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89章 需要大夫么?本宫替你找!

第189章 需要大夫么?本宫替你找!,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本王这里不欢迎你,滚!”夹杂着怒火的沙哑声音从帐幔后飘出,许是动了肝火,话音刚落,凤奕郯便捂着胸口轻咳了两声,显然是牵动了体内还未完全康复的内伤。

一想到这伤是因为谁才造成的,他看向凌若夕的目光就变得愈发不善,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他怎会卧床多日?又怎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丑?凤奕郯选择性的遗忘了是他先出言挑衅,是他率先向东方夕朝动手,才会自食恶果,他将所有的罪责通通推到凌若夕的身上,紧咬着牙根,铁青着一张脸,胸口起伏不定,每一次呼吸,都比前一次还要来得急促,好似野兽愤怒的喘息。

“王爷这是恼羞成怒?放心,本宫什么也没有看见,你无需介怀。”凌若夕说得极其暧昧,说完,她还故意看了凌雨涵一眼,“男人么,三妻四妾,左拥右抱是常有的,本宫理解。”

凌雨涵僵直的身躯突然一颤,她霍地转身,目光不善地瞪着凌若夕,似随时会扑上来将她那张嘴给堵住。

“三王妃似乎对本宫的话有不同的看法?”凌若夕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浑身围绕着一股邪魅、不羁的气息,明明是粗俗到极致的动作,可偏偏被她做出来,却愣是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贵气与优雅。

凤奕郯满是怒火的目光里迅速闪过一丝惊艳。

“姐姐,请你不要再说了。”她嘴里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让凌雨涵觉得羞耻,羞耻到恨不得挖一个地缝把自己塞进去,也好过在这里受尽她的侮辱。

只可惜她忘了,辱人者,人必辱之。

“行啊,左右是你们二人之间的私事,本宫不予评价。”凌若夕难得的顺从了她的意思,耸耸肩,但脸上戏谑的恶意却不减反增,“三王爷,你的伤势现下可休养好了?”

“不用你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本王用不着你来担心。”凤奕郯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但脸上的怒容却因为她一句话,消失了不少。

凌雨涵将他情绪的转变看在眼里,心抽抽的疼。

王爷他果真是对这个jian人动心了?否则,他又怎会……

“担心?”凌若夕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当即嗤笑,“你认为本宫有这个闲情逸致来担心你的身体吗?”

“那你问这些做什么?”凤奕郯刚好转的脸色立即又变得一阵青一阵白的,被凌若夕的话气得不轻。

这个女人,杀人不见血,她那张嘴里说出话,足以把人气到憋气,气到吐血。

“本宫只是想提醒三王爷,尔等在南诏也逗留了不少时日,应该考虑动身回国了,毕竟,南诏是个小国,可没太多的闲米杂粮招待这么大一帮人。”凌若夕悠然一笑,直截了当的下达了逐客令。

“哼,本王没等到南诏国的答复,没等到一个让本王接受的结果,本王是断不会离开的。”凤奕郯的态度极其坚决,他可是堂堂一国王爷,就这么不明不白被人打伤,已经够丢脸了,她居然还妄想自己会落荒而逃?这种事,怎么可能!

即使要走,他也要等到南宫玉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后,才启程离开。

凌若夕眸光一沉,一丝冷意飞快地在她的眼里闪过,“本宫劝你还是仔细想想的好,得罪了南诏,又得罪天下第一富商,北宁国当真有这么大的底气么?”

她的话不重,却直接戳中了凤奕郯最担心的地方,正中红心,他之所以没有一次次向南宫玉施压的理由,便是东方夕朝的身份,天下第一富商,他手里掌握的产业,不仅遍布南诏,连北宁也不例外,一旦将他得罪,让事情毫无转圜的余地,对北宁而言,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可是,让凤奕郯就这么忍下这口恶气,明显也是不可能的。

“你究竟想说什么?直说!别跟本王拐弯抹角。”凤奕郯深深地望着不远处的女人,一字一字狠声问道。

以她的个性,怎么会突然跑来说起这种事?其中必有缘由!

“王爷这么聪明,难道听不出本宫的意思么?”凌若夕再度将皮球给踢了回去,“本宫只是在为皇上分忧解难,不希望因为王爷,而让南诏成为被东方家迁怒的对象而已,说到底,这件事是王爷与东方少东家的私事,与南诏毫无干系。”

她轻描淡写的一番话,却将南诏国从整件事中摘得一干二净,甚至故意将其归为了私事,摆明了,若是凤奕郯不肯罢休,要与东方家决裂,南诏国不会介入,只会作壁上观。

“你和那个男人有交情?”除了这个理由,凤奕郯想不到还能有什么原因能够让她为那人做到这个地步,即使凌若夕不曾说明,但她话里透露出的含义,分明是想要让他与东方夕朝和解!将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凌若夕微微一笑,“有没有交情与你有何干系?话,本宫已经说到,至于王爷要怎么做,悉听尊便,王爷在南诏国受伤,本宫代表皇上前来探望,哦,对了,这是本宫探视王爷的礼物。”

