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61章 狼狈离开的夫妻双人组

第161章 狼狈离开的夫妻双人组

云井辰似笑非笑的坐在椅子上,耳畔是众人替他解释,替他说话的声音,修长的手指轻轻搅着耳鬓的青丝,他斜睨着在凌雨涵怀中重伤的男人,似乎自己下手太轻了,还以为会直接让他昏迷,没想到只是重伤啊。

要是凤奕郯听到他此时此刻的心生,绝对会气到吐血,别说得重伤有多轻松好么?他现在可是连说话也做不到啊!

那股紫阶的玄力反噬入他的体内,直接伤及了他的丹田,搅乱了他筋脉中玄力的运转,导致奇经八脉通通受到了损伤,万幸的是没有造成筋脉断裂,否则就算是顶尖的炼药师,怕也无法将他治愈!

“陛下!我和王爷千里迢迢赶来,却在宫中受到攻击,你难道不该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吗?”凌雨涵咬住嘴唇,委屈的哭着,向南宫玉请命。

她拿云井辰没有办法,这不代表她不能用别的方法向他施压!

是,论实力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可是别忘了,现在这里还坐着一国帝王!

南宫玉头疼的揉着太阳穴,这件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啊。

“三王妃,你真的很喜欢倒打一耙,大家分明亲眼目睹是三王爷莫名其妙对云……少东家发难,结果却因为技不如人受伤,你居然还好意思哭诉?”凌若夕冷冷的笑着,面容讥讽,“如果本宫是你,此刻早就带着自己的夫君离开了,省得继续留在这儿,丢人现眼。”

毒!好毒的一番话。

百官暗暗在心里替她高竖大拇指,他们也对凌雨涵二人输人又输阵的行为极其不满,但却没有一个人有胆量说出来,如今有人代替他们说出了心里话,他们心里怎么可能不高兴?

即使他们对凌若夕的印象不太好,甚至因为她与北宁、轩辕家族之间的恩怨,恼怒于她,但此时此刻,他们却站在了她的阵营中,对凌雨涵和凤奕郯同仇敌忾。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好歹……好歹你和王爷也曾有过快乐的日子啊,你怎么能狠心到看着王爷被人打伤?”凌雨涵故作愕然的惊呼着,实则却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抹黑凌若夕的名声,希望能够将她拖下水。

快乐的日子?

凌若夕讥笑一声,这个女人还真是无时无刻不想着打压自己,贬低自己啊。

“劳烦问一下,本宫何时与三王爷有过你口中所谓的快乐日子?请不要侮辱了本宫的眼光和智商,好么?”她靠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红毯上的女人,凉薄的讽刺道。

“姐!难道你忘了你和三王爷也曾有过婚约,也曾险些嫁他为妻吗?就算你们之间有过恩怨,但你怎么可以如此无情?甚至想要抹杀掉这一切?”凌雨涵依旧不依不饶的说着,明明是一副痛苦、悲伤的样子,但口齿却极其清晰。

凌若夕幽幽叹了口气,“谁年轻的时候没有遇到过一个渣男呢?天下皆知本宫年少无知,心智不全,那时坐下的糊涂事,根本做不得数,另外,三王妃,比起和本宫争论孰是孰非,你不觉得现在最要紧的,是带着你的夫君,下去疗伤么?再逗留下去,本宫担心他会吐血身亡啊。”

她极其好心的说道,提醒着凌雨涵别忘了怀里因为内伤不住吐血的男人。

“啧啧啧,没想到这三王妃居然会对自己的丈夫见死不救。”有朝臣小声的讽刺着。

“切,没看见她正在一门心思的和皇后娘娘斗嘴吗?”

“皇家的婚姻能有多少感情?说不定她心里早就想着让三王爷尽早归天呢。”

……

一波接着一波的尖锐指责让凌雨涵有些无地自容,她想要辩解,想要说这不是真的,可是,面对着从四面八方投来的指责、奚落的目光,那些辩白的话到了舌尖,她竟没有勇气说出口了。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赤身luo体站在这里似的,一颗颗豆大的眼泪顺着她柔弱的脸庞无声的滑落下去。

都是凌若夕这个jian人的错!如果不是她,自己根本不会陷入这种困境!

低垂下的面容被怒火扭曲,凌雨涵在这谩骂与斥责中,吃力的架起凤奕郯,一步一步缓慢地消失在了红毯的尽头,她一秒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待。

目送两人跌跌撞撞离去的身影,凌若夕缓缓笑了,“三王妃,南诏国皇宫里有顶尖的大夫,需要本宫派他们前来,替三王爷看看病么?”

