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72章 他的信赖,她的回报

第172章 他的信赖,她的回报,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为了尽快将南宫归海的势力拔除,凌若夕用密信联络小丫,留意出入青楼的官员们的动静,注意收集一切有价值的线索,同时,她吩咐阿大和阿二,在暗中秘密监视冷宫的情形,记录下南宫归海造访太后的次数、时间、日期,私通后宫,若是将来对付南宫归海,这或许会成为他们手里最有力的证据。

这个罪名一旦曝光,一旦坐实,南宫归海哪怕有九条命,也不够砍的。

以卫斯理为首的新晋朝臣,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成为了朝堂的宠儿,南宫玉不留余力的开始扶持他们,一连半月,竟让其连跳三级,成为了三品刑部侍郎,手里握有实权。

“看看,这些通通是南宫归海门下的门生们这些年来在各地方的所作所为。”入夜,凌若夕冷笑着将手里刚从小丫那儿得来的情报扔到南宫玉面前,上面清清楚楚的记录着,这五年期间,各地方官员贪污受贿、私自提高税收导致民不聊生的消息。

南宫玉匆匆看了一眼,脸色瞬间黑了下去,“他们竟然敢这么做!”

他早就知道在距离京城甚远的偏僻城镇里,百姓们一直被当地官府欺压,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但他没有想到,事情会糟糕到这种地步,甚至于就连进京想要告御状的百姓,也被南宫归海的人提前关押起来,以酷刑处置,长久以往,谁还敢告御状?谁还敢同他做对?

百姓们只能将怨气放在心里,敢怒不敢言。

“有了这些是不是就可以向摄政王出手了?”阿大站在他身后,悄声询问道,在他看来,这些罪状,让南宫归海死一千次一万次也不嫌多。

凌若夕慢悠悠抬起眼皮,“你觉得他会认罪?”

阿大用力摇晃着脑袋,那架势似是要把脑袋从脖子上给摇晃下来似的。

“你信不信一旦把这些罪状曝光,他不仅不会认罪,反而会推出顶罪羔羊,只是损失几个小小的门生,根本无法让他伤到分毫,还会打草惊蛇。”南宫归海绝对是一个精明的政客,凌若夕暗自揣测着他的想法以及做法,仍是决定,将这些罪状压下来。

“那难不成就放任他们在地方上为虎作伥?”阿大急得脸红脖子粗,扯着嗓子干嚎着,他不明白明明手里有证据,为什么他们还要惧怕敌人?

“若夕说的对。”南宫玉幽幽叹了口气,身体无力的靠在木椅上,眸光黯然:“即便揭发这些人,也只能够砍掉摄政王的爪牙,我只怕若逼急了他,他手里握有的数十万兵马,会倒戈相向,直逼皇城。”

想要让南宫归海伏法,难,难如登天,这些年南宫玉一直在隐忍,并且在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但他势单力弱,好不容易在皇宫里扶持出自己的势力,却因为上次私自离宫,而被其以失职的罪名连根拔起,如今的他,除却朝堂上的一脉新晋朝臣外,手里几乎没有别的砝码,怎么同南宫归海斗?

“那我们该怎么办?不然,直接……”阿大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随后期盼的看着凌若夕,以她的身手,足以悄无声息除掉南宫归海。

“且不说这个法子的成功率有几成,南宫归海培养的亲信占据朝廷几乎八成的重要部门,且他一手扶持的人如今把持边疆,你真的以为南宫归海一死,这些人会善罢甘休?”凌若夕看着阿大就像在看一个傻子,杀南宫归海不难,难的是他若突然暴毙,这帮人势必会群起而攻之。

阿大泄气的垂下头去,这个道理浅显易懂,他如何会不明白?但眼看着南宫归海在南诏嚣张行事,导致民怨沸腾,他实在是不甘心啊。

“给我半年,半年的时间我替你训练出一支秘密军队,我需要你的全力相助。”凌若夕口锋一转,正色道。

“嘶!”南宫玉被她的话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整个人几乎惊得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你说真的?”

他激动的一把在中央的矮几上握住凌若夕的手腕。

眉头暗自一皱,她反手将手掌抽了出来。

“抱歉,我……一时情急。”她的抗拒让南宫玉心里有些失落,尴尬的动了动嘴角,强自笑了笑。

“不过最关键的,是让这支军队的存在瞒过南宫归海的眼线,在时机成熟以前,不给他动手的机会。”凌若夕倒也没有计较他的失态,淡漠的分析着,“我有把握能够在半年内为你培养出一支只听命于你的军队,不,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死士!只要手里握有足够的筹码,阿大的计策也并不是不可行。”

暗杀南宫归海后,再利用强硬手段逐个对他的势力进行击破,这是凌若夕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我需要大笔的银子还有隐秘的场地。”她继续说道。

“这些我都可以给你。”南宫玉一口答应下来,“不过,我们要去哪儿找这种人?”

