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95章 多出来的生物

第195章 多出来的生物

御花园,两名宫女提着竹篮站在花圃外一边谈笑,一边收集着沾染雨露的花瓣,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阵吱吱的声音。

“咦?这是什么?”拨开一簇花茎,她们茫然地看着正缩在泥巴上把身体拱成一团的黑色物体。

黑狼抖了抖身上的露水,昂首挺胸从泥巴上站了起来,娇小的身体看上去可爱极了,好似一个黑色的毛团,浅短的尾巴,细小的眼睛,十足一萌物。

宫女的双眼刹那间变作了心状,恨不得立刻将它搂在怀里好好揉捏一番。

“该不会是哪宫主子的宠物吧?”她们猜测着,想要逗弄它的想法立刻消失,虽说现在宫中的主子娘娘们一个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品级、身份仍旧摆在那儿,若这小家伙真是后宫有主之物,她们随意碰了,保不定会挨上一顿板子。

“小黑,你快给小爷死出来!”凌小白嗷嗷叫着从青石板路的尽头跑来,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

他大清早刚醒来就发现自己的宠物又失踪了,这才一路寻来,刚巧见到围在花圃前的宫女,眼睛微微一转,即刻蹭了上去,从两人的中间挤过,“你们在看什么?”

“啊!小少爷……”宫女慌忙跪地行礼,“奴婢拜见小少爷,小少爷万福金安。”

天哪,这小霸王怎么会突然来御花园?

“起来起来……”凌小白可没有要同她们计较的想法,随意地挥了挥手,尔后,一脚踏入了花圃中,双手叉腰,恶狠狠瞪着那团黑色的物体,一边磨牙一边道:“你丫的居然跑到这里在睡觉?知不知道小爷找你找得有多辛苦?”

“吱吱吱。”黑狼讨好地叫了两声,用小脑袋蹭着他的小腿。

“滚蛋!卖萌是小爷的专利。”话虽如此,但他却没舍得教训自己的小伙伴,而是小心翼翼的蹲下身将它给抱在了怀里,“你跑这儿来做什么?”

“吱吱!”看风景,看美人。

“给小爷说点能听懂的!”凌小白戳着它的鼻尖,嘟嚷道,它吱吱的叫声他表示完全听不明白。

“吱吱吱!”

“不懂,说人话。”

一人一兽用着完全不同的语言进行沟通,声音渐行渐远,直到彻底消失在御花园中,跪在地上的两名宫女这才一脸后怕的站起身来,互相扶持着站好。

“那小宠物是小少爷的?”宫女不安的吞咽了一下唾沫,不行,她得回去告诉主子娘娘,今后见到那宠物得走远一点,可别因为它而得罪了如今圣宠无限的皇后。

只一个早晨,凌小白身边多出一只小宠物的消息就宛如一阵风,刮遍整个后宫,宫中的嫔妃们特地派人打探消息,弄清楚了那宠物的模样后,下令奴才们今后见到它,定要当做主子尊敬,不得随意捉弄。

“你说小白身边突然多出了一只仓鼠?”南宫玉也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刚下朝,他甚至连龙袍也还没来得及更换,脚步停在御书房外,转过睨着向他禀报的阿大,蹙眉问道。

“是!奴才偷偷去看过,那绝非一般的宠物,而是一只魔宠!”阿大老老实实的说道,宫里突然间多出来一个魔宠,这消息可不能忽视,尤其是这魔宠出现的地方是凌若夕和凌小白的身边,那就更不能当作一件小事来对待了。

南宫玉眸光一沉,脚下的步伐顿时拐了个弯儿,“摆架,朕要去见皇后。”

“是。”阿大和阿二立即尾随在他的后方,带着数名宫女、太监,如同众星捧月般,簇拥着护送他朝寝宫的方向走去。

一行人在寝宫外五百米处时,凌若夕就已察觉到了他们的气息,翻身从软塌上坐起,体内涌动的玄力在瞬间平静下来,如瀑的青丝披在身后,宛如一道黑色的瀑布,将她的身躯包裹着,遮盖着,发丝柔顺且乌亮,她随手取下一条白色的缎带,将长发扎成马尾,任由它在背后摇曳。

“娘亲,南宫叔叔来了。”凌小白任由黑狼在他的肩头趴着,蹬蹬从屋外跑进来,笑眯眯地冲凌若夕说道。

“吱吱吱!”黑狼一爪子啪地打在凌小白的脸上,丫的,对一个男人这么殷勤做什么?你和夫人是少主的!

凌小白听不懂它的话,还以为它在对自己撒娇,故作老成的说道:“小黑,不要随便调戏小爷,小爷是有节操的。”

“……”喂,到底在它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啥事?它纯洁的小少爷跑哪儿去了?把他还来!!

凌若夕懒得看这一人一兽卖蠢的模样,无力的揉了揉眉心,顺势取了两块桂花糕,塞到他们的嘴里,“吃点东西,大清早玩什么呢?”

