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65章 在天牢中悠然度日的男人

第165章 在天牢中悠然度日的男人

“废物!”一声怒喝从御书房内传出,南宫玉面容狰狞得瞪着跪在地上的阿大和阿二,心头的怒火几乎要淹没他的理智,“朕不是告诉过你们,不论用什么方法,也要阻止皇后离开寝宫吗?你们居然罔顾朕的旨意!简直是可恶至极!”

这是他第一次对向来忠心的奴才发火,更是第一次对他们不吝颜色。

阿大想要解释,刚张口却牵扯到胸口的伤口,捂着嘴痛苦的咳嗽几声,一缕血渍滑出了他的嘴角。

凌若夕的那一击可没有留情,蓝阶巅峰十成的力量,哪是阿大能够抵挡的?若不是她只为教训,不为杀人,阿大恐怕现在早已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请皇上恕罪!”阿二叩首请罪,没有为自己辩解过一句,他早就发现了,自己效忠的主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变了,变得愈发霸道,愈发强横、专制,也愈发的阴狠、无情。

即使他有再多的理由,但没能成功阻止皇后离去,是他的失职,他无话可说。

“哼,自己下去领二十大板,以儆效尤。”南宫玉勉强按捺住内心的怒火,衣袖轻轻一挥,示意他们滚蛋。

“是!”阿二沉默的接受了惩处,咬着牙将阿大扶起,两人互相倚靠着从御书房内离去,背影略显狼狈。

直到房间里安静下来后,南宫玉心里的恼恨与愤怒才稍微平复了些许,他坐在龙椅上,面色有些晦暗。

若夕,你和那东方夕朝到底是什么关系?居然会为了他,不惜打伤朕的奴才……

一想到她在乎那个男人,南宫玉的情绪就不由得暴躁起来,双手用力拽紧龙案上的明黄桌布,指骨用力过猛,隐隐透着一丝青白。

他俊美的容颜,此刻更是暴突出多条青筋。

“你是朕的,是朕的!”宛如从地狱深渊中飘出的话语,狠绝且阴鸷,让这安静的房间,仿佛陷入了寒冬腊月似的,氛围森冷。

凌若夕丝毫不知道御书房里发生的事,她已抵达大理寺的天牢,昏暗的通道深不见底,两侧布满青苔的灰色石墙上挂着火把,火焰簌簌的跳窜着,释放出的光线成为了照亮整条通道的光辉,大理寺的官员心惊肉跳的在前方为她引路,三人缓慢的脚步声,哒哒哒哒的在这空间里回荡不绝。

距离天牢越走越近,空气里那股铁锈味也变得愈发浓郁起来,那宛如腐烂的尸体的刺鼻味道,对凌若夕来说极其熟悉,那是伴随了她一辈子的气味。

她仿佛能够听到在这些血腥味中,有多少亡灵的存在,又有多少犯人们痛苦的吼叫。

“快快快,买定离手!大还是小?”通道的尽头忽然间传来狱头们兴高采烈的笑声。

大臣面色一沉,转过身想要向凌若夕解释。

“下去看看。”她直接挥手堵住了他想要辩解的话语,步伐微微加快,绕过他面前,三两步走过最后一节石阶。

比起这窄小、幽森的通道,下方的空间明显大了不少,四方的房间里,油灯闪烁,六名穿着官服的狱头正围聚在木桌旁,或坐或站的看着桌上瓷碗里的骰子。

凌若夕随意的扫了眼四周的墙壁,墙壁上安放着层出不穷的刑具,皮鞭、老虎凳、火炭……

在那陈旧的昏暗墙面上,依稀还能够看见早已干涸到变了颜色的血渍。

“咳!”一声咳嗽声在天牢内响起,官员面色不愉的站在凌若夕身旁,恶狠狠瞪着这帮居然在办公时间里聚众赌博的下属。

狱头们急忙回头,被突然造访的顶头上司吓了一跳,连滚带爬的跪倒在地上:“奴才参见大人!”

“大人今儿怎么有空来这儿逛逛了?”一名似乎是领头的狱头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脸上挂着殷勤、讨好的笑。

“放肆!这里是本官所管辖的地方,本官为何不能来?你们还不快拜见皇后娘娘?”为了防止他们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大臣急忙呵斥了一番,随后便指着凌若夕为他们引荐。

“皇后娘娘?”狱头们明显吓傻了眼,难掩心底的惊愕,傻乎乎看着站在大臣身旁的女人,直到对上那双如同死水般波澜不惊的黑眸时,他们被震慑住的魂魄才回到体内。

“奴才……奴才参见娘娘,娘娘吉祥,娘娘千岁……”结结巴巴的问安,带着无尽的惶恐与惧怕。

凌若夕漠然启口:“行了,本宫不是来听这些废话的。”

她是厉鬼吗?瞧他们吓成了什么样。

“是!是!”狱头们胆战心惊的点头,不敢再出声,一个个绷紧了神经,猜测着这尊贵的皇后娘娘怎么会突然跑到他们这儿来?

