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73章 死神小队的主人是他

第173章 死神小队的主人是他

“我从各地把你们会聚在这里,从第一天起我就说过,你们不再拥有名字、姓氏、尊严,有的只有一点。”凌若夕淡漠启口,话音刚落,五百人齐声回答道:“忠诚!”

“不错,看来你们还记得。”她满意的笑了,尔后指着身边显然还处于惊诧状态的天子,淡淡然说道:“我以前说过,你们的主子不是我,今天,你们勉强合格,我替你们带来了你们将要效忠的主子。”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独占一支军队,虽说南宫玉信任她,但帝王的信任能够维持多久?凌若夕不清楚,她只知道人性是最不可估计的,也是最高深莫测的,今天他可以相信她,对她毫不设防,但谁能保证将来,收复皇权后,他还能一如既往的信任自己?她不能赌,也不敢赌,最好的方法,便是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她对权势,对他的江山,毫无觊觎之心。

这样的死士她可以培养出一支,就可以培养出无数支,即便是送给他,用来换取他的信任,对她而言,也只是浪费了三个月的时间而已。

南宫玉倒是没想到她有如此隐晦的心思,而是傻愣愣的站在原地,显然被这天大的馅饼给吓坏了。

“参见主子。”死士们整齐的单膝跪地,左手成拳重重敲击着胸膛,他们是一把利刃,一把凌若夕一手磨练出来的锋利刀刃,足以刺穿敌人的咽喉。

南宫玉条件反射似的罢了罢手,得到指令后,这帮人齐齐站起。

“继续训练。”凌若夕大手一挥,示意他们进行今天的训练任务,二人分队搏击,训练场地内时不时传出肉体碰撞的钝钝声响,这帮人几乎把自己的对手当作了敌人,每一次出击对准的全都是人体的致命要害,毫不留情,那杀意是真的,那攻击也是真的,阿大和阿二看得一阵肉疼,心里除了惊骇仍是惊骇。

这哪里是训练,根本是让他们自相残杀啊。

“噢噢噢,打,打得好!”凌小白蹲在一颗石头上,看得目不转睛,时不时还在一旁为他们加油助威。

“好凶残。”阿大怔怔地看了他一眼,随后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么血腥的场面让一个小孩子看真的可以吗?

“好暴力……”阿二更是悄悄咽了咽唾沫,下意识后退半步,想要远离凌小白的身边。

凌若夕漠然睨了他们一眼,那眼神带着说不出的轻视与轻蔑,仿佛在无声的说着,他们的承受能力居然连一个小孩子也比不过。

但她却未曾想,那是一般的小孩么?那可是她亲自培养,从小生活在雇佣兵云集的落日城中,见惯了杀戮的凌小白,绝不是普普通通的人。

等到观赏完一天的训练,南宫玉等人早已被这些层出不穷的训练手段给惊到了麻木的地步。

“明天起,你们以十人为一队,分别前往这些地方,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将衙门里的官员首级给我带回来。”凌若夕随手将一份精心描绘着南诏国城池分布的地图摊开在石头上,指着几个要塞,沉声吩咐道。

五名队长齐齐点头,他们没有询问理由,没有过问原因,宛如机器般,听命行事。

“如果做不到,你们就等着切腹自尽。”凌若夕含笑说道,与她那看似轻松的表情截然相反的,则是话里的决然与凌厉。

任务一旦失败,等待他们的除了死,不会有别的其他可能。

“是!”队长们目光森冷,沉声应了下来。

派遣完任务,一行人才迎着夕阳的余晖缓缓踱步下山,南宫玉一路上不知道看了凌若夕几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什么话你可以直说。”她轻飘飘抛出了这么一句话。

“那几个地点是?”

“是南宫归海麾下幕僚的封地。”凌若夕坦然说道,“想要除掉他,必须要先下手为强,砍掉他的爪牙。”

“可这么做不是会打草惊蛇吗?”南宫玉始终记得,当初她曾说过的话。

“你认为时机还不够成熟?罪证的收集已经完成,这批死士也培养成功,也该让这把利刃用在真正的用途上了。”她冷笑着说道。

阿大和阿二惊愕的对视一眼,已然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动手了?”

“不然还等什么?”这三个月,她一直在暗中做着准备,有关南宫归海的罪证早已堆积成山,各地流言四起,再加上南宫归海自己作死,早已失去了民心,只靠着暴力的手段把持朝纲,现在不动手,还等什么时候?

南宫玉强忍着心头的激动,“有把握吗?”

