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67章 同天子的不欢而散

第167章 同天子的不欢而散

凌若夕不自觉沉了脸色,他这是什么口气?什么时候她的事需要向他解释了?

许是看出她的薄怒,南宫玉急忙缓和了一下情绪,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不是想要质问你,我只是担心你会被人骗!这种意图不明的男人,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伤害到你。”

云旭在心头冷哼了一声,南宫玉对云井辰的诋毁让他极其不满。

“你多虑了。”凌若夕淡漠的启口,“这个世上能伤到我的人,只有我自己。”

这个世上除了凌小白,她谁也不在乎,又怎么会被不关紧要的人伤害到?

“是……是吗?”南宫玉似哭似笑的呢喃着,心里有些失落,又有些苦涩,“不管怎么样,昨夜的事我必须要给大臣们一个交代。”

“所以你的意思是不肯放人?”凌若夕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双眼危险的眯起。

“若夕,不是我不肯放了他,而是不能放,你想想,昨天他当众抗旨,如果我这么快就把人平安释放,朝臣们会如何看待我?天下百姓又会如何看待我?”南宫玉苦口婆心的说道,脸上俨然是一副为难、矛盾的模样,但私心里,他却很清楚,他之所以不肯放人的最重要的原因,只是因为他害怕!害怕那个男人会把她抢走,害怕她会对他动心。

即使只是一面之缘,但南宫玉却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这个东方夕朝,是他的劲敌!这种感觉在还没有见到他时,就已在南宫玉的心里浮现,昨夜亲眼见到了他高贵邪魅的姿态后,他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想要让他放手,给他机会亲近她?做梦!

“他对朝廷有功,只需要这一点,就足以堵住天下幽幽众口。”凌若夕没被他这敷衍的理由糊弄住,冷静的分析道:“这次北方的灾情如果不是他,不会这么轻易解决,你若处置了他,在有心人的煽动下,百姓或许会以为你是过河拆桥的昏君,若放了他,还能得一个宽容仁义的名声。”

“可朕不愿意!”南宫玉怒声高喝道,清润的嗓音被怒气扭曲,他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女人,眸子里似有无数的狂风大浪正在翻腾:“他昨夜所说的那些话,即使有再多的功劳也不能抵消!”

凌若夕瞬间恍然大悟,他在意的居然是云井辰那番强势的宣告?

“你没有必要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她神色淡漠,似乎被表白的人并不是她自己一般,根本看不出任何的情绪起伏。

“你不在意?”南宫玉愕然的看着她,她不是同这个男人关系不明吗?怎么会这么平静?

在意?她应该在意什么?

凌若夕诧异的挑起眉梢:“我现在在和你说正事,不是在和你谈昨夜的事。”

“好,就算我可以释怀他不敬的大罪,但他抗旨不尊,即使有千万个理由,我也无法视而不见,传扬出去,百姓们只会说我纵容他,会为皇室蒙羞。”南宫玉口锋一转,立即用别的理由再度拒绝了凌若夕的提议。

他说什么也不会释放东方夕朝的,不仅不能放人,他还要想办法让他永远待在这不见天日的天牢中,一辈子无法再接近她。

一道毒蛇般阴狠的冷光在他的眼底飞快的闪过,这一刻,南宫玉对云井辰是真的动了杀心。

“南宫玉,这些不是理由。”凌若夕眉头紧皱,她发现眼前的少年似乎有些让她看不明白了,“你为什么不肯放了他?他是天下第一富商,你若放人,他势必会对你心存感激,得到他的帮助,你想要扳倒摄政王,如虎添翼。”

她以云井辰是悦来酒楼少东家的身份诱惑南宫玉,希望能让他答应放人。

“朕不需要他的帮忙!”南宫玉怒极反笑,在她的眼里,他这个天子难道只能依靠外力,才能收回皇权,清除朝堂的毒瘤吗?他在她眼中,就是如此无能?

“你应该知道,我和你商量只是因为我们之间合作的关系,如果我要救他走,这个天牢根本妨碍不了我的行动。”凌若夕冷声说道,眉梢冷峭,周身的气息冷得渗人。

如果不是顾及他们之间合作的关系,她怎会苦口婆心的劝他?以她的身手,想要将云井辰带出天牢,简直是轻而易举。

南宫玉本就阴沉的脸色彻底沉了,如同黑锅似的,“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为了一个外人?”

