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54章 悄然的改变

第154章 悄然的改变

“凌姑娘且稍后。东方夕朝并未回答她,而是拍了拍手,清脆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很快,屋外便有两名侍卫抬着一个黑沉的檀木箱子放在了大厅的中央。

凌若夕眉梢一挑,哟呵,看来是早有准备啊。

“这里是少东家临时调动的银两,一共两百二十万两,请姑娘验收。”侍卫抱拳说道。

两百二十万两……

饶是凌若夕也不由得愣了一下,这手笔,简直是大得没边了。

“少东家果真慷慨。”她笑着赞许道,将面上的惊愕敛去,手臂轻轻一挥,一股玄力砰地袭上木箱,箱子哐当一声开启,里面白花花的银子,看得凌若夕心尖一动,她第一反应便是庆幸自己没把凌小白带来,否则,以他的个性,怕是要高兴到抽风了。

“如此,我代天下百姓谢过少东家。”凌若夕抛开脑子里天马行空的想法,郑重的说道。

随后,她缓缓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打算告辞,但在离去前,她忍不住问道:“少东家可否现身一见?”

“姑娘,东方相貌丑陋,恐怕会吓着姑娘,还是算了吧。”她的提议被东方夕朝果断的拒绝,好在凌若夕的好奇心不强,耸了耸肩,没有强求。

“那么我先告辞了。”说罢,她便打算离开这里。

两名侍卫立即将箱子抬起,跟在她的身后。

“不留下来用过午膳再辞别么?”东方夕朝挽留道。

“不打扰少东家歇息,就此告辞。”她同样拒绝了他的建议,头也不回的走出阁楼,身影掠过碧池,落在了云旭的身旁,后方,两名扛着木箱的侍卫紧随而来,却始终与她保持着半米的距离,并未与她并肩同行。

“走吧。”凌若夕拍了拍云旭的肩膀,擦过他的身侧,对这个别庄毫无半分留恋。

云旭应了一声,离去前,他不自觉往阁楼的方向看了一眼,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最终仍是一言不发的跟着凌若夕离开了。

两人只是出了一趟皇宫,回来时,就为朝廷带回了足足两百多万的银子,这消息,吓得南宫玉目瞪口呆,他傻愣愣的瞧着御书房内打开的箱子,看着那一张张银票,半响没能回过神来。

“这是……”眼珠机械的转了转,落在正在一旁悠然饮茶的女人身上,他不自觉咽了咽口水,“你这是打哪儿来的?”

“来路正当,你可以放心。”凌若夕淡淡然说道。

他不是这个意思!南宫玉默默的抽了抽嘴角,“我只想知道你这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两百多万啊,就算是国库最丰盈的时候,怕也不曾有这么多的银子吧?

“我今日去见了悦来酒楼的少东家东方夕朝,这是他向朝廷募捐的银子。”凌若夕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将整件事告诉了南宫玉,她没有隐瞒他的必要。

“东方夕朝?”南宫玉微微一愣,“前几年名扬天下的第一富商?你怎会认得他?”

不,她完全不认识这么有钱的人。

凌若夕在心底反驳着,却没有说出口,毕竟解释起来太麻烦了,就让他这么认为吧。

“总之有了这笔善款,北方的灾情应当可以暂时解决,将士们的军需、军备也可以得到补给。”凌若夕放下手中的茶杯,慢悠悠地说道。

“不错。”南宫玉倒也没有纠结这件事,脸上凝聚了多日的惆怅与沉重,此刻总算是烟消云散,他缓缓勾起一抹笑,定眼看向凌若夕:“这次多亏了你,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这么顺利的解决这么多的事。”

如果没有她做表率第一个捐款,并且发动全国的力量募捐银子,朝廷也不会如此之快的开展救援北方灾区的动作。

如今又是她为南诏拿来了这笔巨大的善款,南宫玉心里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感激,但在心脏里的某个角落,却有一丝黯淡闪过。

“尽快将灾区的事情处理好,平息民怨,这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凌若夕冷静的提醒道。

“恩。”南宫玉立即点头,正准备召朝臣进宫觐见,忽然,一名太监急匆匆从外面小跑着而来,步伐略显匆忙。

“皇上,五台山急报。”太监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五台山?

南宫玉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冷,这个地方是皇家礼佛的重地,那儿如今居住着的,要么是太妃,要么是几位年幼就被送去的公主,怎会突然有急报传来?

“说。”

“五台山的侍卫传来消息,妖舞公主得知北方灾情严重,如今已动身回朝,希望与皇上共患难。”太监一口气将整件事说完,尔后趴在地上再不出声。

妖舞公主?突然冒出的陌生人名让凌若夕愣了一下,似乎她的确没有在宫里见到南宫玉的兄弟姐妹,在他登基前,虽然不少有潜质,有手段的皇子都被南宫归海秘密除去,但公主,似乎不需要这么做吧?

“立即派人将公主府打扫干净,等候公主归来。”南宫玉沉声吩咐道,挥手示意太监滚蛋。

等到外人退下后,他才略带抱歉的看着凌若夕:“你该是不知道妖舞公主吧?”

