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96章 一碗长寿面

第196章 一碗长寿面

两日后,入夜,本该人去楼空的御膳房却传出了奇怪的响声,微微敞开的大门里,依稀能够看到点点昏暗的烛光,漆黑的灶台前,一道小小的人影正在挪动着,在灶台的另一边,一个精美的饭盒上,趴着一团黑漆漆的莫名生物体,生物时不时还吱吱吱地叫着,每一次低声吼叫,都会露出两排茭白的牙齿。

“面粉、葱花、热汤,啊啊啊,长寿面到底该肿么做?”凌小白顶着满脸的白色粉末,抓狂地扯着自己的头发,神色极其纠结。

今夜为了给凌若夕一个惊喜,他可是特地拜托了云旭替自己糊弄住娘亲,专程趁御膳房没人,想到这儿来亲手做一碗长寿面给娘亲吃,谁想到,自问厨艺还算精湛?的凌小白,却总是没办法做出符合心意的面条,煮着煮着这面就断了。

“吱吱吱!”黑狼在一旁叫着,伸出爪子试图安慰他被打击得支离破碎的玻璃心。

凌小白随手抹了把脸,又是两道白色的粉末图在脸上,他打起精神,蹬蹬地跑到一旁的桌子上,继续揉搓着面团,“丫的,小爷就不信做不出来!”

黑狼无能为力的耸了耸肩膀,其实它真的很想说,下厨这种事是要天分的,但看着凌小白兴致勃勃的模样,它实在是不忍心打击它的积极性。

得了,让他自己捣鼓去,反正吃苦受累的人,又不是自己。

一次次失败,一次次继续,最后,凌小白总算是勉勉强强做出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他将御膳房内的狼藉抛诸脑后,小心翼翼的打开饭盒,将面条放了进去,随后,提着盒子走出房间,趁着夜色,避开宫中巡逻的侍卫,返回了寝宫。

云旭正守在院子外,来回踱步,时不时朝四周张望一眼,寻找着凌小白的踪迹,当看见他和黑狼一前一后地蹦达着回来,一颗心这才放回了肚子,赶紧迎上前去,“小少爷,你可算是回来了。”

“娘亲有发现小爷离开过吗?”他眨巴着眼睛,视线越过云旭,看向后方的殿宇,殿宇内灯火闪烁,门房紧闭,“应该没有发现吧?”他踌躇着喃喃道。

云旭嘴角一抽,很想问他究竟是哪儿来的自信能够隐瞒过凌姑娘,他就这么堂而皇之地离开寝宫,还妄想不被发现?怎么可能!他用人格发誓,当小少爷刚离开寝宫时,姑娘她就一定察觉到了,只不过没有询问而已。

“行了,你在这里守着,没事不准进来。”凌小白提着饭盒一边控制着平衡,避免面汤洒出,一边挪动着步伐特小心地迈上石阶。

人刚到门外,还没来得及抬手去敲,那扇紧闭的红漆大门已吱嘎地应声开启了,披着墨色大氅的凌若夕面色冰寒,漠然将儿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然后侧开身体,放他进了屋。

凌小白嘿嘿的笑了两声,将饭盒搁在木桌上,还亲自替她将碗筷取出,整齐地放好,随后,他学着宫里那帮奴才的动作,恭敬地站在桌边,一副等待她用膳的模样。

“大晚上的,你搞什么鬼?还有,你这副样子,是去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凌若夕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蹲下身,提着袖口,看似粗鲁实则极其温柔地替他将脸上的白色粉末擦拭掉,直到擦拭干净,露出他原本那张粉雕玉琢的容颜,她这才满意的收回手臂。

“哎呀,娘亲,别在意这些小事了,快尝尝,这可是宝宝专程给你做的宵夜。”凌小白推着她在木椅上坐下,握着筷子塞入她的掌心,面含期待的示意她动筷。

凌若夕却不急着吃,而是意味深长地凝视着他,那让人琢磨不透的目光,叫凌小白的心顿时颤了颤,被她看得有些心虚,“娘亲?”

“说吧。”她双手环在胸前,一副坦白重宽的模样。

凌小白茫然地眨巴几下眼睛,那啥,他要说什么?给点提示啊亲!

食指轻轻敲打着面前的木桌,昏暗的烛光下,凌若夕冷峻的容颜好似被笼罩上了一层模糊的暗色阴影,那细碎却又富有节奏的碎响,宛如人的心跳声,让凌小白愈发的不安了,他开始回想,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可想来想去,这段日子,他似乎都挺乖的,根本没给娘亲闯出什么祸啊。

“说说看,你又捉弄了哪家的妃子,或者又是戏弄了哪位朝臣需要我替你解决?”凌若夕直截了当的问道,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的儿子要是没闯祸,怎会深夜替自己弄什么夜宵?

凌小白脸上顿时滑下数条黑线,娘啊,您可是宝宝的亲娘啊,宝宝在您心里难道就只有会闯祸这种印象了吗?

“嗯?”久等还是没等到他自己坦白,凌若夕略显不悦地挑高了眉梢,“不肯说?”

