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63章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第163章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寝宫内,昏暗的烛光在油灯里轻轻摇曳着,坐在椅子上的女人面若寒霜,眉宇间浮现着丝丝凛冽的气息,她的影子被烛光拖曳在地上,好似一只张牙舞爪的野兽。

氛围莫名的沉重、危险。

云旭微微抿紧唇瓣,“是!”

“为什么不早说!”如果早知道他就是悦来酒楼背后的主人,就算是走投无路,她也不会向他求助!更不会收下他的银子!

“少主命令属下对姑娘你保持沉默。”云旭一五一十的说道,他有些意外凌若夕的反应,堂堂第一世家的少主主动示好,甚至给了她一个这么大的惊喜,她不仅没有感到开心,反而还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这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

“哼!不愧是他的人,够忠心的。”凌若夕凉薄的讥笑一声,对云旭故意的隐瞒极其恼怒。

“姑娘,少主他只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云旭不满她对云井辰的偏见,低声解释道。

“惊喜?”见鬼的惊喜!凌若夕气得暗暗磨牙,“我只感到了惊,没感到任何的喜!你们真的很不错,把我玩弄在鼓掌之中!”

“姑娘!少主绝没有这种想法。”云旭这下是真急了,他不愿凌若夕这般误会自己的主子,“少主他擅自离开云族,日夜兼程赶到京师,听闻姑娘你因为国库空虚的事情烦心,所以才会用这种办法希望能够为姑娘解决难题,绝不是故意的隐瞒,属下想,少主一定以为如果姑娘早看穿了少主的身份,一定不会接受他的好意,这才出此下策。”

不得不说,他果真是追随云井辰多年的下属,将他的心思猜得七七八八。

“所以呢?我应该感谢他吗?”凌若夕反问道,脸上外露的情绪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让人琢磨不透的平静与淡漠。

云旭心头一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只能保持缄默。

“娘亲。”凌小白眼见他们俩闹僵了,心里有些不安,小心翼翼的从云旭的怀中滑到地上,扯了扯凌若夕的衣摆,“娘亲生气了吗?宝宝替你教训他好不好?”

糯糯的嗓音如同一阵清风,让凌若夕心头的怒火消散了不少,她长长呼出一口气,拍了拍凌小白的脑袋:“娘亲没有生气。”

她只是恼恨着这种被人关心,被人暗地里保护、呵护的滋味。

在凌若夕的认知中,她闯下的事,遇到的难题,应该由她亲手解决,她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独自面对一切,哪怕是再难的问题,再艰难的处境,她也能一个人坚强的应对。

可是现在,她却发现有这么一个人在背后默默的呵护着她,这种感觉让她觉得难以接受,甚至抗拒着他的好意。

她是凌若夕,是昔日站在黑暗世界巅峰的存在,她是雄鹰,不是菟丝花,更不需要任何人为她保驾护航!

“我会替云井辰求情,让南宫玉放了他,就算是这次他帮我的回报。”她冷声说道,话语略显冷漠。

云旭微微皱起了眉头,“姑娘,少主他没有想过要你回报什么。”

更何况,如果要离开天牢,即使没有她的帮忙,对主子来说也是轻而易举的。

“我也没有要求他帮我。”凌若夕冷笑道,一句话将云旭堵得哑口无言。

他讪讪的动了动嘴角,面对凌若夕的强势与怒火,再度选择了沉默。

“总之,把他救出来以后,我和他两不相欠。”这才是凌若夕真正的用意,她不希望欠任何人,尤其是这种人情债,更别说她欠的,还是一个六年前曾与这具身体有过一夜交缠的男人,她儿子的亲生父亲!

云旭低垂着脑袋没有吭声,只是心底对凌若夕的话不太认同,两不相欠?该不会她认为用这样的方式回报少主后,就能把与少主之间的缘分和瓜葛通通斩断吧?这种事,连他也知道完全是不可能的,以少主的个性,若非顾及她的心情和想法,即便是连她与南宫玉的成亲也不会容忍,更何况是同她断绝一切联系呢?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云旭却聪明的没有说出来,他太清楚,一旦把事情说得太直白,只会激怒她,只会火上浇油。

“你先退下,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凌若夕挥了挥手,她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到任何同云井辰有关系的人。

云旭躬身从寝宫里退了出去,离去时,还不忘将殿门为她贴心的带上。

凌小白茫然的眨巴着眼睛,肉嘟嘟的手指轻轻戳了戳凌若夕的臂膀:“娘亲,你不高兴吗?”

“自己洗干净准备就寝。”凌若夕准备将儿子也打发走,面对他这张与云井辰相差无几的容颜,她根本做不到心如止水。

凌小白莫名的成了被她迁怒的对象,一时委屈得红了眼眶,他又没有做错什么,娘亲干嘛凶他啊?

