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90章 为她扫平一切障碍

第190章 为她扫平一切障碍

入夜,云井辰悄无声息地从凌若夕亲自训练的死士眼皮子底下离开天牢,翻墙跳入寝宫的院落,巍峨的殿宇静静地伫立在繁星溢满的苍穹下,斑驳的银色月光倾泻而下,寝宫内灯火俱息,门窗更是紧锁着。

艳丽无双的红色锦袍在晚风中猎猎作响,袍子上绣着若隐若现的墨se图纹,尽显华贵,云井辰静静站在院子中,眉头一蹙,暗中的云旭立即现身,恭敬地站在他面前:“少主。”

“发生了何事?”为何她今夜竟会突然闭门?这段时间,云井辰每夜造访寝宫,虽然总会引来凌若夕的冷脸,但她却总会为他留一盏灯,哪儿会像今天这般?云井辰心里泛起了嘀咕,双眼微微眯起,定眼看着云旭等待着他为自己解惑。

“属下不知,凌姑娘自打白日见过北宁国的使臣后,就一直是一副异于寻常的模样。”他老老实实地说道。

“北宁国使臣吗?”云井辰不悦地沉了脸色,她竟去见了凤奕郯,为什么?

想到她曾险些嫁给凤奕郯为妻,云井辰心里便升起了一丝醋意。

“不止如此,姑娘回来还说……说……”云旭欲言又止,偷偷地打量着云井辰的脸色,琢磨着究竟要怎么向他转述凌若夕的那番话。

“怎么,她说了什么话竟让你这般为难?”云井辰趣味十足的笑了,笑容里带着无数的邪气,那双内敛华光的黑眸在漆黑的夜幕下流光溢彩。

云旭见他兴起,害怕自己的话说出来会直接让少主的心情低沉下去,愈发的犹豫了,他的迟疑落在云井辰的眼中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说吧,总归不会是什么会让本尊愉快的话。”即使明知道如此,但他仍旧想要知道,她要旁人转达的话,到底是什么。

有时候连云井辰自己也怀疑,他是否有受虐的体质,否则,怎会一次次被她冷漠以待,却又一次次锲而不舍的想要靠近她呢?

云旭深吸口气,这可是少主勒令自己说的,“凌姑娘说,南宫玉不日便会释放少主,希望少主安全离去后,莫要再出现在她面前,永永远远地消失掉。”

说完,他甚至没敢抬头去看云井辰的脸色,低垂着脑袋数着地上的蚂蚁。

空气里像是有一股寒流袭击过似的,冷气十足,站在寒流中央的红衣男子目光深幽,静静地凝视着眼前这座威严、奢华的殿宇,什么话也没说,但周身的气息却随着他的沉默愈发变得危险,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云旭的心里有些发毛,他着实猜不透少主的想法,却为他不值:“少主,凌姑娘她不论你做什么,都不会放在心上,你又何苦……”

他真的不明白,所谓的爱情,真的能让人如此卑微,如此改变吗?他认识的少主,孑然一身,邪肆高傲,那是只身花丛过,片叶不沾身,可却在遇到这凌若夕后,变得连自己也快要不认得了。

为了她,少主破了多少例?

为了她,少主付出了多少?

可换来的是什么?只不过是一句冷冰冰的,疏远的命令,哪怕是身为旁观者的云旭,也看不下去了。

“本尊乐在其中。”云井辰霸道的说道,眸光决然,丝毫没有任何的后悔,“本尊不希望再听见这种话,以后莫要再提。”

云旭张了张嘴,但在对上他强势的态度时,只能咬牙将满腔的怨言再度吞回了肚子。

“去,给本尊查清楚,她究竟与凤奕郯谈了些什么。”云井辰双手背负在身后,浑身沐浴在漫天的冷清月光之下,身影宛如神祗,伟岸且妖娆,那席火红的锦衣似一团熠熠的火苗,光彩夺目。

云旭点了点头,“是!”

“想要摆脱本尊?这怎么行呢,这世上本尊想要的,不论是谁也不能让本尊放弃,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你啊。”一声似叹息,似调笑的话语从他的红唇中缓缓吐出,眸光璀璨,他好似透过高首那扇紧闭的红漆房门看见了里面的女子。

穿过这无垠长空,穿过这巍峨殿宇,一眼万年。

“用傀儡术替本尊制造分身留在天牢,本尊有要事要办。”云井辰口锋一转,细长的睫毛遮挡住了他眼底所有的情绪,唯有那抹笑,愈发的明媚动人。

云旭心头咯噔一下,霍地抬起头来,少主他打算做什么去?为何要在这种时候制造一个傀儡?

