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69章 崛起的开端

第169章 崛起的开端,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小丫是万万没有想到凌若夕会这么快出现在这里面前,这段时间,她可没少听说有关皇后娘娘的消息,原以为自己被小姐遗忘在脑后,没想到,她竟还记得同自己的约定。

她殷勤的将凌若夕等人引入包房,一股胭脂味在空气里飘荡着,南宫玉在踏入这间阁楼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显得有些拘谨,有些别扭,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进入这种风月场所,只要一想到楼里如今不知道睡着多少女子,他就浑身不自在。

“别这么纯情,只是进青楼,不是让你上战场。”凌若夕坐在圆凳上一边饮茶,一边调侃道。

南宫玉面颊一红,那宛如处子的羞涩,让他整个人多了几分可爱与清纯。

凌若夕眼眸微微一动,不得不承认,南宫玉这张脸真的有让人想要凌虐的冲动,尤其是当他露出这种小白兔般可怜、害羞的模样时。

“咳,”云旭握紧拳头在唇边重重咳嗽了一声,换回了凌若夕的失神,他心头的警铃瞬间响起,他绝不能让未来的夫人对除了少主以外的男人动半点心思,他得在少主不在时,为少主好好守护好夫人!

凌若夕收回落在南宫玉身上的视线,鼻尖微微一动,“糜香?”

这种类似催情药的味道,她太熟悉不过,略显意外的看了一旁恭敬站着的小丫一眼。

“啊,是!小姐果然见多识广。”小丫嘿嘿笑着拍着她的马屁,恭维道。

“……生意如何?”凌若夕没在意她的溜须拍马,径直问道,她说过,她的身边从来不需要留下没有作用的人,想要被她收复,就要让她看到她的能力。

“小姐请稍等。”小丫立即正经起来,躬身退出房间,没过多久,就捧着一本账簿递到了她的面前:“这是清风明月楼这一个月来的具体收支。”

账簿上清楚的记录着每一笔收入,小到几文钱的小费,大到上千两的**拍卖,事无巨细,通通记录得一清二楚,包括装潢、改建、日常开销等花费,一目了然。

“你会记账?”凌若夕匆匆翻阅了一遍,大脑高速运转着,在瞬间就把这一个月来的收入情况分析清楚,“我给你一百两银子,你却连本带利替我翻了近一百二十倍,干得不错。”

“是小姐给了我努力的机会。”小丫不敢居功,她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个机会来得有多不容易,越是这样,她就越挫越勇,这一个月来,她从什么也不会的小丫头,变得慢慢对楼里的事了若指掌,包括从没有接触过的记账。

“小姐,这是楼里在暗地里打探到的情报。”小丫忽然间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掏出一份用狗爬字记录下的小本子,送到凌若夕的面前。

修长的手指轻轻将书页翻开,在看见那不堪入目的笔迹时,凌若夕嘴角猛地一抽:“你的字,很有特色。”

很好,很不错。

这些蝌蚪文,她一个也不认识。

“这是你发明的暗号?”她细细的眯着眼,问道。

“额……”小丫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有这么难以辨认吗?我还以为自己写得很工整呢。”

她小声嘟嚷的声音在身负修为的三人耳中,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凌若夕无力的揉了揉眉心,随手将本子扔给云旭:“你看看认不认得。”

云旭默默的将本子翻看了一遍,“属下无能,才疏学浅只能读懂三成。”

“已经很不错了。”凌若夕赞许道:“至少比我这个一个字也看不懂的人好太多。”

她居然也有成为文盲的一天……

这个感觉前所未有,让凌若夕既觉得好笑,又有些无奈。

“我似乎并没有要求你记录这种东西。”她不记得自己有交代她在暗中收集情报,虽然这是她开这间青楼的原因。

略带深意的眼神落在小丫的身上,她想,或许是她低估了这个一门心思想要追随自己的少女。

小丫咧开嘴有些得意地笑道:“小姐虽然没有吩咐,但小丫想,小姐的身份这般尊贵,不可能会莫名其妙的开一间青楼,虽然不知道小姐真正的用意,但小丫想为小姐做点什么,所以才会自作主张,请小姐恕罪!”

早在那日祭天时,她就得知了凌若夕的真实身份,即使小丫想象过她的来历,但当时仍旧被吓住了,她怎么想也没想到,自己想要效忠的小姐,居然是当今的皇后!身份尊贵,母仪天下。

她心里欢喜得不能自已,却又害怕着会被凌若夕遗忘、抛弃,所以打定主意要干出一点实事来,尽最大的努力,让她看到自己的能力。

小丫偷偷打量着凌若夕的脸色,心头有些惴惴不安。

她不知道自己自作主张的决定是否会被她接受,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不安的跳动着。

“呵,你很聪明,超乎我预料的聪明。”凌若夕单手托住腮帮,饶有兴味的笑了,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有勇无谋的女子,没想到,竟还有举一反三的潜质,“你做得比我预料的还要出色。”

“啊!”小丫激动得握紧拳头,朝房顶用力挥舞了几下,“真的吗?太棒了……”

“……”凌若夕刚夸完她,就见到她这副不着调的模样,于是,彻底默了。

南宫玉哑然失笑,他摇摇头,也不吭声,只是低头饮茶。

“现在你还想跟在我的身边吗?如果你反悔,只要将我给你的一百两银子还给我,从此,你我互不相干。”凌若夕敛去眼中的精芒,沉声说道,将选择权交给小丫,她需要的是忠诚的下属,是她心甘情愿的追随,这是她给小丫的机会,若她愿意,从今以后,她便是自己的属下,被她护在羽翼下,她生,她生,她死,她死!