“把握这种东西,说不如做,说得天花乱坠,又如何?不试试看,谁会知道最后的结果?”凌若夕的回答极其霸气,一时竟让南宫玉彻底震住,目光惊滞的凝视着她。

“有问题?”她挑眉反问道。

他急忙摇头:“不,只是觉得说着这样的话的你,真的让我很意外,却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完全听不懂,凌若夕嘴角一抽,她发现自己的脑回路和他似乎不在同一个频率上,耸耸肩,将他的话抛诸脑后,“等到暗杀成功,在消息还没传回来时,我们立即动手,杀南宫归海一个措手不及!”

先除幕僚,再杀本尊,最后拔除他麾下的武将,只要头一死,剩下的四肢可以逐个击破。

全盘的计划清晰的在凌若夕的脑海中浮现,但她却没有对南宫玉和盘托出,毕竟,她从来没有真正的信任过他,只是为了各自的利益,互相合作,交心?这种东西从来不存在于她的字典里。

回到皇宫时,南宫玉本想和她一起用膳,却被凌若夕婉言谢绝,她带着儿子返回寝宫,刚进入院子,便看见了守在殿外的云旭。

“凌姑娘,你要的东西已经找来了。”云旭将一个包袱小心翼翼的交托到她的手里,凌若夕顺手接过,踏入殿门后,在殿中一张圆桌上打开,里面装着足以用来制作炸药的原料,是她托云旭收集的,有了这些东西,如果到时候南宫归海余留的势力想要兴兵造反,她也有把握让他们有来无回。

这只是凌若夕留下的后手,并未曾知会过南宫玉,这个少年太单纯,也太心软,如果被他知道,凌若夕不敢保证他会不会有别的想法,毕竟她用炸药想要对付的,是南诏国的子民,身为帝王,他能接受么?谁也不知道。

她不愿意为了这么小的事,而影响到两人之间的合作关系。

“伤药多准备一些,临行前给他们送去。”凌若夕一边将包袱重新绑好,一边吩咐道。

“是!”云旭点了点头,一口答应下来。

“你私自动用这么大批的灵药,云族的人会不会找你麻烦?”凌若夕忽然间想到了什么,蹙眉问道。

这三个月来,如果没有云族秘药的支持,即使她有逆天的本领,也没办法如此之快的训练出一支铁血小队,她没有忘记这其中有谁的功劳,所以她也不介意向云旭发表一下自己的关心。

云旭动了动嘴唇,很想告诉她,这些灵药不是他拿出的,而是他的主子给的,但想想这样说的后果,他便将到了舌尖的话吞了回去,苦笑道:“多谢姑娘关心,属下不会有事。”

有少主在前面顶着,他能有什么事?只是不知道,究竟要什么时候,凌姑娘才能真正的明了少主的一番心意。

为了她,少主甚至不惜帮助自己的情敌除掉政敌,这样的心意,能传达给她吗?云旭不清楚,但他却衷心希望着,自己的主子能够得偿所愿,在付出了这么多以后,抱得美人归。

入夜,凌若夕坐在木椅上,难得的没有进入修炼状态,这半个月来,自从云井辰被收监天牢,几乎夜夜到访此处,风雨无阻,以至于她似乎有些习惯在深夜里,寝宫内多出来一个男人的存在。

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她一边闭目沉思着整个计划,一边等待着某人的造访。

“这灯是为本尊留的?”一道喑哑低沉的嗓音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这静谧的殿宇内,凌若夕敏锐的感觉到了那股她愈发熟悉的气息。

双眼霍地睁开,深沉无光的黑眸冷冷地瞪着身旁站立的妖艳人影。

“你想太多。”她凉凉的讽刺道,“你认为我会好心到为你留灯?”

他以为他是谁?值得自己这么做吗?

云井辰无奈的刮了刮鼻尖,没有揭穿她的谎言,如果不是为了他,她又怎会有闲情逸致坐在这里?而不是开始潜心修炼?这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口是心非啊。

他既无奈又有些惆怅,摇摇头,撩袍挨着她身边坐下:“听说你最近为了南宫玉一直在费尽思量?”

天知道,当他从云旭嘴里得知,她竟为了那个男人培养死士时,他有多怒,有多气!

她怎么可以为了别的男人做到这种地步?但后来,冷静下来后,他却懂了她的心思,她只是把南宫玉看作了合作的关系,为了除掉南宫归海,她才会为他做这一切,想明白了这一点后,云井辰打定主意,要助她尽快将南宫归海除去,解除她同南宫玉之间的联盟关系。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啊。”凌若夕似笑非笑的睨了他一眼,心里已猜到,必定是云旭把自己的所作所为告诉了他。

她并没有责怪云旭的多事,他效忠的主子本来就是眼前这个男人,而不是她,自然也就没有背叛一说。

“有关于你的,本尊怎能不上心?”云井辰压低了声线,妩媚的黑眸里,流淌着丝丝笑意,还有深处暗藏着的,郑重与真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