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77章 单枪匹马杀入摄政王府

第177章 单枪匹马杀入摄政王府

“凌若夕……啊……若夕……”让人面红心跳的呻吟不断的从凤奕郯的嘴里吐出,青丝从肩头直泄而下,散落在凌雨涵光洁的背部,香汗淋漓,她被硬生生压在床榻上,无助的承受着一波接一波的穿刺,双眼早已被泪水模糊,修长的指甲死死的拽住身下的玉枕,指甲片裂痕斑斑。

这是她的丈夫,却在这种时候叫着别的女人的名字,那她又算什么?

羞辱,前所未有的羞辱源源不断袭上她的心窝,利齿咬破了嘴唇,血腥味在她的口腔里蔓延开来,可这疼痛却远比不上心头的巨大痛楚。

一场耕耘后,凤奕郯抽身离开,随手捡起散落在床下的衣物,捂嘴轻咳几声,掌心有血块浮现。

“哼,和你姐姐一样,都是jian人!”他目光阴鸷,如同毒蛇般狠狠盯着床榻上疲软无力的女子,好似那并非他明媒正娶的王妃,只是一个下贱的ji女。

凌雨涵羞得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根本没脸面对他。

“你不是轩辕家族的人吗?却连一个凌若夕也收拾不了,什么第二世家,废物,通通是废物!”被东方夕朝羞辱的仇恨,被凌若夕凌辱的耻辱感,此刻化作滔天的怒火,被凤奕郯发泄在无辜的凌雨涵身上,他用着世间最尖锐的话语刺激着她,折磨着她,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得到满足。

“王爷……”凌雨涵脸色惨白,痛彻心扉地唤了一声,跌跌撞撞从床榻上翻身下来,狼狈的跪倒在他的脚边:“王爷,请你不要这么对雨涵,雨涵真的爱慕着王爷,雨涵没有错啊……求你不要……”

“砰!”回应她的,是凤奕郯毫不留情踹出的一脚,胸口被一股重力狠狠击中,疼得她眼冒金星,却又不敢喊疼,只能咬着牙硬生生受着。

她从小就深深的迷恋着他,为了成为他的王妃,她用尽了一切手段,甚至不惜同娘亲联手将凌若夕赶出府宅,大肆宣传她婚前失贞的事实,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得到他啊,可是如今,她得到的是什么?是他毫不留恋的羞辱,以及出气筒。

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两行清泪簌簌的从眼眶里落了下来,她哭得肝肠寸断,似是要把这些天来受尽的委屈,通通哭出来似的。

“哭?你用这张同她有五成相似的脸哭?如果是你的姐姐,她会哭么?”凤奕郯残忍的讽刺道,若是那个女人,她可会匍匐在自己的脚下,后悔着让那些人羞辱他?欺凌他?

东方夕朝对他动手,凤奕郯直接把这件事归咎到凌若夕的身上,那明明该是他的未婚妻,如今却被一国皇帝,天下富商当作珍宝,而他这个前未婚夫,却受尽白眼与冷遇,凭什么?

这么想着,他脸上的狰狞愈发扭曲,宛如地狱深渊中爬出来的厉鬼,极其骇人。

凌雨涵满脸恐惧,被他这副狰狞的模样看得心头发怵。

“你怕本王?”凤奕郯危险的眯起双眼,缓缓弯下腰,凑近她的视线,“你是本王的王妃,连你也轻视本王?”

“不,我没有,我没有……”她无力的摇着脑袋,任由眼泪洒落整张脸蛋,“我真的没有。”

“你最好说的是实话,哼,你们凌家没一个好东西。”凤奕郯恼怒的冷哼一声,看也不看地上**着身体的女子,披着长衫,随手将房门打开,根本不在意房内的春光是否会外泄,径直走了出去。

凌雨涵浑身瘫软地跌坐在地上,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之间会变成这样……

大婚时,那些誓言都是假的吗?

他曾经对她所说的情话,都是虚伪的吗?

为什么自从来到南诏,一切就变了?

“都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泪眼婆娑的眼眸忽然瞪圆,她咬着牙,一字一字狠声怒斥道:“凌若夕,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该死!该死啊”

从房间里传出的巨大嘶喊,让路过的随从吓得浑身一抖,立即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宛如身后有猛鬼在追赶一般,一溜烟消失在了长廊的尽头,连头也不敢回一次……

夜色渐沉,层层乌云将整片天空团团围住,月光被云层阻挡在苍穹上,整个皇城今夜多了丝丝沉闷的气氛,好似即将快要到来一场暴风雨,打更的更夫游走在街头巷尾,嘴里不停的吆喝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铜锣哐当哐当发出清脆的声响,忽然,一阵凉风从他的身侧刮过,他立即伸出手紧了紧自己的衣襟,见鬼似的朝四周张望了一眼,“错觉吗?”

