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62章 公然拒婚

第162章 公然拒婚

南宫玉久久没有等到答复,心里升起一丝不悦,“东方公子?”

“抱歉,在下已经心有所属,恐怕不能遵照陛下的旨意迎娶公主了。”云井辰直白的说道。

这是当众拒婚啊!

大臣们早已被今夜发生的一幕幕给刺激到麻木了,就算现在有刺客出现打算弑君,他们也不会再感到意外。

“东方公子这是圣旨!你可知道抗旨不尊是什么罪名?”南宫玉怒声质问道,满是戾气的双眼狠狠地扎在云井辰的身上,心有所属?他又不是瞎子,怎会看不出他心仪的人究竟是谁!

一想到这个男人对凌若夕有别样的心思,他心里的危机感便蹭地窜起,他不会让任何人把她夺走的,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要将危险提前扼杀掉!

“妖舞公主品行极佳,贤良淑德,若与公子结成连理必定是一桩幸事!”

云井辰漫不经心笑了笑,“就算妖舞公主有千般好,但在在下的心里,也远不及某人。”

某人!

暧昧的视线在凌若夕的身上滑过,这几乎是**裸的暗示,联系到他不久前的表白,众人几乎猜到了真相。

这位少东家原来真的是爱慕他们的皇后娘娘,甚至愿意为了她当众拒婚!

女眷们羡慕着凌若夕的魅力,男人们则嘲笑着云井辰大胆的做法,抗旨不尊,即使他是天下第一富商又如何?得罪了皇上,这可是要杀头的,再加上他对皇后的觊觎,皇上怎么可能放过他?

“大胆!”南宫玉气得拍桌起身,一身杀意瞬间暴涨,“来人啊,把此人给朕拿下!”

怒不可遏的命令在御花园上空不住徘徊,一帮穿着盔甲的御林军立即冲了进来,将云井辰团团围住,明晃晃的刀刃在晚霞的余晖中闪烁着凛然的光晕,杀气在空气里迅速溢满。

身处在风暴中心的男人却不为所动,依旧静静椅座在木椅上,仍旧是那副妖娆动人的姿态。

凌若夕彻底冷下脸来,眸光略带不悦,“你搞什么鬼?”

她凑到南宫玉的耳畔沉声问道,这个少年分明是在故意挑事!为什么?得罪云井辰对他有什么好处?

她的质问让南宫玉想要除掉云井辰的信念愈发坚定,他缓缓从龙椅上站起,少年峻拔的身躯傲然站立在凉亭内,明黄的龙袍在微风中轻轻摇曳,“东方夕朝抗旨不尊,此等不知好歹之人,朕不能再纵容,把他拿下,押入天牢!”

“是!”侍卫齐声应道,戒备的看着包围圈中央无悲无喜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有些不安,明明这个男人没有反抗,没有任何的动作,可他的平静,反倒是让这帮侍卫升起了一股惧意。

“呵,陛下这是打算对在下动手吗?”云井辰意味不明的低笑道,随手将肩头飞舞的青丝拨开,如同黑洞般深不可测的眸子静静地望着南宫玉,在他那波澜不惊的目光中,南宫玉甚至有种自己被他看穿的错觉。

这怎么可能!

他拒绝承认自己在畏惧这个男人,心底的不安化作恼怒,大手一挥:“带走!”

“皇上!”凌若夕沉声低喝一声,他到底在想什么?这些人哪里是云井辰的对手?

“皇后不必多言。”这是南宫玉第一次强横的打断凌若夕的话,甚至拒绝去听她想要为云井辰求情的言词。

云旭眼看着侍卫们蜂拥而上,手掌悄悄握住腰间的武器,随时准备出手。

“看来陛下是真的打定主意要将在下收监了。”云井辰毫无阶下囚的自觉,轻轻拍了拍衣袖,风姿卓越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在下为朝廷贡献大笔银两,却换来此等下场,呵,好,真真是好极了。”

讽刺的笑声如同巴掌狠狠的扇在南宫玉的脸上,他恼怒的紧握着拳头,双目似要喷火。

是!他的确是在以怨报德,可这是他自找的!谁让此人大胆到居然觊觎他的皇后,即使是背负天下的骂名,他也要将此人收监!让他知道,妄想自己的女人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

“让在下猜猜陛下这么霸道的想要捉拿在下是因为什么原因。”云井辰悠悠然笑着,笑容里满是邪气,他的身后似有一朵罂粟正在徐徐盛开,气息极致危险,甚至让人有些害怕,有些恐惧。

“难道是因为在下心仪凌姑娘,所以引得皇上恼羞成怒,害怕凌姑娘被在下吸引,所以才会这么着急想要除去在下么?”

‘轰!’

这句话好似一枚炸弹,投掷在平静的海水中,引起千层巨浪。

大臣们呆滞的看着眼前这出好戏,耳边不停的回荡着他的话语,脑子早已被吓得一片空白。

这个男人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在这种时候竟还敢挑衅皇上?

南宫归海安稳地坐在椅子上,嘴角挂着一抹阴鸷的微笑,看来不用他出手分化他们,他们自己就已经开始窝里反了,带着些许嘲弄的眼神在凌若夕的身上一扫而过,这个女人,看来真的是红颜祸水!