“嗯。”她的确从不曾听说过这个名号。

“这公主在三岁时就随当时的贵妃一起前往五台山,多年来从未离开过山林半步,若不是今日太监来报,我或许也会忘了这个妹妹的存在。”南宫玉摇了摇头,皇家的亲情从来都是淡泊的,在皇家,手足相残,兄弟相杀几乎是司空见惯的事,要他对一个几乎没什么印象的公主有任何的感情,不太科学。

“她这次回来会不会同南宫归海有关?”凌若夕不在乎这什么公主,她只在乎她的回归是否是有人在暗地里密谋着什么事。

闻言,南宫玉眉头一蹙:“我会调查,若当真如你所说,哼,一个与摄政王狼狈为奸的妹妹,我要不起!”

那双曾清澈干净的眸子里,此刻却溢满了如同毒蛇般的阴鸷冷光。

凌若夕没有做声,只是拧起的眉峰不自觉加深了些许,他好像变了……

在御书房与南宫玉闲聊了一阵后,凌若夕便起身告辞,准备回寝宫看看儿子的训练情况,南宫玉没有过多的挽留,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屋外,他脸上的温柔之色顿时化作了无形,只剩下满满的森冷:“阿二。”

守在屋外的阿二立即进屋,恭敬的跪在地上等候他的差遣。

“立即去给朕查,查出她和天下第一富商,悦来酒楼少东家的关系!”南宫玉一字一字狠声说道,一个她从来没有提过的人突然现身,且还拿出这么大一笔银子,这件事他怎么想都觉得透着一丝诡异,对方没有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只说是为了名声,可这个理由却无法让南宫玉信服!

他只担心,那人为的不是名,而是她!

御书房内,一股森冷的寒气不断的在空气里徘徊着,盘旋着,仿佛为这个房间注入了一股寒流。

跪在地上的阿二轻轻打了个寒颤,心里升起一丝敬畏,一丝惧怕。

这样的主子,让他感到陌生,却也感到欣慰,只因为身为帝王,他本就该有这样的气势!

凌若夕刚进入寝宫的院子,原本正在插科打诨装模作样训练的凌小白立马绷紧了皮,挺直背脊站定在烈阳下,任由那炽热的阳光笼罩在他的身上,一双熠熠生辉的大眼睛正期盼地看着她,仿佛说着求夸奖求表扬。

“……”擦,好强烈的视线,凌若夕默默的将目光挪到一旁,她表示即使是自己,也无法抵挡住儿子灼热的注意。

“娘亲~”凌小白自认为深情的目光却没得到她的回应,顿时整个人也恹了,双肩似无力的耸搭着,头顶上那戳呆毛更是垂弯了几分。

“你就是背着我这么训练的?”凌若夕抬脚走到他身后,凉薄的嘴角划开一抹淡淡的讥笑,双手猛地箍住他的肩膀,膝盖往他小腿一顶。

“嗷——”凌小白疼得哇哇直叫,整个人险些扑倒在地上。

“肌肉无力,下盘松散,凌小白,你好样的啊,居然和我玩起面子工程来了?”凌若夕啪啪的捏了捏手指,指骨间传出的清脆碎响让凌小白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我擦,娘亲要发飙了!

他赶紧舔着脸一边装傻充愣的笑着,一边往后方的安全地带退去,丫的,娘亲黑化的样子,他真心HOLD不住啊。

他在心里大声哀嚎,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娘亲会这么快回来,他就该老老实实的扎马步,又不是不知道娘亲的眼神有多厉害,为毛他会傻到以为可以蒙混过关呢?

嘤嘤嘤,小爷好委屈,求抚摸。

“你还有理了?”凌若夕周身的气压成直线下降,凉飕飕的寒风让凌小白不自觉抖了抖。

他殷勤地笑着用脑袋去蹭凌若夕的细腰:“哎哟,娘亲,宝宝这不是记挂着你,没心思做别的事了吗?你就看在宝宝这么有孝心的份儿上,原谅宝宝这一次好不好?好不好嘛!”

让人骨头几乎快要酥软的撒娇,从他的嘴里不断的吐了出来。

只可惜,这招对凌若夕完全不管用,她的儿子是什么德性她还不清楚么?凌厉的眉梢猛地抬起,她漠然启口:“好,我原谅你这一次。”

真的?哟西,娘亲总算是体桖了他一回,凌小白在心里暗暗比了一个Y字,脸上得意的笑还没来得及扬起,就听见她的下一句话:“不过,你今天的训练量没有及时完成,明天补上,懂?”

懂你妹!

凌小白彻底愣了,傻乎乎地盯着眼前容颜绝美的女人,整个人已在风中凌乱。

为毛!为毛啊!

“你有意见?”阴恻恻的嗓音带着诡秘的笑意,却让凌小白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他艰难的勾起嘴角,“宝宝怎么敢能,娘亲怎么说宝宝就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