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68章 为青楼找到的头牌

第168章 为青楼找到的头牌

凌若夕深幽的眸子划过一丝精芒,她仔仔细细将少女打量了一番,在心里暗暗点头,样貌不错,性子也不错。

“把她给我抓起来!”士兵气得够呛,大手一挥,示意自己的同伴动手抓人,虽然凌若夕衣着华贵,但他在盛怒的情绪中,哪里还顾得上去猜她的身份和来历?

“小姐,快走!”少女用力推了凌若夕一把,却没能推动,双手仿佛碰上了一面厚实的墙壁,纹丝不动。

她梨花带泪的面容上浮现了一丝诧异,一丝吃惊。

“放肆!”云旭拔刀出鞘,凛冽的刀锋迅速滑过这帮士兵的脖子,刹那间,还没来得及出手的士兵们,已被揍得人仰马翻,一个个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

“用的刀背?”凌若夕睨了眼回到自己身边的男人,莞尔一笑。

“需要属下补上一刀吗?”云旭沉声问道,大有她若是点头,立马就会出手收割掉这帮士兵性命的架势。

“不用了,好歹也是军中的军人,虽然他们辱没了身上的这间盔甲。”凌若夕摇摇头,她不是嗜杀的人,更何况对象还是一帮空有武力,毫无修为的普通人,教训一番就足够了。

“你!你们!你们有种报上名来!”那名带头的士兵不甘心的叫嚣道。

“你若再多说一句,就把命给我留在这里。”凌若夕危险的眯起眼,浑身杀意暴涨,那冰冷的戾气让士兵吓得噗通一声跌坐在了地上,双腿抽搐,哪里还说得出话?

南宫玉猛地闭上了双眼,这就是皇城内的精锐士兵!这就是朝廷每年拨下大批银子培养的将士!这就是南诏的精锐!

一股前所未有的羞耻感在他的心头窜起,他真恨不得一脚踹死地上这个可恶的奴才。

“滚!”凌若夕连动手的yu望也没有,呵斥道,杀了他们只会脏了自己的手。

士兵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仓皇离去,同时还不忘抛下一句话:“你们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咻!”一道玄力从凌若夕的指尖迸出,那名嚣张的士兵似被什么东西击中,口中大叫一声,狼狈的在地上滚了几圈,哪里还有最初的威风?

云旭嘴角一抖,下意识远离了凌若夕的身旁,别以为他刚才没有看见,她的玄力竟打在了那人的脊椎上,虽然不会当场致命,但却会慢慢的让人失去行动的能力,最后导致瘫痪。

这招真的好狠!好毒!

“我这人不太喜欢给自己留下后患。”凌若夕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多狠毒。

围观的百姓激动的不停鼓掌,仿佛把他们三人当作了英雄,那仰慕、憧憬、敬佩的目光,让南宫玉面颊一红,那不是害羞的,而是气愤的。

只是惩戒了一个作威作福的士兵,竟能引来百姓的拥戴,足以见得平日这帮士兵在京城中是如何欺凌他的子民!

这就是摄政王一手教导出的军人吗?这就是保家卫国的士兵?

可笑,可笑至极!但最可笑的,却是一直被蒙在鼓里的自己,如果不是偶然见到这一幕,他恐怕根本就不知道,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这些士兵们是如何欺压百姓的。

凌若夕对周围潮水般的掌声视而不见,她朝云旭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在前方开道,人群自然的朝两侧退开,为他们留出一条通道来,供他们通过。

“跟我来。”她淡漠的睨了眼感激涕零的少女,沉声吩咐道。

少女重重点头,虽然不清楚她的来历,但她却觉得,自己或许遇到了贵人!

一行人在附近的一间茶室中定下房间,在椅子上坐下,云旭亲手替凌若夕倒茶,同时也没忘记递给南宫玉一杯。

只是一个是发自内心的恭敬,一个则是顺带。

她随手将茶盏接过,就着杯沿抿了一口:“你卖身葬父?”

少女不安的点了点头,在凌若夕的面前,她根本不敢造次。

“我若给你银子,将你买下,你可愿意为我做事?”凌若夕直奔主题,她可不是一时善心大发,突然间有了同情心这种东西,不过是见此人样貌不错,有调教的可能,打算为自己的产业送去可塑之才。

“愿意!”少女被这天大的惊喜击中,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呵,”凌若夕意味不明的轻笑一声,手掌轻轻托住腮帮,斜睨着她:“不问我需要你做什么?贸贸然答应,不怕到时候把自己推入火坑?”

