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59章 为她出头

第159章 为她出头

凌小白一边咀嚼着嘴里的鸡块,一边眨巴着眼睛,打量着云井辰,坏叔叔为什么会在这里?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他却能感觉到云井辰与凤奕郯之间肉眼无法看见的硝烟,嘴角朝上一扬,一抹看好戏的笑容爬上了他的脸蛋。

嘿嘿嘿,有坏叔叔在,一定能好好教训这个坏蛋的!

凌若夕敛去眸中外露的情绪,故作淡定的坐在原位,任由这两人气场全开的对上。

“这位公子!”凤奕郯冷着脸,咬牙切齿地唤了一句,还没把话说完,就被云井辰接过了话头。

“在下复姓东方。”他笑吟吟地说道,那傲然的气势竟压得凤奕郯有些胸闷,仿佛自己这个王爷在他的面前,毫无用武之地,只是与之对视,就能感觉到那股雄浑的、可怕的,如同大山般的压迫感。

凤奕郯面色微微一白,运气玄力试图抵挡住这股威压,直到身上那股沉重的压力减弱后,他才长长舒出一口气。

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压迫感?

“三王爷恐怕还不认得东方公子吧,他乃是悦来酒楼的少东家。”南宫玉含笑开口,轻柔的话语倒是让这沉闷僵持的气氛有些许缓和。

凤奕郯细细的眯起眼,打量着对面姿态慵懒的男人,悦来酒楼的少东家?难怪他会觉得东方这个姓氏极其耳熟,原来竟是闻名天下的第一富商,呵。

有这等压迫感,也就不足为奇了,他私心里将一切归咎于云井辰的背景,为自己在他面前的弱小自以为找到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久仰久仰,东方公子的名字本王也是如雷贯耳啊。”凤奕郯一扫方才的冷怒,微笑着说道,与云井辰套着近乎,天下第一富商仅仅是这个头衔,就足以让任何人想要亲近,想要和他攀上交情。

他的身份代表着天下最富有的人,若是有所交情,对凤奕郯这个王爷而言,绝对是如虎添翼。

云井辰微微一笑,也不接话,修长的手指轻轻执起面前的酒盏,就着杯沿抿了一口,一股邪气从他的身上释放出来,不少女眷看得是口干舌燥。

明明只是一个饮酒的动作,却让她们的少女心砰砰乱跳。

他的无视让凤奕郯有些下不来台,面上的笑多了一丝僵硬,眉宇间更是浮现了些许薄怒。

“王爷,咱们是不是该先解决姐姐的事,再与东方公子攀谈?”凌雨涵善解人意的说道,轻轻扯着凤奕郯的衣袖,为他化解了眼下略显尴尬的气氛。

凤奕郯顺着台阶走了下来,赞许的看了她一眼,“不错。”

说罢,他直接将目光转向了南宫玉:“陛下,你当真要为了这个女人,置我北宁如无物?”

这罪名太大,如果南宫玉点头,再度维护凌若夕,势必会被说成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昏君!

他没想到到了这种地步凤奕郯还在不依不饶,身侧平息的气息猛地一乱,一丝戾气在他的面颊上闪过。

“皇上,三王爷说得没错,请皇上以江山社稷为重。”许是看出他的不悦,南宫归海门下的一名文官当即进言。

“是啊皇上,此时断不能拿南诏来胡闹啊。”话音刚落立即有人出声附议。

出声的这帮人全是拥护南宫归海的门生,安静的御花园顿时嘈杂得宛如市集,这帮人以各种理由向南宫玉施压,仿佛他若维护凌若夕,便是置天下百姓于不顾一般。

南宫玉的脸色渐渐黑了下去,冰冷的注视着下方的文武百官,这帮人,还有没有把他这个天子放在眼里?

凌若夕饶有兴味的眯起眼,这样的局面在她的预料之中,至少还有三成的武将面露迟疑,没有和南宫归海一起同流合污。

“叮当。”酒盏轻轻搁置在桌面上的细碎声响,忽然间传入众人的耳膜,他们齐刷刷的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红衣男子。

“诸位大人,如此为难一个小女子会不会太过分了?”云井辰挑眉问道,嘴角那弯邪肆的笑容愈发扩大。

“东方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一名朝臣不满的问道。

“在下只是有些看不过去,一个为了南诏挺身而出的女人,竟被诸位这般刁难,你们可是忘记了,北方的灾害是谁力挽狂澜解决的?灾银的短缺又是谁一次次出面募捐?”并不算响亮的声音,却宛如惊雷炸响在所有人的耳畔。

他们面色怔然,一时间竟无话可说。

是啊,皇后为了解决北方的灾情,不惜拿出私房钱来救助难民,可是现在他们却是要群攻她,这……

“东方公子,这是我南诏国的国事。”眼见群臣被他三言两语说得动摇,南宫归海当即出声,暗指云井辰管得太宽,插手了政务。

他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浑身的邪气愈发浓郁,好似一只正在假寐的狮子,既危险又带着一股该死的性感!不知道让在场多少女眷看得心花怒放。

“在下再怎么说也为这次的灾情出了一份力,如今竟是连一句公道话也说不得了么?”云井辰讥笑一声,好似黑洞般深不可测的眸子直勾勾盯着摄政王,在他那双毫无情绪的眼睛注视下,南宫归海觉得自己仿佛是透明的,所有的心思,所有的心机,通通被此人看透。

心底不自觉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惊骇与恐惧。

身体微微一抖,他狼狈的躲闪开云井辰的目光,他可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怎会被一个晚辈看得心里发虚?