“你给朕闭嘴!”南宫玉气得浑身发抖,身为帝王,云井辰的所作所为,是在公然的挑衅他的尊严。

阿大和阿二刷地一声拔刀出鞘,锐利的刀尖隔空直指云井辰的咽喉。

凌小白茫然的眨巴着眼睛,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副呆愣愣的模样。

而凌若夕则在云井辰说出这番话时,彻底默然,心里飘出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自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凌姑娘乃是难得一遇的女子,在下实在不想错过,”云井辰仍在火上浇油,嘴角那弯邪肆的笑容隐隐有扩大的迹象,那暗藏着万千情愫的目光越过众人,定格在凌若夕的身上,他的眼里,所能看到的只有她的身影,“就算今日陛下要杀在下的头,有些话在下也不得不说。”

他在发什么疯?凌若夕狠狠拧起眉头,她不认为这些人可以和他抗衡,更不认为以他的能耐,会逃不出包围圈,但他这副要束手就擒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

“在下此生之妻,除凌若夕外,再无她人。”言简意赅的一句话,甚至还带着丝丝笑意,但没有人认为他是在说笑,那双眼闪烁着的,是满得几乎快要溢出来的认真与郑重。

他静静地凝视着她,目光专注且虔诚。

“放肆!朕的女人岂是你能觊觎的?”南宫玉怒从心起,他就知道这个男人图谋不轨,没想到他居然敢当众说出这种话,简直没有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凌若夕顿时愣了,她很想嘲笑云井辰的异想天开,很想告诉他,自己永远不可能嫁给他,只是,对上他如同磐石般坚定、狂傲的目光,话已到了嘴边,却怎样也说不出口了。

心,刹那间似落下了一片羽毛,轻飘飘的,却拨乱了一池清水。

“带走!”南宫玉不想再看到此人,哑声命令道。

侍卫缓慢地缩小了包围圈,浑身戒备,只要云井辰有一丝反抗,立即就会扑上去将他制服,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他竟没有任何的反抗,甚至自觉的尾随着侍卫扬长而去。

那坦然的身影,笔挺如松柏,不似即将进入天牢的囚犯,更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

直到他被带走,身影缓缓消失在御花园外,所有人仍然没有回过神来,满脸怔忡。

凌若夕低垂下眼睑,微卷的睫毛遮挡住了她的失神,刚才她是怎么了?为什么在听到他的表白时,竟会感到高兴?

不!

她猛地握紧拳头,她绝对没有对这个男人有一丝心动,绝对!

一场本该是喜庆的宴会,在**迭起中落下帷幕,朝臣们离开皇宫时,依旧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显然还没从云井辰强势的宣言中清醒过来。

“朕送你回去。”南宫玉拂袖起身,强忍着心头的怒火,挤出一抹笑,冲凌若夕说道。

“不用了。”她直接拒绝了他的提议,语调中带着些许不耐,没有注意南宫玉暗沉的脸色,带着凌小白先一步离去。

“皇上?”阿大悄悄唤了一声,心头有些惴惴不安,他又不是傻子,怎会看不出南宫玉此刻心情有多不好?可是,这皇后已经走远,皇上站在这儿似乎也没什么用啊,

“恩。”南宫玉淡漠的应了一下,双眼仍旧固执的盯着凌若夕离去的方向,眸光意味不明。

他不清楚她同这位少东家究竟有什么关系,更不知道他们之间是否有过私交,但是,只有一点南宫玉很清楚,他不会允许任何人将她抢走,绝不!这个女人是属于他的,是他的皇后,哪怕不折手段,他也要将她留在身边。

一丝暴虐的气息在他的身侧浮现,一旁的阿大和阿二齐齐打了个寒颤,略显惊愕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天子。

主子他好像真的变了……

这种带着毁灭般的决然气息,竟会是他发出的?

“皇上,时辰不早了,还是早些回去安置吧。”阿二敛去面上的复杂,恭敬地说道。

“也好。”南宫玉迅速收敛好自己的心情,抬脚朝寝宫走去。

热闹的御花园在顷刻间变得人去楼空,只剩下狼藉的桌椅,显示着方才此处的喧哗与闹腾。

这一夜注定不平静。

凌若夕刚回到寝宫,便将殿门紧紧合上,她烦躁的在椅子上坐下,提壶给自己满了一杯凉茶,咕噜噜灌入喉咙后,才觉得心里的烦闷稍微缓和了一些。

“云旭。”她漠然唤道。

抱着凌小白的男人从殿外飞身而入,小奶包安分的缩在他的怀中,瞪着一双眼睛担忧地注视着自个儿的娘亲。

根据他对娘亲的了解,现在他最好别去骚扰娘亲,否则一定会死得很惨!

向来任性的凌小白此刻乖巧得如同见了猫的老鼠,安静得有些不太对劲。

“你早就知道所谓的少东家是他?”凌若夕眉梢冷峭,含着讥讽的目光凉凉的落在云旭的身上。

他是云井辰的人,如何会不知道他伪装的身份?

难怪一开始他会主动奉献出情报,告诉自己要向此人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