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92章 气场压人

第192章 气场压人

“要不,试试?”云井辰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似乎并没有把三名紫阶的强者放在眼中,他气定神闲的姿态,让两名长老气得暗暗磨牙。

“小子你别太张狂,想要撒野也得看看你站在什么地方!”一名长着两撇白色八字须的老头从轩辕勇的身后跳了出来,怒指云井辰的鼻尖,恶声恶气的叫嚷道。

轩辕勇好似没有看见他的举动,仍旧是那副友善的笑容,但他的眼却是冷的,凉的。

云井辰掏了掏耳朵,他刚抬起手,那帮早已被吓得闻风丧胆的家丁齐齐后退了一步,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面颊火辣辣的疼,他们居然只因为他的一个举动就吓到了这个程度,真是丢脸!太丢脸了……

轩辕勇猛地转头,瞪了这帮没用的奴才一眼。

“别害怕,本尊从不伤及无辜

。”云井辰莞尔一笑,那好似百花齐放的笑容不仅没能让这帮家丁放松下来,反倒是让他们愈发的紧张,一个个满脸冷汗地盯着他,随时准备反击。

“本尊今日是特地前来向轩辕家主讨回一个东西。”他眸光微闪,对上轩辕勇戒备的视线,笑得愈发明艳。

“我并不认得小友,更不曾要过小友任何的东西,何来归还一说?”轩辕勇不悦地蹙起眉头,他的名号响彻天下,怎能背负上夺人宝物的恶名?

云井辰傲慢的轻哼道:“这么说,你是不肯还了?本尊的耐心有限,你是自己乖乖把黑狼交出来,还是本尊毁了这里,慢慢找?”

“放你的狗屁!什么黑狼,我们轩辕家要你的黑狼做什么?”长老眼里精芒一闪,口中却大咧咧地叫嚣道。

红色的人影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他已手提着那名叫嚣的长老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修长的五指用力扼紧对方的咽喉,眉梢轻佻,“本尊不太喜欢嘴巴不干净的人,轩辕家主,需要本尊替你清理门户吗?这等人留着不过是平白让世人看你轩辕家的笑话。”

“呃……”长老用力的掰着他的手指,他的丹田被云井辰迅速封住,根本无法调动玄力,此时的他,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哪里能够逃脱他的桎梏?他的手指就像是钳子,正牢牢地固定在他的脖颈上,让他无法动弹,只能拼死挣扎。

“执法长老!”家丁们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可是站在这片大陆顶端的紫阶高手啊,居然就这么被此人给抓住了?还完全没有还击的能力?

虽然方才已见识过云井辰的身手,但他们不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就连紫阶的高手也能轻易的打败!

他的实力究竟高到了怎样的地步?无人知道。

轩辕勇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广袖下,双手黯然握紧,额角两侧,不断有青筋正在欢快地蹦达、跳动:“小友,你未免太放肆了些,我承认方才我这长老说话过分了,但不论如何,也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教训!若你现在放人,我尚且能对你以礼相待,否则……”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但他周身那股紫阶巅峰的威压却已在瞬间暴涨,朝着云井辰铺天盖地的压去。

“否则怎样?”在他的威压下,云井辰仍旧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似是未曾受到半点影响,“你若肯放出黑狼,本尊便放了他,这笔交易,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一个换一个,云井辰自认为这笔买卖还算划算,他悠然站在原地,饶有兴味地看着轩辕勇,等待着他的答复

若不是为了把亲手报仇的机会留给她,他何必同此人在这里浪费口舌?

她的生日就快到了,把黑狼带回去给她当作生日惊喜,她应当会很喜欢吧,这么想着,他眼里的冷意竟化作了淡淡的柔情,就连周身那冷冽的气息,似乎也在瞬间放柔了不少。

轩辕勇咬紧牙根,恶狠狠瞪着云井辰,他是为了黑狼而来,那只黑狼分明是凌若夕的,为何如今却多了一个神秘人前来讨要?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本尊的耐心有限,你的回答呢?”说着,五指微微一紧,执法长老双腿悬空,两眼已开始朝上翻白,脸上更是浮现了一丝死气。

轩辕勇面露一丝挣扎,周身的气息已出现了些许混乱,他私心的不愿放走那只神兽,可此人的实力高深莫测,他完全无法探知到他的底细,就连执法长老在他的手中也毫无还击之力,他比起自己的修为,恐怕只高不低!若是硬拼,轩辕府的人非他的对手。

在犹豫中,他的脑子里已闪过了无数个念头。

“看来在轩辕家主的眼里,此人的性命并不重要啊,既然如此,那本尊……”云井辰正准备动手收割掉长老的性命,五指刚勒住他的喉管,还没来得及用力,轩辕勇已做出了决定。

“且慢!”他高喝一声,咬着牙,转身向另一名面色不愉的长老吩咐道:“去,将那只神兽带出来,交给小友。”

“家主!!”长老愕然惊呼,“这个不知死活的男人公然擅闯轩辕府,你不仅不杀了他,还要将神兽交给他?这是什么道理?”

