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93章 去而复返的男人

第193章 去而复返的男人

云井辰几乎没有做任何的停留,甩掉后方尾随的高手,带着黑狼离开了京师,一路上,来自轩辕家族的伏击数不胜数,为了狙杀他,轩辕勇几乎出动了本家一等一的高手,但通通有来无回。

“啊!”一声惨叫从森林深处传出,云井辰随手抖了抖手里的软剑,侧身避开敌人倒下的身体以及那漫天飘落的血花,站在一旁枝桠上围观的黑狼吱吱叫着蹦达上他的肩头,挥了挥自己的爪子,细小得只有一条缝的双眼弯成两道弯月的形状,好似在为他叫好助威。

“第八个紫阶初期的强者了,看来为了杀本尊轩辕勇不惜下了血本。”云井辰不屑地睨了眼脚下倒在血泊中的老头,略感失望的摇了摇头,这就是第二世家的实力?完全不够看啊。

“你居然败在他们的手里,回去后,自己去寒潭修炼,这点修为,将来如何保护好她?”凌厉的眼刀狠狠刮在黑狼的身上,他沉声吩咐道,对黑狼这次落入敌人手里的事很是不满,身为堂堂云族的神兽,它竟连区区一个轩辕勇也对付不了,还要连累她不惜下嫁南宫玉,借助南诏国的势力,打算前去救援,简直是可恶!

“吱吱……”伦家知道错了……黑狼在他的肩头满地打滚,企图用撒娇的方式来逃避即将到来的惩罚,它才是受害者好不好!这种时候,少主不是该好好安慰它受伤的心灵吗?太没有同伴爱了……

“你这套把戏糊弄糊弄凌小白或许管用,在本尊的面前,还是省省吧。”云井辰伸出一根手指头,用力戳着它的脑门,态度极其坚决。

黑色的绒毛有气无力的耸搭下去,黑狼可怜巴巴的窝在他的肩膀上,像是一个恹恹的茄子。

只有在这种时候,它才觉得跟在小少爷和那个女人身边,是一件不错的事。

“走了。”脚尖轻点地面,火红的衣衫在空中发出扑扑的碎响,一眨眼,云井辰已消失在了这片森林之中,只留下一滩殷虹的血迹,向旁人诉说着这里曾发生过的杀戮。

夕阳西下,金灿灿的晚霞布满整片苍穹,凌若夕正斜靠在殿门上,看着院子里的凌小白挥汗如雨般进行着基本训练,时不时满意的点点头,时不时蹙眉叹息。

“下盘要稳,出拳要快,对战的时候,任何的弱点都会给敌人可趁之机,你难道是想让敌人对你手下留情吗?”狠厉的话语不断的在院子上空窜起,听得一旁围观的云旭头皮发麻。

他很想提醒提醒凌姑娘,小少爷今年还不到六岁,这么庞大的训练量,对于一个小孩而言,真心太过繁重,她的要求着实太高了些。

似是察觉到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凌若夕慢悠悠侧过脑袋,睨了他一眼:“怎么,你对我的训练方法有所不满?”

这话怎么听着如此耳熟?

云旭想了半天,才想到似乎在前天夜里,某个男人也曾说过相似的话语,顿时他不知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这算什么?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凌姑娘就连说话也同少主相差无几,果真是般配啊。

云旭一脸的晃神,时不时还露出一丝极其猥琐的笑容,看得凌若夕一阵恶寒,她微微弯曲着手指头,一束玄力从指尖飞射而出,噗哧一声,打在云旭的腰间,点中了他的笑穴,让人头皮发麻的大笑声源源不断从云旭的嘴里吐出,他笑得几乎快要掉下泪来,眼泛泪光。

凌小白啪啪地在院子里鼓掌,咯咯地跟着笑了起来。

小院内一片欢声笑语,但当一阵微凉的清风拂过面颊,凌若夕浑身柔和的气息瞬间变得冰冷,凌厉的目光迅速扫过身后紧锁的寝宫大门,眉头一蹙,如果她没有感应错,里面似乎有‘贵客’到了啊。

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嘲弄的讥笑,她弹了弹袖口,抬脚准备进屋去会会这个本该消失好些天却又再次不请自来的男人。

“哈哈……姑……姑娘……”身后是云旭断断续续的请求声,他几乎是泪眼婆娑的用一种近乎祈求的目光无声的请求着凌若夕手下留情。

她随意的挥了挥手,一束玄力再度打中他的笑穴,那笑声总算是停止了下来,云旭揉着酸疼的两腮,对凌若夕是又惧又怕,心里却泛起了嘀咕,貌似他没说错什么话做错什么事吧,为什么凌姑娘会突然间捉弄他?

