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50章 土豪,和我做朋友吧

第150章 土豪,和我做朋友吧

二日,一声惨烈的叫声打破了寝宫的安静,凌小白抓狂似的不住扯着自己的头发,肉嘟嘟的手指颤抖地指着眼前正悠然品尝的女人:“娘亲,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尼玛的,他绝壁是昨晚没睡好,大清早居然出现了幻听!捐款神马的,五十万两银子神马的,绝对是幻觉,绝对!

云旭默默的站在屋外,听着小少爷那不可置信,又自欺欺人的声音,身体微微一抖,显然被吓得不轻。

“只是区区五十万两银子而已,镇定。”凌若夕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口气极其轻松,极其淡漠。

凌小白彻底在风中凌乱,五十万两,还而已?摔!魂谈啊,那是他辛辛苦苦挣回来的银子,别说得这么轻松好不好!

“娘亲,请你一定要告诉宝宝,你在同宝宝说笑。”五十万两什么的,绝壁是假的对吧?他的娘亲怎么可能会做损己利人的事呢?

只可惜他那卑微的期盼,被凌若夕无情的浇灭,“儿子,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卧槽!小爷的人生就是因为有你才更惨淡的有木有?

凌小白终于体会到了,所谓的苦(心)逼(酸)是什么滋味,一口气卡在嗓子眼,上不去也下不来,小脸涨得通红。

怎么办,他好想死一死。

“娘亲,能不能告诉宝宝究竟是什么原因,居然能让娘亲这么大方?”嗷嗷嗷,淡定,他一定要淡定!要相信他的娘亲绝不会做出亏本的事。

双手用力握成一团,他定眼看着凌若夕,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交代。

那可不是五两银子,是整整五十万两啊,把他切成片送去集市卖掉,也值不了这么多银子吧?这种蛋碎的感觉是肿么回事?亲,把他英明神武的娘亲还给他啊亲,他不要摊上一个败家的老娘啊喂!

只可惜上天没有听见他心里痛苦的请求,凌若夕微微抬起眼皮,“小白,在你眼里娘亲什么时候不大方过?”

“……”他能说他从没有见过她身上出现大方这种属性么?能么?

默默的将漫上喉咙的悲怆和凄凉吞下,凌小白艰难的挤出一抹笑:“娘亲,请满足宝宝的求知欲,宝宝真的很好奇。”

丫的,别让小爷知道是哪个混蛋怂恿了他的娘亲捐钱出去,否则……凌小白暗暗磨牙,恨不得将那人千刀万剐。

“放心,这次只是小出血,用最小的投资换取将来更大的利益,我们的眼光要放远,懂么?”凌若夕敛去面上的戏谑,郑重其事的给自己的儿子灌输着做买卖的本质。

凌小白顿时眉头一凝,眼底蹭地窜起无数光芒,双眼仿佛凝聚了世间无数的美好,听娘亲这意思,将来还会有连本带利把银子给拿回来的可能?

哟西!这样才对嘛。

他舔着脸嘿嘿的笑着蹭到凌若夕的身旁,小脑袋不停的在她的身上磨蹭,“娘亲威武,娘亲英明。”

他就说嘛,娘亲才不会那么大方。

凌若夕嘴角忍不住微微一抽,喂,儿子,你的节操呢?变脸的速度要不要太快?

“行了,胡闹够了就收拾一下,陪我去外面转转。”手掌轻轻将肩膀上的小脑袋推开,她格外淡定的吩咐道。

“南宫叔叔不是说让咱们最近别太高调么?”凌小白茫然的眨了眨眼睛,他不太希望凌若夕离开寝宫,毕竟,外面有好多坏人在暗地里说着娘亲的坏话,他才不要让娘亲听见呢。

“让你去就去,哪儿那么多废话?”凌若夕眸光一冷,屈指重重在他的脑门上一弹,疼得凌小白立马哇哇直叫,那让人心碎的可怜叫声,从寝宫中穿荡开去,守在屋外的云旭莫名的打了个寒颤,小少爷又开始抽风了,真不知道,那么完美的少主为何会有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儿子,难道是基因变异了么?

虽然肉疼着那么多的银子打了水漂,但凌小白还是乖乖的听了凌若夕的吩咐,换上一件干净的小版长衫,握着凌若夕的手,同她一起离开了寝宫。

“云旭,去把阿大和阿二找来,告诉他们,计划开始。”她准备打响名声的计划,就要从这后宫里开始崛起,凌若夕刚走出殿门,便朝着一旁的云旭交代道。

虽然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秉着隐卫忠诚的职责,云旭立即点头,很快便带着阿大和阿二齐齐来到了后宫外的小花园里。

一处凉亭静静坐落在葱绿的草坪上,悬挂在凉亭上方的风铃,在风中轻轻摇曳着,时不时传出清脆的碎响,好似黄鹂的名叫,分外悦耳。

凌若夕一边陪着儿子享用下午茶,一边吩咐阿大和阿二前去后宫,将宫里的妃子通通聚集到此处。

“娘亲,咱们来这儿做什么?”凌小白哇呜叫了一声,一口将手里的桂花糕塞进嘴里,腮帮一鼓一鼓的,活像只正在进食的小仓鼠,极其可爱。

“讨债。”凌若夕淡漠地说道。

“谁欠娘亲银子?快告诉宝宝,宝宝去替娘亲讨要回来。”凌小白卷着袖子,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讨债啊,这可是他最爱干的事。

