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76章 反击的第一战

第176章 反击的第一战

凌若夕强压住内心的悸动,故作淡漠的讥笑道:“你的存在已经对我造成足够大的麻烦了。”

“这话可真够伤人的啊。”云井辰面色微微一暗,有些失落,有些自嘲。

看着他这副模样,凌若夕竟有一刻想要安慰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的话说得太重,但紧接着,她又将这抹情绪从脑子里拍开,他又不是她的谁,更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她有必要去顾忌他的想法吗?

“不过,即使你这么说,本尊依旧不会放弃纠缠你。”下一秒,他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气,一席艳艳的红衣似一团火,妖艳十足。

这个人是铜墙铁壁,不论她说出什么话,永远无法伤到他,凌若夕气恼的轻哼了几声,索性闭上眼,打算来一个眼不见心为净。

“你昨夜一宿没睡,去歇息一下,短时间内,不会有消息传来的。”云井辰略带关切的话语落入她的耳畔,即使没有睁开眼去看他的神情,她似乎也能想象出他说着这句话时的样子有多温柔。

心尖微微一颤,似乎被一片羽毛轻轻撩拨了一下,有些悸动,有些荡漾。

“你认为有外人在,我能睡得安稳么?”凌若夕冷冰冰地质问道,睁开的眼眸里,只有冰冷的漆黑,根本看不出任何一丝暖意。

云井辰泄气的轻叹一声,“你睡下后本尊会自行离去。”

看着他妥协的样子,凌若夕什么话也没说,径直转身,和衣轻靠在软塌上,一副她睡了,他可以滚蛋的模样,倒是让云井辰哭笑不得。

这样的她,比起平日的冷漠,倒是多了几分生气。

“本尊走了。”他含笑说道,却没能换来她的回应,脚步慢悠悠朝门口踱步过去,步伐极其缓慢,打开殿门后,他再度转头:“本尊真走了。”

回应他的,是迎头抛来的一个茶盏,好在云井辰敏锐的侧身躲闪开了,否则定会被砸得满头血。

“要滚利索的,磨蹭什么?”凌若夕没好气地呵斥道,显然已是动了怒。

云井辰一边摇头,一边哑然失笑,这才迈开步伐走出了殿门,衣袖轻轻挥动一下,身后的房门被一股吸力吸着重重合上,他优雅的步下台阶,一眼就看见了抱着昏迷的凌小白站在院子里如同雕像般的云旭。

下颚轻轻一抬:“做得不错。”

以他的修为怎会听不见云旭和凌小白之间的争论声?

云旭面容平静,对他的夸奖沉默以对,自己打晕了小少爷,不仅没受到处罚,居然还得了褒奖,唉,这算什么事啊?

难怪有人说,父子是上辈子的情敌,这话果真有理,少主和小少爷可不就像是有宿仇么?

“呵,吃里爬外的小家伙。”云井辰伸出手指用力捏了捏凌小白粉嫩嫩的脸蛋,对他亲近南宫玉的做法,很是不满,别以为他不知道,正是因为这家伙的怂恿,才导致凌若夕生出和南宫玉做一对表面夫妻的想法。

“好好保护她们,本尊不希望有人伤到她们母子半分。”他一边玩弄着凌小白的脸蛋,一边沉声吩咐道。

云旭立即点头:“属下定不会让少主失望,即便豁出性命,属下也会保护夫人和小少爷的安危。”

“恩。”云井辰倒也没有怀疑他的忠心,他可是从小被自己带在身边的下属,若说这个世上还有谁能够值得他信赖,云旭首当其冲。

“你倒是比云玲懂事多了。”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让云旭心头顿时一紧,这次云井辰再度来到南诏,他没有主动问起本该在少主身边暗中保护的云玲,只因为他害怕得到的答案不会是他想要的。

“少主,”云旭欲言又止,他很清楚自己的妹妹对主子抱着怎样的心情,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担心,在少主遇到了真命天女后,云玲她会在嫉妒中,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

“放心,即便她对本尊下药,强行带本尊回族,错过了若夕的大婚,本尊也没有伤及她的性命,只是让她在刑堂里反省罢了。”云井辰似是知道他想要问什么,主动的将云玲的下场说了出来。

到底是跟在自己身边多年的属下,他在那日苏醒后,只简单的教训了一番,给她留了一口气,未曾亲手夺去她的性命。

闻言,云旭悄悄松了口气,只要人还活着就好,随即,他噗通一声跪倒在云井辰的面前,“多谢少主手下留情。”

这一跪,是身为兄长的自己为了亲妹妹跪的。

“只有这一次,事不过三,若再有下次,即使有你拼死阻挠,本尊也不会再留任何情面。”云井辰冷眼看着他,警告道。

他给过云玲两次机会,却绝不会有第三次,若再有下次,她再自作主张,等待她的,除了死,不会有别的可能。

“若云玲当真冥顽不灵,不用少主出手,云旭自会清理门户。”云旭敛去眸中的苦涩,一字一字咬牙说道,身为云族的门人,他们的天职便是辅佐少主,效忠少主,以少主马首是瞻,若是云玲死不悔改,哪怕心里再不忍,再难受,他也会处置了她。

