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66章 争锋相斗是一种情趣

第166章 争锋相斗是一种情趣

“……你想死吗?”杀意瞬间暴涨,凛然的气势排山倒海般的朝他逼去,密封的房间里,一股寒流从凌若夕的脚下刮出,墨色的衣诀在风中猎猎作响。

云旭悄悄擦了擦脸上落下的冷汗,他真的很佩服少主的胆子,明知道说出这种话会惹怒凌姑娘,可他却依旧乐此不疲。

或者说,少主其实很享受和凌姑娘相杀的滋味?

其实,如果云旭知道一个词,他就会明白云井辰的所作所为究竟是因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无法用常理看待的人,他们被称作——抖m。

“本尊还没能打动你的芳心,又怎么舍得赴死呢?”云井辰笑靥如花的开口,对这股沉重的杀意视若无睹,“更何况,地狱太寂寞,要去,本尊也会拖着你一起,碧落黄泉,两人为伴才更逍遥啊。”

“咻!”黑色的身影在原地消失,速度快得就连云旭也没能看清她飞行的轨迹,下一秒,凌若夕宛如鬼魅般出现在云井辰后方的石块上,手中紧握一把柳叶刀,以寒铁制成的冰冷刀刃,紧紧贴住他的脖子,只要稍稍往下一划,立马就会见血,收割掉他的性命。

“不要考验我的耐心。”冰冷至极的话语一字一字缓慢的从她的嘴里吐出,是警告也是宣布。

云井辰好似没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受到威胁,眉梢朝上扬起,侧过头,任由那锐利的刀刃将肌肤划破,细小的伤口在他那白皙如羊脂般的脖颈上裂开,一滴殷虹的血珠从伤口里渗透出来。

“你舍得?”他斜睨着身后如同死神降临般一身杀意的女人,慢悠悠地问道,眸子里有零碎的笑意荡漾开去。

云旭先是被凌若夕的举动吓住,还没有所行动,就听到他这近乎找死的话,额角的青筋狠狠**几下,他自暴自弃的想着,既然少主自个儿找死,他也不用贸贸然上去救人了。

凌若夕冷笑一声,刀刃愈发贴近他的脖子:“你可以试试看我究竟舍不舍得。”

呵,他以为他是谁?舍不得?这种情绪永远不会出现在一个对她来说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许是看出她的讽刺与凉薄,云井辰脸上的笑容竟多了一丝失落与黯淡,下一秒,他又恢复了平日嚣张、邪肆的模样,“本尊现在可是手无缚鸡之力,你若是真的要动手,那就来吧。”

说罢,双臂猛地从污水中抬起,铁链摩擦着发出哐当哐当的巨响,他坦然的闭上眼,一副她若要动手,他绝不反抗的平静模样,打算慷慨赴死。

这男人,绝对是变态!

凌若夕气得暗暗磨牙,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面对这个男人的无赖,她即使恼怒到极点,却也没办法真的狠下杀手。

“算了。”柳叶刀咻地收回袖中,她拍着垂落在地上的衣摆起身,居高临下的凝视着水中的男人:“我会救你出去,就当作是这次你帮了我的回报。”

“回报?”云井辰蓦地睁开眼,深沉的黑眸里极快的闪过一丝不悦,“本尊何时说过要你用这种方式报答,恩?”

“那我又什么时候说过要你出手帮忙?”凌若夕凉薄的扬起一抹笑,与他争锋相对。

两人一个冷若冰霜,一个笑如妖孽,强悍的气势在空气里无声的斗争着,碰撞着,不相上下,谁也不肯后退一步。

云旭在暗地里偷偷摇晃着脑袋,又来了,每一次他们二人碰面,总是火星撞地球,针尖对麦芒,作为旁观者,他表示自己已经对这种现象麻木了好么?如果将来真有一天他们可以和平相处,他才会真的感到惊讶。

“你是在说本尊多管闲事?”云井辰不怒反笑,熠熠生辉的眸子里涌动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冰冷怒色。

这个世上能让他心甘情愿出手的人不多,且事后不仅没能得到一声感谢,反而被嘲讽的,除了她凌若夕,还有谁敢?可偏偏,他却没有动怒,反而觉得有些好笑,只因为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才是她,一个明明实力弱小,却骄傲得宛如强者的女人。

坚毅、固执、要强……这些甚至算不上优点的个性,却让她显得那样的特别,特别到,即使被她厌恶,没被她放在心上,他依旧死皮赖脸的想要留在她身边,想要得到她。

或许男人天生就有一种征服的本能,有些人不会轻易动心,但一旦动了心,即使毁天灭地,不折手段也要得到。

“难道不是?”凌若夕冷笑着反问道,“伪装身份帮助我,不是多管闲事是什么?就算没有你的出手,你以为我自己不能解决吗?”

就算没有他的帮忙,她顶多是多费些精神筹来灾银。

“那又如何?你能做到,与本尊想要为你做,有差别吗?”云井辰理直气壮的问道,满意的看见某个女人瞬间阴沉下去的脸色,眉宇间的冷怒被笑意取代,他眸光戏谑,“你该不会宁肯欠旁人的人情,也不愿欠本尊吧?因为本尊在你心里与其他人不同?所以……”

“呵!”一声满是嘲弄的笑声打断了他的话语,“云井辰,你是没睡醒吗?居然开始说梦话了?”

