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01章 第一春和第二春

第201章 第一春和第二春

云旭急忙将凌小白给拦住,开玩笑,若是任由他贸然冲上去找南宫玉拼命,岂不是亲手送上凌姑娘的软肋吗?

御林军压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帝王有令,他们只能从命,手中的刀戬对准凌若夕,将她包围在中央,严阵以待。

凌若夕冷冷的挑起眉梢,心底杀意更甚,“你们想上来送死?”

被她那双毫无人气的眼睛盯着,侍卫们一个个背脊发凉,谁不知道当今皇后血洗整个摄政王府,是一尊真正的杀神,如果可以他们何尝想和她为敌?

将这帮人脸上的忌惮看在眼中,凌若夕这才抬眸看向后方那抹静静站在高处的人影,“你觉得这些人是我的对手吗?”

她不明白他们之间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但是,若他要与她为敌,她也不惧!

“朕只要你乖乖留下来,做朕的皇后。”南宫玉沉声说道,带着不惜一切也要将她强行留下的决然,若是连自己的妻子也拦不住,他这个皇帝,不做也罢!

云旭总算是听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他鼓掌欢迎凌若夕离开的想法,手掌轻轻握住腰间的佩刀,低声道:“姑娘,要杀出去吗?”

心底的战意蠢蠢欲动,毫不怀疑,只要她一句话,他立马就会为她开道,这批侍卫还没被他放在眼里。

凌小白搓着手,同样是一副随时待命的模样,他肩膀上的黑狼更是拱起了身体,蓄势待发,明明他们三人如今困在囫囵,但论气势,却比这帮侍卫高出不止一截。

大战一触即发,那让人冷汗直流的氛围,叫御林军有些不太好受,握着刀戬的双手早已渗出了凉汗。

“哟,这是在玩什么?”突然,从高空传下一道邪肆的声音,众人齐齐抬头,一抹妖艳的红色人影迅速掠过蓝天,落在了凌若夕的身侧。

三千青丝被银冠束起,有两簇成中分贴着耳鬓垂落在胸前,面若桃花,邪气十足,这人不是云井辰还能是谁?

“砰!”紧随他而来的两道人影狼狈的从半空中落下,砸在院子中央的空地上。

凌若夕斜眼看去,眼底划过一道寒芒。

“皇上!”重伤的阿大和阿二一脸怨愤的从地上爬起。

“啧啧啧,想要杀了本尊,至少也换两个高手来啊,就他们二人,岂是本尊的对手?”云井辰笑得群魔乱舞,并不算响亮的声音,清晰的落在南宫玉的耳畔。

这是**裸的挑衅!

他怒视着院子里技不如人的奴才,贴在身侧的双手微微发抖,“混账!你竟敢公然打伤朕的侍卫!”

“呵,难道只许他们对本尊痛下杀手,还不许本尊反击了?”云井辰似笑非笑地讽刺了一句,尔后,神色一变,特委屈地看向凌若夕:“你说本尊冤不冤枉?本尊原本在天牢里待得好好的,谁想到居然有人设下埋伏,妄想要了本尊这条命去,若夕,你可要为本尊做主啊。”

一个八尺男儿居然说出了类似撒娇的话语,在场的众人齐齐打了个寒颤,只觉得各种恶寒。

云旭偷偷挪动着步伐,想要离他远点,他绝不承认眼前这个正在撒娇的男人,是自己心中英明神武的主子,他怕是被什么脏东西给上身了吧?

凌若夕嘴角一抽,啪地一声将他凑近的脑袋拍开,“庄重点,他们若能伤你,你还有脸站在我面前吗?”

云井辰见示弱的方法失败,顿时收敛了脸上所有的委屈,又恢复了那副邪魅狂狷的模样,“没想到你对本尊倒是信心十足。”

她懒得理他。

凌若夕深吸口气,眸光森严眺望着后方的少年,“南宫玉,这就是你的答案?”

纵然云井辰性子恶劣,但他却万不该背信弃义!明明答应了她会放人,可实则却狠下杀手。

凌若夕突然有种被人背叛的感受,即便她不算太看重同南宫玉之间的交情,但合作就是合作,他的做法,让她很是不悦。

“给朕杀了他!”南宫玉狠声命令道,只要除了这个男人,她一定会回到自己身边。

御林军们立即得令,摩拳擦掌地朝云井辰扑了上来,云旭才刚拔刀,谁料,一股紫阶巅峰的庞大玄力瞬间席卷全场,强悍的气浪形成一股小型的龙卷风,将这帮扑上前来的侍卫卷到半空,嗷嗷叫着一个个摔落在地上。

“紫阶?”南宫玉面露一丝惊愕,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介商人的男子,居然有紫阶巅峰的实力。

但转瞬,他想到败在云井辰手下的凤奕郯,突然间又觉得不太惊讶,难怪北宁国的三王爷也被他秒杀。

“你究竟是什么人?”他冷着一张脸,咄咄逼人地问道。

云井辰轻轻拍了拍双袖,看也没看地上痛苦哀嚎的侍卫,“你猜?”

