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87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第187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凌若夕一身冷冽走出宫门,身旁没有带任何人,在询问过御林军后,得知了驿站的方向,她便慢悠悠顺着热闹的市集走了过去,顺道她还跑去清风明月楼喝了一杯下午茶,楼里还未进入最火热的时辰,整个大堂空无一人,姑娘们正在卧房睡得昏天暗地,唯有小丫一身干劲的旗装伺候在她左右。

“前些日子送来你这的人调教得怎么样?能登台么?”将手里的白玉茶盏轻轻放下,她斜睨着一旁恭敬站立的少女,淡然问道。

小丫想到那名少女顿时笑开了:“主子的眼光自然是极好的,那人如今还在学习琴艺,过不了多久便能登台,如果小的料想不错,她定会成为楼里的顶梁柱。”

她一边夸赞着未来的摇钱树,一边不着痕迹拍着凌若夕的马屁,夸奖着她的眼光。

凌若夕对这调教的进度略感满意,“生意如何?”

“还算不错,主子要看看这些天的账务吗?”说着,小丫便准备将账薄找来交给她查阅。

凌若夕挥手制止了她的举动,“不必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相信你的能力。”

小丫的心里顿时感动得一塌糊涂,能够得到自己效忠的主子一句简简单单的夸赞,于她而言,已是来之不易的事,她眼眶蓦地一红,重重点头道:“小丫一定不会让主子失望!”

“恩,你最近留意一下京城附近是否有合适的庄园,并且多留心培养一些忠心、能干的少年,日后会有大用。”凌若夕漫不经心地吩咐道,她同南宫玉第一次正面交锋,表面上来看,虽说他退让了一步,答应她会释放云井辰,但她没有看漏他心里的不悦与不满,合作这种关系,一旦失去了信任,出现了裂痕,那么,它便离摧毁的一天不远了。

在失去南诏国庇护前,她必须要早做打算,势力这种东西,借用旁人的,永远比不上自己手里牢牢握住来得更踏实,更有用。

这个道理凌若夕心知肚明。

“是。”小丫牢牢地将她的吩咐记下,随后,凌若夕便起身准备去办正事,墨色的身影朝房门缓缓走去。

“主子,你这就要走了吗?”小丫亦步亦趋地跟在她后方,略带不舍地问道。

凌若夕睨了她一眼:“我还有事要办。”

“那小的送主子出门。”小丫一脸善解人意的笑容,将她护送着步出楼里,尔后站在宽敞的街道旁,冲着凌若夕远去的背影挥舞着手臂道别。

驿站外,凌若夕一席墨色锦衣站在大门口,双手安静且随意地放置在两侧,昂着脖子看着眼前这座类似大宅的院落,手指轻轻扯了扯宽广的袖口,抬脚走上前去,手指轻轻敲响了紧闭的房门。

“什么人?”两名带刀侍卫打开门,戒备地将凌若夕从头到脚扫了一遍,面露一丝迟疑,一丝恍然。

这人怎么这么眼熟?

“凌若夕特地前来拜访贵国三王爷,劳烦通传一声。”凌若夕不卑不亢地说道,丝毫没有身为北宁国罪人的自觉,那气场,那姿态,甚至隐隐透着一丝傲然。

侍卫顿时脸色大变,“你就是凌若夕?”

他们仓皇地对视一眼,急忙将人拦在门口,另一人赶紧进去通报。

凌若夕装作没有看见两名侍卫警戒的目光,优哉游哉站在原地,时不时抬头看看天色,时不时朝四周张望着风景,颇有她只是前来拜访的架势。

没过多久,驿站内便有一名武将率领着十多名侍卫威风凛凛地走了出来,武将居高临下站在门外的石阶上,俯视着台阶下方的女子,面色沉如水:“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哦?”她眸光一冷,貌似纯良地歪着脑袋:“是不欢迎,还是不敢让本宫前去探望三王爷的病情呢?”

“放肆!”武将被她挑衅的言词气得浑身发抖,一丝杀气在他的眉宇间迅速闪过。

“这位大人,你们站在南诏国的国土上,居然胆敢将本宫阻拦在屋外,敢问究竟是谁更放肆,恩?”危险的尾音轻轻朝上扬起,明明她什么动作也没有,但在那双深幽的双眼注视下,众人只觉得一股凉气从心尖迸发。

武将咯咯握紧了拳头,唇瓣紧抿成一条直线,怒视凌若夕,那模样,好似要将她给生吞活刮了似的。

这点毫无杀伤力的眼神,对凌若夕而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她悠悠然站在原地,笑得放肆且邪气。

半响,面容苍白的凌雨涵缓缓从院子里走来,身若垂柳,单薄且瘦弱,白色的长衫包裹着她的身形,好似一阵风吹来,就会把她给吹翻似的,让人心生怜惜。

“参见王妃。”武将立即侧身行礼,态度极尽谦卑。

凌雨涵默默地点了点头,示意他起身,尔后,她神色复杂地看着屋外的女人,脸色在瞬间变了好几次,似不甘,似怨恨,但最终又化作了平静。

“姐姐。”

