淡了许多,“这场灾害让北方六座城池一夜之间化为乌有,你看看这些折子,如今不仅是安排百姓避难的善后事宜进展缓慢,甚至还闹出了瘟疫。”

瘟疫?

凌若夕眉头猛地皱紧,将折子一本本翻开匆忙扫了一遍,地震发生后,朝廷已在第一时间做出应对,派了京城内六成兵力前去救援,但因为国库空虚,进展十分缓慢,当地官府彻底被摧毁,粮仓被受灾的百姓强行打开,却是杯水车薪,一些百姓从灾区被安全转移,但更多的人,却被困在废墟中,日日夜夜与尸体做伴,腐烂的尸体没有得到及时的销毁,导致瘟疫发生。

即使是在现代,地震后也要避免发生瘟疫,进行现场消毒,可是,在这科学技术落后的古代,却根本没有法子阻止,再说,南诏国如今没有银子,就连大夫也不愿冒着生命危险进入灾区治疗百姓的病情,情况又怎么可能好转呢?

那些伤亡的数字沉甸甸的,凌若夕郑重的将奏折合上,“没有足够的银两,别说是治疗瘟疫,就算是军队也不可能继续进行救援。”

“是啊。”南宫玉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现下国库里没钱,朝廷的官员也不可能会拿出自己的小金库来补充国库的空虚,他这个皇帝除了干着急,还能有什么办法?

“我这里还有不少银两。”凌若夕眼眸微微一闪,或许她找到了一个可以搬回局势的方法。

“不!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南宫玉断然拒绝了她的帮助,“身为帝王,我怎么能让你拿出自己的私房钱来支撑整个南诏?”

这是他作为天子的尊严与骄傲!

“不仅是我,你大可将现下朝廷的压力公布于众,让南诏国内有名望有产业的巨商进行捐款,若是连我这个皇后也能出资,你说,朝臣们还能袖手旁观么?”凌若夕冷静的分析道,“外面的流言即使你故意不想让我知道,我也是一清二楚的,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为你我二人造势!”

南宫归海不正是利用了舆论,才将她逼得成为了百姓炮轰的对象么?如今,她又为什么不用相同的办法,来挽回名声?

百姓是善良的,也是愚昧的,在落难时,只要有人伸出援手,再加以煽动,民心自然会偏向他们。

凌若夕从来不会做损己利人的事,让她拿出自己的小金库来帮助受灾的百姓,若是没有回报,她怎么可能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