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60章 当着皇帝的面向皇后表白

第160章 当着皇帝的面向皇后表白

“你!你竟敢在这里动手?”凤奕郯强忍心头的骇然,不自觉吞咽了一下,指着云井辰怒声惊呼。

男人随意的罢了罢手,那股如山般沉重的威压在顷刻间散去,“在下有做什么吗?”

嚣张!极度嚣张!

凤奕郯气得脸色铁青,他觉得自己并未被对方放在眼里,想他堂堂北宁国当朝王爷,竟会被一个身份卑微的商人低看,这让他怎么受得了?

双目似要喷火,恶狠狠瞪着云井辰,如同眼神可以杀人,大概他早已死了无数次了。

“呵,东方公子自从现身一直在为凌若夕打抱不平,怎么,难道你们之间有什么私情不成?”凤奕郯气到口不择言,他又不是瞎子,怎会看不出云井辰三番四次的出声,是为了谁!

瞬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通通集中在了云井辰的身上,是啊,堂堂天下第一富商居然会公然维护他们的皇后娘娘,要说这其中没有jq,实在是不太可能,群臣们纷纷发挥了自己的脑补能力,在脑子里不断的勾画出了有关于凌若夕和云井辰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各种版本层出不穷。

御花园里静悄悄的,南宫玉看着朝臣们那一张张变幻莫测的容颜,心头的那一丝冷怒愈发强烈,该死的!他们在想什么?为什么用这么暧昧的目光看着东方夕朝和他的皇后?

‘咔蹦’

一声清脆的碎响后,他掌心下紧紧筛住的桌子一角,竟硬生生被掰成了两半。

陷入幻想状态的百官立即回神,偷偷瞥了眼他那铁青至极的脸色,浑身的神经瞬间绷紧,眼观鼻鼻观心,他们什么也不知道,皇后红杏出墙神马的,皇上恼羞成怒神马的,他们真的不知道啊!

“私情?不不不……”一根白皙的手指轻轻竖起,云井辰连连摇头。

百官们刚想松口气,以为他会将所谓的暧昧解释清楚,谁想到下一秒,那还没来得及彻底舒出来的浊气,便卡在了众人的嗓子眼。

只因为他们听到了一句轻描淡写,可效果却极其可怕的话语,从这妖孽的嘴里吐出:“是在下单方面对凌姑娘害了相思。”

擦!他们听到了神马?

表白,这丫的绝对是**裸的表白嗷嗷嗷……

朝臣们彻底凌乱了,当着皇上的面,向皇后表白心意,这种事真的可以吗?

“什么?”凤奕郯彻底惊呆了,他方才不过是试探性的询问,没想到此人竟会坦然的承认下来,且当众表白?

刹那间,从这爆炸性的消息中勉强回过神来的百官,双眼放光的盯着凉亭内神色不明的女人,他们想要听听看,作为另一个主角的皇后娘娘此时此刻打算说什么。

八卦可不仅仅只有现代人才会,哪怕是在这古代,人们同样拥有一颗喜爱围观的好奇心。

被一双双好似泛着绿光的眼睛盯着,凌若夕立即沉了脸色,她眉梢冷峭,浑身萦绕着一股极其冰寒的气息。

“东方公子,还请慎言!”南宫玉同样也是一脸怒色,却碍于云井辰的背景,只能出声警告,若是换做普通人,他怕是早就命人将他抓下去,斩首泄愤了。

云井辰忽地一笑,那好似百花盛开般明艳、妖娆的笑容却无端的让凌若夕有种不详的预感,这男人只怕又要抽风了,为了防止他继续说出让自己难堪的话语,她当即出声:“东方公子,这是你为诸位准备的余兴节目么?”

冰凉的目光中带着**裸的警告,云井辰毫不怀疑,若是他不顺着她的话说,恐怕她会真的生气,也罢,左右他的表白是真还是假,众人已然晓得,小猫儿若是炸毛了,他可受不了。

细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几下,遮挡住了眸子里的戏谑浅笑,“正是。”

“呼!”不少朝臣长长舒了口气,干巴巴的笑着道:“原来少东家是在说笑啊。”

“我就说,少东家怎么会突然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敢情是为了缓和气氛,为咱们带来些新奇的感受。”

……

他们自欺欺人的说着,但心里却并不是这么想的,谁让云井辰这番表白的话说得太过真挚,实在是让人想不相信都难。

“哼,”凤奕郯冷眼听着这帮大臣们的话语,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分明是这凌若夕水性杨花,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引诱了南诏国国君后,又与这东方夕朝暗藏私情,如今被对方揭穿,可这帮人居然还自以为是的替她辩解,简直是可笑!

或许是因为曾经是凌若夕的未婚夫,如今看着她被一个个出类拔萃的男人维护,看着她混得风生水起,凤奕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似嫉妒,又似恼怒,就好像一件原本自己看不上眼的物品,忽然间得到了所有人的哄抢,这种感觉让他的自尊难以接受。

“既然东方公子口口声声说与凌若夕没有私情,那么她的事又与你何干?这是我北宁与南诏的国事!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多嘴?”凤奕郯在盛怒的情绪下,再度挑起了与云井辰之间的暗潮,他姿态倨傲,嚣张的冲对面邪魅的男人挑衅道。

气氛骤然直降,仿佛有一股寒流在整个花园里肆意的刮动,大臣们抖了抖身体,恨不得把自己的存在缩减到最小,小到能被无视更好,妈妈咪啊,他们还想长命百岁,不想就这样被莫名的变成冰雕好不好!

