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98章 接吻后

第198章 接吻后

一场盛大的烟火引起了皇城内不少百姓纷纷出门观赏,他们欢舞着,高兴着,欣赏着,整个皇城仿佛在瞬间苏醒,儿童兴高采烈的鼓掌声与叫好声,还有男男女女们的谈笑声,此刻,通通融为了一体,似这座城也在为那个今夜又长大一岁的女人贺喜。

烟火结束后,云井辰牵着凌若夕坐在了椅子上,他执壶为她倒了一杯清酒,火红的衣摆拖曳在粉色的花瓣间,眉目如画,“恭喜你,今夜后又长了一岁。”

“……”凌若夕神色漠然,她随手接过酒杯,仰头喝下,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

妈蛋!她方才是怎么了?被什么东西给勾住了魂吗?居然会同他接吻?一想到方才那个暧昧的,旖旎的浅吻,凌若夕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再度失去了控制,砰砰砰砰跳得飞快,只是,她心里的波动越是巨大,脸上的冷意就越是加深。

不知情的,还以为她正处于盛怒的状态中呢。

云井辰一边饮酒,一边偷偷地欣赏着她脸上恼羞成怒的神色,心头有些窃喜,怎么说呢,方才的事,在他的预料之外,她的回应,也同样出乎他的预料,他是情之所至,而她呢?在清醒后,她没有同他争斗,没有同他动手,这是不是说明,在她的心里,或许也有着和自己相差无几的想法?

虽然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云井辰仍旧很高兴,不论如何,至少他知道了一点,在她的心目中,他是不一样的。

得知这一点,对他而言已是足够。

“你笑够了吗?”凌若夕被他那太过炽热的眼神看得如坐针毡,丫的,这男人只差没扑上来将她扑倒了。

“不够,在你面前,本尊永远也笑不够。”云井辰深情款款地说道,眼里的情愫愈发坦然,那双眼漆黑中带着些许明亮,似这天上星辰,分外璀璨。

凌若夕狼狈的将视线躲闪开去,避开他**裸的目光,恼怒地拧着眉头,又往嘴里灌了一杯清酒,企图用这样的方式压下心中越蹦越快的心跳。

“今夜的贺礼,你可喜欢?时间太匆忙,本尊没来得及准备,明年,定不会如此草率。”云井辰略带歉意地开口,这场在旁人眼中足以称之为盛大的烟火,在他看来,却是远不足够的。

如果被云族麾下那些替他筹备所有物件,并且在两天内将其运送到此处来的下人听见,只怕真的会立即哭出来。

草率?他们千辛万苦准备了这些东西,耗费了多少人力,多少物力,没能得到一句夸奖就罢了,居然还被称作草率?尼玛的,他们这才叫真正的费力不讨好。

“不用了,”凌若夕眸光一冷,将手中的酒杯用力搁置在桌面上,“我不喜欢这些。”

“恩?”云井辰略感吃惊,她方才的表现可不像是不喜欢啊,“为什么?”

“因为太美好的东西容易让人沉醉其中,从而失去冷静,不要再做这种多余的事。”凌若夕言简意赅的解释道,嗓音淡漠得好似结了冰,是,她的确很喜欢,但她却更不愿再体会一番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滋味。

作为一个习惯了冷静与理智的人,这种失控的感觉,是她不愿再有的。

云井辰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心底泛起了丝丝疼惜,恨不得立刻把她抱在怀中,好好的安慰一番,只可惜,这个念头刚升起,就被他给拍死在了脑海里,他觉得,要是他真敢这么做,她绝对会对他痛下杀手的!

他还想留着这条命陪着她一直到老呢。

“那你喜欢什么,明年本尊替你备着。”他顺着她的话往下说,一副以她的意见为主的模样,看上去狗腿极了,凌若夕仿佛看见在他的背后有一条尾巴,正在左右摇摆。

简直是够了……

她无语的抬起手,用力搓了搓自己的面颊,“我什么也不喜欢,你不要再把心思浪费在我的身上。”

“唔,这可不好办呢,为你做准备,给你惊喜,怎么能说成是浪费呢?”云井辰伸出手指,轻轻将她耳边的一缕秀发别到她的耳后,眉目含笑,并没有因为她的拒绝,而有任何的失落与黯然。

在一次次的打击中,他早就练就了一番刀枪不入的本事,没有一点厚脸皮,他怎么能接近她呢?

凌若夕拿他彻底没辙,这男人在某种程度上,完全听不进人的话,她能怎么办?

“随便你怎么说。”她泄气的嘟嚷一句,再度执壶为自己满了一杯清酒,烈酒入喉,唇齿间,却莫名的有一股甜味,也不知是这酒甜,还是这心太甜。

云井辰忽然拽住她的手腕,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凌若夕下意识想要出手反击,五指已松开酒盏,眼看着就要朝他手腕上的经脉戳去,却在最后关头收住。

她不悦的沉了脸色:“你是在找死吗?”

