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57章 为主子鸣不平

第157章 为主子鸣不平,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就这么和他们撕破脸,怕是后患无穷了。南宫玉幽幽叹息道,指腹轻揉着眉心。

凌若夕眼波一转,“后悔了?”

“不!”他断然否认,后悔?他怎么会后悔!“我只是觉得你刚才的话说得太过冲动,轩辕世家一直是这块大陆上最强势的存在,除了早已隐居的云族,甚至凌驾在皇权之上,如今身为家主的轩辕勇更是瑕疵必报,他若听到你这么说,恐怕真的会不死不休了。”

说到底,他真正担心的,是她。

被轩辕世家盯上,她的处境会变得有多危险?

“迟早的事。”凌若夕平静的神色没有任何的波动,仿佛她刚才宣战的,是不值一提的小家族,而不是庞大到让人畏惧的存在。

“娘亲不怕,”凌小白忽然出声,用力拽住凌若夕的手掌:“宝宝会保护你的。”

小少爷,就你那小身板还想保护夫人?一直偷听着里面动静的云旭,默默的在心里摇头,并不是他小看凌小白的潜能,而是这种话从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嘴里说出来,真心很奇怪好么?

“噗哧,”南宫玉忍俊不禁的笑了,眸光宠溺:“那小白将来可要把你的娘亲保护好哦。”

“当然了,包在宝宝身上。”凌小白重重拍着自己的胸膛,说得极其自信。

御书房内,此时已是一片欢声笑语。

云旭满脸复杂的看着里面谈笑风生的三人,隐隐有种错觉,仿佛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三口。

再任由事情这样发展下去,凌姑娘会不会有一天真的对这天子动心?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却再也挥之不去。

留在御书房内陪着南宫玉用过午膳,凌若夕这才带着儿子告辞。

午后的温暖阳光从苍穹上洒落,斑斑的金色光辉将她的身影笼罩着,身侧是美丽精致的园景,时不时有几只蝴蝶在花丛中嬉戏,一派温馨、祥和的气氛。

“凌姑娘。”云旭走在后方,忽然出声,神色有些犹豫,有些挣扎。

脚下的步伐微微一顿,凌若夕疑惑的转过身,“什么事?”

凌小白撅着嘴同样一副好奇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云旭这么为难的模样呢,“有事你就说啊,你不说小爷和娘亲怎么猜得到呢,快说快说。”

“凌姑娘,你对这南诏国的皇上怎么看?”云旭犹豫再三,终是问出了口。

凌若夕嘴角忍不住**一下,什么叫对南宫玉怎么看?

“说清楚。”

“姑娘,你千万不要对皇上动心,他和你是不可能的。”云旭索性把话说开了,他真的不希望凌若夕同南宫玉有私情发生。

否则,少主该怎么办?

凌若夕顿时有种风中凌乱的错觉,动心?那是什么东西?能吃么?

“你想多了。”她淡漠地说道,在她的人生中,从来不需要爱情这种调味剂的存在,她上辈子为的是能够活下去,而这辈子,只是多了一份身为母亲的责任,其它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似乎是看出凌若夕的漠然,云旭心头咯噔一下,“姑娘,你对少主怎么看?”

“无关紧要的人而已。”凌若夕未加思索的说道,她对云井辰需要有什么别的看法么?

“姑娘,你对少主一点感觉也没有吗?”云旭彻底愣住了,她的冷漠让他为云井辰不值,“少主为你做了那么多,你却连一丝感激也不曾有过?”

凌若夕不悦的皱起眉头,额角的青筋欢快的蹦达几下,“你到底想说什么?”

“姑娘,请为了少主和南宫玉保持距离!”云旭直白的说道,定定的凝视着她,哪怕有一丝可能,他也要为了主子将其扼杀掉。

“……你管得太多了。”虽然她对南宫玉并没有别的想法,但这并不代表她会任由旁人来插手自己的事,她亲近谁,在乎谁,那是她的私事,无需旁人操心。

丝丝冷气从她的身上释放着,凌小白偷偷看了看她的表情,再看看毫不退缩的云旭,默默的在心里为这个男人画了一个十字架,阿弥陀佛,等他死后,他一定会为他日夜祷告的,安息吧。

“姑娘,少主他真的为你做了很多,即使你对少主现在没有其它的感觉,但请你不要针对少主!”云旭紧抿着唇瓣,一副为云井辰打抱不平的模样。

他看得出来,自从少主第一次和她见面,她便对少主有一种莫名的敌意,或者说是针对。

少主为了她不惜擅自离开云族,阻止她成亲,更是为了她,拖着重伤的身体前来,这一切,难道不值得她感动么?

