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58章 怎么会是他?

第158章 怎么会是他?,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一辆辆奢华的马车在宫门前停下,整个皇宫被喜庆的海洋笼罩着,丝竹之乐不绝于耳,在上方浮现,宴会的地点定在御花园里,临时搭建的高台上,请来的戏班子正在卖力的唱着京剧,悬挂着的火红灯笼将整个现场点缀得灯火通明,两侧高低错落的殿宇伫立在漫天的晚霞下,琉璃瓦熠熠生辉。

朝臣们携带着府里的女眷步入宴会现场,一张张铺着红色桌布的圆桌摆放在下方,只留中央一条红毯,一路从御花园的入口,铺至前方的凉亭外,一席金色的帐幔被缎带束在石柱上,象征帝王尊贵地位的龙椅摆放其中,四名宫女低眉顺目站在后方,龙椅左侧,是皇后的位置,右侧则是一把小型的金色椅子,那是为凌小白特地提供的专属座位。

凌若夕刚跟着宫女穿过长廊,便在御书房外见到了一抹熟悉的人影,一席金灿的明黄龙袍,青丝高束羽冠之中,嘴角噙着一抹温润儒雅的浅笑,整个人逆光站着,如同处在光晕中,夺人眼球。

“奴婢拜见皇上。”宫女急急忙忙屈膝行礼。

“来了?”南宫玉绕过她,径直走向凌若夕,轻轻握住她的手腕,“走吧,朝臣们应当已入席了。”

凌若夕下意识避开了他的手掌,微微颔首,并没有看见少年眼底一闪而过的黯然。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到——”太监尖细的嗓音传入宴会场里,原本热闹的朝臣们纷纷歇语,跪地恭迎他们入席。

两人并肩踏上红毯,同样名贵的龙凤袍在这晚霞的余晖中璀璨夺目,衣诀轻轻摇曳,似一对金童玉女并肩走来般,踏碎一地光辉,凌小白倒是记着凌若夕的吩咐,乖巧的走在他们中间,只是一双眼睛时不时左边看看右边瞅瞅,一副好奇的模样。

凌若夕立即紧了紧他的手掌,警告的眼神笔直的落在儿子的身上。

凌小白立即收回看向四周的目光,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我很乖很听话的模样,南宫玉将这对母子俩的举动看在眼里,心头微微一柔,嘴角的笑容竟真实了不少。

待到在凉亭里坐下后,他才虚抬手掌:“起吧。”

“谢皇上。”群臣缓缓站起身,一个个乖巧得好似看见猫的老鼠,坐在椅子上,丝竹之乐再度响起,南宫玉说了些场面话后,便问道:“悦来酒楼的少东家可是到了?”

凌若夕微微一愣,眼底闪过一丝好奇,她可是记得这位有过一面之缘的少东家呢,上次没见到人,这次怕是能看见一番了。

“回皇上,少东家已入宫门,正向这方而来。”阿大恭敬的禀报道。

南宫玉点了点头,只吩咐开席,凌若夕有趣的看着下方各种谨慎各种拘谨的朝臣,虽然他有说过今日不在乎礼节,但想来怕是没人敢把这句话当真的。

凌小白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握着一个鸡腿,双眼好奇的看着舞台上的歌舞,倒是极其自在。

下方的朝臣更是用余光偷偷打量着凉亭里的三人,心头暗暗吃惊,都说这皇后娘娘得宠,现在看来传言果真不假,哪有后妃敢在皇上面前如此自在的?

“姐姐真得宠啊,也难怪陛下竟会为了她不惜与北宁做对。”凌雨涵略显羡慕的说道,她看似较轻的声音哪里逃得过在场拥有修为的武者耳朵?

凌若夕持着酒盏的手微微一顿,凉凉的看了她一眼,也不出声。

反倒是一旁的阿大和阿二心头怒气顿起,竖着一双眼恶狠狠瞪着她。

凌雨涵如同受了委屈般,双眼闪烁着泪光。

“娘亲,宝宝讨厌她。”凌小白小声嘀咕着,狠狠咬了一口手里的鸡腿。

“对于讨厌的人,直接无视就好。”凌若夕漠然启口,对于凌雨涵那看似不经意的话语各种漠视。

她从来不会在意不相干的人说什么,做什么。

“凌若夕!”对于同样拥有玄力的凤奕郯来说,他怎会听不到她和凌小白的对话?一声夹杂着蓝阶巅峰玄力的低喝,传音入密,落在她的耳畔。

凌若夕忍不住拧起眉头,凌厉的目光笔直的朝下刺去,凉薄的嘴唇缓缓朝上扬起一抹笑,那笑参杂了些许嘲弄与讽刺的意味,好似在向他挑衅一般。

“陛下,本王与王妃已来贵国造访有些日子,近日准备返程,趁着今夜,本王想要问问陛下,当日朝殿上所说的事,可有答案?”凤奕郯被凌若夕激得心头怒火窜起,拂袖从椅子上起身,冰冷的话语压住御花园内的丝竹之乐,如同炸弹般落在众人的耳畔。

音乐声戛然而止,谁也没有想到,他会在这种场合发难。

南宫归海得意的笑了,他冷冷的睨了眼凉亭的方向,似乎很乐于见到南宫玉陷入窘境。

“今日不谈国事。”南宫玉不悦的沉了脸色,这三王爷是故意来拆台的吗?别说,他还真的是猜对了,这样的场合,凤奕郯笃定他不敢如在私下里那般公然维护凌若夕,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才会出声主动提及此事。

“陛下,若留下凌若夕,本王向你保证,北宁国的铁骑,必定会踏破南诏的万里河山!”他一字一字狠声说道,那话震傻了周围的群臣,一个个惊骇的瞪大双眼。

难道真的要因为一个女人,导致两国烽火连天吗?