“娘亲,”凌小白这下是真的委屈了,眼眶红彤彤的,溢满了晶莹的泪水,只可惜,早已习惯了他这招的凌若夕表示毫无压力,更没有任何的不忍,仍旧是一副严刑逼问的姿态,坐等他自己坦白。

“宝宝难道就不能为娘亲做点事吗?宝宝真的没有闯祸,娘亲要相信宝宝。”凌小白轻轻扯着她的衣袖,糯糯地说道,看上去毫不可怜。

若是一般人,只怕此刻早已心软得一塌糊涂了,奈何凌若夕刀枪不入,在他的眼泪攻势下仍旧稳如泰山,动也不动,“这句话你自己数数从小到大说过多少次,以前在落日城,你敲诈了店长的银子,哪次不是这么说的,恩?”

擦!这种时候翻旧帐,真的可以吗?这完全和他想象中的走势不一样啊喂!

凌小白在心头不甘的叫嚣着,他本以为娘亲会感动得泪流满面,一个劲的夸赞他懂事,哪儿会想到,这夸奖没得到,反而被污蔑了一番,心头的委屈顿时如同那长江之水,汹涌澎湃。

“娘亲,宝宝真的没有犯错,难道娘亲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凌小白用力扯拽着她的衣袖,咻地蹭了一把鼻涕在她的衣袍上。

凌若夕眉心一跳,脸色立马黑了下去,嫌恶的将自己的袖子解救出来,随口问道:“什么日子?”

“待会儿就是您的寿辰了,宝宝就知道您一定不会记在心上。”话音刚落,凌若夕整个人便彻底愣住,这已是她第二次听人提起她自己从没在意过的生日,而且,此人还是她最在乎的儿子,心里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谁告诉你的?”她眸光颤动着,故作淡漠地问道,低垂下的容颜,带着谁也看不清的感动与温暖。

凌小白总有种自己正在被拷问的错觉,他幽幽的撅起嘴唇,“以前娘亲从没有说过自己的生辰,在咱们回到那个家以后,宝宝私下里听旁人提到过,然后就记下了。”

这是他给凌若夕过得第一个寿辰,他什么礼物也没有准备,只是煮了一碗长寿面,只可惜,在送礼前,还被她误会了一番,越想,凌小白心里的委屈愈发加深。

他这究竟是招谁惹谁了?明明想做一件好事,反而被误会成这个样子,这日子真心没法过了……

凌若夕看着他委屈得不得了的模样,心早已是软了,弯下腰,将儿子的身体紧紧的抱在怀中,她柔声道:“谢谢宝宝。”

“吧唧。”一个如鹅毛般轻柔的浅吻擦过凌小白的左脸,清浅的触感,却让他顿时面红如潮,一颗心噗通噗通跳得飞快,双耳更是充血,一片血红。

“娘……娘亲……”凌小白结结巴巴的唤道,脸上爬满了羞涩与难为情。

凌若夕眸光柔软,平日里冷峻的容颜此刻只剩下最醉人的温柔,似冰山上的一朵雪莲,正徐徐盛放,美丽得不可方物。

“呵,你真的长大了。”她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脑袋,她从不曾在意过自己的生日,甚至将它看作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可是,当她的儿子为她送上礼物时,哪怕这礼物只是一碗微不足道的面条,也足够让凌若夕动容。

心像是被丢进了蜜罐,满心的甜蜜。

“娘亲,”凌小白恼羞成怒地在原地跺着脚,“男女授受不清,就算是娘亲也不能调戏小爷!小爷的清白将来是要留给未来的老婆的!”

“……啊,是吗?”她诡异的沉默了两秒,随后,不置可否地弯了弯嘴角,放开儿子,任由他一个劲的抱怨着,自己则拿起筷子,准备品尝这碗卖相一般,香味一般的食物。

凌小白见她动筷,立即安静下来,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看,心情有些紧张。

面条有些偏硬,口感将就,绝比不过宫里大厨的厨艺,但凌若夕却吃得极其认真,一碗长寿面硬是没有断过一次,甚至连面汤也喝得一干二净。

将手里的瓷碗放下后,她拿着绢帕轻轻擦拭嘴唇,凌小白在一旁迫不及待地问道:“娘亲,肿么样?好吃吗?”

凌若夕很怀疑若是她说一句不好吃,儿子立马就会哭出来,嘴角轻扯出一抹柔软的浅笑,她高高竖起拇指:“很好吃。”

“万岁!”凌小白激动的欢呼着,双手紧紧搂住凌若夕的腰肢,在没有什么是比得到她一句夸奖更让他高兴的了。

“怎么会忽然想到替我做这种东西,恩?”凌若夕托住他的小屁股,将人抱在自己的大腿上,一边戳着他的脸蛋,一边问道。

凌小白撅着嘴,乐呵呵地说道:“这是宝宝送给你的生辰礼物。”

“送寿礼光是一碗长寿面可不行啊,你觉得娘亲有这么好打发吗?”凌若夕歪着头,摊开手掌伸到了他的面前,讨要自己的礼物。

凌小白顿时讪讪地笑了一声,“娘亲,正所谓礼轻情意重,虽然长寿面不值钱,可好歹也是宝宝的一番心意,可比什么金银珠宝重要多了。”

说来说去,他丫的就是舍不得自己掏腰包才对吧?

自己教育出来的儿子,她还能不了解吗?

“你啊,果真是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手指轻轻捏了捏他的鼻尖,她宠溺地叹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