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94章 教训老子,培养儿子

第194章 教训老子,培养儿子

云井辰好似早就猜到了她的想法,竟在她出手的瞬间擒住了她的手腕,尔后用力圈紧她的身体,脑袋凑近她的颈窝,温热的呼吸源源不断地喷溅在凌若夕颈部的肌肤上,似一片鹅毛轻轻的拨弄着,心跳有些加快,她甚至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燥热从血液升上面颊,难以自持。

这种异样的情绪让习惯了掌控自己理智的凌若夕很是不悦,甚至有些恐慌,她努力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想要挣扎,奈何身后的男人抱得太紧,愣是没让她脱身出去。

黑狼偷偷的伸开五只爪子从缝隙中瞄着前方的动静,啧啧啧,少主果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居然白日**!不愧是少主。

黑狼在心头为胆大包天的云井辰默默的点了一个赞,随后,乐呵的看着此时无法挣脱桎梏的女人,能够看见这女魔头吃瘪绝对是天上下刀子的概率,它可不想错过。

“云井辰,你不要得寸进尺!”当真以为她不敢杀了他吗?

这个男人让她开始失控,凌若夕不安着心里的变化,第一反应便是想要将这个带给自己恐慌的男人杀掉!浑身溢出一丝暴虐的杀意。

“别动,让本尊抱一抱,”他邪肆的嗓音略显暗沉,带着丝丝怜惜,凌若夕猛地拧起眉头。

怜惜?他在怜惜她?

“你到底要做什么?”唇瓣用力抿成一条直线,她绝美的面颊上已浮现了一丝怒色,大有他的答案若是不能让她满意,她就要让他死在这里的架势。

“从今往后,本尊会每年为你庆祝生辰,你不记得的那些事,本尊替你记住。”他一字一字缓声说道,每一个字都说得极轻,却又极其郑重。

心刹那间漏了半拍,凌若夕微微一愣,他在说什么?

“本尊不想知道你以前经历过什么,但从今往后,本尊会陪伴在你的身边,你要认为本尊死皮赖脸也好,说本尊无耻也行,本尊绝不会放手。”这已不是云井辰第一次坦白自己的心意,但每一次,他的态度都会比前一次更加的坚定,更加的决绝。

他不喜欢她方才那无悲无喜的模样,更不喜欢她用着云淡风轻的语气漠视掉这么重要的日子,一个人究竟要过得怎样痛苦,怎样忙碌,才会连自己的生辰也被遗忘?

这一刻,他恨极了她曾经的那些家人,恨极了那些漠视她的人,他发誓,他会对她极好,哪怕她要将这天捅破,他也会陪在她身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你是在同情我吗?”凌若夕冷笑道,运起玄力,挣开了他宛如钳子般横在自己身上的臂膀,身影迅速一闪,下一秒已然出现在了一米开外,手指轻轻扯动着被他弄出褶皱的衣襟,不屑的轻哼一声:“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更不需要谁替我做什么,记下什么,礼物?生辰?这种东西从来不存在在我的字典里。”

上辈子,她唯一的信念就是拼命活下去,而现在,她只想变强,强大到可以让凌小白肆意去做他想做的。

所谓的生辰,所谓的节日,在她的眼中,不过是一件极其无聊的事,她从不曾在意过。

听着她的话云井辰没感到失落,他只是遗憾着没能多抱她一会儿,敛去面上外露的情绪,他勾唇一笑:“没关系,本尊会替你记一辈子,这种小事无需你耗费脑力。”

擦!这男人是压根听不懂人话吗?

凌若夕先是恼怒,尔后终是无力的叹息一声,看他这样子怕是无论她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无妨,总归不过是他一个人在自作多情,她罢罢手:“随你的便。”

至少她没有严厉的拒绝自己,这就够了。

云井辰眼里闪过一丝欣喜,就连嘴角那抹笑似乎也多了一份欢喜。

黑狼在一旁擦了擦眼睛,它没有看错吧?少主居然会笑得这么开心?明明被这个女魔头拒绝,他怎么可能还笑得出来?它好奇的在凌若夕和云井辰之间不断打量,心头的疑惑不仅没能得到答案,反而愈发迷惑了,在它离开的这段时间,少主和女魔头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总觉得他们的关系有些不大一样了呢?

云井辰没在寝宫内多待,将黑狼送来后,他便回了天牢。

等到凌小白总算是搞定了一天的训练,带着一身冷汗回到房间里时,一眼就看见了正坐在木桌上疯狂的啃着葡萄的小宠物,双眼蹭地一亮,“啊,小黑!”

他如虎般猛扑上去,一把拽住黑狼浅短的尾巴,将它死命的往怀里揉搓着,“你怎么回来了?有没有受伤?这些日子你过得好不好?小爷好想你,你知不知道?”