“……”凌若夕很想问问他,云井辰是外人,难道他就是内人了吗?但看看南宫玉一脸盛怒的模样,她识趣的没有再去刺激他。

“你答应过朕的,朕以南诏作为你的后盾,你助朕扳倒摄政王,可是如今,摄政王仍旧把持朝堂,你却把心思放在了其他人的身上,若夕,你让朕怎能不怒?”南宫玉眸光一闪,脸上的怒色化作了苦涩,他摇摇头,似对凌若夕极其失望一般。

“这是两码事。”她沉声说道:“摄政王要除,东方夕朝要释放,两者之间并不冲突。”

“可你却为了他,一个朕完全不了解的男人,一个公然抗旨不尊,让朕颜面扫地的男人,与朕置气!”南宫玉真正在意的,是她表现出的异常,如果那个男人在她的心目中一点地位也没有,她怎会为了他,同自己争执?甚至不惜为了他打伤阿大?

凌若夕顿时哑然,她沉默了半响,才道:“那好,先除摄政王,等你收复皇权后,再放人,如何?”

她终究是自私的,不愿意为了一个云井辰,而让她和南宫玉之间的联盟破裂。

那男人即使是在天牢里也能过得风生水起,让他多待一段日子,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想到离去前他的那番强势宣言,凌若夕愈发坚定了要让他继续待在里面好好享受享受的信念。

见她态度软化,南宫玉一改方才的盛怒,嘴角朝上扬起一抹温润的浅笑:“好。”

他姑且暂时答应下来,除掉南宫归海非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事,在这期间,他有的是办法可以让这个男人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这个世上!

一场风波在凌若夕暂时的让步中结束,她同南宫玉一起离开了大理寺,未曾发现身旁的天子心里那些小算盘。

和煦的阳光笼罩着这个繁华的都城,热闹的集市上,百姓们正齐聚街头,小贩们正向过往的行人吆喝着,兜售着摊贩中的物品,城镇中一派热腾、喜庆。

“你要不要四处逛逛?”南宫玉含笑问道,自从凌若夕让步后,他仿佛又变成了初次见面时毫不危险的少年。

“不了,尽早回宫,我没有什么想要买的东西。”凌若夕宁肯回去修炼,也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逛街这种无聊的事情上。

“那好吧。”南宫玉没有强求,他极好的掩藏住了眼底的失望,在拥挤的人潮中护着她,缓缓朝宫门走去。

守城的士兵威风凛凛的在街头巷尾巡逻,忽然,一阵**从前方传来,凌若夕眉头一蹙,朝云旭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上前,闯入人群中。

在前方街角的方向,似乎发生了争执,不少百姓站在一旁指指点点,女人的哭声与男人嚣张的笑声随风传来。

“怎么回事?”见云旭回来后,凌若夕皱眉问道。

“是一名士兵与一个年轻的少女在拉拉扯扯。”云旭言简意赅的将事情解释了一番。

一名士兵在巡逻的过程中,碰见了卖身葬父的美丽少女,想要以破坏皇城治安的罪名,将她强行带走,少女痛苦请求,却没能打动对方,这才引起了这场骚乱。

“去看看。”南宫玉伸出手,想要去握凌若夕的手腕,带她一起前去看看情况。

可她却下意识侧身避开,“我不喜欢有人动手动脚。”

即使他们已是名义上的夫妻,但对凌若夕而言,哪怕是在南宫玉身旁,她依旧保持着戒心,作为长期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人而言,如果不是她极其信任的人,她不会允许对方近身。

如果不是熟悉了南宫玉的气息,早在他有所动作时,凌若夕本能的就会出手反击。

南宫玉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她的抗拒让他有些不太好受,却又不能表露出来,只能故作淡然的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

两人走到街角,只见在人群中央,一个穿着盔甲的士兵正用力拽着少女的手臂,头盔下那张尖嘴猴腮的面容挂着**邪的笑,“你别以为官爷我不敢打女人,乖乖的跟官爷回去,在这天子脚下,你竟敢卖身葬父,扰乱治安,哼!官爷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大人!请放了小女子,小女子给您磕头了……”少女哭得不能自已,眼看着就要跪下,她不是什么也不懂的傻子,如何看不出这个士兵是打着扰乱治安的罪名,实际上却是想要对自己动手动脚?

“呼!”

一股浩瀚的玄力从人群中挥出,形成一股气浪,将少女弯下的膝盖稳稳的托住。

少女惊愕的保持着屈膝的姿势,膝盖仿佛受到了阻力,无法再朝下动一分。

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人我要了。”一道冰冷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凌若夕抬脚走到少女身边,手臂一挥,一根银针从袖中飞射而出,刺穿士兵的手腕,咻地扎入后方的墙壁上。

“啊——”士兵吃痛的嗷嗷叫着,捂着受伤的伤口在原地跳脚。

“你这个混蛋居然敢对官差动手?”他凶神恶煞的瞪着凌若夕,似是要找她拼命。

少女被他狠厉的模样吓了一跳,却硬着头皮挡在凌若夕的跟前,企图保护她。

“这位小姐,你快走,他是当官的,你不是他的对手。”明明她已害怕得浑身发抖,却依旧固执的不愿将无辜的人牵扯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