不仅是他,就连家丁们也是一脸的不解,在他们的认知中,轩辕家族从来是傲立在整片大陆顶端的存在,根本无需向任何人低头,就连府内的一个家丁,一个小厮,也比朝廷的大臣还要威风,他们何时受过这样的要挟?

面对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质疑目光,轩辕勇心底那团火便烧得愈燃愈烈,他何尝不想将神兽占为己用,可是,这能行吗?难道要拼上轩辕世家百年的基业,同他硬拼?轩辕勇不敢赌,也赌不起

“照我的命令去做。”他冷着一张脸,沉声命令道,态度极其坚决,显然已做出了决定。

长老纵然再不忿,也只能饮恨,离开时,他杀气腾腾的瞪了云井辰一眼,若是眼神可以杀人,大概他早已被这些不善的目光给万箭穿心了。

“小友还请稍等片刻,不如进屋喝杯茶水,如何?”轩辕勇强自压下内心的羞辱感,勉强挤出一抹笑,到底是能屈能伸的人,即使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他也能在瞬间端正自己的态度。

云井辰松开手指,似笑非笑地开口:“不必了,本尊可喝不起轩辕家的茶。”

嘴里虽然说着喝不起,但他的表情却绝不是这个意思,那分明是看不起人的姿态。

轩辕勇面上的笑愈发难堪,他万万没有想到,云井辰竟会如此不给他颜面,一边等待着长老将黑狼带来,他一边试探着想要打听云井辰的身份,“小友不知是出自哪个世家?看小友一身贵气,怕是非富即贵。”

“说出来本尊怕你承受不了,毕竟年纪大了,心脏不好,万一惊吓过度翘了辫子,本尊岂不是又犯了罪孽?”云井辰讥笑一声,含糊地将自己的身份给糊弄过去。

“呵呵……”轩辕勇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低垂下头,双眼里涌现了近乎阴狠的暗光。

他从没有见过如此张狂,如此嚣张的人,千万不要让他知道他的来历,否则,这笔帐,他迟早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不知小友与凌若夕是何关系?”轩辕勇越挫越勇,似乎不挖出点什么不肯罢休似的。

云井辰斜睨了他一眼,“你认为呢?”

这个答案足够让人浮想联翩,一个是京城中的前第一美人,一个是风姿卓越的俊美儿郎,两者之间能有什么关系?不就是那些见不得光的暧昧关系么?

轩辕勇顿时了然,眼底闪过一丝精光,也不知道在打着什么如意算盘

约莫半柱香的功夫,长老的身影从远方飞行而来,他怀中抱着奄奄一息的黑狼,许是嗅到了熟悉的气味,黑狼虚弱的身躯不自觉动了动,咻地一下从长老的怀中飞出,跳跃到了云井辰的肩上,小脑袋冲着他的面颊蹭了蹭,嘴里发出可怜巴巴的呜咽声,似在向他告状,又似在向他撒娇。

一人一兽表现出的亲昵模样,倒是坐实了云井辰先前给出的理由,看来这只小兽果真是他的,即使不是他所饲养的,也与他关系非浅。

深幽的目光缓缓从黑狼的身上扫过,气息将它的身体定住,从筋脉而入,探查着它的奇经八脉,虽然体内的玄力被吸收了不少,又有不少的皮外伤,但到底没有伤到根基。

云井辰心头微微松了口气,随手一抛,被他提在手里的长老宛如断了线的风筝,成直线被抛在了后方的地上,摔得人仰马翻。

“轩辕家主对黑狼的爱护,本尊记下了,将来定有人亲自登门道谢!”他特地咬重了最后的两个字,意有所指。

黑狼呜呜叫着,冲轩辕勇咧开嘴,露出了两排锋利的白牙,丫丫的,迟早它要把这些天来受过的痛苦通通回报回去,让他们这些人也尝尝阶下囚的滋味!

轩辕勇如何听不出他话里的深意?只讪讪一笑,什么话也没说。

云井辰没有久留,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人已飞跃出高墙,顷刻间消失在了天边,只留下空气里那抹淡淡的清香,久久不散。

轩辕勇目光阴鸷的看着云井辰消失的方向,浑身围绕着一股蠢蠢欲动的杀伐之气,他身后的家丁不自觉朝后退了几步,现在的家主看上去好可怕。

“家主。”执法长老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羞愧地走到轩辕勇身旁,几乎连看他的勇气也没有。

“查!给我狠狠的查!我要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轩辕勇咬牙切齿的命令道,受了如此羞辱,他怎么可能忍气吞声?“出动族内高手,我要让此人有来无回!”

他就不信家世雄厚的轩辕家竟连一个毛头小子也对付不了,只要他离开皇城,他就要让这个男人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