少女倔强的抿住唇瓣,她小心翼翼的偷瞄了凌若夕几眼,“我觉得你是好人。”

“噗——”刚入口的茶水通通贡献给了脚下的地板,凌若夕生平为数不多的几次被人发好人卡,如今再次发生。

南宫玉憋着笑,急忙从袖中掏出一方绢帕递到了她的面前,眸光宠溺的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云旭被他那宠溺的口气给吓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他用力搓了搓自己的手臂,一副无法接受的模样。

凌若夕随意的用手背将嘴角的水渍擦去,嘴角抽搐的看着眼前这个似乎被自己吓到的少女:“好人?我?”

如果被她曾经的同行听到这句话,大概会吓到双眼脱窗,什么时候,她这个手染无数鲜血的人,居然也有做好人的天分了?

“如果我说,我要你卖身到我的青楼,你也愿意?”

话音刚落,这名少女立即白了脸色,她愕然瞪大了双眼,似是无法相信凌若夕会说出这种话。

看吧,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凌若夕嘲弄的笑了笑,“所以说,话有时候别说得太满,小心扇了舌头。”

不了解她想要她做什么,却答应得如此爽快,呵,果然够单纯。

“请问小姐,会逼迫我卖身吗?”少女紧紧咬住唇瓣,声线里略带颤抖。

凌若夕愣了一下,倒是有些意外她居然没有打退堂鼓,“看你自己的意愿,我从不强迫人做任何事。”

换言之,若她只想卖艺,她也不会逼迫她,若她想要卖身,她也同样不会阻止。

少女迟疑了几秒,脸色不停的变换着,最终化作了坚定:“好,我愿意卖身给小姐,可我需要一百两银子为爹爹建一座好的衣冠冢。”

“你确定?”凌若夕这下是真的意外了,她方才不过是觉得此人有被调教的潜能,所以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出手,没想到,还真被她给捡到了便宜,一百两换一个未来的头牌花魁,这买卖怎么想都是自己赚到了。

少女重重点头:“我愿意。”

“不后悔?一旦进了我的地盘,你就真的没有回头路,一旦背叛我,下场比落入方才那名士兵的手里还要悲惨。”凌若夕冷声警告道,她的身边哪怕是一条狗,只有她不要的,没有能够背叛她的,若是背叛,碧落黄泉,不死不休!

那股浓烈的杀意在这清雅的房间里窜起,如同寒流,将空气寸寸冰封。

少女在这股压迫感下,脸色愈发苍白,但即使如此,她仍旧固执的看着凌若夕,以此来表达自己的认真。

“眼神不错。”凌若夕忽然一笑,那股可怕的压力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一百两银子,现在你同我走,先去你今后要待的地方看看。”

手腕一翻,一张银票从袖中滑入她的掌心,她随手递到少女面前。

“小姐就不怕我拿了钱消失吗?”少女颤抖的将银票接过,战战兢兢地问道。

“呵,你这么做之前,最好掂量掂量能不能承受得了我的怒火。”凌若夕拂袖起身,温热的手掌轻轻拍着少女的肩膀,语调虽然轻柔,但话里的杀意与戾气,却浓郁得让人心惊。

一行人离开茶室,朝着青楼的方向走去,自从将任务交给小丫后,凌若夕再也没有操心过青楼的事,如今她给小丫的期限已经到了,她也是时候看看对方给她的答卷。

穿梭过热闹的市集,一行人停在了一间还未到达营业时间的青楼前,楼外的街道了无人烟,地上还落着昨夜喧闹后的尘屑,火红的灯笼高高挂在房梁上,巍峨大气的牌匾高挂在两根圆柱中央,用红漆刻着的五个大字,苍劲有力——清风明月楼。

“这名字倒像是文人墨客聚集的圣地,不似烟花之地。”南宫玉一边念着门匾上的字,一边叹息道。

“不是很形象么?谁也猜不到在清雅的表象下,掩藏着的是怎样肮脏丑陋的真实。”凌若夕似笑非笑地说道,意有所指。

南宫玉微微一愣,倒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来,她的眼是冷的,甚至带着几分凉薄的嘲讽。

“去,敲门。”凌若夕倒是没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对,朝云旭动了动下巴,示意他上前叫门。

云旭头疼的看着眼前这座青楼,恍惚间,竟想起了昔日陪伴少主出入这种风月场所的日子,只不过如今,身边跟随的人换了罢了。

少主流连青楼,未来的主母却开起了青楼,该说不愧是一家人么?

他一边天马行空地想着,一边走到门前,重重敲响了房门。

“谁啊?”里面沉默了半响,才传出一道熟悉的声音。

凌若夕眉梢一挑,站定在门外。

小丫打着哈欠将房门敞开,却在见到屋外的四人时,确切的说,是在见到凌若夕时,惊喜的欢呼一声:“啊!小姐!”

“看样子,你过得还不错。”凌若夕轻飘飘打量了她几眼,距离上次见面已是一个多月过去,那时狼狈、落魄的少女,已出落得分外美丽,身上的粗布麻衣换做了轻柔的长裙,倒是有了几分媚态,但唯一不变的,是那双清澈灵动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