带着挑衅的两个字将南宫玉心里的怒火彻底点燃,身为帝王,他怎能容他这般放肆?

“哼,就算是紫阶又怎样?难道朕还会怕了你吗?”说着,他抬起手臂,想要调动更多的侍卫前来,用人海战术将他们拿下。

云旭身影一闪,先一步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手中的长刀横在南宫玉的颈部,目光肃杀,“不得对少主不敬。”

“皇上!”阿大和阿二齐声惊呼,脸色骤然变了,谁会想到一直以来跟随在凌若夕身旁的云旭居然会突然动手?

“干得不错嘛。”云井辰满意地夸奖了一句,随后,朝凌若夕抛了一个媚眼,似乎在等着她夸奖自己御下的能力。

“……”额角的青筋欢快的蹦达几下,她真的很想知道,明明是这么严肃的气氛,这个男人怎么还会如此不着调?手指无力的揉着眉心,心头涌动的杀意也在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南宫玉浑身一僵,机械的转动着脑袋,“你好大的胆子!”

“云旭胆子大不大,与陛下无关,但若是陛下妄想对少主出手,云旭即便拼了这条命,也会让陛下先一步人头落地。”云旭平淡的说道,并没有弑君的慌张,仿佛他要动手对付的,不是一国皇帝,而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少主?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南宫玉用力握紧拳头,暗自猜测着云井辰的真实身份,不敢妄动。

阿大和阿二紧张地盯着那把横在他脖颈上的刀刃,唯恐云旭一时手颤,伤到了他们的主子,听到这方动静的御林军迅速前来,上百人齐聚一堂,当看见他们的帝王被人挟持,而皇后却和另一个男人站在一起,他们完全懵了,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皇后红杏出墙,带着姘头与皇上决裂?

不断有人在心里脑补着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各种版本的故事层出不穷。

被无数双眼盯着,凌若夕仍旧是一脸的平静,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没有选择,只可惜了要放弃南诏国的庇护,摇摇头,她牵着凌小白的手打算离开。

侍卫们见她有所动作,立即握紧了手里的刀戬,她的步伐极其缓慢,却愣是没有一个人胆敢上前阻挠,她每进一步,他们便朝后退一大截。

“凌若夕!!”南宫玉声嘶力竭的唤着她的名字,“你当真要随他走?”

这话问得,怎么好似自己成了奸夫?

云井辰眸光一冷,衣诀在空中划开一抹红色的涟漪,他转过身,挑眉道:“她不随同本尊离去,难不成还要留在这里做这有名无实的皇后吗?南宫玉,需要本尊提醒你,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么?”

“霸占?”

“有名无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着他的一句话,御林军们炸开了锅,听这话的意思,难道皇后嫁给皇上是另有隐情的?

南宫玉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听着下方的骚乱,面对着那一双双质疑、狐疑的目光,他恨得快要吐血,“都给朕住嘴!”

身体微微一抖,若不是云旭眼疾手快地将刀刃往外移动了一分,恐怕他的脖子早就被割出血痕了。

侍卫们到底害怕着他的龙威,即使心里困惑不解,依旧乖乖的闭了嘴,谁也不敢在妄自议论半句。

“堵得住他们,你可堵得住天下间幽幽众口?不是你的,终归不是你的。”云井辰特无耻地继续火上浇油,他一直忍着另一个男人以丈夫的身份站在她身边够久了,现在也是时候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你的话太多了。”凌若夕凉凉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也闭嘴。

云井辰狗腿似的在唇边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完全一副忠犬、妻奴的模样。

凌小白眨巴着眼睛,看看上方面色阴沉的南宫玉,再看看此刻极尽**的云井辰,顿时悟了……“娘亲,你打算抛弃后爹爹,寻找第二春了吗?”

“……”

“……”

现场一片寂静,一排乌鸦从众人的头顶上窜过。

什么叫杀人于无形?什么叫语出惊人?他们今儿可算是见识到了。

“想死么?”凌若夕先是一愣,尔后狠狠瞪了多嘴的儿子一眼,别以为她听不出他是故意的!想要胡闹也得看看场合,什么叫第二春?说得她好像始乱终弃似的。

“小白啊,”云井辰突然弯下腰,任由青丝垂落在胸前,松垮的红色袍子因为他的动作敞开了些许,露出了里面那白色的亵衣,精湛的锁骨若隐若现,看上去愈发的勾人,“你方才说得可不对,本尊可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第二春,而是你娘亲唯一的男人,懂吗?”

他特地咬重了唯一这两个字,笑得略带深意,却看得凌小白背脊一寒。

“哗!”瞬间,原本寂静的现场宛如沸腾的热水。

所有人齐齐抬头,用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南宫玉,他们的皇上被戴绿帽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