黑狼被他晃得是头晕目眩,嘴里的葡萄险些卡在了喉咙,好在最后吞了下去,只是模样很是狼狈。

等到凌小白总算是发泄完了这些天的思念之情,凌若夕这才慢悠悠放下手里的茶杯,清脆的碎响让凌小白迅速转过头来,“娘亲~”

“知道你看见它很激动,”凌厉的眼刀咻地刮向他怀中的黑狼身上,她绝不承认自己有一瞬的嫉妒。

似乎是察觉到她眸子里的冰冷,黑狼一骨碌把自己的身体塞入了凌小白的衣襟中,只露出个脑袋,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它可没忘记往日被她折腾得有多可怜。

哼,算它跑得快!凌若夕在心头没好气的冷哼一声,“身上这么多汗你不难受吗?还不快滚去梳洗?”

她一说凌小白这才感觉到身上粘乎乎的,他难为情的笑了两声,“好嘞!宝宝这就去洗漱。”

说着,他怀揣着黑狼就准备往殿外走,在这皇宫的后山上有一处天然温泉,那可是凌小白好不容易才发现的‘秘密基地’,他得同他好不容易才回归的好伙伴好好的泡一泡。

“站住。”一只脚还没跨出门槛,身后又传来了一道冰冷的声音。

凌小白茫然的转过身:“娘亲?”

“你去洗漱带着它做什么?”凌若夕指了指他怀里的仓鼠,蹙眉说道:“不知道动物身上很不干净吗?”

“吱吱吱!”你才不干净,你全家不干净!黑狼尖利的叫着,用着魔兽的语言反驳凌若夕的话。

虽然她听不明白它在说什么,但它那副炸毛的样子却足够让她了然,“怎么,你很不满?”

手掌迅速摊开,一股巨大的吸力笔直的朝黑狼扑去,它娇小的身体似被黑洞吸中了似的,成直线凌空落在了凌若夕的手上,一戳绒毛被她夹着,四肢悬空。

“吱吱吱!”放手,丫的,快放手!

“恩?”她凑近黑狼的眼前,望入它那双满是挣扎的黑眸里。

被她这么靠近的注视着,黑狼的挣扎逐渐变小,乖巧且安静地任由她拎在手里。

“看来在外面待了这么久,你倒是学乖了不少。”凌若夕心底微微松了口气,至少这东西还算活灵活现,那轩辕勇应当未曾给它造成什么心灵上的创伤。

黑狼吐了吐舌头,一副我很乖很听话的模样,它可不想刚回来就品尝一下某人的暴力美学。

“你先去洗澡,这东西暂且搁在这儿。”凌若夕沉声说道。

“可是,娘亲,宝宝好久没见小黑,想和它说说话。”凌小白撅着嘴,撒娇道,一副不舍的模样。

黑狼也趁机吱吱地叫着,用与他如出一辙的祈求眼神盯着凌若夕,面对一人一兽亮晶晶的目光,凌若夕毫不妥协,她随手一抛,黑狼整个身体立马变作了一道抛物线,被精准的扔在不远处的白色地毯上,成大字型乖乖的爬好,落地时,它还特地变换了姿势,避免被摔伤。

“过来。”凌若夕看也没看黑狼,朝儿子招招手。

凌小白仔细看了看她的神色,只可惜,他想要从凌若夕的脸上看出点真实的情绪是绝不可能的,于是乎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小心翼翼的挪动着步伐,慢吞吞走到她跟前。

“你很在乎它?”手指直指地上做挺尸状的一团黑色物体,凌若夕轻声问道,眉目森寒。

她的样子太过严肃,让凌小白有些害怕。

“恩。”他小声的应了一句,十指无措的在身前互相搓动着,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能惹得娘亲摆出这么可怕的表情。

“越是在乎一样东西,就越不能表现出来,懂吗?”凌若夕并没有因为他的不安而又任何的不忍,仍旧是那副生人勿进的冷漠模样。

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有一天,因为所谓的在乎与喜欢,而有了弱点。

当一个人越是在乎什么,就越应该将它隐藏好,因为,一旦被人得知,就无异于亲手把自己的软肋双手奉上,被人拿捏住七寸。

“当你有一天强大到可以保护你所在乎的一切的时候,你才能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小白,不要让娘亲失望。”凌若夕淡漠的话语却让凌小白瞬间红了眼眶。

他虽然听得不大明白,却乖乖的把她的话记在了心里,“娘亲,宝宝记住了。”

见儿子真的有好好记住,凌若夕这才缓和了一下口气,“好了,带它去洗漱吧。”

“啊?”说了这么多,娘亲难道不是为了阻止自己和小黑的二人世界吗?凌小白一脸的错愕,显然没料到凌若夕会这么轻易就松口。

她没好气的屈指弹在他的脑门上,“我只是要让你记下这些东西,只要你用心记住就好,还是说,在你的眼中,娘亲向来很苛刻?连这么小的要求也不会满足你?”

只有傻子这种时候才会点头。

凌小白咧开嘴,兴高采烈的笑了,明媚的笑容衬得他那粉雕玉琢的容颜愈发可爱,他生怕凌若夕反悔,一把将黑狼抱起,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寝宫。

眼看着凌小白落荒而逃的身影,凌若夕无奈的摇了摇脑袋,“这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