同血缘亲情相比,忠诚更加重要,这已是烙入他骨子里的铁则。

“本尊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云井辰没有说信,也没有说不信,松开掐着凌小白的手指,拂袖转身,“记住你说过的话。”

言罢,他倾身点住地面,人一跃而起,飞出了红墙。

云旭仍旧保持着跪地的姿势,许久后,他才机械的爬了起来,“云玲,哥哥只希望你真的能够明白少主的苦心,千万千万别做傻事啊。”

一声幽然的叹息滑出唇齿,只可惜远在天边的人却听不到他发自内心的祈求。

退朝后,阿大一路飞奔朝寝宫跑来,脸上布满了喜悦与激动,他刚抵达寝宫外百米处,睡下不足半个时辰的凌若夕便立即惊醒,换下身上的长裙,换上一件墨色的长衫,正襟危坐在木椅上,饮茶清醒大脑。

“娘娘,好消息!好消息啊。”阿大刚冲进屋,便噗通一声跪下,脸上笑开了花。

“慢慢说,急什么?”凌若夕漠然说道,对他咋咋呼呼的模样很是不满。

凌小白在苏醒后,恶狠狠瞪了云旭几眼,本是打算进屋向凌若夕告状,却见阿大一脸喜色,心里泛起了疑惑,反倒是将告状的事抛诸脑后,他爬上凳子为阿大斟了一杯茶递了过去:“诺,喝水。”

“谢谢小少爷。”阿大接过后往嘴里灌了一口,等到气顺了后,才噼里啪啦将朝堂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一切与凌若夕的计划如出一辙,卫斯理在得到了那叠罪证后,联合几名新晋的朝臣,在早朝时公然向南宫归海发难,细数他十多项罪名,其中包括贪赃枉法、私收贿赂、**后宫……每一项罪名一旦坐实,南宫归海即便有十条命也不够赎罪。

他当朝反驳,并且声称自己为南诏尽心尽力,反指卫斯理等人血口喷人,妄想污蔑他这个国之栋梁,双方在朝堂上吵得不可开交,险些动武,最后南宫玉只将此事交由大理寺彻查,便宣布了下朝。

“娘娘你是没有看见,摄政王那张脸,啧啧啧,那叫一个好看!简直是大快人心啊。”阿大激动万分的说道,指手画脚地向凌若夕描述着南宫归海当时盛怒的样子。

“鱼饵已经洒下,现在只等这条大鱼自觉上钩了。”比起他的亢奋,凌若夕显得冷静不少,南宫归海的反应在她的预料之中,只可惜了,没能亲眼看到。

“就是,有娘娘出谋献策,又有皇上背后支持,拿下区区一个摄政王那还不是手到擒来?”阿大现在对凌若夕是各种佩服,哪里还有在雪山时的敌意?几乎把她看作了皇室的救世主。

凌若夕听着这番阿谀奉承的话,只淡漠的扯了扯嘴角,没有放在心上,“今夜照计划行事。”

“是!”阿大重重应下。

不到一个时辰,在小丫等人的故意煽动下,再加上云族探子的煽风点火,南宫归海被控告祸国的事传遍整个南诏,不少百姓在心里拍手称快,不少与他有所往来的人,纷纷登门造访,有人想要他尽快倒台,可也有人是靠着他这株参天大树赖以生存。

南诏国内的局势变得高深莫测,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北宁国的使臣仍旧滞留在驿站中,未曾离去,在这混乱不明的局势中,独居一禺。

“王爷,该喝药了。”凌雨涵身着一件素白色的长纱,裙摆拖曳在身后,手中捧着一个托盘推门进屋。

一股浓郁的药味在这宽敞的房间里飘荡着,一旁镶金攥玉的大**,凤奕郯脸色惨白的靠着玉枕,时不时捂嘴咳嗽几声。

“该死的东方夕朝!本王和他势不两立!”他咬牙切齿地低咒道,这些天来,他没少咒骂云井辰,若不是他,他堂堂一国王爷也不会落到卧床不起的地步。

身上的内伤几乎没有一丝好转,即便南宫玉大方的勒令宫中御医前来诊过脉,开过药方,他的病情仍旧没有缓和。

“王爷,来,雨涵喂你喝药。”凌雨涵侧身椅坐在床沿,轻轻握住瓷碗中的勺子,搅拌几下,就往他嘴边送。

“废物!”凤奕郯大手一挥,粗鲁的将药碗挥落在地上,乌黑的汤药溅了凌雨涵一身,滚烫的药汁烫得她连连抽气。

“你认为本王是废人吗?”凤奕郯用力握住她的手腕,一圈红色的印记赫然浮现。

凌雨涵疼得眼冒泪花,不停的摇头:“我……我没有……”

“哼,一个爹生的,你和那jian人倒是完全不一样啊。”凤奕郯面色狰狞,撕拉一声,将她身上的薄纱扯碎,整个人翻身而起,重重地压在她的身上,两条白花花的躯体,水乳交融。

女人哭泣求饶的声音,与男人的爆喝,夹杂着暧昧的动静,从房间里不断的传出,让路过的下人一个个羞红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