刚才他好像看见了一道黑影快速掠过,幽静无人的街道,晚风阵阵,那风声好似鬼婴的啼哭,让更夫打了个寒颤,急忙加快步伐,朝有灯火传来的民居走去。

“那里就是摄政王的府邸。”云旭指着不远处一座占地近一千平方的宅院低声说道,他一席黑色的紧身衣,站立在一座三层楼高的阁楼瓦檐上,一旁还有另一名同样是黑色锦衣,墨发如云的女人。

自从上次摄政王府失窃后,南宫归海便将住所迁移到了此处,这里的守卫极其森严,即使离得这么远,凌若夕也能够隐隐窥视到,在院子里来回走动的人影,以及空气里属于强者的气息。

“根据消息,他今天下朝后便没有离开过书房,地点在这里。”云旭将一份描绘着摄政王府具体房间分部的路线图摊开在房顶上,指着其中一间屋子,沉声说道:“这四周有四名蓝阶高手,前院普通侍卫有一百多名,青阶高手近二十名,全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收集这些情报对于云族而言,轻而易举。

“不仅如此,在整个摄政王府上方,还有一道防御结界,只要有人闯入,马上就会被结界所困,陷入幻境难以脱身。”

又是结界?凌若夕微微拧起眉头,“这种结界很难破除吗?”

“不,如果是少主在此,想要破除它,只是一眨眼的事。”这种时候,云旭还不忘向她推销自己的主子,“少主实力强劲,对奇门八卦了若指掌,且还是绝顶的结界师、炼药师。”

“我是要去杀人,不是来听你说他的好话的。”凌若夕冷冷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最好停止任何有关云井辰的话题。

云旭无奈的在心里叹了口气,识趣的将满肚子夸奖自个儿主子的话吞入腹中,看来他打算推销主子的计划彻底失败了。

“你能不能破除这个结界?”凌若夕再度问道,她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向云井辰寻求支援,这是她的事,她没有必要向旁人求助,尤其这个人还是他!

这是她的骄傲,也是她的尊严。

云旭默默的摇了摇头:“属下才疏学浅,对这种结界一窍不通,无法将其破除。”

“那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样接近书房?”凌若夕的嗓音愈发冰冷,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今夜的计划难道要就此耽搁不成?

久久没有等到他的回答,凌若夕的耐心宣告结束,她冷哼一声,眼眸微微一转,心里已有了几分思量。

“罢了,大不了引蛇出洞。”

这话……

云旭心头咯噔一下,愕然抬起眼眸,却只来得及看见凌若夕离去的残影,嘴角猛地**几下,“该死!夫人也太大胆了。”

引蛇出洞?她若是真的这么做,只怕今夜就要有一场血战了……

但他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凌若夕已在瞬间从屋檐飘落到摄政王府前,掌心运起一团玄力,朝着那紧闭的厚重大门轻轻挥去。

“砰!”

红漆大门瞬间被轰成了碎片,木屑的残渣哗啦啦朝院子里飞去,巨大的声响惊得府内的众人吓了一跳,不论是暗中负责守卫的高手,还是负责巡逻的侍卫,通通朝正门口涌来。

“什么事?”正在与朝廷几名重臣密谈的南宫归海听到动静,脸带不悦打开了房门。

一名步伐匆忙的侍卫赶紧行礼:“回王爷,似乎是有人强行闯入府中,奴才等正要前去查看。”

“什么!?”他错愕的惊呼一声,难以想象自己的府宅居然会被人强横的闯了进来,当即就要朝前院走去,屋子里四名朝臣惊诧的对视一眼,立即起身跟上。

他们也想去看看,这大胆到公然擅闯摄政王府的贼子,究竟是哪路人马,人数又有几多。

“布阵法,我不想战斗时被人骚扰。”凌若夕衣诀凛凛,站在空荡的大门外,向云旭吩咐道。

后者满脸黑线的看着不断朝这里蜂拥而来的侍卫,默默的在心头摇头叹息,夫人真的好暴力,好凶残,虽然在心头吐槽着,但他却老老实实按着凌若夕的要求做了,牙齿咬破手指,在府外幽静的小道上画了一个复杂的图形,尔后,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图形中央的五角星芒中勃然升起,金光熠熠,直刺苍穹,随后,一道肉眼无法看见的保护罩将摄政王府周围百米内的土地笼罩住,宛如一个巨大的保护罩。

这个阵法足以隔绝里面的任何声响,除非下阵人身死,或者自觉取消阵法,又或者熟知阵眼的知情者,否则,任谁也没办法将这个阵法解除。

脚步声凌乱的从四面八方朝前院聚拢,滋滋焚烧的火把将整个府宅照耀得灯火通明,南宫归海在两排侍卫的簇拥中顺着红漆长廊走来,身侧还跟着四名蓝阶高手。

他刚抵达正厅,正对大门,一眼就看见了孤身傲立在府外的女人,眉头顿时一皱:“若夕姑娘?”

“你不是该尊称本宫一声皇后娘娘吗?”凌若夕貌似纯良的歪着脑袋,浅笑道。

“你来这里做什么?擅闯朝廷重臣的官邸,就算你是当今国母,也要处以重刑!”南宫归海心头一紧,却仍旧狐假虎威的呵斥道。

凌若夕冷哧了一声,“重刑?等你今天有命活着离开这里,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