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56章 要战就战,死也不妥协

第156章 要战就战,死也不妥协

“不要啊——”凌小白幽怨的哀嚎响彻在皇宫上方,他心疼的捧着一颗快要碎成渣的玻璃心,硬生生从眼角挤出几滴眼泪:“娘亲,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既然你已经认定我太残忍,不真的残忍一点岂不是对不起你?”凌若夕手腕一翻,随手将玉镯塞到袖中,丝毫没有理会儿子可怜巴巴的模样,“这是给你存的老婆本。”

“娘亲,这个理由你用了好几年,还不嫌腻么?”凌小白撅着嘴,小声的嘀咕着。

两人刚打算出宫,却听闻北宁国的使臣进宫拜访南宫玉,凌若夕立马改变了今天的行程安排,牵着凌小白,朝御书房走去。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她得去瞅瞅这凤奕郯和凌雨涵进宫来做什么。

“陛下,这半个月本王见南诏国灾情肆意,这才没有前来打扰陛下,如今听说北方灾情已被控制,不知陛下是否能给北宁一个交代了?”凤奕郯稳坐在下方的椅子上,沉声问道,他可没有忘记过,要把凌若夕带回北宁交给轩辕世家处置的事。

凌雨涵柔弱的坐在他的身边,也不吭声,只是脸上浮现着一丝幸灾乐祸。

“三王爷,若夕她现在是我国的国母,是朕的皇后。”南宫玉猛地皱紧眉头,冷声警告道,如果说之前他还有顾虑,那么此刻,凌若夕已得到了百姓的拥戴,他也不用再有什么为难了,他有足够的理由和立场维护她,保护她!

凤奕郯不悦地开口:“陛下的意思是,不肯交出凌若夕这个罪人么?”

这人是不是疯了?竟敢维护一个北宁的罪人?他就不怕引起两国战火,引来轩辕家族的敌视吗?

凤奕郯无法理解南宫玉的做法,只将一切归咎于凌若夕霍乱人心的本事太强,哼,那女人,真是到了哪儿也不忘勾引男人为她卖命

他在心里冷冷的嘲笑着,忽略掉那丝丝嫉妒与恼怒。

“就算朕愿意把人交出,南诏国上上下下的百姓也不会同意。”南宫玉摆明了自己的立场,底气十足。

“你!”凤奕郯气得脸色铁青,他刚要发难,却被凌雨涵一把拽住了手臂,她冲他摇摇头,示意他莫要冲动,毕竟这里是南诏,和南诏的天子硬碰硬,可不是好事。

“陛下,请你体谅王爷的心情,姐姐她到底是北宁的人,王爷也是忧心无法向皇上交代,无法向轩辕家族交代,才会一时情急,还请陛下见谅。”凌雨涵柔柔地笑着,细言细语的将凤奕郯的失态掩饰过去。

南宫玉大度的没有同他们计较,“朕能够理解三王爷的心情,不过,朕再重申一次,若夕是南诏的皇后,不论是朕,还是天下万民,都不会放弃她。”

“皇上,为了一个女子打破两国的和平,值得吗?”凌雨涵幽幽问道,她不相信堂堂一国之君真的会为了一个女子而将国家的安宁抛诸脑后。

她私心里认为,南宫玉的反对一定是面子上下不来,想要维护皇室的尊严!只要她给他一个台阶,他一定会答应交出凌若夕的。

“怎么,北宁竟要为了一个女人挑起两国战火?”一道淡漠的声音从御书房外徐徐传来,南宫玉眼眸一亮,当即抬头看向屋外的那抹熟悉人影。

她来了!

比起他的欢喜,凌雨涵和凤奕郯则是脸色一沉,显然对凌若夕的到访极其不满。

她悠悠然抬脚步入房中,淡漠的视线扫过面色难看的男女,嘴角一勾,“本宫还真不知道自己的能耐有如此之大,居然能够让两国兵戎相见啊。”

“娘亲是最棒的!”凌小白猛地挺起胸膛,满脸骄傲的说道。

屋外的云旭以及阿大、阿二无力的伸手盖住自己的脸蛋,这种事真的值得骄傲吗?

“乖。”凌若夕拍了拍他的脑袋对儿子的维护很是满意。

“凌若夕,南诏国对你有恩,你难道忍心见到北宁兵临城下?”凤奕郯讽刺道,企图挑拨她和南宫玉之间的关系,一顶大帽子狠狠的往她身上扣去。

凌若夕噗哧一笑,只是那笑不达眼底:“听这话的意思,三王爷似乎对北宁极有信心啊,难道南诏国在你们眼里,竟是毫无反击之力的弱小国家吗?”

这话让南宫玉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身为一国君王,被别国如此小觑,他怎么可能接受?