纵然心里有无数的困惑,但云旭还没傻到现在冲进屋子里去要一个答案,那股熟悉的气息不止是凌若夕,就连他也感觉到了,他清了清喉咙,双手环在胸前,为里面的二人把守着房门。

凌小白咕噜噜转动着眼睛,见凌若夕闪人,急忙停止了训练,蹬蹬地跑上台阶,准备跟进去,却被云旭一把拦住:“小少爷,姑娘说了您今天的训练必须要完成,不能偷懒。”

“小爷要进去喝口茶,你让开啦。”凌小白短胳膊短腿就想去推开云旭,只可惜,云旭在他面前就像是一堵难以撼动的大山,任凭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他仍旧纹丝不动。

“干嘛,里面有什么不能让小爷见到的东西吗?”凌小白蹙眉问道,双手插在腰间,一副他若不让开,他就要硬闯的架势。

云旭被他盯得满头的冷汗,寻思着,是不是该出手再将小少爷给打晕一回,省得他冲进去打扰了少主和凌姑娘的二人世界。

凌小白吃过一次亏哪儿还会吃第二次?他双目圆瞪,手臂颤抖地直指云旭的鼻尖:“小爷告诉你,你别想再对小爷动手动脚,否则,小爷一口咬死你!”

说着,他还亮出了自己那两排茭白的牙齿,冲着云旭一阵龇牙。

“在外面好好待着。”替云旭解围的是屋内传出的那道冷冽嗓音,听到凌若夕的命令,他长长松了口气,而凌小白呢?则悻悻的瘪了瘪嘴,纵然很想进去看看,但他可不想被娘亲教训,只能撅着嘴,怀揣着满肚子的不满,狠狠瞪了云旭几眼,这才跑到院子里,继续他的枯燥训练。

屋内,凌若夕背靠殿门,眉头深深地拧着,看向坐在自己的专属软塌上,姿态慵懒逗弄着一只黑色仓鼠的红衣男人。

“我不是说过让你不要再出现吗?”她没好气地冷哼道,对云井辰的到来并不欢迎。

浅薄的眼皮缓缓抬起,食指伸出,黑狼一溜烟顺着他的手指跳在了地上,昂首挺胸,朝着凌若夕走来,嘴里还不停地吱吱叫着。

“小黑?”凌若夕眼眸蹭地一亮,蹲下身,拇指并中指将黑狼提着绒毛拎在了空中,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将它打量了一番,确定没有什么重伤后,她才放下了心,随手一挥,黑狼整个人咕噜噜从空中掉落在了地毯上,还顺带的打了几个滚,最后成大字型胸脯朝下,摆着造型。

“吱吱!”它不满地冲凌若夕龇牙,这和它想象中的见面完全不一样有木有!难道不该给它一个热情的拥抱吗?好歹它也受了那么多天的苦,她肿么可以这样子!肿么可以这么无情,这么无理取闹!

从左侧不断投射而来的幽怨目光让凌若夕的嘴角不自觉**了几下,凌厉的眼刀咻地刺了过去,正在释放怨气的黑狼吓得赶紧伸出爪子,捂住自己的眼睛,一副我很乖很听话的模样。

这么多天没见,这小家伙卖萌撒娇的本事倒是没什么改变。

凌若夕冷峻的容颜逐渐放柔了几分,但下一秒,她再度恢复了那张冷若冰霜的样子,“谁让你多管闲事的?”

小黑是她的所有物,她会亲手把它救出来,无需他帮忙!

云井辰深幽的黑眸中划过一丝微光,松垮的锦袍披在他的身躯上,浑身围绕着一股邪气,他道:“本尊送给你的东西,怎能让旁人染指?替你把东西找回来,有何不妥?”

擦!他永远有说不完的理由。

凌若夕不满的冷哼一声,“从你把这玩意儿,”手指点了点地毯上挺尸状的某宠,“交给我儿子的那一刻起,它就是属于我和儿子的私有物,与你再无关系。”

“你就当是本尊舍不得见黑狼受苦,如何?”云井辰不愿同她争执,这个女人在某些时候永远是这般口是心非,若想从她的嘴里听到一句感谢的话,那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

“算我欠你一次。”凌若夕深深的凝视了他许久,这才说道,“今后若你有难,我定会助你。”

“好啊,那本尊就等着那一天。”云井辰可没有在这种时候发扬什么大男子主义精神,说什么他永远不会让一个女人站在他面前,这种难得的可以和她拉近关系的机会,千载难逢,他是傻了才会拒绝。

面子这种东西,要看是对谁,若是对自己心仪的女子,别说是自尊,里子面子都不要,只要能抱得美人归,他也甘之如饴。

这么想着,他脸上的笑容愈发的勾人,“这份礼物你可喜欢?”

“什么礼物?”凌若夕微微一怔,他是在说把小黑救回来是为了送给她当作礼物?为什么?

她脸上的不解与困惑那般真实,反倒是让云井辰也跟着愣住了,机械的眨巴眨巴眼睛,“你难道忘了,两日后便是你的生辰吗?”

生辰?

“……”凌若夕满头的黑线,默默的抬手揉搓着自己的太阳穴,“这种小事我需要记得吗?”

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对她而言,生日这种事都是毫无意义的,每天在生死边缘挣扎,谁还会记得自己的生日?

她说得极其无奈,极其轻柔,可落在云井辰耳中,却有些不是滋味,身影蓦地从软塌上消失,下一秒,凌若夕明显感觉到背部有一个火热的胸膛紧紧地贴了上来。

她浑身一僵,下意识想要反击,掌心已凝聚了一团庞大的玄力,眼看着就要挥出。

黑狼吱吱叫着捂住了双眼,不愿去看两人缠斗在一起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