说着,她伸手从衣袖中捣鼓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枚铜板,随手放在一旁的木桌上,优雅的抚了抚衣袖,缓缓站直起身:“时辰不早,本宫就不打扰王爷与王爷谈情说爱,告辞。”

她看也没看怒气难平的凤奕郯,略带讽刺的目光从自打进了屋就没吭过声的凌雨涵一眼,拂袖转身,朝房门口踱步走去。

“你是特地前来羞辱本王的吗?”凤奕郯恼火地看着桌上的那枚铜板,怒声问道。

这就是她给他的见面礼?她把他看作什么?随意就可以打发掉的人吗?

“蚊子再小也是肉,王爷,你可别辜负了本宫和皇上的一番心意啊。”凌若夕打开房门,侧过身,笑靥如花的说道,“王爷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吗?礼轻情意重,本宫忠诚的希望王爷的身体能够早日痊愈,不过目前看来,似乎还需要耗费不短的时间了,若是王爷身边的大夫不够用,大可直说,本宫可贴出皇榜,为王爷聘请天下医术拔尖的大夫前来诊治,毕竟,这里可是南诏,这等小事,本宫和皇上还是能够做到的。”

“你滚!马上给本王滚出去!”凤奕郯说,说不过她,打也打不过她,被她的话气得险些再度内伤,只能横眉怒目地嘶吼着,恨不得这个女人马上消失在他的眼前。

凌若夕貌似无辜的叹息一声,抬脚走出了房间,临走时,还很好心的为他们俩将房门带上,至于里面传出的哐当巨响,丝毫没有影响她极其愉快的心情,她一边哼着歌,一边顺着木梯缓缓走下,阁楼外,武将率领着侍卫正把守在左右两侧,见她下楼,立即恶狠狠地瞪着她。

“你们的王爷和王妃或许需要一点时间单独聊一聊,交流交流感情。”她含笑说道,可那话怎么听也不太对劲。

“哼。”武将不悦地冷哼了一声,以此来表达心里的不满,他们可不知道在楼上发生了何事,只是不愿看这气焰嚣张的女人多一秒。

凌若夕也不在乎他们敌对的态度,悠然离去,宛如闲庭信步般穿过后院,行过碧池,在走出驿站时,她抬起头看了看头顶上的苍穹,缓缓吐出一句:“今天倒是个好日子。”

刚回到皇宫,便有驿站的士兵传来消息,凤奕郯与凌雨涵发生了争执,正闹得不可开交,听到这个消息,凌若夕丝毫没有感觉到意外,只是可惜了没能在现场看戏。

“娘亲,你干嘛笑得这么古怪?”凌小白搓着自己的手臂,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头一次发现,娘亲的笑居然能把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给笑出来,真的很恐怖有木有?

疑惑的目光落在殿外的云旭身上,希望他能给自己解惑,只可惜云旭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隐隐觉得,凌若夕愉快的神情或许与驿站的闹剧有关?

“不会用词就别表现你低劣的文化水平。”凌若夕屈指在他的脑门上重重一弹,疼得凌小白当场哇哇直叫。

丫的!他招谁惹谁了?这年头难道已经容不得人说一句心里话了吗?

“如果我没有猜错过不了多久你的主子就可以安然释放。”凌若夕懒得理会一旁正在表现浮夸演技的儿子,目光幽幽转移到云旭身上。

云旭心尖一紧,“姑娘做了什么吗?”

“没什么,等他离开天牢后,记得帮我转达一句话,告诉他,从今往后,给我彻彻底底的消失,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凌若夕冷声说道,话语极其冷漠,似乎这些天来与云井辰之间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只是众人的错觉。

云旭默默的在心里替自己的主子不值,他握着拳头,大胆的对上凌若夕宛如寒霜般冰冷的眼眸:“凌姑娘,少主为了你做了这么多,难道你就没有半分感动吗?”

否则,她怎会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少主划清界限?甚至希望少主消失在她的眼前?

“感动?”凌若夕一脸‘你在开玩笑么’的表情,“你认为我会感动?为一个给我制造了无数麻烦的男人?”

云旭顿时语结,她说的何尝不是实话?但人的心都是偏的,云旭选择性遗忘掉云井辰给凌若夕带去的麻烦,讪讪地动了动嘴角,再没说什么,但表情却略带一丝不忿,似在为云井辰打抱不平,

“你只需要如实传达我的话就好。”凌若夕并不在意他心里的想法,漠然启口,一旁的凌小白也一脸附和的点头,母子俩一搭一唱,让云旭只能哑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