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51章 杯水车薪

第151章 杯水车薪

当南宫玉拿到那叠不算太厚的银票时,脸色变得极其复杂,他没有想到,凌若夕居然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真的撬开了后宫那帮女人的嘴,从她们的身上剥削下了银子。

“咳,她是怎么做到的?”南宫玉轻咳一声,抬眸看向下方的阿二,柔声问道。

“回皇上,若夕姑娘只是向诸位娘娘诉说了她的善举,尔后又利用将来会公布娘娘们的姓氏让百姓膜拜,再加上一些要挟,就让那些娘娘束手就擒了。”阿二极其冷静,极其精炼的将凌若夕白日的一举一动告知了自己的主子,说实话,他心里也极其佩服这对母子,这两人唱大戏的能力,当真让人刮目相看,一个唱黑脸一个长白脸,几乎把后宫里的嫔妃们唱得晕头转向,他可不会相信凌若夕嘴里说的那些将来会公布募捐人姓名的话,只当作她是故意利用这种理由,让嫔妃们自觉捐款。

阿二绝猜不到,凌若夕这次说得可是真的,要是不公布募捐人的名字,她又怎么能抬高自己在百姓中的名声和威望,打一场完美的翻身仗呢?

“呵,她总能轻易的解决掉很多事。”闻言,南宫玉意味不明的低笑了一声,明明是一件好事,可不知道为什么,阿二却从他的笑声里听到了几分自嘲,几分低落。

错觉么?

他偷偷抬起头来,打量了南宫玉几眼,只是隐隐觉得他的神色有些晦暗莫测,昏暗的烛光下,那如玉般轻盈、隽秀的脸庞,仿佛笼罩上了一层谁也无法看透的朦胧色彩。

“下去吧。”南宫玉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阿二带着满心的疑惑,躬身退出了御书房,站在屋外与阿大一起为里面的少年默默守护。

凌若夕在宫中筹备募捐的消息不知道被谁透露出去,那些对她各种不满的百姓将信将疑,沸腾的民怨似乎停止了,直到三日后,一张皇榜贴在宫墙外,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奉皇后之命,向天下召集医术顶尖的大夫以及炼药师、炼丹师,名额近五百人,出发前往北方救灾。

按理说那些惜命的大夫是不会贸贸然报名参加的,但是,自古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凌若夕捐出的五十万两银子成为了无数人眼里的香饽饽,揭下皇榜的大夫比朝廷预期的人数更多,一共六百余人。

南宫归海的脸色极不好看,在队伍出发的当天,南宫玉带着凌若夕特地前来为他们送行,而他则释放着低气压站在文武百官的前列,明明心情不爽到极点,却偏偏还要挤出一抹笑来应对诸人,那笑怎么看似乎都透着一股狰狞的味道。

“哟,摄政王昨夜没睡好吗?瞧瞧这脸色。”嘲弄的声音在他的耳畔炸响,南宫归海身体一僵,霍地转身,便看见了那并肩走来的男女,华贵的鹅黄衣衫在微风中轻轻摇曳,女人面色淡漠,嘴角噙着一抹玩味、戏谑的笑容,整个人邪魅中带着丝丝高贵,站在天子身边,气势却旗鼓相当。

“那就是皇后娘娘?看上去并不似传闻中那般可怕啊。”聚集在百丈浮云地上的医者好奇的望着凌若夕,对于这个现下在南诏名头最响的皇后,他们早就想见一见了。

传言,凌若夕样貌丑陋,与厉鬼无异,且她心狠手辣,死在她手里的冤魂亡灵不知道有多少人,以至于天道才会因为她,而惩罚南诏,引来天灾,可如今一看,皇后娘娘明明容颜绝美,气势高雅,哪里像传言中的恶人?

百姓们是愚昧的,他们或许很容易被煽动,被利用,但他们同样也是善良的,一旦他们相信了一件事,那么,便会一直坚信下去。

凌若夕的露面,让这些百姓心里自以为的信念变得动摇起来,甚至怀疑着外界的那些传言。

“多谢姑娘担心,本王好得很。”若是能够杀了她,他的心情会更好!南宫归海阴恻恻的说道。

凌若夕淡漠的睨了他一眼,“是吗?本宫也觉得摄政王宝刀未老。”

这个词分明是在暗指他年纪老迈啊,百官听到这话立即低下头去,现在朝堂中谁不知道凌若夕和南宫归海之间的争斗?他们可不想被莫名的牵连进去。

卫斯理等新晋朝臣则是仰慕、敬佩的看着凌若夕,有胆子当面和摄政王做对,就凭这一点,这位皇后即便恶名在外,也值得他们佩服。

若不是她得罪了北宁,又是轩辕世家的眼中钉,或许当真有成为国母的资格。

可惜了……

“今日尔等将随军前往北方,朕希望尔等可以遏制瘟疫,将幸存的百姓安然无恙的救出来。”南宫玉傲然站在朝殿之前,百丈浮云梯之上,华贵的龙袍在风中猎猎作响,混杂了玄力的清润嗓音,传遍各个角落,在皇宫的上方久久不散。

“不负皇上所望!”