“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有银子有前景,还怕找不到人吗?”凌若夕勾唇轻笑,笑容里带着说不出的血腥以及冰凉。

这样的她,像极了手握天下权,在暗中谋夺天下的黑暗帝王,狂傲中不失皇者的霸气,让南宫玉看得一颗心噗通噗通直跳。

阿大悄悄戳了戳他的腰肢,“皇上,娘娘还等着你答话呢。”

虽然他自个儿也听得热血沸腾,但比起南宫玉的失神,却是多了一丝冷静。

南宫玉尴尬的笑了两声,“我只是被你所说的一切给震慑住了,若夕,只要能够成功拔除南宫归海这颗毒瘤,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这是身为帝王的信任。

凌若夕微微颔首,“那么,拭目以待吧。”

有了南宫玉的首肯,凌若夕当即微服出宫,她查探过整个皇城的分部,最后将训练地点敲定在皇城以南的深山丛林之间,这里是进入皇城的主要通道,下可观整座城池,远可眺望远方的城镇,是通商的必经道路。

凌若夕借着南宫玉拨下的银两,在各地方城镇亲自挑选有潜能的乞儿,或者是一些被地方官员迫害至家破人亡的可怜少年,她以一种这片大陆全然陌生的训练方法,像培养特种兵般,磨练着这些人的身体、摧残着他们的精神,在近乎绝望的处境中,激起他们的求生本能。

同时,云旭拿出云族的灵药,为这批通过凌若夕训练的人提升修为,短短三个月的时间,硬生生将一批本该是生活在最底层的普通百姓,培养成为了一支不失血性与狠厉的高手!

三月后,凌若夕领着一席便装打扮的南宫玉进入训练营,葱绿的大山山脉相连,宏伟巍峨,如同一条卧龙,静静盘在苍穹之下,一行人顺着山路缓慢朝山巅的训练场地进发,凌小白好奇的张望着四周,半山坡随处可以看到绳索、铁丝、梅花桩、攀越岩石……

从小饱受艰难训练的他几乎一眼就认出了这些东西的作用,小身体微微一抖,脸上浮现了一丝庆幸,一丝后怕,还好被娘亲调教的人不是自己,万幸啊,这可真是万幸啊。

“一二一,速度加快!”一名穿着灰色麻衣的男子站在山巅,混杂了玄力的口令传遍整个大山,一条窄小的布满陷阱和障碍物的山路上,这批死士正在咬牙挺进,身侧是御水结界洒落下的倾盆大雨,雨滴落在人的身上,宛如冰雹般生疼。

阿大和阿二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吓傻了眼,这是什么方法?这不是胡闹吗?

“这……”南宫玉同样是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

“再没有什么比得上在生死关头一次次突破更让人成长迅速的方法了。”凌若夕双手环抱在胸前,居高临下站在山巅的石头上,俯瞰着下方的死士,慢悠悠说道,嗓音淡漠,完全听不出任何的情绪,好似这样的训练在她的眼里本就是理所应当。

阿大和阿二身体一抖,再看向她时,眼中多了一丝敬畏,一丝恐惧。

绝对不能落到她的手里!

这个念头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他们开始庆幸自己并不是她的敌人,而是同盟。

“喂,你们这是什么眼神?再敢这样看娘亲,小爷就咬死你们。”凌小白龇牙咧嘴的怒视着阿大和阿二,粉嫩的拳头牢牢握紧,一副小野兽护母的模样。

他们二人讪讪的笑了一声,立即收敛好心头起伏不定的情绪。

“哼,少见多怪,小爷打小就是这么被娘亲训练的,有什么大不了的?”凌小白骄傲的挺起胸膛,他选择性的遗忘掉即使被同样的方式训练,但他的训练量却比这批死士要小数倍,绝对是他所能承受的。

凌若夕虽然希望他能够变强,强大到足以傲视天下,但终究没舍得以这般惨绝人寰的手段去培养他,否则,凌小白大概也没这个能力可以安然无恙地活到这么大。

“集合!”发号施令的队长一见凌若夕出现,立即中气十足的命令道,好不容易才攀越过整条小道的死士,以最快的速度集合,近五百人站成十排,一排成五人。

“立正!”

“刷!”双腿并拢的整齐声响落入众人的耳畔,这批人虽然人数不多,但不论是气势还是纪律,都远比正统军队还要强劲,还要突出,尤其是他们身上弥漫的,那股只有在无数次血的历练中,无数次可怕的战斗中才会出现的杀气,更是浓郁得让人心惊。

“凌姑娘,死神小队应到五百人,实到五百人,请您检阅。”队长双手握拳小跑着前来,他目光炯炯,只专注地看着凌若夕,至于南宫玉等人直接被他忽视掉。

他所受到的训练,便是服从命令,服从她一人的命令。

凌若夕一个一个缓缓扫过下方的死士,冷峻的面容浮现了一丝满意,这批人成长的速度比她预期的还要好,实力最逊的,也有黄阶巅峰的修为,最高的十位队长已经突破了蓝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