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75章 她在屋内,他在屋外

第175章 她在屋内,他在屋外,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闻言,阿大一脸认同的在一旁点头,“是啊娘娘,你不是也说过,要想用正大光明的手段,根本不可能扳倒摄政王吗?”为什么现在反而会这么说?

他和阿二一样,都是一头雾水,不明白凌若夕的打算。

南宫玉虽然心有疑虑,但却聪明的没有问出口,只因为他相信,她会这么说一定有她自己的理由和原因。

被他那饱含信任的目光盯着,凌若夕想忽视也忽视不了,她低声呵斥道:“你们明白什么?若是直接除去南宫归海,即便是成功,你们的主子也会背负杀害重臣的罪名,我们既然要做,就绝不能留下任何的后患,要做到不论是名,还是利,都能双赢。”

阿大和阿二顿时愣了,“双赢?”

“你们是在唱双簧吗?”否则怎么会变得同调起来?

阿大讪讪的笑了笑:“娘娘您就别打哑谜了,快说说看,咱们究竟该怎么做。”

“先在朝堂论罪,不论成功与否,势必会引起朝臣的猜疑、恐慌,再利用舆论,煽动百姓,给他们塑造南宫归海是南诏国罪人的想法。”凌若夕轻声解释道。

“可这么做会不会打草惊蛇?一旦我们明面上出手,他怎么可能坐以待毙?”阿二仍有顾虑,他不觉得南宫归海会任由事情按照他们所想的这么发展。

“要的就是他动。”凌若夕冷哼一声,眉宇间浮现了一丝戾气,“一旦我们出手,他势必会跟着行动,要么企图摧毁人证物证,要么打通关系,企图将事情解决,不论是哪一种方法,只要他动了,我们就占据上风。”

凌若夕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叮当响,她就是要逼这头老虎一步一步走上自己为它画好的绝路。

“娘娘的意思是,要为皇上博一个身后名?让南宫归海即便是死,也要钉在耻辱墙上?”阿二眸光一亮,听明白了她的打算,“妙啊,此法甚妙。”

南宫玉连连点头,“就按若夕说的做。”

眼看着三人商量得热火朝天,但阿大仍旧是一脸的茫然,他表示自己完全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什么身后名?什么耻辱墙?这些都是啥玩意儿?

“无知不是错,错的是你没脑子。”凌小白嚼着甜枣,轻轻戳着阿大的手臂,故作老成的叹息道。

“……”他一点也不想被一个小孩子说教!而且,小少爷,你这么小就面对如此血腥的场面,真的可以吗?

阿大在心里默默的吐槽着。

这夜,寝宫内的灯火闪烁不停,南宫玉为了在早朝上占据上风,与凌若夕密谈一整晚,天边一抹鱼肚白缓缓从海平线上浮现,火红的骄阳慢慢的伸出了一颗脑袋,第一缕阳光划破浓雾,众人才惊觉竟在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天亮时分。

“我先回宫更衣,今日你且在这里等候我的捷报!”南宫玉信誓旦旦的说道,看上去极有信心。

凌若夕微微颔首,目送他们三人离开后,这才疲惫的打了个哈欠,转身准备进屋。

谁料,眼前一道黑影蓦地一闪,整个人竟被强行搂住,拖入房中,房门被强劲的玄力刮得哐当一声合上,还没来得及进屋的凌小白傻愣愣地站在外面,茫然的眨巴几下眼睛,谁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

“娘亲——”他冲着房门忧心忡忡的呼唤道。

“小少爷请安心,凌姑娘她不会有事。”云旭从暗中现身,一把将他抱起,飞身跃下台阶,在院子里悠然落下。

凌小白不满的撅着嘴,身体在他怀里不安分的挣扎几下,逼得云旭只能松手,双腿落到实地后,他才整理着身上的衣衫,恶狠狠瞪着他:“你也是同谋对不对?说!是不是你引狼入室,把娘亲给绑架了?”

绑架?

莫名承担了这个极重的罪名,云旭顿时哭笑不得的摇了摇脑袋,“小少爷,这天底下谁能大胆到绑架凌姑娘?”

“哼,那是娘亲有能耐。”凌小白骄傲的挺起胸口,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是是是。”云旭敷衍的点头,“凌姑娘只是和少主有悄悄话要说,小少爷你也知道,打扰人谈情说爱是不道德对不对?”