“昨夜关押的东方夕朝在哪间牢房?”凌若夕蹙眉问道。

“那人罪大恶极,已按照皇上的旨意关押在水牢内,娘娘可是要见此人?”狱头定了定神,略显殷勤的问道,这位可是如今最得宠的皇后啊,如果巴结好了,他未来可不得飞黄腾达了吗?

水牢……

云旭浑身一怔,一丝戾气飞快的在他的眼底闪过。

凌若夕察觉到他一瞬间出现波动的气息,警告的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虽然不知道所谓的水牢是什么,但她相信以云井辰的实力,如果他想要逃走,区区水牢根本不可能困得住他,同样的,他有能力在任何拙劣的环境下让自己过得舒坦,所以她根本没有为他担心。

“带本宫过去。”凌若夕沉声吩咐道,眸光依旧淡漠,让人无法看出她心里的真实想法。

狱头慌忙点头,卑躬屈膝的在前头为她引路。

“你在这里候着。”凌若夕冷冷的看了眼身旁的官员,交代一句后,抬脚便尾随狱头朝天牢的深处走去。

云旭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后方,随着路程一次次深入,他身侧的气息也变得愈发冷冽,两侧肮脏的牢房,以及那些瘦骨如柴的犯人,都让他为云井辰担心起来。

他的少主怎么可以在这种地方待上一夜?

一扇陈旧的铁门映入眼帘,这里已是天牢的最深处,狱头哆嗦着从腰间取下一把钥匙,窸窸窣窣将锁打开,微微敞开的缝隙里,传出一阵让人皱眉的恶臭,像极了腐肉的恶心味道迎面扑来,可诡异的是,里面竟还有轻快哼唱的声音传出。

调子轻柔婉转,似优雅的和弦,轻轻波动人的心潮。

凌若夕微微一愣,喂喂喂,别告诉她这个男人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在牢里唱歌!如果真的是这样,跑来打算将他救走的自己,岂不是傻爆了么?

云旭冷硬的面颊不自觉**几下,有种无语望天的冲动,少主啊,咱们能不能稍微落魄点?低调点?

“娘娘请。”狱头乐呵呵的笑着,将铁门彻底推开。

凌若夕抬脚走入里头,漆黑的房间用灰墙密封着,中间被凿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矩形,里面淌满了黑色的污水,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漂浮着些许污渍,最前方的墙壁上,沉重的铁环牢牢镶嵌在高处,拇指粗的铁链深深落入水中,靠着水壁的男人,姿态慵懒,三千青丝松垮的堆积在肩头,一席火红的妖娆长衫竟是干的,未曾被污水打湿。

似是听到动静,歌声戛然而止,男人邪肆的双眼慢悠悠转向站在铁门前的女人身上,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惊喜的浅笑:“呵,你真的来了。”

这姿态,这模样,哪里有一点身为阶下囚的觉悟?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这儿体验生活呢……

狱头猛地瞪大眼睛,“放肆,对娘娘怎么说话的你?”

他的叫嚣连云井辰的一个正眼也没能引来。

“闭嘴!”云旭岂容这等小人物公然挑衅他的主子?一道白光在眼前闪过,下一秒,他整个人诡异的出现在狱头的身后,杀气凛然的怒视着他,冰冷的刀刃横在那易断的脖子上,凉飕飕的冷气让狱头浑身的寒毛蹭地竖起,吓得双腿发软。

“好汉饶命啊……”到底是没见过大风大浪的普通人,他哆嗦着嘴唇,害怕得都快哭了。

凌若夕漠然出声:“滚出去。”

“是!是是。”狱头连滚带爬的逃离了这间牢房,他可不想随时体会这种被死神盯上的窒息感觉。

唯一的外人离去后,水牢里迅速变得安静,凌若夕波澜不惊的眸子淡漠的扫过整个空间,讥笑道:“看样子你在这里过得不错。”

至少远比她想象的还要自在!

她虽然不认为这种地方能够困住他,能够让他多狼狈,但云井辰的肆意与悠闲,仍是让她心里有些恼怒。

她根本就不该多管闲事跑来救他,他哪里有半点需要自己帮忙解决的模样?

“哎,”一声惆怅的叹息打断了凌若夕的愤慨,云井辰放松了身体,整个人斜靠着身后的石壁,委屈的冲她眨眨眼睛:“没有你陪着本尊,本尊日渐憔悴,睡不着觉,吃不下饭,怎么能算不错?”

云旭默默的往角落里走去,他可没打算打扰少主调戏未来夫人的雅兴,这种时候身为配角的他,只需要保持沉默,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够了。

“说够了吗?”凌若夕周身的冷气再度骤降,仿佛结了冰。

云井辰啧啧两声,摇了摇头::“不够,三言两语怎能把本尊这些天来的牵肠挂肚说出来呢?”

故意被压低的嗓音极致性感,那宛如恶魔低吟的磁性声调,让这本该幽森血腥的空间,无端的多了几分粉红的暧昧。

凌若夕脑门上瞬间滑下几道黑线,手指在衣袖下蠢蠢欲动,她好想掐死这个男人,让他永远也说不出话!

“被本尊感动了?想要投入本尊的怀抱么?”云井辰装作没有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杀意,笑得愈发妖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