“省了吧,我可担不起你这声姐姐。”凌若夕傲慢地说道,嘴角划开一抹似嘲似讽的轻笑,她不清楚凌雨涵的嫉妒与怨恨究竟来自于什么,但明明心里不爽她,却偏偏要装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她看得真心别扭。

她可没有想要同这个女人逢场作戏的想法。

“你!你竟敢对王妃不敬?”武将眦目欲裂,怒瞪凌若夕,若是眼神可以杀人,大概她此刻早已死了无数次了。

凌若夕傲慢的姿态与凌雨涵楚楚动人的模样放在一起,男人都会怜悯后者,维护后者,谁让男人天生的骨血里就有一种英雄主义存在呢?

凌若夕慢悠悠将目光落在这名从一见面就对她表现出不满与敌意的武将身上,眉梢轻轻扬起:“这位大人,你这般急着为三王妃出头,到底是正义感作祟呢,还是你们别有私情?作为奴才,主子没有出声,什么时候轮到你先说话了?这就是北宁人的教养吗?”

她的话不重,可偏偏话里带着的讽刺宛如一巴掌,重重地扇在在场众人的脸颊上,火辣辣的疼。

这是**裸的羞辱。

不仅是那名武将,就连一旁的侍卫一个个也不禁沉了脸色,如同一只只愤怒的野兽,恶狠狠地瞪着她,仿佛随时会扑上来同她拼命,面对这些凶神恶煞的容颜,凌若夕不仅没有感到害怕,反而笑得愈发欢快,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自己的快乐得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她觉得,这话说得没错。

“将军不必动怒,本王妃并没有把姐姐的话放在心上。”凌雨涵低垂下眼睑,细长的睫毛遮挡住了她眸子里的阴鸷暗光,她故作大度的姿态让这些人愈发的为她不值。

明明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怎么一个这般善良,一个却这般盛气凌人呢?

“姐姐今日是特地前来探望王爷的吗?”凌雨涵暗自窃喜,但脸上却不露分毫,她恬静地笑着问道。

“不然,你认为本宫是特地来同你演戏的吗?”凌若夕双手环抱在胸前,挑眉反问道,她看够了这人柔弱的姿态,似乎她什么也没做吧?可她却偏偏有本事能让所有人站在她那方,不过,既然她要演,她就让她演个够!

凌雨涵被她这么一噎,脸上的笑容扭曲了一秒,她尴尬的动了动嘴角,即使什么话也没说,但那委屈的模样却足够让旁人脑补出无数的版本与故事。

瞬间,凌若夕接收到的愤怒视线成几何翻涨,她却不在乎,仍旧是那副气焰嚣张的样子。

“姐姐有这份心,王爷知道定会高兴的,不管怎么说,姐姐同王爷也曾有过一段缘分,即使关系不在,但情意仍在。”凌雨涵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尔后转头看向身旁为她打抱不平的将军,“大人,还请通融一次,就让姐姐去探望探望王爷吧。”

将军心里即使有再多的怨言,但主子娘娘发话,他怎能再阻挠?心不甘情不愿地挥了挥手,示意属下放行。

“姐姐,请。”凌雨涵做足了主人家的姿态,侧过身,请凌若夕进去。

她目不斜视,缓缓迈开步伐跨入驿站内,经过那帮侍卫身前时,从四面八方投射而来的眼刀狠狠地刺在她的身上,但她却仍旧是一脸的平静。

驿站内的精致极其清幽,连接前院与后院的一泓清池,锦鲤成群,碧水般的池面上偶有一丝涟漪缓缓荡漾着,白鹭从苍穹上落下,轻点池面,扑闪着翅膀再度飞翔于这蔚蓝的天际,整个院子别致且清雅,倒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一路上,凌雨涵始终慢凌若夕两三步,时不时偷偷瞄着她的神色,一副想要亲近她,却又畏惧她的模样。

“这里没有外人在,你这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还是省省吧,我可不会怜香惜玉。”在一处长廊的拐角处,凌若夕忽然停下了脚步,猛地转身,冲凌雨涵讽刺道。

凌雨涵低垂下头,什么话也没说,肩旁垂落的青丝在她的眼角周围勾勒出了一圈淡淡的暗色阴影,那张柔弱的容颜此刻变得有些诡异,有些异于寻常的阴霾。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褪去了甜美的声音阴鸷如魔,缓缓传入凌若夕的耳畔。

她眸光微微一闪,这才是凌雨涵的本来面目,什么善良,什么温柔,通通是假的。

“刚巧,我也不见得有多喜欢你。”论口才,她绝不逊色于任何人,轻飘飘的一句话,便让凌雨涵顿时哑然,有种一拳砸在一团棉花上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