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55章 妖舞公主回宫

第155章 妖舞公主回宫

“这还差不多。”凌若夕心满意足的伸出手**着他的脑袋,身侧的冷意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仿佛没有看见儿子那副幽怨、委屈的模样,甚至还好心情的笑着,笑得花枝招展。

有了东方夕朝捐出来的银子,朝廷立即派出补给队伍,前往北方支援灾区,足够的粮食,足够的药草,这让蔓延的瘟疫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幸存的百姓在通过大夫的层层检查后,被解救出灾区,幸存者足足有五万余人,朝廷调派人手,为他们重建家园,那一具具被士兵从废墟里搬出的尸体,用火烧成灰烬,避免瘟疫继续发生。

灾情被彻底控制,整个南诏国上方的阴云也随着散开,无数关注着北方的百姓,暗暗松了口气,这段时间,前往寺庙还愿的人以倍数增加。

凌若夕在暗中散播流言,为自己造势,她率先捐款,拿出自己的私房钱救援灾区,并且为朝廷募得数百万两银子的壮举,传遍整个南诏,昔日那些对她喊打喊杀,甚至宣称要废后的百姓,如今一个个对她感恩戴德,甚至还为她灌上了仁义皇后的头衔,她的声望一时间水涨船高,几乎成为了整个南诏国内,所有百姓仰慕、尊重的存在。

据说,南宫归海被这骤然逆转的局面气得玄力反噬,在书房里吐血倒地。

据说,驿站中的三王爷凤奕郯以及三王妃,日日夜夜被驿站外的百姓骚扰,他们呼吁着要为凌若夕请命,并且警告他们不得对她不利。

一条条消息传入宫中,让凌若夕心情大好。

她悠然坐在寝宫外的石凳上,一边享受着纯天然日光浴,一边捧着酒盏,独自饮酒作乐。

为了搬回一局,她这次可以说是大出血也不为过,整整五十万两银子,那可是她的血本!如今得到了回报,她怎能不开心?

“娘亲。”凌小白蹬蹬地撒开脚步小跑到她身旁,肉嘟嘟的小手用力拽了拽她的衣袖,“咱们出宫去玩好不好?宝宝待在宫里好闷的。”

“不去后宫收刮银子了?”凌若夕斜睨了他一眼,嘲笑道,凌小白为了弥补他的小金库,最近可没少在宫里逮着人就去忽悠对方拿出银子,各种理由轮番上阵,害得后宫的嫔妃们一个个吓到不敢随便出门,只想躲开他这个混世魔王。

闻言,凌小白不满的撅起嘴唇,“哼,宝宝才不是收刮,宝宝这是合理利用!娘亲不是说过么,羊毛出在羊身上,咱们的银子都给他们了,他们当然要还回来。”

听听,他居然还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凌若夕在心里暗暗摇头,却没有要把他的三观给纠正的想法,做一个财迷,总比做混吃等死的富二代要强。

至少能守住财产。

“娘亲,咱们出宫吧,出宫吧。”凌小白见她开始神游,愈发用力的晃动着她的衣袖,一副她不答应他就不肯罢休的样子。

凌若夕随手将酒杯放下,“祸害了整个后宫,你现在是准备继续去祸害宫外的百姓么?”

“娘亲人家不是祸害!”凌小白愤愤的跺了跺脚,对她带有歧视性和偏见的话语很是不爽,嘴巴嘟得都快能挂壶了。

“恩,你不是。”凌若夕敷衍的点了点头,拂袖起身,明媚的阳光从头顶上洒落下来,将她浑身包围着,身侧似形成了一个朦胧、金辉的罡气罩,极其梦幻。

“走吧,要是不带你出去,我看你能念上一整天。”她反手握住凌小白的手掌,正好她也想出宫去听听外界的流言究竟传到了什么地步,只是看书面的消息,总比不过亲耳去听。

她花费了这么大的精力,如今可不是到了该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么?

云旭立即抬脚跟上,始终和她们母子俩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母子俩手拉着手进入御花园,身旁不断有宫人、侍卫经过,纷纷向他们屈膝行礼,凌小白高昂着脑袋,一副骄傲得意的模样。

二人刚绕过凉亭,忽然,前方有一列穿着粉色宫装的宫女簇拥着一个少女徐徐走来,火红的长裙艳丽如妖,远远的,宛如一团火正在逼近,但最引人注目的,却非来人一身妖艳的色泽,而是她发髻上插满的四支名贵珠钗,用纯金打造的簪子在阳光下极其刺眼,随着她步伐的移动,发出清脆的脆响。

“哇,好漂亮。”凌小白双眼放着红心,手掌捂住自己的两颊,一双眼直勾勾盯着少女头顶上闪闪发亮的首饰,不自觉吞咽了一下。

“你能稍微有点出息点么?”虽然他的吞咽声极小,但这不可能逃得过凌若夕的耳朵,她嘴角一抽,没理会逐渐走近的众人,而是低下头开始教训起自己的儿子来。

“娘亲,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凌小白激动的看着她,双眼笑得宛如两道弯月,极其可爱。