“还是娘亲最好了。”凌小白一边咀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舔着脸撒娇的笑着,溜须拍马。

凌若夕哭笑不得的白了他一眼。

“朕在屋外就听见小白的笑声了,什么事这么高兴?”南宫玉金色的身影从殿外走来,绣着九爪金龙图纹的龙袍轻轻扑响,他含笑看着凌若夕,柔声问道。

“南宫叔叔,早上好。”凌小白擦掉嘴角的碎屑,乐呵地唤道,同他打着招呼。

“小白真懂事。”南宫玉对他的亲昵很是受用,伸出手想要拍拍他的脑袋,忽然,一道黑影在眼角闪过,手背顿时一疼,一道血痕清晰的出现在他白皙的手背上。

“大胆!”阿大霍地拔刀出鞘,锋利的白色刀刃直指黑狼,杀气腾腾的怒斥一声。

凌若夕深沉的黑眸中划过一丝寒芒,体内的玄力正在蠢蠢欲动。

凌小白显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呆了,他傻眼地看看肩头害怕得浑身发抖的小黑,再看看脸色铁青的南宫玉,小脑袋一缩一缩的,很是不安。

“朕无碍。”南宫玉随意地罢罢手,示意阿大无需太过紧张。

剑拔弩张的气氛随着他的一句话,变得轻松起来,阿大悻悻地瞪了黑狼好几眼,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收回长剑,恭敬地退到南宫玉身后。

“皇上,还是找太医来看看吧。”阿二紧张地说道,谁知道这魔兽的爪子是否有毒,皇上乃是万金之体,若是感染了病毒,引起微恙,那可如何是好?

“不必这般大惊小怪,不过是只畜生。”南宫玉故作轻松的笑道,只是话音刚落,凌若夕和凌小白二人的脸色便顿时阴沉了几分。

畜生。

这带着羞辱性的词语让他们听得很不是滋味,从某个方面来说,这对母子骨子里都有着如出一辙的霸道,属于他们的东西,哪怕是他们不要了,也绝轮不到外人来抢夺,来羞辱。

“是啊,一只畜生而已,皇上怎么会同它一般计较呢?”凌若夕凉薄的勾起嘴角,只是这话怎么听似乎都透着丝丝讽刺的意味。

凌小白不满的撅着嘴唇,再也没有了方才的亲昵,小脸上**裸的写着‘我很不开心’四个字。

黑狼将身体蜷缩成一团,趴在他的肩膀上,心头暗自窃喜着三人间亲密的氛围被自己破坏掉,小少爷和女魔头那可是少主的,它绝不会允许有谁来企图将他们夺走,誓死捍卫少主的领土所有权可是它当仁不让的责任。

南宫玉怎会没有感觉到殿宇内低沉的气氛?眸光微微一闪,有些不悦,又有些恼怒,难道只因为他无心的一句话,他们就要同他置气吗?

若是以前,他立即便会向凌若夕和凌小白道歉,只可惜如今,在好不容易品尝过坐拥江山的豪情后,南宫玉怎会轻易地说出抱歉这两个字?他是帝王,即便他错了,那也是对的。

“这只仓鼠是在宫里找到的吗?挺可爱的。”他敛去眸中的复杂,温润地笑着问道。

凌小白轻哼一声,“才不是呢,宫里哪儿找得到这么可爱的小黑?”

“小黑?这是它的名字吗?”南宫玉弯下腰,本想摸摸黑狼的绒毛,却在见到它那副龇牙咧嘴的模样时,打消了这个想法,他有种预感,若是他真的捉弄了它,恐怕就不仅仅是被抓伤了。

“恩,它是宝宝最好的朋友。”凌小白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点头。

最好的朋友吗?

如果只是刚刚认识,他恐怕不会表现得这般亲昵,这般熟络,难道是他们曾经饲养的魔宠?但,怎么会突然间冒出来?

帝王的疑心自古以来从不缺少,南宫玉也不例外,只是几句看似普通的询问,却让他心里泛起了无数的疑惑。

凌若夕站在一旁没有吭声,只是冷眼看着他一次次套凌小白的话,看着他变幻莫测的神色,缄默不语。

南宫玉在此处没有呆太久,他再傻也能够感觉到凌小白和凌若夕隐隐露出的排斥,带着满心的不悦,起身告辞。

“皇上,需要查查这只魔宠的来历吗?”离开殿宇后,阿二一脸戒备地问道,他总觉得这只魔宠来历不明,不能不防。

南宫玉目光阴鸷地回过头,看了眼那座矗立在蔚蓝苍穹下的殿宇,唇瓣紧抿着,一言不发。

“皇上?”阿大心头揣揣,再度唤了一声,丫的,到底是查还是不查,倒是给个准信啊。

“查出它究竟是如何进宫,来历背景到底是什么!”他总觉得这事并不简单,一只魔宠为何会无缘无故出现在守卫森严的禁宫中?又是如何逃过这么多御林军的把守的?或许是男人天生的第六感作祟,南宫玉再度吩咐道:“将把守天牢的死士唤来,朕有事询问。”

这件事最好不要同那个男人有何关系,否则……

双眼危险的眯起,一抹冰凉的杀意在南宫玉的眼中闪过,凉薄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