“不负皇上所望!”

百姓们整齐的跪下,那山呼海啸般的许诺直冲云霄,南宫玉眼底异光爆闪,心头一股豪气猛地窜起,这种仿佛执掌天下的豪迈感觉,让他的灵魂开始颤抖。

他是这南诏的天!是他们的信仰。

前所未有的剧烈豪气让他整个人微微发抖,几乎快要遏制不住胸腔里的激动与热血。

“本宫和皇上会在京城等着捷报传来,本宫相信你们不会让天下人失望。”凌若夕站在他身旁,一字一字缓声说道,那带着丝丝鼓励与信任的目光叫下方的百姓下意识挺直了背脊,似谁也不愿让她失望一般。

“是!”

“出发。”阿大被封为带队的统领,拔刀出鞘,刀刃直指北方,众人整齐的翻身上马,朝着宫门井然有序的挺进,很快,那浩浩荡荡的队伍便消失在了百官的视野中,只有远方飘舞的南诏国旌旗,隐隐若现。

“皇后娘娘果然是好手段啊。”南宫归海若是再不知道凌若夕的打算,他就妄做了这么多年的摄政王,她分明是利用这次的灾情故意的想要扳回名声,让百姓感激她,将民怨彻底抹杀。

凌若夕讥诮的睨了他一眼,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摄政王在说什么本宫听不懂。”

“哼,本王就等着看皇后娘娘和皇上能不能解救北方的灾情,希望皇后莫要让天下百姓失望。”南宫归海阴恻恻的开口。

“朕想,朕想若夕必定不会让王爷你失望的。”南宫玉眸光一冷,一字一字说得极其缓慢,却又极其坚定,他并肩站在凌若夕的身旁,仿佛在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南宫归海,他和她是一体的。

文武百官看天的看天,看地的看地,谁也不敢出声,装作没有看见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

虽然凌若夕拿出了一大笔银子,甚至在后宫向嫔妃们募捐银两,但对于北方的灾情,这点银子只是杯水车薪,仅仅只能够支撑大夫半月的饷银以及士兵们的日常开销。

“啧,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什么叫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凌若夕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她的小金库在短短半个月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锐减,儿子更是每天有气无力的待在一旁,捧着心肝心疼的嘀咕着他的老婆本。

瘟疫勉强被控制住,百姓的死亡人数也在降低,但北方的灾情太过严重,大部分药铺通通被摧毁,炼药师没有灵药作为根基,根本就无法调配出供数十万人治疗的灵药。

前线的将士们也传来消息,他们的口粮所剩无几,百姓被安顿下后,也没有足够的口食能够度日,一道道求援的奏折每日从北方快马送到京师,南宫玉和凌若夕动用了所有的手段,甚至张贴皇榜,让天下的巨商们募捐,让朝廷的文武百官捐银子,但这些人要么捐些几百两,要么捐数千两,份额不大,根本无法解决现在的难题。

入夜,一只扑闪着翅膀的白鸽在无垠的苍穹上噗哧噗哧飞过,巍峨奢华的殿宇静静坐落在层层宫墙内,忽然,白鸽似有灵性般从天空上降落下来,落在殿宇旁一扇打开的窗户前,一片洁白的羽毛在空中打着旋儿,缓慢的飘落在地毯上。

静静站在床边的人影伸出手,将信鸽脚上的竹筒取下,抽出里面塞着的纸条,在看见上面的内容时,他刚毅平静的黑眸顿时一缩。

“少主……”一声似无奈似叹息的呢喃,在这安静的卧房内回荡不绝。

二日,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阿大抱着一大摞上奏北方灾情的折子大清早就前来拜访凌若夕。

“娘娘,这些是皇上交代给您送过来的。”自从她插手北方的灾害一事后,就特地交代过南宫玉,任何有关灾情的消息,一定要尽早告诉她,不能有丝毫的隐瞒,以至于,阿大这几日已经习惯每天早上给她送折子来。

“恩。”凌若夕微微颔首,连眼皮也没抬,继续弯着腰,给凌小白用毛巾擦拭着脸蛋。

阿大留下奏折后便退出了寝宫,凌小白撅着嘴,瓮声瓮气的说道:“哼,他们一定又是向娘亲要银子来了!太过分了,嗷嗷嗷,这些人难道不知道不义之财不能要吗?”

他气愤的挥舞着拳头,脸上怨气冲天。

一想到自己的小金库几乎变空了,凌小白恨不得咬死这帮向他的娘亲伸手要钱的坏蛋!

“新的不去旧的不来,你又忘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么?眼光记得要看得更加长远。”凌若夕屈指弹了弹他的脑门,对儿子偶尔的任性与小孩子脾气既感到好笑,又有些无奈。

凌小白抱着吃疼的脑门,嘟着嘴唇,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可是,那些都是宝宝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宝宝的心在滴血啊。”

省吃俭用?凌若夕额角的青筋欢快的蹦达了一下,她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