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78章 一路杀到最后

第178章 一路杀到最后

话铿锵有力,却让在场众人齐齐变了脸色,侍卫们当即将南宫归海包围得愈发紧密,唯恐凌若夕发难,他们谁没有听说过凌若夕的名字?这个女人修为高深,身手强劲,绝对是劲敌!

“皇后娘娘,你这是打算做什么?”一名大臣被吓得脸色惨白,双腿哆嗦着从南宫归海身旁往前跨出一步,战战兢兢地问道,似是要为他撑腰。

“太吵了。”凌若夕悠悠掏了掏耳朵,袖袍轻挥,一根银色的细针夹杂着玄力,瞬间从她的广袖中刺出,速度快得众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回过神来时,针尖已刺穿了大臣的眉心,一个细小的血洞赫然浮现,殷红色的鲜血从血洞中渗出,他瞪大了双眼,身体踉跄几下,砰地一声倒落在地上,失去了声息。

“嘶!”有不少人齐齐抽了一口凉气,完全无法想象,她竟会连招呼也不打,说动手就动手,他们看向凌若夕的目光多了几分戒备,几分忌惮,几分恐惧。

南宫归海铁青着一张脸,看着面前轰然倒地的亲信,身体气得不住颤抖,“凌若夕!你竟敢当着本王的面胡乱杀人?简直太不把本王放在眼里了……”

“本宫需要把一个死人放在眼里吗?”她挑眉反问道,凉薄的嘴角缓缓划开一抹邪魅的笑容。

云旭默默的垂下头去,站在她身后,他刚才好像在凌姑娘的身上看见了少主的影子,尤其是那抹笑,邪肆、杀戮、冰冷,像极了少主动怒时的样子,这算什么?夫妻相吗?

本该是剑拔弩张的氛围里,他的思绪却飘到了另一个空间,好在他聪明的没有说出口,否则,或许下一个惨死在银针下的人,就该变成他了。

“放肆!来人啊,把这个目无王法的女人给本王抓起来。”南宫归海一声令下,四名青阶高手同时向凌若夕扑来,左侧两个,右侧两个,速度极快,只可惜她的修为早已达到蓝阶巅峰,这点速度根本不够看,双手轻轻一抖,两把柳叶刀咻地滑入掌心,凌若夕不躲反进,脚尖在地面轻轻一蹬,率先迎了上去,侧身避开对方的攻击,刀刃滑过那名强者的咽喉,顺势将人踹出,借力朝后跃起,同时,右侧的攻击也抵达了她的背部。

娇小的身躯在空中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朝下弯着,避开朝她后脑勺袭来的掌风,指缝间的锋利刀芒狠狠刺入敌人的心窝,顺势擒住对方的肩膀,整个人凌空跳跃一下,一脚踹向最后那名敌人的心脏。

“砰砰砰!”四道人影从半空中坠落下来,如同被炮弹打下的飞机,狠狠地砸落在院子里的青石地上,两人惨死,两人重伤,鲜血从空中肆意落下,宛如一场红雨。

凌若夕悠然落地,脚后跟在地面用力一蹬,身体仿若射击而出的子弹,冲向侍卫群中,她的速度快得惊人,肉眼只能隐隐看见一道模糊的黑色残影。

手起刀落,必会见血,不断有惨叫声与惊呼声从侍卫群中传出,不断有人接二连三的倒下,南宫归海等人看得目瞪口呆,这哪里是人?分明是从地狱中前来收割人命的死神!

凌若夕的招式一击必杀,只要出手,必定会卷走一条鲜活的生命,顷刻间,一百多名侍卫在乱战中,死伤过半,地上凌乱倒下的尸体,堆积如山,空气里,那股血腥的味道久久难以散去。

那席黑衣,早已被鲜血浸染成了血衣,凛凛的衣诀朝脚下滴落着血珠,凌若夕随意的甩了甩有些发酸的双手,挑眉看向在场唯一还活着的八人,四名蓝阶高手,三名朝堂重臣,还有一个是她今夜暗杀的目标。

虽然这已经不能算是暗杀,但只要解决了他,任务同样算是成功。

云旭艰难的在府外吞咽了一下口水,默默的将握住刀柄的手松开,看这样子,凌姑娘她哪里会需要自己的帮助?这可是整整一百人啊,虽然都只是一些毫无玄力修为的普通侍卫,但就算是杀猪,也该杀累了吧?可她呢?却面色不变,甚至连气息也不曾絮乱过一下,这尼玛还是人么?

饶是云旭见多识广,此刻也被凌若夕展现出强大杀伤力给震住,深受打击。

“人多不见得是好事,我说过,今夜是你的死期。”凌若夕杀红了眼,那混杂着嗜血杀意的目光笔直的落在南宫归海的身上,这一刻,他甚至有种自己早已成为死人的错觉,心头升起一股难以言状的惊骇与恐慌,脚下一软,险些栽倒在地上。

“你……你不是人……”他嘴唇颤抖着说道,脸色已是一片惨白。

这些可都是军队中一等一的强者啊,可在她的面前,却像是毫无反抗力的白萝卜,一刀一个,这女人怎么会可怕到这种地步?饶是南宫归海早已知道凌若夕的身手超凡,但他却怎么也料不到,她会如此逆天,一vs一百,不仅毫发无伤,甚至没有落下一滴汗水。

亲,这是开了金手指么?

