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52章 天下第一富商

第152章 天下第一富商

“儿子,省吃俭用这种词不是这么用的。手掌无力的遮盖住眉眼,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教导一下儿子的学识,关心一下他的功课问题。

凌小白茫然的眨了眨眼睛,脸上写满了不解和困惑,仿佛在无声的问着,不是这么用那应该是怎么用的?

“算了,等这些事忙完后,我替你找位老师好好给你补一补什么叫常识。”凌若夕打定主意,不仅要培养儿子的武学基本功,还要同步发展他的文科知识,绝对不能让儿子将来变成一个空有武力修为的莽汉。

好歹她曾经也为了执行任务,拿到过哈弗的本硕连读证书,她的儿子怎么可能是文盲?

凌小白背脊顿时一寒,一股莫名的寒气顺着他的脊梁骨咻地窜上头顶,为毛他忽然间有种很不详的预感?

“娘亲,别把宝宝说得跟文盲一样。”凌小白不满地撅起嘴唇,一副自己很聪明很博学的样子。

“……小白,人贵要有自知之明,懂么?”凌若夕不介意在儿子的骄傲还没有升起时,给他泼冷水,打击儿子神马的,是她一直以来的兴趣,尤其是看着这张和某个男人相差无几的容颜露出幽怨、委屈、无辜的表情,她心里某个角落,竟会泛起淡淡的笑意。

云旭刚走到寝宫外,就看见这对母子又开始斗嘴,浑身忍不住一抖,未来少夫人欺负小少爷什么的,他真的已经司空见惯了好么!!

“恩?”凌若夕第一时间便察觉到屋外的气息,眉梢一挑:“何事?”

“凌姑娘,属下有事禀报。”云旭抱拳说道,恭恭敬敬站在凌若夕的面前,视线迅速在一旁堆积的奏折上一扫,眼底隐隐有一缕精芒闪过。

凌若夕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他自以为隐秘的动作?拍拍儿子的肩膀,示意他自动滚蛋,凌小白狠狠瞪了云旭这个电灯泡一眼,忍着满腹的怨气,钝钝地跑出了寝宫。

“什么事?”直到那抹小小的身影彻底消失后,凌若夕周身柔和的气息迅速冷了下来,面若寒霜坐在上首的椅子上,定眼看着面前的男人。

“姑娘,募捐一事,属下或许有办法。”云旭直接奔入主题,“近日姑娘一直被国库空虚的琐事困扰,属下不愿凌姑娘这般操劳,特奉上一计,也许能够帮助凌姑娘解决难题。”

他如今对凌若夕的称呼仍旧是昔日的凌姑娘,而不是旁人口中的皇后娘娘,在云旭眼中,她是自己的主子看中的女子,是云族为了的族母!未来尊贵的少夫人,可不是这什么见鬼的皇后。

“说说看。”凌若夕没有怀疑他的话,毕竟,他可是第一世家的右护法啊。

“是,想必姑娘也知道,云族的情报网遍布整个大陆,即使是这南诏国也不例外。”说到这里,云旭毫不掩饰内心的骄傲,他可以拍着胸口说,只要是云族想要调查的事,不论是什么,都能调查得一清二楚,世间绝不可能有任何事能隐瞒过云族的探子。

食指轻轻在肘边的四方长桌上轻轻敲击着,清脆的碎响在这静谧的寝宫内显得格外刺耳,凌若夕等到他的豪气抒发完毕,这才淡漠的启口:“说重点。”

云族有多厉害,她不需要他来给自己科普。

能够傲立在轩辕家族之上的神秘势力,仅仅只是想象她就能猜想得到他们有多么强悍。

“额……”云旭被她凉飕飕的眼刀蓦地刺中,体内热血澎湃的激动似被一盆凉水迎头浇下,他讪讪地动了动嘴角,面色有些尴尬,“属下得到消息,天下第一富商,悦来酒楼的少东家如今就在南诏国京都内,似乎是为了巡查店铺,如果凌姑娘真的想要解决目前的难题,只要能够说动这位少东家,让他进行捐款,所有的问题定能迎刃而解。”

敲击着桌面的猛地顿住,“第一富商?”

“啊,是的!”云旭用力点了点头,“悦来酒楼遍布整片大陆,说是富可敌国也不为过。”

“唔。”凌若夕眼眸微微一闪,如果真的能如他所说让这所谓的富商答应募捐,北方的情况会立即缓和许多,只要有了足够的资金支持,还怕灾情得不到控制么?

这个念头在她的脑海里闪过,凌若夕莞尔一笑:“那么,就麻烦你替我跑一趟,务必要说服这位少东家帮助皇室,他有任何要求都可以提出来,本宫会代皇上答应。”

毕竟商人么,无奸不商,她可不认为凭一张嘴就能说动对方,必须要拿出足够的利益和筹码才行啊。

云旭嘴角猛地一抽,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凌姑娘不同属下一起去么?”

喂!派他去跑腿真的好么?