“恩?”久久没有等到答复的男人略显不悦,凌厉的目光猛地对上云旭深思的视线,后者一机灵,顿时敛去了心头所有的情绪,他不敢问,也不能问,只能按照主子的命令去做。

“是。”

傀儡术,这是云族内从不外传的秘术,将需要制作的傀儡融入头发与血液,再施展功法,便能制造出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其相似度与本体有八成像,即使在云族内,也只有少数人能够习会,云旭便是其中之一。

他同云十二等人被族长调派到云井辰身边,成为他的左右手,自然各自拥有一门独门绝技。

纤长的手指随意的将一根黑色秀发扯下,递到云旭面前,“拿去。”

云旭宛如捧着名贵的珍宝般,小心翼翼地将长发接过,塞入衣襟,“属下定不会让少主失望。”

“如此便好,明日她醒了,告诉她,本尊今夜来过,不用对她隐瞒本尊的行踪。”云井辰莞尔一笑,目光越过云旭,淡淡然看着高首的殿宇,既然她今夜不愿见他,他也无需强求,左右他们今后的日子还多着呢,他没有必要为了这种小事惹来她的不满。

即便,他对她早已思念成灾。

“少主,你不进去见见凌姑娘吗?”云旭不解的问道。

“本尊从不强人所难。”云井辰说得大气且豪迈,但云旭却不自觉抽了抽嘴角。

他强人所难的时候还少吗?但这话云旭顶多只能放在心里想想,他可不敢去碰老虎的胡须,不是每个人都如凌若夕那般幸运,一次次挑衅他,反而能得到他的纵容。

“你似乎有不同的意见?本尊向来大度,有话就说,本尊绝不怪罪你。”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如果他周身的冷气能够减少一些,或许更有说服力。

云旭顿时语结,他发誓,一旦他敢说,下场绝对会极其悲惨,为了自己美好的未来,他慌忙摇头,“不,少主,属下不敢有任何意见,一切以少主马首是瞻。”

“恩,算你识趣。”云井辰莞尔一笑,周身那股危险的气息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他欣慰的拍了拍云旭的肩膀,“没白白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天,总算是学到了她的一点嘴皮子功夫,说话倒是比以前动听多了。”

云旭满头的黑线,这种事也能和凌姑娘拉扯上关系不成?少主这是有多想夸奖凌姑娘?怎么什么事都要往她身上推?

“在本尊离开的日子,好好照顾她,若是有人胆敢对她不轨,你知道该怎么做。”眼里的柔色被冰冷取代,云井辰一字一字狠声说道,喑哑的嗓音透着一股肃杀,一股暴虐。

云旭背脊一寒,他自然知道这个有人指的是谁,正色道:“是,属下誓死保护凌姑娘。”

云井辰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背影很快便被这漆黑的夜幕吞噬,消失在了无边无际的天边。

“吱嘎——”待到他的气息完全消失,那扇紧闭的大门才缓缓开启,凌若夕披着白色的大氅站在门前,远眺着云井辰离开的方向。

“姑娘。”云旭飞身而上,在她的面前行了个礼,眼眸微微一转,凌姑娘知道少主来过?为何方才一直不肯露面?

他的疑惑全部写在了脸上,凌若夕冷哧了一声:“我同他没有见面的必要。”

他们不是一路人,也不需要深交,更不需要有任何的交情。

“姑娘,少主有要事需要处理,或许有段日子不能前来探望你。”云旭选择性的无视掉她的话。

“他来或者不来,同我有什么关系?”凌若夕漠然问道,神色极其冰冷,似乎根本没有把云井辰的离开放在心上,但唯有她自己知道,当听到这个消息时,她心里某个小小的角落,竟划过一丝失落,一丝黯淡。

只因为她掩饰得极好,不曾有人发现罢了。

云旭尴尬的笑了两声,“那属下不打扰凌姑娘休息了,姑娘晚安。”

“恩。”她径直转身,合上房门前,视线不经意再度从云井辰离开的方向扫过,一抹暗色在她的眼底转瞬即逝,房门重重合上,隔绝了外面漫天的清辉。

一道红色的残影似鬼魅般迅速从皇城上空飘离而去,只留下一阵残风,从打更人的面颊上刮过。

云井辰运起十成的玄力速度快得似闪电疾风,一路朝北宁国的方向绝尘而去。

妖冶的衣诀在寒风中被吹得扑扑作响,青丝在身后群魔乱舞,第二天天刚亮,他已抵达了北宁国的京师重地,如同屏障般的城墙高耸入云,插在顶端的旌旗在风中飞舞,一列士兵正严阵以待地守卫在自己的岗位上,偶有百姓进入城门,城池内,市集热闹、繁华,小贩的叫卖声更是不绝于耳。

“呵,轩辕世家……”一声嘲弄的讥笑滑出唇齿,下一秒,他整个人已消失在了原地,紫阶巅峰的玄力将整个皇城笼罩在内,如同雷达般精密的搜捕着黑狼的气息。

找到了……

精神力集中在皇城南面的宅院中,他的身影从高空缓缓飘落,停滞在巷子的石墙上,双目森冷如刀,只嘴角那弯笑,愈发的妖艳动人。

“恩?”正在修炼的轩辕勇突然间从入定中苏醒,他惊疑不定地看了眼东方,是他的错觉吗?刚才他好像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力量正在逼近。

不过转念,他又暗笑着自己的多心,皇城中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高手他却不知道?

“看来倒是我想多了。”轩辕勇摇摇头,将心底那抹不安抛诸脑后,他不知道,危险已近在咫尺,一尊杀神正朝着轩辕主宅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