云井辰笑而不语,至少她并没有真正的伤到他,不是吗?手臂猛地用力,竟直直拽着她朝后倒下,一黑一红的身影倒落在这粉色的花瓣上,溅起无数的花瓣漫天飘舞,宛如一场极其梦幻的花雨,美不胜收。

“你!”凌若夕挣脱开他的手掌,怒目而视。

“今夜的天色很美。”云井辰随意的将双手枕在脑后,邪肆的双眼静静地看着头顶上这片无垠的夜空,语调少了几分戏谑,多了丝丝清润。

许是这氛围太过安逸,以至于凌若夕心里那点小小的恼火也在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学着他的姿势躺在花海中,眺望天上的繁星,烟火后,这片星空似乎更美了,那璀璨发亮的星辰犹若银河。

凉风轻轻吹在面颊上,带着些许凉意,似鹅毛轻抚过肌肤,凌若夕惬意的闭上眼,心难得的平静下来,冷峻的五官此刻仿佛也在这朦胧的月光下添上了几许柔和的美感。

两人谁也不曾出声,可那围绕在他们身侧的空气,却是暧昧非常,仿佛自成了一个世界,一个谁也无法插足,无法插入其中的空间。

“本尊似乎还没祝贺你生辰快乐。”褪去了邪肆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暖意,云井辰侧过脑袋,却惊讶的发现,她竟闭着眼睡着了。

二人的脸贴得很近,近到他足以清晰的看见她细长的睫毛,以及那如羊脂般白润的肌肤。

心刹那间柔软得有些不可思议,他缓缓抬起手,为她拨开额上垂落的几缕秀发,动作极轻,似不愿惊扰了她的美梦似的。

“不知道你的梦里可有本尊。”他低声喃喃道,话语低得连他自个儿也听不真切,嘴角的笑甜蜜且安然,他就这么看着她,仿佛怎样也看不够。

如果以前有人告诉他,他会爱慕一个女子,爱慕到小心翼翼的地步,云井辰定会嗤之以鼻,可是,怎么办呢?自从遇上他后,这颗心就已然不受他的控制,不见她时,想她,念她,仿佛已成为了习惯,在不知不觉间,她的存在已深入了他的骨血。

若要放下,除非剔除这浑身的骨头,流干这一身的血液。

“这还是你第一次在本尊面前不设防的入睡,本尊可以认为,这是你的信任吗?”他喃喃自语着,回应他的,是凌若夕绵长的呼吸。

仅仅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他的灵魂仿佛就已经得到了满足。

想要……

想要一直这么看着她,入睡时有她,睡醒时能看见她……

呵,凌若夕,你究竟有什么魔力,竟能让本尊卑微至此!

双眼细细的眯起,他的眸光有些复杂,似不甘,似恼怒,但最终通通化作了无奈的妥协。

这个女人要强到让人抓狂,固执到让人痛恨,甚至有些冷血,有些狠厉,但纵然她有千般不好,万般不是,可他偏偏却爱惨了这样的她。

云井辰自嘲的扯了扯嘴角,手臂凌空举起,在半空中画下了一个结界的符文,一道肉眼无法看见的结界将整个后山笼罩住,谁也无法进入山脉半分。

云旭第一时间感觉到了那股玄力的波动,他嘴角一抽,站在山脚眺望着山巅,这夜深人静,又是深山丛林,山巅上又只有一男一女,少主应该不会没人性到直接采取暴力手段,将凌姑娘给正法了吧?

越想,他越发觉得有这种可能,今夜太过浪漫的布置,兴许不合凌姑娘的心意,从而导致她与少主再度开打,少主满腔的热情被一盆冷水迎头浇下,于是,恼羞成怒,终于撕开了温柔的伪装,露出了野兽的本能……

他幻想着在山巅会发生的种种,整个人不自觉打了个寒颤,默默的在心里为凌若夕点上了一支蜡烛。

若是被云井辰知道,他忠心耿耿的属下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大概真的会气到吐血。

在他的眼中,难道自己这个主子就是一只衣冠禽兽吗?

皇城之巅,站在一座露天高台上的少年面色阴鸷,冷冷地注视着后山的方向,金色的龙袍包裹住他峻拔的身躯,身后披着一件墨色的大氅,衣摆在晚风中被吹得猎猎作响。

“皇上。”阿二气喘吁吁的从空中落地,跪在他的身后。

“如何?”南宫玉沉声问道,清润的嗓音此刻却好似从地狱深渊中飘出一般,冰冷且带着一股暴戾,犹如困兽!

天知道,当他从阿大嘴里得知凌若夕居然再度离开寝宫时,他有多恐慌,他第一时间派人前去天牢,却愕然发现,天牢中的那人,竟是没有温度的傀儡!仅从外貌上看,与本尊没有什么两样,若非他留心让人前去仔细探查,恐怕还无法知道,在如此森严的守卫下,东方夕朝居然还能逃出来,与她私会!

方才那场绽放在皇城之上的烟火,他怎会没有看见?

这么大的烟花盛宴,除了手握天下财富的东方夕朝还有谁能做到?联想到凌若夕的离开,答案已不言而喻!

那分明是他为她准备的。

只要一想到他们此刻正在幽会,南宫玉就嫉妒得快要抓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