“你别想糊弄小爷,小爷的娘亲才不会和坏叔叔谈什么情说什么爱。”凌小白拧起眉头,哇哇叫着,他打从心里不愿凌若夕和云井辰牵扯上什么关系,那男人这么小气,才不值得他给什么好脸色呢。

云旭彻底无奈了,他就不明白,这父子之间天生拥有的血缘,怎么到了小少爷和少主的身上就完全不起作用了呢?他们除了这张脸相似外,几乎没有任何相像的的地方,别说是父子,就算认为他们是仇人,也不为过。

“不行,小爷要去把娘亲给救出来。”凌小白越想越觉得自个儿的亲娘落入了虎口里,卷着袖口就想往寝宫里冲去,好在云旭眼疾手快把人给拦住,一记手刀重重地劈在他的脖颈上,凌小白眼前一黑,身体在瞬间失去了支撑,软绵绵朝下倒落下去。

他立马把人安稳的接住,看着怀里这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幽然叹息道:“小少爷,你可别怪属下啊。”

要是真让他冲进去打扰了少主的兴致,自己可就得遭殃了。

凌若夕丝毫不清楚外面所发生的一切,她此刻正被人从后紧紧搂住,那夹杂着怒火的急促呼吸,在她的耳畔窜起,一声比一声沉重,一次比一次急促,宛如野兽的喘息,危险至极。

她敏锐的知觉正在告诉她,身后的这个人此刻十分危险,身体不自觉僵硬了一分,戒备起来。

“我很生气。”低沉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几次没有自称本尊。

平稳的气息略显混乱,让凌若夕有些无措,又有些恼怒。

“你生气什么?”她蹙眉问道,身体轻轻挣扎几下,却没能挣脱出他的怀抱,紧皱的眉峰愈发加深,眼底已出现了一丝薄怒。

云井辰贪婪的嗅着她身上那股清淡的味道,气息逐渐平静下来,“你竟和他待了一夜。”

这是什么理由?凌若夕顿时只觉得好笑,她和谁待在一起做了什么,同他有任何的关系吗?

“每次本尊前来,总要偷偷摸摸,还要随时提防被你攻击,可他却能安然的待在你的身边,若夕,本尊真的很生气。”云井辰闭上眼,一字一字轻声说道,天知道,当他昨夜如往常一样前来时,看见的,却是灯火通明的殿宇,以及窗户内那两道人影,以及他们之间的谈话声,他有多想冲进去,把那个男人杀掉,可是,他终究没有这么做,只因为他知道,一旦他真的这么做了,她势必会恼怒于他,他们之间好不容易有所进展的关系,将会被彻底冰封,或许终其一生,他也再难进入她的心里。

所以,哪怕是再嫉妒,再恼火,他也只能忍着,受着,在这院子里,在僻静的角落中,静静地守了一夜。

听着他这番略显黯然的话语,凌若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很想冷漠的告诉他,这些通通与她无关,但感受着他的失落,她却说不出口了。

生平第一次,她历经风霜的心,竟出现了不该出现的心疼,虽然这抹情绪转瞬即逝,却是真实存在着的。

“呵,你竟会有朝一日乖乖的待在本尊的怀里。”云井辰莞尔一笑,一扫方才的落寞,笑得有些得意,有些甜蜜,双手蓦地缩紧,勒得凌若夕腹部有些生疼,她却没有挣扎,更不曾反抗,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任由他为所欲为。

半响后,他仍旧没有松手的迹象,凌若夕这才蹙眉问道:“你抱够了么?”

这个男人是不是太得寸进尺了?

“你陪了他一整夜,现在让本尊抱一抱又有什么关系?”云井辰理直气壮地反驳道,不仅没有松手,反而愈发用力的搂住她的腰肢,大有要把她融入自己骨血的意味,如果可以,他真恨不得打断她的四肢,将她圈禁在自己的身边,哪儿也去不了,让她的生命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存在。

只可惜,这样的念头终究抵不过一句舍不得。

她若伤了一分,他只会痛上十分,百分。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要的联系么?”凌若夕没好气地问道,身体以一种奇异的姿势滑出他的怀抱,脚尖轻轻在地面一点,人如一阵风迅速朝旁边刮去,拉开了同他之间的距离。

直到退到安全的位置后,她才整理着身上褶皱的衣衫,“你在外面待了一整晚?”

难怪他身上会有露水的味道。

“你觉得本尊会放心一头狼同你共处一室?”云井辰挑眉反问道,“万一他想要对你图谋不轨,本尊定会立即冲进来,将他碎尸万段。”

他笑吟吟地说着极其血腥的话语,听得凌若夕嘴角不停的**,图谋不轨?他以为谁都和他一样吗?

“别用你肤浅的眼睛去看旁人。”她厉声呵斥道,“我同他之间的关系……”

“本尊不想听到从你嘴里说出除了本尊外的别的男人。”云井辰霸道的打断了她的话,他可不喜欢听到她说别的男人。

“他心里在想什么,本尊知道得一清二楚,哼。”

喂喂喂,这种类似吃醋的口气,真的可以吗?完全不符合他邪魅狂狷的气质,OK?凌若夕无力的揉了揉眉心,“现在这个时辰你还不滚回天牢去?想要被人发现你私自逃出来么?”

“放心,本尊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他怎么可能会为她带来麻烦?云井辰笑得略显神秘。

“什么准备?”凌若夕困惑的问道,她可没听他说过这件事。

“你只需要知道,本尊永远不会让你为难,更舍不得让你难做就对了。”他的语调极其笃定,目光专注地凝视着她,虔诚得似在向她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