若她不愿意,她凌若夕绝不强求。

小丫明显愣了,眼眶忍不住红了一圈,她撅着嘴,可怜巴巴的问道:“小姐难道想反悔吗?是不是小丫哪里做得不够好?”

“哭什么?”凌若夕不悦的皱起眉头,“我只是想要确认你的想法。”

毕竟一个月前,她是一无所有的少女,可现在,她手里却握有一个淘金的青楼,身份的转变,环境的转变,会让人不自觉改变,凌若夕不确定她的初衷还能否与最初一样,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小丫似乎也明白过来,感动着她的好心,“小丫就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小姐果然是好人。”

“……”又是一个给她发好人卡的家伙,凌若夕揉了揉抽疼的太阳穴,她真的不认为自己表现得与好人能够挂得上边。

她嗜血,她冷漠,她杀人如麻,如果连她这种哪怕是死,也要堕入十八层地狱的家伙,都能被称作好人,这个世上大概也不会有恶人了吧?

嘴角滑开一抹自嘲的弧线,她摇摇头,“你的答复呢?”

小丫深吸口气,砰地一声跪倒在了凌若夕的脚边,一如最初在客栈中时那样,谦卑且郑重:“小丫只知道是小姐和小少爷救了小丫,小丫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小丫知道,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小丫的现在是小姐给的,小丫什么也不求,只求能够为小姐做事,请小姐成全!”

凌若夕怔怔的看着她那双满是真挚与认真的眼眸,心里泛起一丝动容。

“一旦站在我的身边,你此生将永不能背叛我,否则……”余下的话她没有说出口,但那危险的语调,以及冰冷的杀意,却让众人齐齐打了个寒颤。

小丫用力握紧拳头,胸口激动得不停起伏着:“小丫不会,若小丫背叛小姐,就让小丫天打雷劈,死后堕入阿鼻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我不相信誓言,想要我相信你,做给我看。”凌若夕冷哧道,承诺?这种东西,她从来不会相信。

“是!”

“你先起来。”凌若夕随意的挥了挥手,示意小丫起身,尔后指着一旁一脸惊滞的少女,出声道:“这是我给你找的花魁,你可以培养她,不过究竟是卖身还是卖艺,看她自己的心意。”

“唔。”小丫含糊着应下,如同雷达般的目光从头到脚将少女打量了一翻,“小丫知道该怎么做,请小姐放心。”

“你既然猜到了我的目的,那么就做下去,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看见一个强大的情报王国在你麾下建造出来,明白么?”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她一字一字说得极其缓慢,当今天下,最大的情报收集地是第一世家,但凌若夕却想要自己建造一个完美的情报网,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情报意味着什么。

南宫玉心头震动,他根本没有料到凌若夕竟有这样的想法。

“是!小丫一定不会让小姐失望。”小丫用力点头,随后,她不安的扭动着身体,怯生生看着凌若夕:“小姐,这是不是说明小丫过关了?”

“恩,勉强算是吧。”凌若夕微微颔首,“不过,光是这间青楼还不够,接下来具体要怎么做,我会慢慢告诉你,不急。”

她受够了被各方势力追杀、追捕的被动局面,虽然如今有南诏国作为靠山,但联盟这种东西是最脆弱的,也是最容易被打破的。

她不信任何人,她相信的永远只有自己!

不想成为被人宰杀的羔羊,那么,她就必须要尽快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只有这样,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青楼仅仅只是第一步。

离开清风明月楼时,南宫玉和云旭都是一脸的沉思,凌若夕双手背负在身后,迎着夕阳的余晖,在街头悠闲漫步。

“若夕,你真的认为可以在短期内成功?”南宫玉迟疑了许久,终是问出了心底的疑惑,云旭同样是一副不解的模样,毕竟,在他眼中,只要凌若夕和云井辰在一起,云族的情报网就能为她所用,她根本没有必要多此一举。

凌若夕莞尔一笑,笑容里带着说不出的傲然:“有什么不可以的吗?只要有心,人定胜天!我已经不想再品尝到被人追杀,被人践踏的滋味了。”

她要的,是成为强者,强大到旁人不敢随意欺凌她,强大到可以肆意妄为,可以保护好她的儿子。

轩辕、北宁……

终有一日,她要让他们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