“这算是恼羞成怒?”云井辰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嘴角的笑愈发魅惑。

哪怕他深处在这肮脏的环境中,但那一身浑然天成的贵气,却仍旧不损分毫。

“我和你真的没有办法沟通,不管你怎么说,总之,我把你救出去后,我欠你的人情一笔勾销,从今往后,你给我彻彻底底消失在我的面前,懂么?”凌若夕深吸口气,强忍着心里想要杀人的yu望,一字一字狠声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云井辰悠然合上了眼睑:“那你还是任由本尊在这儿待着吧,其实这里挺不错,是个静修的好地方。”

“……”她能宰了他吗?被理智压抑的杀意蠢蠢欲动,“你的意见在我这里没有任何的作用,你想走也好,不想离开也好,总而言之,这次事情解决后,你最好给我永远消失。”

说罢,她怒气难平的站起身来,再也不愿多看这个男人一眼,脚尖在地面一点,迅速飞过水面,落在了云旭的身旁。

她怕再多待一秒,她就会控制不住直接宰了他。

“走。”

云旭看看一脸怒色的凌若夕,再看看后方笑得千娇百媚的主子,踌躇了几秒,这才跟上她的步伐。

两人还没走出铁门,就听见了后方某人暧昧的声音再度飘来:“凌若夕,本尊看上的永远没有得不到,这辈子,你都将是本尊的女人。”

“轰!”

一股庞大的玄力爆体而出,平静的水面好似被炸弹轰炸过似的,哗啦啦溅起无数的水柱,漫天的水花在空中落下。

蓝阶巅峰的威压溢满整个空间,被压缩、扭曲的空气透着让人窒息的危险。

凌若夕缓缓转过身,如同野兽般嗜血的眸子,冷冷地盯着漫天水珠内的男人,“云井辰,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了你!”

云旭浑身一颤,完了……少主真的把凌姑娘给惹毛了。

对上她狠虐的目光,云井辰嘴角的笑不自觉收敛了几分,她是认真的,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再继续说点什么,她的刀会立即刺穿他的心脏。

可是,怎么办呢?明知道她有多心狠,手段有多狠辣,可他还是不想放手啊,这个世间上,他只看中了一个她,怎么可以轻易的放她走呢?

不过,这些话还是别说出来的好,毕竟,他可不想把一只小猫激成了雄狮!

见云井辰闭嘴不言,凌若夕这才满意的将玄力收回,衣袖在空中滑出一道凌然的弧线,她抬脚离开了水牢,沉重的铁门吱嘎一声缓缓合上,隔绝了后方那抹炽热到似要把人融化的目光。

“凌姑娘……”云旭眼看着某人散发出来的冷气已经到了快要结冰的地步,犹豫半响,才扭扭捏捏的开口。

凌若夕直接一个眼刀扔了过去,吓得云旭满肚子的话彻底说不出口了。

“你最好给我闭嘴,我现在不想听到任何和他有关的话。”说罢,她冷哼一声,擦过云旭的身前就往外走去。

徒留下他一人,表情讪讪的站在原地,摇头苦笑。

离开天牢时,狱头毕恭毕敬地将他们俩送走,凌若夕憋着一肚子火,生平第一次品尝到了什么叫做憋屈!如果换做是其他人,大不了直接把人抹杀掉泄愤,可是,偏偏是他!

“恩?”刚从通道里走出,她便看见了站在外面的空地上,一身青色锦缎的少年,脸上的暴怒瞬间化作平静,“你怎么出宫了?”

南宫玉从头到脚将她打量了一番,“你没受伤吧?”

“……”她不过是来天牢见见人,怎么会受伤?凌若夕保持沉默。

“你和他谈了什么?”南宫玉再度问道,眸光略显急切,显然很想知道她同云井辰究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如果不是在乎着他们俩之间不为人知的关系,他也不会特地出宫来到大理寺等候她。

“南宫玉,我们只是合作的关系。”凌若夕对他的问题有些不满,“这是我的私事。”

她冷漠的话语宛如一把刀子,狠狠的刺穿了南宫玉的胸腔,身体微微摇晃一下,他极力想要压下心头那股快要爆发的怒气。

嘴角艰难的挤出一抹笑:“我只是关心你。”

一旁的云旭不屑的瘪了瘪嘴,这人是把少主当作了什么洪水猛兽么?就算少主伤害天下人,也绝不会伤害凌姑娘!这一点云旭深信不疑。

“我没事,”凌若夕并没有因为他的关怀而有任何的动容,“他是我以前认识的人,这次出手帮助南诏解决难题,看在他有功劳的份上,放了他吧。”

“你居然为他求情?”南宫玉愕然惊呼,似是无法接受这种话竟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

他认识的凌若夕,是冷漠的,是不易接近的,甚至有些残忍,有些狠毒,除了凌小白,她的心里根本没有别的人,可是现在呢?一向冷酷的她竟会为一个男人求情!

“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质问的话语脱口而出,带着一股咄咄逼人的尖锐,那双干净清澈的眸子,此刻只剩下满满的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