云井辰满意的将视线收回,嘴角的笑多了一丝讥讽,“方才听三王爷说,要与南诏国兵戎相见?”

他故意咬重了最后的四个字,似好奇,更似嘲弄。

这个男人便是她昔日的未婚夫么?呵,论样貌比不上自己,论大度,也比不上自己,论实力,不过是区区蓝阶巅峰,不值一提!

在心里将凤奕郯从里到外剥皮掂量了一番,最后云井辰得出一个结论,比起他,自己才是最适合那个女人的男人,一想到她曾被灌上他的姓氏,甚至险些嫁他为妻,他心里就忍不住嫉妒起来。

恼怒的目光狠狠转到凌若夕的身上,夹杂着淡淡的委屈与控诉。

凌若夕明显愣了,这男人又抽了么?干嘛突然间摆出一副好像被自己抛弃的样子?

南宫玉不停的打量着他们二人,见他们无声对视,眼底迅速窜起一团愤怒的火苗,“好了,朕的决定不会改变,若夕是朕的妻子,不论她曾经犯下了什么事,朕都不会在乎!”

说着,他示威似的想要去握凌若夕的手,却在即将触碰到她的手掌时,被一束森冷得好似刀锋般的目光盯上,指尖微微一颤。

“咳,”凌若夕强忍着笑,随手将手臂从桌上放下,捧起酒盏,遮挡住唇边那抹恶趣味的弧线,对眼前尴尬的气氛视若无睹。

凌小白茫然的眨巴几下眼睛,他好像看见了南宫叔叔和坏叔叔之间的刀光剑影。

在那股威慑感十足的目光下,南宫玉缓缓将伸出的手掌收了回来,心底对这位少东家愈发的反感,甚至有几分警惕,不论他和若夕曾经是不是有什么别的关系,他都得想个法子,永绝后患!

云井辰那张与凌小白太过相似的容颜,让南宫玉不得不提防。

低垂下的眸子里精芒爆闪,但等到他再度抬起头来时,脸上只剩下宛如面具般的清浅微笑。

“姐姐,你当真要让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吗?”凌雨涵冷不防的一句话,打破了空气里流动的尴尬与凝重。

她满脸失望的看着凌若夕,好似在看着一个千古罪人!

“三王妃,本宫再说一次,请不要随便乱认亲戚!”凌若夕漠然说道,姿态极其狂傲。

“姐……”凌雨涵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眼眶蓦地红了。

“啧啧啧,这北宁国的王妃竟有比戏子还要出众的演技,着实令在下大开眼界。”云井辰嘲弄的笑着,暗指凌雨涵的演技太过拙劣,她眼眶里的泪珠忽然僵住,一副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样子,好生滑稽。

凌若夕双肩一抖,毒!太毒了!谁说只有女人才会毒舌?他的口才绝对能把人给气死。

眼看着自己的敌人出丑,她心里说不出的畅快,便连云井辰这个她没什么好感的男人,此刻仿佛也变得生动可爱起来。

“东方公子,你这是在羞辱本王的妻子吗?”凤奕郯怒声问道,衣袖猛地从空中挥下,蓝阶巅峰的威压形成一股浩瀚的气浪,朝云井辰压去。

他只淡淡然挑了挑眉,连姿势也不曾改变过分毫,这股压力在空中好似撞上了一道屏障,连靠近他也做不到,在半途消失得无影无踪。

“羞辱?怎么,难道王爷只允许官府点灯,不许百姓放火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凤奕郯心头一惊,他方才已调动了十成的玄力,居然连他的毫毛也未曾伤到,这个男人的修为究竟有多高?

或许是察觉到两人之间如同鸿沟般不可逾越的差距,即使他心里的怒火满得快要溢出来,但他却死死忍着。

“字面上的意思,王爷难道连话也听不明白了吗?”云井辰嚣张的笑着,丝毫没有把他的愤怒放在眼里,那张狂的笑声混杂着紫阶的玄力,让在场众人只觉得耳朵一阵嗡鸣,好几名没有修为的文臣,更是痛苦的弯下腰,脸色惨白的嘤咛着。

紫阶高手?

凤奕郯和南宫玉同时变了脸,这个大陆上不是没有出现过紫阶的强者,但他才多大?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竟会拥有这般妖孽的修为?

吃惊、错愕,还有深深的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