“你强词夺理

!”凤奕郯猛地在桌子上一拍,愤然站起身来,一身杀气的低喝道。

凌若夕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本宫只是根据你刚才的话,适当的推想而已,王爷又何必动怒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王爷这是心虚了。”

论口才,凤奕郯这个手下败将又怎会是她的对手?虽然凌若夕一向信奉弱肉强食,但在不能用暴力手段解决事情时,她不介意展示一下自己的口遁能力。

身为一个曾站在黑暗世界之巅的存在,她可不仅仅只会杀人啊。

被她那双夹杂着戏谑与讽刺的眼眸盯着,凤奕郯心里的怒火蹭蹭的冒起,浑身杀意暴涨。

屋外的三人立即警戒,体内玄力蠢蠢欲动,只要凤奕郯敢动手,他们立马就会冲进去,保护凌若夕与南宫玉。

“娘亲,这个坏蛋好凶啊,宝宝害怕。”凌小白摆出一副胆小如鼠的模样,一个劲的往凌若夕身后钻去求保护。

只是与他那害怕的言词相反的,则是他眼眸里闪烁的精光。

“别怕。”凌若夕没有揭穿他的伪装,身体往前一个跨步,直接把儿子护在了身后,眸光一冷,一股冰冷的杀伐之气笔直的朝凤奕郯扑去,那宛如实质的杀意,似地狱中漂浮着的寒气,叫人毛骨悚然。

气氛僵持且凝固,凤奕郯咬着牙,硬生生扛住她混杂了玄力的暴虐气息,衣诀在这气浪中被吹得上下飞扬,没过多久,他的脸上便落下了一滴滴汗水,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他和凌若夕的修为不相上下,都是蓝阶巅峰的高手,但从小锦衣玉食的他,论气势哪里比得过无数次在生死战斗中摸爬滚打活下来的女人?那股杀意甚至让他胸闷生闷。

凌雨涵在一旁看得暗暗着急,她一咬牙,率先出声:“姐姐!”

古井无波的眸子微微一转,落在了她的身上,双眼里没有参杂任何的情绪,只有无尽的黑。

凌雨涵心尖一颤,被她看得有些害怕,双手颤抖的握紧,“姐姐,你不要再冥顽不灵了好不好?这样下去,南诏真的会被你连累的,就算王爷和皇上不计较,但轩辕家呢?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啊,你就不能为了南诏想想吗?”

一番话说得那叫一个情深意切,那叫一个善解人意。

凌若夕蹲守收回一身的威压,漠然道:“在你眼里,本宫竟是善良到会为了旁人着想的人吗?”

为了别的人,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那是英雄,而她,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最爱惜的便是自己的生命,还有自己所在乎的人。

要她为了南诏舍生忘我,抱歉,她做不到。

“另外,就算轩辕勇愿意放过本宫,你认为,夺走了本宫的宠物,本宫会放过他吗?”话掷地有声,她第一次在外人的面前将自己的想法曝光

就算轩辕世家愿意饶她一命,她也不会放过他们!

被轩辕勇夺走的小黑,她会亲手把它抢回来,红梅的血债,被一次次重伤、羞辱的恩怨,她也会一笔笔去讨。

“本宫和轩辕世家,早已是不死不休!要战是么?本宫随时奉陪!”

一股庞大的自信与狂傲,在她的身侧围绕着,凌雨涵和凤奕郯被她的话惊得目瞪口呆,谁敢相信,一个不过是蓝阶巅峰的女子,竟敢向天下第二世家发出挑战?

南宫玉怔怔地看着几步外那抹无畏无惧的身影,一颗心砰砰砰砰跳得飞快,那些被压抑的情愫,此刻如同火山般骤然爆发。

这才是她……

那个让自己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的女人。

御书房内,安静得鸦雀无声,被所有人注视着的凌若夕,淡漠的将外放的气势收回,眉梢微微上扬:“现在,你们还有问题么?”

凤奕郯在怔然中回神,暗暗恼怒着自己竟会被这个女人吸引住,唇瓣紧抿:“凌若夕,你这是在向轩辕世家挑衅么?”

“是,那又如何?”凌若夕反问道,如果是以前,她或许还会顾忌轩辕世家的势力,可是现在,她后有南诏国作为靠山,实力也步入蓝阶巅峰,杠上轩辕勇,即使赢不了,也绝不会再落到和上两次同样的下场。

更何况,就算她想要退让,他们会答应吗?在知道了她的行踪后,他们会放过她?不可能!

既然如此,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要战就战!

“好!好一个凌若夕!本王希望你的自信能够一直保持下去,哼。”说罢,凤奕郯咬牙切齿的冷哼了一句,愤然转身。

凌雨涵则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姐姐,你这又是何必呢?”

“在我面前演戏?凌雨涵,你还嫩了一点,别忘了,你我之间,还有两笔血债!”她可不会认为这个昔日的妹妹会真的为她着想,大夫人的死,二姨娘的死,这两笔血债横在她们之间,她怕是恨极了自己,又怎会为自己说话?

凌雨涵的脸色顿时有些难堪,娘亲的死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如今被凌若夕揭开,她哪里还能保持冷静?柔弱的面容上浮现了一丝被扭曲的仇恨,“姐姐好自为之吧。”

等着吧,要不了过久,她会亲眼看着这个jian人掉入地狱的!

凌雨涵怀着满腔的仇恨,拂袖离开了御书房,离去时她脸上狰狞的表情,哪里还有昔日京城第一美人的柔弱与纯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