冷气的来源自然是慵懒斜靠在椅子上的某妖孽,虽然只是转瞬即逝的气场,却足够让人警觉。

南宫归海危险的眯着眼睛,这个少东家或许该列为对自己有害的危险人物,实力不明,身家庞大,且还和凌若夕这个皇后关系暧昧,如果连他也站在皇帝的阵营,那么对于自己,绝对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

一丝杀意在他的眉宇间闪过。

“你这是嫉妒在下有维护凌姑娘的资格吗?前未婚夫三王爷大人。”云井辰漫不经心的说道,那话正中红心,好似一把刀子笔直的刺入凤奕郯的心脏。

无尽的讽刺,无尽的嘲弄……

凌若夕心尖一颤,一抹异样的情绪悄然在她的心窝里扎了根,但紧接着,她便狠狠的将这抹异样拍飞,手指黯然握紧,溢满寒光的眸子恶狠狠瞪着云井辰。

谁要你多管闲事!

这一刻,他和她的脑电波仿佛直接连通,达到了一个频率,云井辰笑得愈发妖娆,好似在无声的说着,本尊高兴,本尊乐意!

“……”他能去死一死么?杀意蠢蠢欲动,面对某人的嚣张,饶是极其淡定的凌若夕此刻也不自觉变得不冷静起来。

“东方公子,注意你的言词!”凤奕郯气得怒发冲冠,身影蓦地在原地一闪,化作炮弹猛地冲向云井辰。

“啧,”他不屑的摇了摇头,左脚在桌沿上一蹬,连人带椅朝后滑去,同时,火红的衣袖由下至上挥出,紫阶巅峰的玄力倾巢而出,化作一面雄厚的墙壁,凤奕郯砰地一声狠狠撞了上去。

“哇!”

玄力与玄力碰撞产生的气浪被反噬回来,袭上他的胸口,身体好似断了翅膀的蝴蝶,从半空中落下,狠狠地砸落在中央的红色地毯上,鲜血从他的嘴里喷出。

疼……

五脏六腑被玄力反击的疼痛让他俊朗的容颜迅速扭曲,痛苦让他的身体不住的**着,一滴滴豆大的冷汗从脸上落下,整个人狼狈至极。

“王爷!”凌雨涵被这变故给惊呆了,直到看见凤奕郯狼狈的样子,她才惊呼一声,跑了上去,跪在地上将人紧紧的搂在自己的怀中,“王爷,王爷!!”

凌若夕先是一惊,倒不是惊讶凤奕郯被秒杀的事实,而是惊讶云井辰显露出来的实力!

他不是紫阶巅峰么?为什么她仿佛感觉到了一丝即将突破的玄力波动?

这个男人的天赋究竟有多高?不过是数日不见,居然即将突破?

有多少人终其一生也只能滞留在紫阶的品级?从紫阶跨入地玄的过程,除了不间断的修炼,还有必不可少的机遇!否则,哪怕是有无数灵药堆砌,也不可能突破紫阶。

而他呢?

凌若夕不由得拧起眉头,第一次抛开成见,抛开他们之间的恩怨,用极其认真的打量着云井辰。

许是注意到她的目光,云井辰看也没看地上重伤的王爷,朝她抛了一个媚眼。

“……”觉得他天赋惊人的自己,真的傻爆了……凌若夕嘴角抽搐着,默默的伸出手盖住自己的脸蛋。

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一骚包!去特么的鬼才,去特么的妖孽!

“这!”百官茫然的扭头看着身旁的同僚,北宁国三王爷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被打伤,这下该怎么办?

他们想了半天,也没能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只能将难题交给身为天子的南宫玉,一双双满是期待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

南宫玉瞬间只觉得压力山大,他们看着他做什么?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好么?

“你太过分了……”还没等众人出声,凌雨涵就率先开了口,她泪眼婆娑的怒视着云井辰,控诉着他的暴行!:“你怎么可以对王爷动手?”

这女人傻了么?

凌若夕绝不承认自己此刻是在幸灾乐祸,她默默的敛去眼眸中的精光,乐得在一旁看戏。

“在下只是自卫而已,毕竟谁会想到三王爷会这么突然的对在下动手?”云井辰貌似纯良的说道,脸上甚至带着几分歉意几分无辜。

对他的性子完全不了解的朝臣们一时间竟被他的演技蒙蔽,一个个暗暗点头,“是啊,身为武者忽然遭到攻击,肯定会下意识反击的,东方公子的做法似乎没什么错。”

“说到底,还不是三王爷技不如人吗?”

“就是就是!如果东方公子实力稍逊,现在躺在地上的可不就变成他了?”

……

朝臣们瞬间变身成为了真相帝,七言八语的为云井辰说话。

凌雨涵无措的看着四周的大臣,她不明白明明受伤的是她的夫君,为什么却没有人替他们说话!

这世界究竟是怎么了?难道打伤人还有理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