“别哭!男人流血不流泪,。”凌若夕低喝道,态度极其严厉。

“哇——”凌小白这下是真的觉得委屈了,放声大嚎一声,那宛如魔音绕耳般的悲切嚎啕声,震天动地,即使是凌若夕,也听得双耳发嗡。

食指堵住两只耳朵,不悦的瞪着眼前哭得撕心裂肺的小奶包。

凌小白哪儿管她的心情,越哭越起劲,大有黄河决堤的架势。

玄力在体内运转一周,最后直接封堵住了双耳,那让人心烦的魔音总算是消失了,凌若夕索性靠在软塌上,一边悠然拨弄着茶杯,一边欣赏儿子表演悲痛欲绝的哭戏。

抑扬顿挫的哭声从最初的干嚎,到最后的声嘶力竭,殿外的云旭听得浑身冒出无数的鸡皮疙瘩,小少爷哭得要不要这么悲伤?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猛鬼出笼呢。

“嗝!嗝!”哭到最后,凌小白几乎没气了,胸口一抖一抖的打着嗝,双眼红得好似两个大核桃,他幽幽盯着凌若夕,无声的控诉着她的残忍。

这世上还有比娘亲更过分的人吗?居然看着他在这儿哭,她难道不是应该安慰自己,抱抱自己吗?

“哭够了?”凌若夕饶有兴味的挑起眉梢,一整夜的心烦意乱,此刻竟随着他的哭声一起消失,只剩下难得的平静。

凌小白幽怨的摇晃着脑袋,头顶上的那戳呆毛在烛光下左右摇摆,他撅着嘴,一副你好无情你好残忍的样子,似在凌若夕这儿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这要是换成别的女人,大概早就心碎了,心软了,只可惜,他偏偏面对的是早已对他这套把戏了若指掌的凌若夕,慢悠悠将手里的茶杯搁到一旁,她笑道:“如果没有哭够,你可以继续,我绝不阻止你。”

卧槽!

好凶残,好暴力!

凌小白顿时犹如恹下去的茄子,神色黯然。

“哭永远解决不了问题,你这套把戏在别人面前或许管用,只可惜对我,不起作用,懂么?”手掌重重**着儿子的头发,她一字一字缓声说道。

“娘亲……”凌小白可怜巴巴的唤了一声,“宝宝知道错了,宝宝再也不在娘亲面前哭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是,凌若夕没把他这句话放在心上,“你自己好好想想,从小到大,这句话你说了多少遍,恩?”

切,被揭穿了。

凌小白吸了吸鼻涕,用力擦去脸上的泪痕,哭够了,发泄够了,他现在又恢复了平日的生龙活虎,双手共用拽住凤袍的衣摆,一溜烟爬到了她的大腿上,一屁股坐下,歪着脑袋说道:“娘亲,咱们是不是要去救坏叔叔?”

“……我有这么说过吗?”凌若夕自然知道这坏叔叔指的是谁,眼眸中淡淡的柔软被漆黑吞噬。

“可是,坏叔叔很有钱的。”凌小白嘟嚷着,“咱们要是把他救出来,就可以问他要一笔很可观的报酬,说不定还可以把这次用掉的银子通通讨回来。”

想到自己空荡荡的小金库,凌小白立即捧着小心肝,默默的开始在心里抓狂,他的银子……他的财产……他的老婆本……

嘤嘤嘤,他不要做穷人~

“儿子,”凌若夕觉得自己应该给凌小白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她正色道:“银子要自己用双手去挣,才能用得舒坦。”

“是啊,所以宝宝才说,咱们可以母子合璧,把坏叔叔给救出来,靠这双手!”他挥舞着自己的小爪子,咧开嘴笑得好不得意。

能够想到这个办法的自己,简直是太聪明了。

“你真的有弄懂我在说什么么?”凌若夕无奈的叹息一声。

“娘亲,好不好嘛?”凌小白撒娇似的扯着她的衣袖晃来晃去。

“不好。”她一口回绝掉凌小白的提议。

“大不了事成后我七你三!”三根手指头竖在她的面前,凌小白觉得自己已经退了好大一步了。

“拒绝。”

“我六你四!”

“不要。”

……

两人一个退一个保持自己的立场,到最后,凌小白气得哇哇直叫,所幸破罐子破摔:“大不了我只要一成这样总可以了吧?”

“好。”就在凌小白认为她会坚持己见到底时,凌若夕忽然改口,果断的答应下来。

“=O=”搞毛!她不是应该坚定立场吗?就这么轻易的松口,节操何在!凌小白彻底呆了、傻了、愣了,一颗玻璃心在凌若夕戏谑的目光下,咔嚓咔嚓碎成了渣。

满意的欣赏着儿子在风中石化的模样,凌若夕缓缓笑了,手掌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今天娘亲再教你一个真理,姜还是老的辣,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不一定会死在沙滩上,明白了么?”

过分,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凌小白默默的在心里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