“这是我的事。”凌若夕眉目森冷,不愿多谈任何有关云井辰的话题。

“姑娘!!”云旭见她仍旧是这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心里愈发急了,他担心凌若夕会在和南宫玉的朝夕相处中,亲近对方,而疏离了他的主子,语调略显急切。

凌若夕伸出手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够了,这个问题到此结束,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如果不是看在留下他还有用的份儿上,仅凭他这番话,凌若夕就有了想要将他赶走的冲动。

她最厌恶的,便是有人自作主张插手自己的私事。

或许是看出她的不悦,云旭张了张嘴,满腹的话想要说,却又说不出口了,只能悻悻的闭上嘴,“是属下逾越,请姑娘恕罪。”

明明是他太多事,怎么听着这话,反而是自己有错?凌若夕冷着一张脸,轻哼一声,看也没看云旭,转身朝着寝宫走去,凌小白同情的戳了戳云旭的手臂,“哎,不是小爷说你,你干嘛非要和娘亲对着干呢?现在被娘亲讨厌了,你高兴了吧?”

“小少爷……”云旭巴巴的唤道,但却不认为自己有说错什么,“小少爷,你好奇过自己的爹爹是谁吗?”

既然凌若夕这条路走不通,他便改变主意,打算先从凌小白入手,不管怎么样,他也要替少主达成心愿,只有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找死!”他脱口而出的话语,让凌若夕瞬间暴怒,身影在原地诡异的消失,一股凛冽的杀意排山倒海般的朝云旭袭来,他下意识想要反击,但还没来得及将武器拔出,胸口已被重重拍上了一掌,口中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好似断翅的蝴蝶,朝后直直飞去,撞在花园中一棵宽大的树干上。

“砰!”

枝桠轻轻摇晃着,朝下散落无数的绿叶。

凌若夕衣袍扑闪,从半空中落地,一身冷冽的锋芒极其锐利,她冷冷地看着瘫软在树下的男人,沉声警告道:“不该说的话,你最好闭嘴,否则,我不介意身边少一个八卦的奴才!”

说罢,她再未多看云旭一眼,牵着被这变故惊呆了的儿子,转身离去。

一路上,凌若夕沉默着,没有开口,围绕在她身侧的冰寒气息让凌小白不自觉身体抖动了几下,小心翼翼的偷窥着她的表情,娘亲是真的生气了,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云旭刚才提到了传说中的爹爹?

“娘亲,”凌小白扯了扯她的衣袖,“宝宝有爹爹吗?”

“没有。”凌若夕急切的说道,“你最好把他刚才的话给我忘记,懂么?”

看样子这传说中的爹爹似乎和娘亲关系恶劣,决定了!凌小白一边点头,一边在心里打定主意,他要讨厌这个惹娘亲生气的爹爹!

若是云旭知道,自己不仅没能达成目的,反而让凌小白对云井辰产生了厌恶的情绪,大概会郁闷到吐血吧。

夜色沉如水,微凉的晚风在皇宫内肆无忌惮的刮动着,摇曳的枝桠摩擦间发出簌簌的碎响。

“皇上,这是东方夕照的资料。”阿二将一份密报呈到南宫玉面前,虽然他手里的权利被架空,但想要调查一个人,还是可以的。

上面写着的是东方夕朝的生平,以及他麾下的产业,仅仅是一份数据,就足以让人看到此人手里握有怎样可怕的商业王国。

“有查到他和若夕的关系吗?”这才是南宫玉关心的重点,一个商人若是没有私交,怎会心甘情愿拿出这么大一笔银子?更何况,还不要求回报!

阿二摇了摇头:“回皇上,此人与皇后似乎没有来往,也并不认识。”

“你确定?”越是这样,南宫玉愈发怀疑东方夕朝的动机,难道真的只是善心大发?

“是,不过据消息所说,在娘娘前去见此人时,他早已有所准备。”

“哼,他到底在图谋什么,朕自会知道,交代下去,三日后,朕要在宫中设宴,款待此次募捐之人,酬谢他们的慷慨行径。”南宫玉眸光一冷,他决定亲自见见这位有天下第一富商头衔的男子,探一探究竟。

“是!”

圣旨以下,皇宫内立即紧锣密鼓的行动起来,北方灾情圆满解决,如今也该是时候办庆功宴了,南宫玉不仅邀请了东方夕朝,甚至连一些有捐款的商贾也在邀请的行列之中,北宁国的使臣同时收到请帖,三日后,准备进宫赴宴。

凌若夕随手从衣柜中取出一件皇后品级的华贵凤袍,穿戴在身上,艳丽的火红色色泽,衬得她整个人贵气十足,一只金色的凤凰从胸口一路蔓延至裙摆,图纹栩栩如生,极其精妙。

云旭蹲在地上替凌小白系着盘扣,小家伙今儿穿着一件鹅黄色的锦缎,粉嘟嘟的小脸挂着略显猥琐的笑容,眸光熠熠生辉。

“你今天最好别给我惹事,明白么?”凌若夕提前给儿子打着预防针。

凌小白幽怨的撅着嘴:“宝宝才不会呢。”

他有无事生非过吗?娘亲怎么可以这么说他?

凌小白只觉得满心的委屈,只可惜,早已对他的性子了若指掌的凌若夕却直接无视掉了他的幽怨,“听话。”

夕阳西下,漫天的璀璨余晖在天际浮现,太监总管急匆匆赶到寝宫,躬身道:“请皇后娘娘与小皇子入席。”

“走吧。”凌若夕牵着儿子,缓慢步出殿宇,衣诀在身下翻飞,绚烂的光芒中,好似浑身度着一层璀璨的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