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02章 决裂、离去

第202章 决裂、离去

“嘶!”话音刚落,趁着众人惊愕之际,云井辰却不自觉地倒抽了一口凉气,只因为一双小手正**着他背部的那块肉,疼啊,这特么是真心疼。

他立即讨好地冲凌若夕露齿一笑,笑得殷勤,好似这样就能让她消火。

“哼。”凌若夕意气难平,这男人是纯心的吗?想要败坏她的名声?在儿子面前说什么第一春第二春,简直是上梁不正。

“别教坏了我的儿子。”她咬牙切齿地低喝道。

云井辰睨了眼正捂着嘴偷笑的某黑芝麻包彻底没辙了,教坏?这儿子还需要他来教吗?这团小奶包,只怕从外到里通通黑掉了。

“东方夕朝!”南宫玉面色铁青,恨不得吃了那红衣男人的肉,喝了他的血。

“本尊在这儿呢,你可悠着点,年纪轻轻火气这么大,小心气伤了五脏六腑,这南诏可没多余的皇子继位,你好歹为江山社稷想一想。”云井辰越说越歪,越说越得意,凌若夕没有反驳他的话,这让他心情大好,连带着,看这天也蓝了,草也绿了,人也爽了。

“放肆!”阿大一掌拍地而起,朝他扑来。

云井辰直接抬脚,一脚踹上了他的胸脯,脚风刚劲十足,没留半点力。

“噗。”阿大吐血倒地,浑身抽搐着半响也没爬起来,肝脏疼得仿佛拧成了一团,脸上更是冷汗直流。

“都说了你不是本尊的对手,何苦来着?”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请看云井辰。

凌若夕默默的松开手,嘴角**几下,对这个男人彻底没辙。

“你不要仗着是天下第一富商,就在朕的皇宫里肆意妄为!”南宫玉怒声说道,大有要和他硬拼到底的迹象。

“本尊还就肆意妄为了,你待如何?”云井辰似乎没把他的怒火放在眼里,“觊觎本尊的女人,呵,这笔帐你以为本尊会忘记吗?”

他对凌若夕的情意,他早就看在了眼里,先前不过是不愿惹她生气,才一直纵容着,放纵着,而如今,既然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破裂,他也再没有了什么顾忌,要斗,他随时恭候。

“你!”南宫玉气得险些吐血,这男人究竟靠着什么,胆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皇上,请息怒。”眼见事情愈发变得不可收拾,阿二急忙跪地,希望南宫玉能够冷静下来,毕竟,云井辰表现出的实力,以及他的身份,都不是能够轻易得罪的,他就怕真的惹怒了对方,那把刀会落在皇上的身上啊。

息怒?

南宫玉怒极反笑,他的妻子就快要被人夺走,他的尊严被对方踩在脚下,他怎能息怒?

“南宫玉,你我之间的合作到此为止,”凌若夕冷冷地开口。

“朕不同意!”他捏紧了拳头,果断的拒绝。

“这里可没有你说不的资格。”云井辰笑吟吟地伸出手,想要去搂凌若夕的肩膀,却被她的冷眼瞪得悻悻的放了下来,好吧,看来她还没有准备在大庭广众下给自己名分的想法。

心里虽然有些失落,但他却掩饰得极好,并不着急立刻为自己讨要名分。

“走。”凌若夕不愿在此处过多纠缠,衣袖轻挥,抱着儿子飞身跃起,身影瞬间掠过高墙,从众人的头顶上迅速闪过,朝宫门飞去。

“拜拜咯。”云井辰火上浇油似的冲南宫玉挥了挥爪子,得意地尾随而上,主角们都走光了,云旭这个被遗忘掉的小配角立即成为了众人的眼中钉,那一双双杀气十足的眼神,让他手臂一抖,默默地将佩刀收回腰间,迅速追了上去。

三人都是天底下一等一的高手,岂是这帮侍卫能够拦得住的?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身影一眨眼消失在视线中,不见了行踪。

“这……”侍卫们愕然地对视一眼,他们是追呢,还是不追呢?追,肯定是追不上的,可若是不追,又说不过去啊。

“哼,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封锁城门,朕要全城搜捕他们的行踪。”南宫玉咽不下这口恶气,一字一字咬牙说道。

“是!”侍卫们立即出动,紧锣密鼓的准备在京城开展地毯式的搜捕工作,将他们逃掉的皇后给抓回来。

阿大被太监紧急送往太医院进行医治,阿二则强忍体内的内伤,拖着血迹斑斑的身体跟着南宫玉回了御书房,桌上的物件被他在盛怒下摔得粉碎,地上又增了满地的残渣,可即使是这样,南宫玉仍旧消不了心里的怒火,只要一闭上眼,他就会回想到凌若夕离开时那太过冷漠的背影,以及她同云井辰并肩的模样。

“该死!”他气恼得低咒一声,隽秀的面容被怒火占满,眉宇间闪烁着让人心凉的杀意与暴虐。

“朕不是让你们秘密将他处死吗?”他猛地转身,目光阴鸷地瞪着阿二,对他一身的伤痕视而不见。

被帝王的怒火迁怒,阿二噗通一声跪倒,咬牙请罪:“奴才不是那人的对手,办事不利,请皇上降罪。”