“也对,若只让你一人去怕是对方会认为我们诚意不足。”凌若夕心思一转,当即道:“你可知道他现下在京城何处落脚?”

“属下查到这位少东家在此处有自己的别庄,就在京师外不到一千米的深山之巅。”云旭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知道的消息说了出来。

“备马车,我同你一起去会会他。”凌若夕终是决定亲自去拜访拜访这位坐拥金山银库的少东家,换下身上的墨色长裙,换上一件月牙白的锦缎,三千云发被她随意的扎在脑后,腰间缠着一条精美的缎带,整个人高雅中又透着几分凛冽与冷漠,让人无端的不敢靠近。

“娘亲。”刚走下台阶,凌小白亲昵的呼唤便在她的耳畔响起,手臂被他紧紧的缠住,那双闪烁着璀璨光芒的大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她,“娘亲要去哪儿?”

“娘亲外出办事,你继续在这里锻炼,昂?”凌若夕眉梢一挑,哪儿会猜不到她的儿子心里的小算盘?她可是去办正事,带个孩子像什么话?更何况,以凌小白贪财、敛财的本事,她真的担心见到那位少东家,他会语出惊人,毕竟,这人可是敢在完全不熟悉南宫玉的情况下,三令五申要让他做他的后爹啊。

想想凌小白在被那少东家的产业迷惑住后,对她说神马改嫁……

饶是凌若夕心理素质再强,此刻也不自觉打了个寒颤,她绝对要杜绝这种事情发生!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儿子给放在宫里,省得出去为非作歹。

“娘亲,宝宝也要去。”凌小白这段时间差点没在宫里憋得发霉,如今好不容易有出宫的机会,他才不要错过呢!

“听话。”凌若夕眉头一蹙,立场极其坚定,丝毫没有因为某个奶娃娃卖萌的举动而有任何的动摇。

“娘亲,你怎么能这么无情?这么残忍?”凌小白愕然地瞪大了双眼,“不,你不是宝宝的娘亲,宝宝的娘亲不会对宝宝这么冷酷的。”

擦,他是被什么病毒给传染了么?这种话他究竟是怎么说出口的?

鸡皮疙瘩瞬间从凌若夕的身上窜起,她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胳膊,眉梢冷冽:“凌小白!”

“有!”某个正在控诉她暴行的奶娃娃听到这狠厉的声音,下意识并腿站好,那是最标准的军姿的姿势。

“把这些不该学的通通给我遗忘掉,在宫里等娘亲回来,你的明白?”

凌小白明显感觉到娘亲的话语里流露出的危险,虽然满肚子怨言,但此时此刻除了答应,他根本没有选择,头顶上那戳直挺挺的呆毛,似是失去了生命力一般,恹恹的垂落下去,他有气无力的回道:“是~”

“走吧。”凌若夕满意的笑了,领着云旭准备出宫。

从寝宫一路朝宫门走去,穿过热闹的御花园,途径少有人烟的九转长廊,一路上,凌若夕接收到了来自四周的复杂目光,比起前些日子的鄙夷与指责,如今倒是多了些许隐晦的敬重。

至少与她碰面的宫人行礼时,不再那般敷衍,草草了事,而是带上了几分真心实意的敬爱。

“凌姑娘,把小少爷一个人留在宫里真的好吗?”云旭想了想凌小白胡作非为的本事,隐隐觉得,说不定留下他会是一个很错误的决定。

凌若夕一边朝宫门两侧的御林军颔首,一边出声:“放心,他捅不破这天。”

喂喂喂,难道除了把天捅破外,别的事在您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么?云旭默默的在心头吐槽着。

他算是看明白了,小少爷的胆子,完全是她一手培养出来的,摊上这么一位亲娘,又深受她的教导,就算是普通人,也会变得格外强悍,更何况是继承了少主血脉的小少爷呢?

两人在京城的马厩里挑选了两匹脚程较快的骏马,策马扬鞭朝着别庄的方向狂奔而去,明媚的阳光从苍穹上洒落下来,仿佛为这座城池增添了几分生机。

“咦?那不是姐姐吗?”驿站内,凌雨涵站在客房大开的窗户前,困惑地瞧着刚刚从下面的街头骑马而过的熟悉身影,嘟嚷道。

究竟是她看错了,还是这女人私自出宫?凌雨涵迟疑了几秒,立即离开房间敲响了隔壁凤奕郯的房门。

凌若夕可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居然这么巧被凌雨涵被盯上,狂奔出皇城后,沿着官道一路东行,灰尘仆仆的黄沙在空气里肆意的飘舞着,跳窜着,时不时有些许沙粒喷溅在她的脸颊上,没过多久,一座绵延的山脉便映入了眼帘,凌若夕细细的眯起眼,眺望着那仿佛高耸入云的山峰,在玄力的作用下,她的五感可以说比上辈子灵敏了不止一倍,即使相隔甚远,但她仍旧能够隐约地看见那座矗立在山巅的雄伟建筑。

那便是她今天的目的地,天下第一富商的别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