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91章 杀上门的男人

第191章 杀上门的男人

“砰!”厚重的大门被玄力震飞,木屑的碎片稀里哗啦掉落了一地,轰然巨响将这宁静的清晨打破,不少仍在睡梦中的百姓傻眼似的朝轩辕府的方向看去,一个个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该不会是有人寻仇吧?”

“你是傻子吗?谁敢向第二世家寻仇?”

“难道这轩辕家主又突破了?”

……

百姓们纷纷议论着刚才的巨响,理由层出不穷,但谁也不敢凑近些去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对于他们而言,凌驾在皇族之上的世家太过骇人,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平民百姓能够去接近的。

“什么人?”轩辕府的家丁迅速朝正门齐聚而来,手中握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戒备地盯着那漫天的尘埃中,渐渐浮现的人影。

明艳的红色锦袍随风摇曳,略显松垮、不羁的长发及腰,如瀑般乌黑柔顺,男人站在这尘埃之中,眉眼含笑,但他身上围绕着的那股戾气,却浓郁得让人心惊,家丁们仓皇地对视一眼,心头有些吃惊,这人到底是谁?这番气度,绝不是普通人!

仇人?还是朋友?

“一帮虾兵蟹将。”云井辰略带不屑的轻哼一声,左手凌空一挥,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大压力朝着家丁们直直扑去,如同一座巨山,压在他们的肩头。

“额……”口中发出痛苦的闷哼,身体好似被点中了穴道,完全动弹不得,只能被这股压力逼得慢慢屈下膝盖,噗通噗通,家丁一个接着一个狼狈倒地,口中吐着白沫,昏死过去。

这可是紫阶巅峰的威压,岂是这帮仅仅只有青阶修为的人能够挡得住的?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又一波听到声响的家丁从长廊深处跑来,他们骇然的看着眼前人仰马翻的场景,面露丝丝惊恐,看着云井辰的目光犹如在看地狱的罗刹,双腿不自觉打着颤。

“就凭你们,配知道本尊的身份么?”云井辰眸光一闪,缓缓迈开步伐朝院子里走了进来,他每进一步,这帮人多势众的家丁便下意识后退,明明此人什么也没做,但仅仅是一身冷冽的气势,就已让他们肝胆俱裂,恐慌不已。

云井辰渐行渐近,缓慢的迈过地上昏厥的众人,孤身傲立在院子中央,漆黑如墨的眼眸从这帮家丁身上一扫而过,红唇微启:“叫轩辕勇滚出来,难道还要本尊亲自去请吗?”

“放肆!你!你不得对家主不敬。”一名家丁硬着头皮呵斥道,却在云井辰的视线扫过来时,惊慌的垂下头去,不敢与之对视。

“呼!”一道掌风迎面逼来,家丁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像是被炮弹击中,重重轰上了后方的红漆圆柱,笔直的砸了上去,人成大字型凹陷在柱子中,四肢抽搐着,生死不明。

“谁还有话想说?”分明是极其轻柔的语调,却愣是吓得家丁一个个悄悄咽了咽口水,谁也不敢再挑衅他,前车之鉴就在眼前,在没有弄清楚此人的实力之前,谁还敢上去找死?

几秒后,从后院中有蓝阶高手的气息迅速飞来,共有十多人。

家丁们听到动静,一个个都露出了劫后余生的庆幸,心里暗想着,援兵总算到了。

“啧,堂堂第二世家竟只有区区蓝阶的打手?本尊果真不该有所期待。”云井辰丝毫没有将已逼到眼前的杀意放在眼中,他漫不经心地侧过身体,轻易地就避开了对方的偷袭,尔后,顺势伸出手,挥掌击出。

那名偷袭的人本想躲闪,但身体却像是被一股吸力吸住,难以动弹,只能硬生生受下了他的这一击。

“哇!”一口鲜血从他的嘴里喷溅出来,哗啦啦洒落在地上。

云井辰嫌恶的罢了罢手,像是抛球似的,随手就把人给抛了出去,砸落在左侧的石墙上。

好凶残……

家丁们齐刷刷朝后退去,若是连蓝阶的高手也无法抵挡住此人,他们留在战场上,也只不过是在自寻死路。

“你们不是本尊的对手,要么滚,要么死。”锋利的眉梢朝上扬起,他漫不经心地说道,但话里夹杂着的杀意与暴虐,却让人无法不当真。

本想趁机偷袭他的十二名蓝阶高手心有余悸地看了眼陷入墙壁中,不知是死是活的同伴,冷汗瞬间浸湿了衣衫,他们只能暗自戒备,在云井辰的周围形成一个圆形的包围圈,将他牢牢地包围在中央,不敢随意出手。

“阁下究竟是什么来路?为何闯入我轩辕府?”一名似乎是领头的中年男人沉声问道,审视的目光从上到下将云井辰扫视了一圈,一席红衣,邪魅如妖,再加上这诡异莫测的修为,世间似乎只有一人……但是,这不可能!一个猜测刚在他的心里浮现,又立马被他拍死。

