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99章 他的捉弄与算计

第199章 他的捉弄与算计

凌若夕是被浓雾化成的雨滴惊醒的,鼻尖上传来的微凉触感让她第一时间警觉地睁开了双眼,清明得不含任何杂质的黑眸完全看不出任何的迷离,更不似一个刚从梦中醒来的人儿,她戒备的看了眼周围,这才记起,昨夜自己竟在恍惚中睡着了。

心里有些懊恼,她怎么会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睡过去?

“醒了?”透着些许邪肆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凌若夕蓦地抬眼,只见那抹火红的人影逆着光站在山巅的悬崖边缘,背后是初升的朝阳,璀璨的金色光辉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内,容颜被映衬得朦胧不清,独独那双眼,仍旧是潋滟光华。

这一刻,凌若夕不知怎的,脑海里竟划过四个字——风华绝代。

她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的美看得呆住,冷清的双眼浮现了些许迷离,似惊叹,似惊艳,似被震摄了魂魄。

云井辰笑得花枝招展,哦呀,这样的她实在是可爱呢,眉梢染上淡淡的戏谑与玩味儿,他甚至有种想要将她抱在怀里好好**一番的冲动。

“咳!”凌若夕尴尬的咳嗽一声,面颊有些绯烫,妈蛋!她又不是花痴,干嘛看他看到着迷?不是她的定力太差,谁让这个男人大清早就开始释放他那浓郁的荷尔蒙,对,一切都是他的错!

毫无压力的将罪名推到云井辰身上,凌若夕心底的恼怒这才勉强消失。

她拍着袍子上的花瓣站起身来,盛开了一眼的鲜艳花朵,此刻已如数凋零,这些花本就不该盛开在这个时节,虽然不清楚他用了什么方法做到这一点,但也终究只有一夜昙花一现的美。

“我回去了。”她看也没看身后的男人一眼,利落的转身准备离去。

在这待了一宿,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期,再不回去谁会知道宫里头将发生什么事,好歹她如今也顶着一国皇后的头衔,万一被人发现,她和南宫玉之间摇摇欲坠的联盟,大概就会真的破裂。

在她还需要南诏国作为后盾的前提条件下,她不愿轻易的让这种关系被破坏。

云井辰眸光微微一暗,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拽住她的手腕,邪笑道:“本尊送你。”

“……没有这个必要。”凌若夕啪地一声拍开了他的手掌,果断的拒绝了他的好意,她是小孩子吗?去哪儿还需要旁人护送?开什么玩笑!

“明明昨夜的气氛这么好,怎么一转眼你就翻脸不认人了呢?”他故作委屈的眨了眨眼睛,好似凌若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嘴角不由得**几下,她怎么有种看见了儿子的错觉?堂堂一个八尺男儿,做出这卖蠢的表情真的可以吗?这和他的形象完全不符合啊喂!

在心底默默的吐槽了一句,终究她还是没能拗得过云井辰的固执,只能任由他在后方跟随着,顺着红毯直行而下,山间的清晨,多雾,且凉爽,时不时丛林间还有小兽的鸣叫声窜起,红毯两侧的蜡烛早已熄灭,昨夜梦幻的场景,此刻却多了一丝寂寥。

有种酒过人散的错觉。

刚抵达山脚,老老实实在下面站了一夜岗的云旭立即打起精神走上前来:“少主,凌姑娘。”

“你一宿没睡?”凌若夕斜睨了他一眼,将他那豆大的黑眼圈看在眼中,眉头一蹙,迁怒上了一旁的男人,“你这就是这么折腾自己的属下的?”

“若夕这是在替云旭打抱不平吗?”是她的错觉么?为毛她有一种他正在吃醋的感觉?

不止是他,就连云旭也是一脸愕然的看着自己的主子,主子的眼神好可怕,好恐怖。

“你想多了。”凌若夕没好气地说道,他的人他不心疼,轮得到她吗?悻悻地瘪了瘪嘴,她懒得理会身旁抽风的男人,再度迈开了步伐。

京城内,各大店铺已开始了一天的营业,热闹的集市上,忙碌的百姓正在街头巷尾穿梭不停,兜售早餐的摊贩吆喝着,兴高采烈的为顾客送上早点,热腾腾的白色蒸汽在空气里缓缓散开。

“呀,你们昨天晚上看见了没?居然有人在放烟火,你们说是不是天家做的?”一边吃着馄饨,一边和同伴交谈的男人神秘兮兮地说道,他特地压低了嗓音,只可惜对于凌若夕这种身负玄力修为的人而言,仍旧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那么大的烟火怎么可能没有看见?啧,不知道是哪家干的,肯定花费了不少的银子。”另一名百姓各种羡慕嫉妒恨。

不止是他们,就连许多少女也在议论着昨夜的盛宴,她们脑补着俊美的男人以这种方式向爱慕的女子求爱,随后发出花痴般的羡慕尖叫声。

一路走来,凌若夕的脸色愈发暗沉,她万万没有想到,昨夜的烟火居然会引起这么大的**,丫的,这男人真的知道低调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吗?她是不是该高兴,他没有把身份传出去,闹得天下皆知?