灵动的双眼咕噜噜转动着,他在思考这后宫里究竟哪个肥羊竟敢拖欠娘亲的银子。

“闭嘴,安静。”凌若夕冷冷的睨了他一眼,“待会儿有你发挥的时候。”

“哦。”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凌小白乖乖的闭上了嘴,摩拳擦掌的准备着待会儿让自己发光发热。

他们并没有等多久,在阿大和阿二的半强迫下,后宫里的嫔妃打扮得花枝招展,步入了小花园,当她们看见凉亭里谈笑风生的母子时,眼里闪过一丝嫉妒与不屑。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十多名嫔妃整齐的站成一排,向凌若夕屈膝行礼。

“好闪。”凌小白赶紧抬手,用手掌遮挡住自己的眉眼,明媚的阳光下,这帮嫔妃头顶上金贵的珠钗闪烁着璀璨的光晕。

“都起来吧。”凌若夕伸出手中在半空中虚抬了一把。

不少嫔妃一边起身一边在心里嘀咕,这皇后都已经成为了所有人宣泄怒火的对象,居然还能有闲情逸致在这儿陪儿子饮茶?

有人鄙视着凌若夕的淡定,有人羡慕着她的殊荣,更有不少人,则是暗暗猜测着她今日把她们叫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诸位想必也听说了,在北方出现了大地震,无数百姓流离失所。”凌若夕抬起眼皮,高深莫测的看了眼凉亭外的嫔妃们:“近期国库空虚,皇上为银子的事急得焦头烂额,本宫贵为皇后,不愿见到子民们被灾害所苦,更不愿见到皇上日夜心焦,于是,本宫希望诸位姐妹能够出一份力,让南诏度过这次的难关。”

凌小白刷地转头,瞠目结舌地看着把话说得如此正直,如此傲然的女人,这真的是他的娘亲么?不会是被谁给掉包了吧?她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深明大义的话?

习惯了某人残暴、粗鲁的言行,突然间听到她这番话,凌小白表示无法接受,他狐疑的从上到下将凌若夕打量了一番,心头各种心思徘徊不定。

嫔妃们闻言,当即变了脸色,这话的意思是,想让他们拿出银子来,支援国库?

“诸位姐妹有不同的意见?”凌若夕见他们面露迟疑,心头凉凉的笑了,但脸上却一丝不露。

“不知道皇后娘娘捐了多少银子?”一名身份不高不低的妃子娇滴滴的问道,眼眸中却满是恶劣与不屑,想让她们出钱,那她呢?难道她就想作壁上观么?

凌小白心脏一疼,想到已经长了翅膀离开的银票,他的心就像是被人用力给揪了一下,那叫一个煎熬。

“本宫一人之力实在有限,只捐了区区五十万两。”

“哈?”有嫔妃诧异的惊呼一声,更是有人眼前一黑,险些没站稳,五十万两?这完全足够让一个落后的城镇迅速的进步发展吧?

“皇后娘娘,您说的是真的?”卧槽!土豪,求做朋友,一名嫔妃惊疑不定的问道,恨不得立马扑上去抱住凌若夕的大腿。

凌小白悻悻的瘪了瘪嘴,她们干嘛这么热情的看着娘亲?身体用力往凌若夕的怀中钻了一下,顶着一戳呆毛,撅着嘴道:“娘亲才不会说谎呢,不就是一点银子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嫔妃们听得一愣一愣的,是她们疯了,还是这个世界太过玄幻?否则,她们怎么可能从一个奶娃娃的嘴里,听到如此狂妄,如此嚣张的话语?

“恩,小白说得不错,”凌若夕淡淡然拍了拍儿子的后背,眉梢微微一挑,看向不远处怔然的女人们:“你们都是跟了皇上不少日子的老人,如今国家有难,你们理应伸出一份援手。”

“娘娘不必说了,臣妾愿捐五百两。”她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谁还会听不明白,她的言外之意?一名妃子义正严词的说道,当即从袖中拿出一张银票,走入凉亭,顶着这对母子俩压迫感十足的目光,将银票放在了桌上。

“才五百两啊。”凌小白惆怅的叹息一声,“娘亲,早知道咱们也该只捐几百两银子的。”

妃子身体一僵,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小心翼翼的抬了抬眼皮,却正好撞入凌若夕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中,心尖一哆嗦,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背脊蹭地窜上了头皮,咬着牙再次从衣袖里取出了一张银票,那也是她身上带着的所有银子了:“娘娘,臣妾就……牛这么多了。”

喂,别说得他们像是在打劫好么?凌若夕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脸上却不为所动,下颚轻轻一抬:“恩,两千两,阿大,记下,将来等到灾情过去,今日募捐之人的名字将大白于天下,享受万民爱戴。”

这话一出,剩下的十多名妃子一个个几乎拿出了压箱宝,到最后,仅仅是后宫所捐出的银子,就已高达两万五千两白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