夹杂着玄力的话语传遍整个御花园,她这是**裸地在羞辱对方,在落井下石。

凌雨涵离开的步伐微微一顿,拽着凤奕郯肩膀的手指用力过猛隐隐浮现了些许青白,她什么话也没说,但那加快的步伐却怎么看怎么像是落荒而逃。

痛打落水狗什么的,凌若夕做得毫无压力,对付敌人,她可没有多余的同情心,只是可惜了,如果能借云井辰的手,让凤奕郯伤得更重就好了。

这样,她便能够坐收渔翁之利,让云族和北宁、轩辕家族慢慢去斗,自己则隔岸观火。

眼底掠过一丝惋惜,她暗暗摇了摇头,很快便把这个念头抛开。

“皇上,碍眼的人走了,宴会是否要继续?”凌若夕轻声问道,毫不掩饰对凤奕郯两人的不满。

南宫玉从怔然中回过神来,点了点头:“继续,继续!”

有了他的命令,原本停歇的歌舞再度开始,只是气氛却远不如最初的欢乐,总有人在暗中打量着引起这连番变故的云井辰,可偏偏他却表现得极其淡定,完全没有一手引导了整件事的愧疚与自责,该喝酒喝酒,该看美人看美人,当然这个美人只针对于凌若夕。

那明目张胆的注视被凌若夕直接忽略掉,她连一个正眼也没往那方看去,反倒是身旁的南宫玉,在暗地里不知道往云井辰身上射了多少把眼刀。

“妖舞公主到”太监总管尖细的嗓音打破了现场这古怪的气氛。

妖舞公主?

朝臣们纷纷议论着这位自幼在五台山长大,如今突然回宫的公主,一双双好奇的眼睛注视着前方,就在众人望眼欲穿时,一抹火红的身影渐行渐近。

又是红色?

众人下意识扭头去看另一位身穿红色长衫的男人,再看看不远处的倩影,难道现下流行喜庆的颜色么?不然怎么一个两个都穿着红色的衣裳出现?

同样的色泽但穿着在不同的人身上,展现出来的魅力却截然相反,云井辰的红,妖且魅,但不会让人觉得女态,反而有种放浪形骸的性感,而妖舞则多了一分佛性,或许是常年居住在寺庙中的缘故,那红隐隐透着一丝干净。

她缓缓踏上红毯,在众人的目光中目不斜视走到凉亭外,双手提着裙摆悠然行礼:“妖舞拜见皇兄,拜见皇嫂。”

“咔嚓。”一声低不可闻的碎响从角落里传来,南宫玉蹙眉望去,又是云井辰!

“东方公子,你这是怎么了?”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听出他话里咬牙切齿的意味,显然是对云井辰极其不满。

云井辰缓缓将手掌摊开,早已被玄力震碎的酒盏化作了洋洋洒洒的粉末,从他的掌心落在地上,“抱歉,似乎在下太过用力。”

要不要这么暴力!

朝臣们纷纷打了个寒颤,他们发誓要远离这个危险到极点的人物,不少文官羡慕的看着他,有玄力就是好啊,徒手捏碎酒盏什么的,各种无压力。

闻言,南宫玉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将心头的恼怒压下,他隐隐有些后悔,为了亲眼见见传说中的第一富商,而送去请帖什么的,果然是一件错误的事。

“咦?好深的修为,你是什么人?本公主似乎没在宫里见过。”妖舞的注意力明显被云井辰勾去,她好奇的打量着这个邪魅的男人。

好英俊的男人啊……

眼底飞快闪过一丝惊艳,她第一次在一个男人身上感觉到了传说中的魅惑。

“这位是悦来酒楼的少东家,是南诏国的功臣!”南宫玉礼貌的向妖舞引荐,双眼闪烁着异样的光彩,或许,他有办法将那些隐患全部扼杀了。

“这次北方的灾情能够顺利解决多亏了少东家鼎力相助。”他笑得极其温柔,眼波微微一转,落在了云井辰的身上:“朕对东方公子很是感激,不如今日朕就为公子送上一份谢礼,如何?”

凌若夕隐隐有种什么意外要发生的感觉,眉心暗自皱紧。

“朕将最疼爱的妹妹,妖舞公主赐予你为妻,东方公子,你意下如何?”

“嘶!”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任谁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皇室竟要与一介商人结成姻亲?

凌若夕猛地一怔,惊讶的看着身旁的少年,这件事她从未听说过,她明明告诉过他,云井辰想要的谢礼是什么,为什么他还会自作主张?

妖舞面颊一红,害羞的偷瞄着云井辰,身为公主她的婚姻从来都是不自由的,但如果是嫁给这个男人,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他俊美、邪肆、高贵,完全符合自己未来夫君的所有条件,听皇兄的意思,他的家世似乎还不低。

一直站在凌若夕身后的云旭彻底惊呆了,他见鬼似的瞪大了双眼,这世上居然有人胆敢为少主指亲?这种事哪怕是家主也不敢随意做出决定,这南诏国的皇帝该不会是脑子被门夹了吧?

他哪里知道,南宫玉做出这个决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他早已看出云井辰对凌若夕莫名的在乎,为了防止情敌,他只能出此下策,将所有的危险扼杀在摇篮中。

云井辰缓缓抬起眉梢,波光流转的双眼漆黑如墨,他的脸上看不出惊喜,看不出喜悦,有的只是一片让人无法洞穿的高深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