“恩,眸中意义上来说,我还真不是人,是要你命的死神!”凌若夕冷笑一声,懒得再同他打嘴仗,身体再度化作残影,朝南宫归海袭来。

“王爷快闪开!”四名蓝阶高手瞬间越到他身前,以血肉之躯形成一道保护墙,将南宫归海牢牢的护在身后,同时,运起体内的玄力,一道蓝色的光晕从他们的头顶上飘出,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屏障,企图抵挡凌若夕的攻势。

不得不说,虽然凌若夕已跨入蓝阶巅峰,但同时对上四名蓝阶高手,又遭到他们的拼死阻挠,这一击,愣是被这保护罩硬生生扛下,柳叶刀与蓝色屏障在空中撞上,发出一声好似两块铁摩擦的尖锐声响,甚至隐隐能够看见一丝火星。

攻击受到了阻挠,她被迫从空中落下,眉头一蹙,冷眼看着这四名蓝阶高手:“你们这是死也不肯让开了?”

其实凌若夕自认为自己还是挺好说话的,若是他们愿意就此放行,交出南宫归海,她愿意留他们一条命。

“誓死保护王爷!”四人齐声回答道,表露出了自己的觉悟。

凌若惜略感惋惜的摇了摇头,“既然你们想要找死,我也应该满足。”

说罢,体内的玄力疯狂的运转,丹田宛如一个小型的旋窝,一丝丝强劲的气流发了疯似的朝丹田中汇拢,一波接着一波,她的身影迅速在原地消失,四名蓝阶高手浑身戒备,紧张地张望着四周的动静,但除了那暴涨的杀意,他们什么也没能看到。

四周凌乱摆放的尸体随意的抛弃在地上,血泊荡漾,南宫归海被他们牢牢护在后方,眼睛咕噜噜朝四下转动着,寻找着脱身的机会。

“砰!”一只手掌突然间从左后方袭来,重重拍打在那层屏障上,咔嚓咔嚓,细碎的裂痕在表面浮现,瞬间化作漫天的蓝色光点,四人合围撑起的保护罩如此轻易就被凌若夕击破,他们眼神一凝,立即朝两侧飞开,企图逃离这个地方。

“动作太慢。”一声嘲弄的浅笑后,凌若夕的身影由左至右迅速从他们的眼前滑过,凝聚了十成力量的掌风笔直的拍向他们的胸口。

“噗——”鲜血好似水柱,蓦地从四人的嘴里溅了出来,身体微微踉跄几下,却没有倒地,仍是硬撑着一口气,企图继续保护南宫归海。

这份忠诚凌若夕可以理解,甚至有些钦佩,只可惜,她在下手时,却未有任何一丝犹豫与动容,短短数十秒,四人已与她过了十多招,不论是实力还是经验,他们都不是她的对手,哪怕是被迫防御,也显得极其狼狈。

云旭在一旁神情古怪的拧起眉头,不错,他承认凌姑娘身手超乎寻常的高强,但一人应对四名蓝阶高手,居然能把对方打到毫无反击之力,这可能吗?科学吗?

这类似秒杀的局面让他越看越觉得不太对劲,忽然,他的双眼落在这四名蓝阶高手的下盘上,似乎是看出了一丝苗头,刚毅的面容浮现了一抹了然的浅笑,原来是这样。

“哇!”心脏被玄力彻底震碎,两枚柳叶刀插在心窝,三名高手只来得及发出此生最后的一个音符,便彻底失去了声息,只余下那最后一人,带着极重的内伤,艰难的想要护住南宫归海,他目光决然,好似要用自己的性命,为他寻找到一丝逃生的机会。

“困兽之斗。”凌若夕悠然收回攻势,从半空中优雅的落在地面上,黑色的马靴践踏过血泊,裙摆在这混杂了血腥的晚风中被吹得猎猎作响。

她嗤笑一声,轻轻摇晃着脑袋,“我要杀的人,从来没有能够逃掉的,今日,他必死无疑!”

“凌若夕,你究竟想要什么?南宫玉他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为他卖命?本王可以翻倍给你。”南宫归海眼见大势已去,仍旧想要做最后的垂死挣扎,那宛如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的眼神,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凌若夕不屑的勾了勾嘴角:“我同你不可能有共同的话题,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一件事。”

“什么?”南宫归海心头一机灵,误以为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一颗心激动得上下起伏。

“你死后,你府宅里的财产,我就顺便接手了,放心,我会好好的爱护它们的。”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险些让南宫归海气得吐出一口鲜血来。

无耻!这个女人简直是无耻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