“……”凌若夕莫名的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因为她在生死历练中练就出的第六感正在告诉她,答案绝对不会是她想要听见的。

她的沉默并没有让凌小白的兴致减少多少,他咯咯的笑着道:“宝宝有听见哦,那一定是银子正在呼唤宝宝的声音。”

“噗!”拥有敏锐听觉的云旭被刺激得顿时忍俊不禁起来,他在庆幸自己此刻没有饮茶,否则,丢脸绝对会丢到姥姥家的。

“那是你的幻觉,”凌若夕啪地一下将凌小白从另一个空间里拽了回来,“银子是不会说话的。”

“可是,宝宝明明就有听到,它们在说带我走,带我走!”凌小白越说越有底气,好似银子真的会说话一般。

就连跟随他们多日的云旭也下意识认为凌小白不会撒谎。

“那不是银子的声音,是你的心魔。”凌若夕无语的揉了揉眉心,什么银子在呼唤他,分明是他贪财的癖好开始发作了吧,“小白,你最好给我悠着点,明白么?”

“嗯嗯,”凌小白用力点头,但一双眼却由始至终不曾从那名少女的头顶上挪开过。

宛如众星捧月般的少女渐渐走到他们跟前,摇曳的金步摇,释放着璀璨的光晕,凌小白吸了吸嘴角的哈喇子,努力克制着,想要伸手去碰碰那些首饰的冲动。

淡漠的余光轻轻从少女身上一扫而过,眼底闪过一丝精芒,她没在后宫里见到过这个女人,应该不是后宫的嫔妃,能够穿着只有皇族中人才能够穿戴的艳丽颜色长裙,对方的身份已是不言而喻。

想来她只怕是从五台山回朝的妖舞公主了。

“你们是什么人?”少女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三人,眨巴眨巴眼睛。

“奴才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她身旁的宫人脸色微微一变,急忙跪地行礼,凌若夕或许妖舞不认识,但她们却不可能认不得。

凌若夕只轻轻抬了抬下巴,“起来吧。”

“你就是皇兄娶的皇后?”妖舞公主悻悻的瘪了瘪嘴,从头到脚将凌若夕打量了一番,“也不是什么大美人嘛,姿色平平,皇兄怎么会力排众议娶你为妻?”

姿色平平……

凌若夕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点评,她也不怒,而是饶有兴味的眯起眼,笑道:“这个问题或许你应该去问他,妖舞公主。”

“你知道我是谁?”妖舞明显愣了一下,随后双眼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她真的没有想到一个刚入宫的女子竟会知道自己的存在,现在的皇宫,还会有人记得自己么?

“偶有所闻。”凌若夕漠然说道,对她的态度既不亲近也不生疏,只是极其刻板的礼貌。

正在妖舞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她忽然间发现,自己的裙摆正被人轻轻拽动着,疑惑的垂下头,便看见凌小白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心刹那间软了,化了,“好可爱~”

销魂的尾音让凌若夕浑身一抖,忽然间记起在落日城时,那些上了年纪的妇女每一次见到小白,便是这个样子,一副被萌到的花痴样。

“姐姐。”凌小白糯糯的唤道,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淌着笑,好像会说话似的。

“诶!”妖舞公主被他萌到不行,干脆蹲下身将小家伙抱住,“你叫什么名字?”

“宝宝叫凌小白,姐姐你好。”小爪子绅士的伸出,摊开在少女面前,他歪着脑袋一副可爱到爆的模样。

凌若夕默默的将视线挪到一旁的花圃上,她决定对接下来的事视而不见,按照她对儿子的了解,八成会出声讨要见面礼。

这一点不止是她,连云旭也是同样的感觉。

通常这奶娃娃对谁表现得太过亲切,多半是别有所图,而他图的,除了银子,不做他想。

两人虽然心里知道,但谁也没有出声去提醒这位约莫十五六岁的公主,让她注意保护自己的财产,反而是站在一旁打酱油,准备看戏。

凌小白凭着那张可爱的脸蛋,很快就俘虏了妖舞公主的‘芳心’,甚至在他撅着嘴小声嘀咕要见面礼时,妖舞公主二话没说,立即脱下手腕上的一个白玉手镯,送给了他。

“谢谢姐姐,姐姐是宝宝见过的最大方的人。”凌小白笑得愈发可爱,当然可爱只是在妖舞公主的眼中,而在凌若夕的眼里,却是猥琐。

她几乎猜到了凌小白的心理活动,大方=肥羊=今后可以用力去宰的金主。

嘴角忍不住微微**几下,她看向妖舞的目光里鲜少的浮现了一丝同情or怜悯?

又是一个被她儿子的表象忽悠的女人,凌若夕在心底暗暗摇头,却一点也没有要上前去戳穿儿子伪装的想法,毕竟,她现在的小金库可是空空的呢,真的很需要有人善心大发来填满。

凌小白很懂得什么叫见好就收,告别了妖舞公主后,他摸着刚刚到手的玉镯,笑得嘴角几乎快要扬到耳朵上去了,两排茭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忽然,一只白皙的手指轻飘飘将玉镯给抽走。

如同恶魔般的声音落在他的耳畔:“充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