这片大陆上,有关云族的传闻有许多,甚至可以称得上千奇百怪,其中便有一条,素问云族少主酷爱红衣,修为高深,容颜俊美无涛,邪肆非常,且风流成性。

但即使如此,这些传言谁也不知道真假。

“轩辕勇何在?本尊今日特地上门请他归还本尊的珍宝。”云井辰对他们戒备的目光视而不见,嘴角一弯,一抹邪魅的笑容爬上他精妙绝伦的容颜,似妖,似孽,饶是身为同性的众人,也不禁被他那顾盼间的风情给迷住了双眼,心跳顿时漏了半拍。

有的人天生就有一种让人无法直视,无法匹敌,只能仰慕的魅力,这无关性别,无关身份。

“你要求见家主?”中年男人蹙眉问道,眸子里精芒闪烁,他在掂量让这等危险人物去见家主是否不太安全。

“求见?”云井辰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一般,衣袖轻轻一挥,中年男人顿时胸口一麻,被一股肉眼难以看见的力量击中,双腿哐当陷入地面,坚硬的石地居然硬生生被他给弄出了两块裂痕,脚踝深陷其中。

“唔!”被玄力震伤的五脏六腑里渗出了鲜血,他痛苦的闷哼一声,手掌捂住胸腔,脸色变得一阵青白,显然伤得不轻。

“本尊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需要本尊求见之人,轩辕勇,呵,好大的架势啊。”云井辰似笑非笑地讽刺道,几乎是指着轩辕勇的鼻子骂。

他先前不动他,不过是为了不让凌若夕失望,因为他知道,比起自己亲自动手,她更想的,是亲手打败此人,只可惜,谁让她这么不乖,一次次把他的话当做耳旁风,为了永绝后患,让她心甘情愿放弃皇后之位,他似乎只能亲自出手,为她扫平一切的障碍了。

他话语中的轻蔑让在场的众人纷纷怒红了面颊,轩辕勇,那是他们心目中堪比神明般高大、伟岸的存在,云井辰的低看与蔑视,不亚于在羞辱他们的信仰!

“你以为你是谁?居然敢用这种态度羞辱家主?”一名蓝阶中期的年轻人显然克制不住,嗷嗷叫着就想冲上来与云井辰拼命。

他故作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寻死路,何苦呢?”

说着,右脚缓缓抬脚,再蓦地落下,一股可怕的飓风以他为轴心凭空突起,风刃似化作了凌厉的刀刃,周遭两米内,谁也无法靠近他半分,被这股可怕的冷气刮得面颊生疼,那名出手的年轻人更是被玄力反噬,击出的力量被气浪击回,整个人凌空落下,双腿**着倒在地上,不住惨叫。

“嘶!”冷嘶声此起彼伏,谁也没想到,他居然在短短的时间内,秒杀了两名蓝阶高手,这是什么实力?

好恐怖,好可怕……

已有不少胆小的家丁开始想要逃跑,他们谁也不想去面对这样一个堪比杀神般的存在,更不想与之为敌。

“这位阁下,你为何跑来我轩辕府撒野?若是有何误会,大可说出来,又何必出手伤人呢?”一道豪迈的声音由远及近,轩辕勇的身影还未出现,但声音却已被玄力带着刮入了众人的耳畔。

不少人纷纷松了口气,眸光璀璨发亮的朝他走来的方向看去,等到那抹藏青色的人影出现后,他们一个个恭敬地跪在地上,齐声高呼:“家主万福。”

轩辕勇身后带着两名紫阶初期的高手,缓缓顺着长廊走来,人清润儒雅,仙风道骨,好似游走在这红尘外的世外高人,但他那双眼却是冰的,冷的,凉的,根本没有任何的一丝温度。

当他走入院子,视线迅速在地面扫过,瞳孔一缩,好狠毒的手段,地上的人可都是轩辕家这些年来精心培养的护卫,竟非死即伤!

他心里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对云井辰的修为愈发忌惮,只因为哪怕是他,也未曾看出此人究竟达到了怎样的品级,无法窥视到对方品级的原因不过两个,一则,是对方毫无玄力,只是一个普通人,二则是对方的修为远比他高出许多,他难以探查。

明显,云井辰不符合第一种,但观他的容貌,如此年轻、俊美,不过二十左右,怎会有这般可怕的修为?

轩辕勇越想越心惊,心头不停地搜寻着云井辰的身份线索,但脸上却是一副和善的模样,“小友今日前来到底所为何事?若我轩辕勇能够帮得上忙,小友只管直说便是,轩辕勇定鼎力相助。”

“你以为本尊会需要一个比本尊老,比本尊弱的人帮忙吗?”云井辰将毒舌的功力发挥到了极致,一句话,他说得笑盈盈的,可轩辕勇却听得血液沸腾。

此人究竟是仗着什么,竟敢如此有恃无恐?

“家主,何必同他废话?我倒不信,他能敌得过我们这么多人。”站在轩辕勇身后的两名执法长老此刻正凶神恶煞地瞪着云井辰,一副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刮的模样,紫阶初期的玄力已在他们的身体里蠢蠢欲动,脚下腾升而起的气浪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气氛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