南宫玉黯然握紧了拳头,“你这是在威胁朕?”

凌若夕早已停了金筷,双眼危险的眯起,体内丰盈的玄力此刻正在蠢蠢欲动。

那毫无温度的双眼如同在看一个死人般,看着凤奕郯,她在猜想,为了以绝后患,是不是该在南诏将这个男人除去!

“呀,这是怎么了?”忽然,一道邪肆的声音打破了御花园内满是硝烟的氛围,众人齐齐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在那霞光中,一抹火红色的人影,正静静地站着,男人青丝及腰,妖孽般精妙绝伦的容颜挂着一抹蛊惑的笑。

他是谁?

无数人心里泛起了疑惑,一个个交头接耳的议论着来人的身份。

凌若夕脸色霍地大变,他……怎么会在这里?

云井辰,若说这个世上有哪个男子仅仅是淡然站在一处,便能夺走所有人的注视,那便只有他了。

“你是什么人?”南宫玉眸光忽地从凌小白身上扫过,两张如出一辙的面孔,让他心里顿时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慌与不安。

云井辰微微一笑,让人琢磨不透的目光穿过众人,直直看着凉亭内的女人,不知道是不是这漫天的霞光太过绚烂,还是他的眼神太过专注,以至于凌若夕的心里竟荡漾开了一丝淡淡的悸动!

“我是接到帖子前来赴宴的普通人,不知道诸位可是有留个位置给我?”云井辰坏笑道。

“你是东方公子?”南宫玉惊疑不定的猜测着,现下除了天下第一富商悦来酒楼的少东家东方夕朝还未到场,其他的人通通已经到了。

他的身份自然不言而喻。

“东方?”凤奕郯嘀咕一声,隐隐觉得这姓氏有些耳熟。

南宫归海眸光一亮,一抹精芒飞快的在他的眼底划过。

东方夕朝……呵,凌若夕冷冷的勾起嘴角,好一个东方公子,好一个少东家!堂堂云族的少主居然会一转眼变成了另一个人,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才正是在下。”云井辰含笑点头,在暗地里朝凌若夕抛了一个媚眼,似在同她打着招呼。

南宫玉面色顿时一沉,他果真和若夕早就认识?这个认知让他一时间有些不是滋味,却碍于场合,强挤出一抹笑道:“既然少东家到场,还请入座。”

整个御花园里唯有北宁使臣对面的桌椅还空缺着,无人入席,想来定是为他所准备的,云井辰略一拂袖,迈着慵懒的步伐缓缓走向自己的席位,缓慢的脚步踏上红毯,那一刻,一股莫名的压迫感渐渐在空中荡漾开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的身上,好似他才是今日的主角!

简单的举动,却带着说不出的贵气,宴会现场静悄悄的,只有他那钝钝的脚步声独自唱响。

红色的长衫在椅子上铺展开,衣摆垂落在地上,本就松垮的衣襟,此刻更是敞开了不少,露出里面淡金色的亵衣,如瀑般柔顺的长发用羽冠束着,有两戳顺着他的肩膀自然的滑落到胸前。

“咕噜!”一声无意识的吞咽,在这静谧无声的空间里传开,明明此人是男子,却魅惑得让人无法移开双眼。

第一次知道,什么叫芳华绝代。

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倾国倾城。

可偏偏这些词却是出现在一个男人的身上。

凌若夕狼狈的将视线从他的身上挪开,余光瞥见下方那一双双惊艳、呆滞的眼神,嘴角忍不住猛地一抽,这男人的魅力,居然超越了性别的限制,要是他出生在现代,怕是会令全世界的人为之疯狂。

“咳。”南宫玉握拳轻咳一声,警告着群臣莫要失态。

顿时,被云井辰的魔力吸引住的大臣急忙回神,借着喝酒的动作,企图掩盖掉自己的失神。

天哪,他们居然被一个男人蛊惑住了?

这个认知让文武百官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

“这位是?”凤奕郯敛去面上的恍惚,疑惑的问道。

“在下不过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人物罢了。”云井辰似笑非笑的说道,浅薄的眼皮缓缓抬起,看着凤奕郯时,目光冷得似结了冰,毫无半分温度。

“这位公子,本王与你有仇?”凤奕郯面色有些难看,记忆里他从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又怎会与他结怨?他的敌意从何而来?

“不,在下怎敢与三王爷有仇?”明明嘴里说着谦卑的话语,但却莫名的让凤奕郯有种被对方俯视的错觉。

不过是一个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男人,为什么在他的目光下,自己会觉得如坐针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