“降罪?如今皇后被他勾引走,你这条狗命赔得起吗?”南宫玉冷哧了一声,嘲讽道。

阿二自知理亏,垂下头不敢吭声,只能任由他一通劈头怒骂,等到他发泄完后,才道:“皇上,奴才恳请戴罪立功。”

“哼,看在你追随朕多年的份儿上,朕就给你一个恕罪的机会,立即去给朕找,哪怕是将这京城翻过来,也要给朕找到皇后!杀了东方夕朝,提头来见朕。”他狠声说道,那个男人不除,他此生难安。

“是!”阿二急忙应下,临走时,神色有些挣扎,但看着瘫软地坐在龙椅上,脸色铁青的少年天子,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另一边,离开皇宫的三人在云族名下的一间茶室内齐聚,下方的大堂宾客云集,抚琴的少女正唱着优雅的歌谣,气氛极其祥和,极其安宁。

凌小白趴在桌上,不停地吃着盘子里的糕点,黑狼则缩在桌脚,眯成一条缝的双眼时不时瞅瞅凌若夕,再扭头看看云井辰。

“开始戒严了。”凌若夕站在窗边,静静地看着下方突然间冒出来挨家挨户巡逻的士兵,喃喃道。

京城戒严在她的预料之内,以南宫玉如今的个性,只怕不会让他们轻易地离开这里。

这算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吗?

她讽刺的勾了勾嘴角,曾经单纯、懦弱的帝王,如今竟成长为了一匹狼。

“就算天下兵马在前,本尊也能护你周全。”云井辰走到她身侧,淡淡然说道,口气颇有视天下如草莽的狂傲,若是换做别人来说这番话,只怕会让人生厌,但这番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愣是让人无法反驳,甚至有种他本就该如此的错觉。

凌若夕睨了他一眼,双手环在胸前,轻靠窗柩,冷哼道:“你现在已经脱身,是不是该滚了?”

“大难临头,本尊怎舍得与你分开?”云井辰冲她暗送秋波,抛了一个媚眼。

只可惜不管用。

“不会用成语麻烦你不要现,大难临头?你以为这难是谁招惹来的?”仔细一想,眼前这人可不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吗?若不是因为他,她同南宫玉之间的裂痕,怎会愈发扩大,以至于最后闹僵?

云旭默默地站在角落,对他们俩之间的嘴仗没有参与,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把自己当作了壁画。

“就算没有本尊,你同他也会走到这一步,信吗?”云井辰反问道,“南宫玉绝非心慈手软之辈,以前不过是没有品尝到权利的滋味,才让你错把他当作了羔羊,他的本质便是如此,霸道、阴冷,甚至不择手段。”

“事到如今,随你怎么说。”这个道理凌若夕何尝不清楚?她老早就发现了南宫玉的转变,只不过没放在心上,但她没有料到的是,他的变化会如此之快,如此之猛。

“趁早摆脱他也好,本尊早就受够了他成天以夫君的身份接近你的事。”云井辰继续说道,毫不掩饰此刻的畅快,能够让她及早摆脱这可恶的皇后身份,他怎能不得意?“失去了后位,给本尊做压寨夫人,怎样?本尊会对你极好的。”

他趁机表白,凤目中暗藏几分真挚,几分期盼。

黑狼不自觉在桌上抖了抖身体,它真的无法接受以往放浪不羁的主子,突然间变得这么专情,这种情话,他说得不嫌难受吗?

凌小白猛地吞下嘴里的食物,蹬蹬地跑到凌若夕身旁,蹭到两人之间,一副防狼的模样,戒备地盯着想要趁火打劫的云井辰:“哼哼哼,想要娶娘亲,小爷可不同意。”

“你一边去。”云井辰挥挥手,示意他别给自己添乱。

“娘亲,他欺负宝宝。”凌小白咻地钻进凌若夕的怀中,双手紧紧搂住她的腰肢,一副求掩护,求抚摸的模样,愣是把云井辰气得直接黑了脸。

这儿子到底是不是他的种?为什么总是与他对着干?

“你有没有搞清楚到底谁才是你的老子?”他略带恼怒的斥责道,反正他的身份已经公开,他也没想过藏着掖着,这儿子,这女人都是他的。

凌小白冲他吐了吐舌头,“小爷没老子,没爹爹,只有娘亲。”

云井辰气得跳脚,恨不得把他给揪出来,暴揍一顿。

“乖。”凌若夕满意地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对他的话感到很是欣慰,“你也听见了?宝宝不需要爹。”

“可本尊要儿子。”更要你!后半句话他没有说出口,但那副霸道的模样却足够说明一切,炽热的目光夹杂着强势的占有欲,**裸的落在她的身上。

凌若夕心尖一颤,又来了,那让她无措的悸动……

她紧了紧拳头,企图将心底的涟漪压下,但那束火热的目光却始终如影随形的钉在她的身上,她想忽视也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