云井辰心里有些得意,听着四周的议论声,他脸上的自得几乎快要掩盖不住。

他喜欢她,喜欢到想要被全天下知道,想要她成为所有人羡慕的存在。

“你在得意什么?”凌若夕停下步伐,目光凌厉地瞪着他,咬牙切齿地问道。

云旭偷偷朝后退了两三步,避免被战场殃及。

“呵,你若是没有关注本尊,又怎知本尊在得意,恩?”带着些许邪魅的声线缓缓上扬,他笑得风情万种,眼眸中流露出的戏谑让凌若夕顿时哑然。

这男人的口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没睡醒你完全可以回去接着睡,别在这里说梦话。”她故作不屑地冷哧道。

云井辰耸了耸肩,把这话当作是她的恼羞成怒,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愈发觉得她可爱了不少。

口是心非什么的,从来都是女人的专利。

在即将抵达宫门前,凌若夕冷冷地睨了他几眼,“还不滚?”

“不送本尊一个离别的礼物吗?”云井辰指了指自己的唇瓣,眉宇含笑,一副期盼的模样。

“送你去死,你觉得怎么样?”凌若夕啪啪地握住拳头,龇牙咧嘴地问道,大有他若再敢调戏自己,就要揍上他这张脸的架势。

云井辰自然知道,她是绝对做得出这种事的,无奈的耸耸肩,“哎,谁让本尊就看上你了呢?”

“让你看上这样的我,还真是抱歉啊。”她不阴不阳地轻哼一声,话音刚落,眼前一道红影迅速掠过视野,下一秒,她的唇便被一个温热的物体覆盖住,属于他的清淡气息,铺天盖地的朝她涌来,似潮水般要将她淹没。

双眼愕然瞪大,她完全没想到,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他居然敢这么做!一时间居然忘记了反抗。

云井辰得寸进尺的伸出龙舌,舌尖顺着她的唇线动情地描绘着,流连着。

云旭看得面红耳赤,尴尬的将眼神挪开,在心里不停的默念着,非礼勿视。

少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这种事,真的可以吗?他以前怎么不知道,少主也有情难自禁的时候?

短暂的惊愕后,凌若夕迅速回神,双手凝聚两团庞大的玄力,眼看着就要朝他挥去,云井辰好似早就猜到了她的反应,在她出手的瞬间便松开口,身体朝后翩翩飞去,避开了她的攻击,傲然站在两米外的空地上,火红的衣摆在街头轻轻摇曳,修长的食指摩擦着嘴唇,似在回味着方才的甜美味道。

暧昧的动作让凌若夕彻底怒了,双颊红成了一片,周身萦绕着一股骇然的杀意。

“还不进宫?还是说,你更喜欢留下来陪本尊继续谈情?”云井辰貌似纯良的歪着脑袋,似笑非笑地说道。

凌若夕气得浑身发抖,她好想宰了这个一次又一次调戏她的男人。

几乎要将人的身体给刺穿的冷冽视线狠狠地瞪在他的身上,许久后,她才恼怒的拂袖,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整个人凌空跃起,飞入了那四方的宫墙之中。

“啧,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回去啊,真可惜。”云井辰幽幽凝视着她离去的身影,略带惋惜的喃喃道。

云旭眉心一跳,他很想说,若是凌姑娘留下来,只怕这次真的会对少主下杀手吧?

“跟上去,注意南宫玉的举动,若他胆敢对若夕不轨,你知道该怎么做。”突如其来的命令让云旭的心里有些不安,他总觉得少主好像在暗示着什么。

这南宫玉怎么会对凌姑娘不轨?

云旭苦恼的拧起眉头,怎么想也没想明白他话里的深意。

“别用你浅薄的大脑想你永远想不明白的事,你的责任是保护她和小白的平安,至于其它的,无需你理会。”云井辰将他纠结的神色尽收眼底,似笑非笑地说道。

“少主,你这是在说属下智商低下吗?”云旭吐槽道。

“哟,总算聪明了一次。”云井辰故作意外的笑着,但眼神里却满是捉弄的微光。

云旭终于体会到了每一次凌若夕被气到跳脚时的滋味,那种既好气又无奈的感觉,真心让人憋屈啊。

他心不甘情不愿地朝云井辰行了个礼,绷着一张脸飞身追着凌若夕的背影离去,再留下来,他也怕自己会忍不住与少主动手。

默默地目送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后,云井辰脸上的邪魅笑容变得淡漠,“南宫玉,你可千万不要叫本尊失望啊。”

戏台他已经亲手为他搭建好,就连剧本,他也一并写出来了,接下来,希望这位少年天子能够倾尽全力为他献上一场大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