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88章 闯门捉奸

第188章 闯门捉奸

宽敞且幽静的红廊拐角,两个女人面对面站立着,一个面含讥讽,一个脸带阴霾,双眼在空中对上,似有无声的火花正在她们之间滋滋地汹涌着,澎湃着,燃烧着。

凌雨涵率先收回目光,她凉凉地勾起嘴角,将那张柔弱的面具彻底卸下,容颜略显狰狞,恶狠狠瞪着凌若夕:“你知不知道我从小到大有多少次期盼过,这个世上没有你,因为你,我不论做得有多完美,永远都会被世人所嘲笑,不论我有多刻苦,多么努力地修行,永远无法成为名正言顺的相府大小姐!凭什么?就因为你是大娘的女儿吗?”

这是凌雨涵生平第一次无法再保持冷静,这些天来,她饱受煎熬,一次次被自己的夫君,自己心爱的男人伤害,她的心早已经是千疮百孔,如今,罪魁祸首就站在她的面前,她怎么可能还能忍耐?

凌雨涵神色不变,任由她那冰冷的眼刀刺在自己身上。

“你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如果没有你,相府的大小姐应该是我!王爷他从小的未婚妻也该是我!”

“这种问题,你该去问你的爹,你的娘,而不是来问我。”凌若夕言简意赅地说道,语调冰凉且淡漠,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凌雨涵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衅,又是这副模样,自从她脱离了痴傻后,面对自己,她永远是这副漫不经心的姿态,仿佛不论自己做什么,说什么,在她的眼中,永远都是不入流的手段!

“你!你简直太目中无人了……”凌雨涵气得握紧了拳头,单薄的身躯不自觉微微颤抖起来,一副眦目欲裂的模样怒视着眼前的女人。

她嘴里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把刀子狠狠地刺入她的心窝里。

“本宫劝你最好继续保持你的柔弱风范,毕竟,可没有男人会喜欢表里不一的女子,你这个样子要是被你的夫君看见,呵,你说他可还会愿意碰你么?”凌若夕轻描淡写地问道,她永远知道如何在一个人的伤口上撒盐,知道如何让一个人痛到极致。

凌雨涵的嫉妒来自于什么,她清楚得很,这具身体曾经的嫡出身份,曾经顶着的三王爷未婚妻的头衔,都是她所怨恨的。

她不介意给送上门的敌人添堵。

果不其然,在听到凌若夕的话后,凌雨涵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手臂蓦地扬起,眼看着就要朝她的脸蛋拍下。

呼……

微弱的破空之声夹杂着一丝凉风扑撒在凌若夕的面颊上,她眼也没眨,随手就在半空中将她挥落的手腕紧握住,任凭凌雨涵如何挣扎,也挣脱不出她的手掌,。

“啊!好痛。”尖锐的疼痛从手腕传来,从小被娇身惯养的凌雨涵哪里受得了这种痛苦?立即泪眼婆娑的惊呼道,“你松手,快松开,你弄痛我了。”

“我早就说过,对待女人我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凌若夕不屑的冷哼一声,却再瞬间松开了五指,冷眼看着凌雨涵那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嘴角冷冷地扯出一抹极尽讽刺的笑,“有些话我劝你还是考虑好再说,不是每一次我都会这么好心的绕过你,懂么?”

这是**裸的轻蔑,**裸的警告。

她浑身萦绕着的杀意让凌雨涵的背脊爬起一股寒气,脸色一白,下意识后退了几步,眼眸闪烁着,有不甘,有怨恨,但最终通通化作了深不见底的平静,她揉着通红的手腕,将这口恶气狠狠吞回了肚子里,什么话也没说侧过身继续为凌若夕引路。

她不会就这么妥协的,早晚有一天,她要连本带利的把自己遭受到的耻辱通通回报回去!

凌若夕,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跪在我的面前哭着求饶!

低垂下的眼睑里,漫天的阴鸷正在凝聚。

凌若夕根本没有在意她此时此刻在想什么,两人一前一后抵达后院的阁楼下方,还没走上木梯,就听见了从二楼那扇紧锁的房门内传出的,让人面红心跳的暧昧呻吟。

眉梢微微一扬,凌若夕饶有兴味地打量了一眼身旁的女人,她可不是什么也不懂的无知少女,这种声音,除了里面正在进行男女肉搏战,不可能还有别的。

所以,她来得刚好是时候么?

“需要我回避吗?”凌若夕故作善解人意的问道,一副很好说话的模样,但与之相反的,却是她眉宇间浮现的戏谑与兴味。

正妻捉奸的戏码,她可从来没有看过现场呢。

凌雨涵的神色从苍白变作青紫随后又转为黑沉,凌若夕甚至听到了她拳头握紧的咯咯碎响,显然,她此刻气得不轻。

“我不会让你看我的笑话的。”凌雨涵硬生生将心底的痛苦忍下,哪怕她此刻心如刀绞,但她绝对不会在这个女人面前流露出半分的脆弱,绝不!

深吸口气,她昂首挺胸迈开了步伐,那模样,好似怀着满腔的孤勇前赴战场的士兵。

凌若夕神色不变,眼底划过一丝意外,呵,没想到这个女人倒是有几分胆色,可惜了,她们终究只会是敌人。

二人一前一后缓缓顺着木梯走上二楼的走廊,那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变得愈发清晰,女人暧昧的娇喘与男人狂野的低吼融汇在一起,其中还夹杂着床榻嘎吱嘎吱的碎响,足以见得战况有多激烈。

凌雨涵脸上的血色逐渐消失得一干二净,就连嘴唇也是一片乌青,如果不是一口气支撑着她,恐怕她此刻早已瘫软在了地上,哪里还有勇气去见屋内的画面。

人站定在门前,从里面传出的一声声暧昧声音,将她的心搅得血肉模糊,干涩的眼眶没有一滴泪水,但萦绕在她周身的悲凉气息,却浓郁得让人心惊。

“需要帮忙吗?”凌若夕斜靠在一旁的墙壁上,轻轻睨着她,淡然问道。

“不用你假好心!”凌雨涵咬着牙,一字一字狠声说道,她不会让这个女人看自己的笑话的,哪怕心再痛,她也会撑下去,绝不能在她的面前丢人现眼。

凌若夕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左右又不是她的男人,这凤奕郯在里面做什么,同她毫不相干,她也不感兴趣。

颤抖的手指缓缓凑近房门,轻轻用力,原本以为里面会落了门栓,谁想到,竟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挠,吱嘎一声开了。

飘舞的帐幔,摇曳的床榻,还有那若隐若现的两道雪白身影,清晰无比的映入两人的眼中。

凌雨涵呼吸明显惊滞住,双眼无意识放大,似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画面似的,整个人如同石化一般愣在了原地。

“啧啧啧,身材不错。”凌若夕凉薄地翘起嘴角,她讽刺的声音让正在翻云覆雨的男女彻底惊了,女人惊慌失措的将身上匍匐的男人推开,抱着被子,恐惧万分的看着站定在门口的两个女人。

“王……王妃……”她结结巴巴的唤道,对这捉奸的局面有些无措。

“即刻穿好衣物,滚出去!”凌雨涵努力控制着声线里的颤音,想要装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咬牙切齿的命令道。

那是跟随她从北宁国前来此处的侍女,可如今却爬上了她夫君的床榻,凌雨涵双眼猩红,眦目欲裂地瞪着八仙架子床外忽上忽下飘舞的帐幔,天知道,她究竟用了多大的力气才逼迫自己站在这里。

女人连滚带爬的在床榻上胡乱将衣物套弄好,哆嗦着滚下地板,她根本没有脸去看凌雨涵的表情,紧紧拽着衣襟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卧房。

等到人消失在屋外的走廊上后,凌雨涵这才将目光投掷在凤奕郯的身上,可这一看,她心里那座蠢蠢欲动的火山,便突的一下,爆发了……

她看见了什么?她竟看见她的夫君躺在床头,用着一副痴迷?怔然?的复杂表情,专注地看着凌若夕。

怎么会这样?

不期然的,凤奕郯这些日子以来每一次折磨自己时,在她的耳畔轻轻呢喃的名字便再度响起,紧贴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颤抖着,不!不会的!王爷绝不会对这个女人动心!

凌雨涵下意识抬起脚,身影一闪,竟飘到了帐幔旁,身体这么巧刚好遮挡住了凤奕郯直视凌若夕的方向,将他们二人隔开。

凌若夕眉心一跳,缓缓笑了,她什么话也没说,宛如主人般自顾自的走进屋子,衣袖在后方轻挥,一股玄力卷着房门哐当合上,尔后,她优哉游哉地在靠墙边的木椅上坐下,提壶为自己满了一杯温茶,极品的铁观音香气扑鼻,淡淡的清香伴随着袅袅的白色蒸汽,在这静谧的房间里浮现。

深幽漆黑的眼眸倒影着床榻边的画面,她饶有兴味的托着腮帮,倒不急着说明来意,嘴角挂着一抹邪气肆意的笑容,坐等看戏。

“你来做什么?”出声的并非是捉奸的凌雨涵,而是轻轻靠在床头,一脸冷峻的男人,乌黑的润发披肩,峻拔的身躯被一条绣着繁杂银白图纹的锦被遮挡住,他的视线越过凌雨涵,落在后方不请自来的凌若夕身上,沉声质问道。

没有被闯破奸情的慌乱,没有面对妻子的慌张,那态度,正常得连凌若夕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她同情且怜悯地看了浑身僵硬在床前的那抹背影,嘴角的笑加深了几分,带着些许恶趣味:“这是三王爷给本宫的见面礼吗?倒是别开生面。”

话里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讽刺与嘲弄,却独独没有一丝醋意。

凤奕郯看见她那副与往常如出一辙的模样时,心顿时一沉,她居然一点也不在乎?

这个认知让他的心头不由得浮现了淡淡的怒火,红唇紧抿着:“怎么,南诏国的皇后娘娘竟登门拜访连一张拜帖也不愿送吗?”

“你认为你值得本宫亲自派送拜帖?”凌若夕反问道。

“你!”凤奕郯突地直起身体,锦被瞬间滑落,露出他身上那件白色的里衣。

凌若夕慢悠悠将眼神转开,吐出四个字:“非礼勿视。”

“……”

“……”

房间里顿时漫开了诡异的沉默。

凤奕郯双目喷火,恶狠狠瞪着她,那目光似怒,似恼,但又好似还带着点别的,复杂得让人看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