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06章 行动,不择手段

第206章 行动,不择手段

不仅是凤奕郯,就连轩辕长老也是一脸的鄙夷,在他们的眼中,凌若夕俨然是个靠着男人狐假虎威的女人。

“朕不管他是天下第一富商,还是云族少主,朕只知道,他夺走了朕的皇后。”双手用力拽紧龙案上的暗色桌布,他咬着牙,一字一字狠声说道,眸光阴鸷得似要吃人。

凤奕郯心头一凝,第一次发现这个帝王似乎并不如传闻中那般懦弱、无能,论气势,不比他的皇兄盛怒时逊色多少。

“陛下,只怕有云族庇护,想要将凌若夕抓回来,难如登天。”凤奕郯出声提醒道,他虽然没有料到云井辰的真实身份竟是这般的吓人,但他却在第一时间向整件事的重要关系捋得极其清楚,想要对付凌若夕,以现在的局面来看,很难。

谁也不清楚云族的实力究竟有多强,仅仅是一个继承人,就能一招将他击败,若是为了一个女子,与云族为敌,只怕不值得。

“那又如何?”南宫玉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朕也要把若夕给找回来。”

面对着南宫玉的固执,凤奕郯一时间只能哑然,他不明白,那女人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他做到这种地步。

“如果老夫没有猜错,这凌若夕恐怕并未离开皇城,我的人已秘密进入京师,与陛下的军队一起搜捕她的行踪,但却一无所获,老夫想,或许我们的方向找错了,既然她身边有云族的少主在,她的落脚点,也许是云族名下的店铺、大宅。”轩辕长老分析道,这是最有可能的。

“来人啊。”南宫玉立即朗声唤道,屋外负责守卫的阿二急急忙忙推门而入,屈膝跪在中央。

“奴才参见皇上。”

“立即派人搜索全城与云族有关的店面、宅院,找出皇后,将她带回来见朕。”他咬着牙,命令道。

阿二顿时愣了,“云族?”

皇上这是打算做什么?查找云族名下的产业,定会引来云族的怨言,被这第一世家盯上,就算是南诏也吃不消啊。

不仅是他,便是凤奕郯与轩辕长老也认为南宫玉的举动太过鲁莽,他们心里也急着想要抓住凌若夕,但却顾忌着云族的强大,不敢随意行动。

毕竟,不是任何人都有与强者正面为敌的勇气。

“没听见朕的话吗?”南宫玉对他的怔然很是不悦,什么时候一个奴才也敢质问他的决定了?冰凉的眼刀恶狠狠落在阿二的身上,他急忙打了个寒颤,低下头,再不敢出声。

皇上他早已不是昔日的皇上,他所下达的每一个命令,都不容人质疑,不容忍发问。

阿二心里有些苦涩,但更多的却是诚服,不论他的主子变成什么样子,主子还是主子。

“奴才知道了,这就去办。”说罢,他拂袖起身,便打算离开。

“等等。”南宫玉阴鸷的声音再度从后方传来。

阿二疑惑的停下了脚步,面露茫然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叫住自己还有什么吩咐。

“派重兵将清风明月楼包围,里面任何一人不得放走。”那是她的产业,他相信,她不会眼睁睁任由它倒下。

说他卑鄙也好,说他无耻也好,他只想逼出她,让她回到自己的身边,哪怕是不择手段他也在所不惜。

阿二心头一咯噔,霍地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坐在龙椅上的帝王,神色颇为复杂。

“清风明月楼?那不是一间青楼吗?”凤奕郯在来到南诏的这段期间,倒是没少听到这清风明月楼的名字,毕竟,它可是此处开的第一家青楼,怎能不引起**?

不过,他想不通的是,这青楼与凌若夕有何关系?难不成还是她开的不成?

摇摇头,他将这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抛诸脑后,天下哪家女儿会好端端的开青楼来侮辱自己的名声?就算她凌若夕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做这自掘坟墓的事吧?

别说,他此时还真就猜到了真相。

南宫玉没理会他的惊愕,死死地盯着阿二,等待着他的答复。

阿二的脸色在几秒内变换了数次,但最终,终究是早已融入骨子的忠诚占据了上风,“是。”

他躬身退出房间,头顶上洒落下的清辉照耀在他的身上,却难以驱散他满心的冰凉以及满脸的黯然。

“不管怎么样,若是陛下有凌若夕的消息,还请告知本王一声,她如今不仅是南诏要找的人,同样也是北宁要寻找的重要人物。”凤奕郯沉声提醒道,他可是巴不得凌若夕与南宫玉彻底决裂,只有这样,他才有将她抓回北宁问罪的可能。

南宫玉微微点了点头,心情低迷,连带着脸上清润的笑容此刻也再难支撑。

当天夜里,士兵们搜捕的场所从客栈酒楼变为了云族名下的各大店铺,安静的街头,拍门声、撞门声此起彼伏,将这宁静的夜彻底打破。

一盏盏烛火接连亮起,被惊扰了睡梦的店员们一边怒骂着,一边将门打开,瞬间,士兵们佩戴着武器闯入店中,翻箱倒柜的将所有可以藏人的地方通通找了个遍。

“少主!”掌柜的接到消息,立即披着一件轻裘拍响了云井辰的房门。

他着一身白色亵衣,任由三千青丝肆意的垂落下来,轻靠在房门边上,睨着气喘吁吁的掌柜,蹙眉问道:“大半夜扰人清梦做什么?”

“少主,大事不好了,南诏国的士兵已经开始搜捕我族名下的店面,请少主即刻动身离开。”掌柜言简意赅的将实情说出,神色略显急切,他可不愿意让自己的主子落入南诏国皇帝的手里。

“恩?”云井辰面色不变,只惊疑的喃喃一声,尔后,眼底划过一道幽光,邪笑道:“他的动作倒是比本尊预期的还要迅速。”

这是夸奖敌人的时候吗?掌柜急得直跺脚。

还没等云井辰前去叫醒凌若夕,她便早已被掌柜的拍门声惊醒,打开门,面色清冷的瞪着这大半夜不睡觉的二人,“吵什么?”

“南宫玉找来了。”云井辰饶有兴味的说道,仔细的观察着她的表情,除了一闪而逝的惊讶外,他没有发现别的,看来那男人在她心里也不过如此。

“马上动身离开。”凌若夕沉声吩咐道,这里显然已不是久留之地,继续留下来,势必会被他们发现。

她立即转身,将睡得昏天暗地的凌小白抱在怀中,准备转移阵地,黑狼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拽住凌小白的衣襟避免自己摔落在地上。

一行人刚下了二楼,顺后门离开,还没在街道上走出多远,在一条暗巷内,凌若夕便看见了一道熟悉的人影,她神色微微一变,将儿子往云井辰怀里一塞,下一秒,已提着那人的衣襟将人拽到了暗巷之中。

“啊!”女人愕然的惊呼声猝不及防的响起。

“是我。”凌若夕自然的松开手,看着此时本该在清风明月楼接受调教的少女,她穿着一身白色薄纱,头上的发髻略显散乱,衣衫褶皱,显然出来得有些匆忙,没有来得及好好打扮。

“你怎么会在这里?”凌若夕蹙眉问道,“可是楼里出事了?”

“夫人!”少女惊喜的唤道,她正着急不知道去哪儿寻找她,没想到居然在大街上碰了面。

“快说。”凌若夕没那个闲工夫和她扯蛋,口气难免有些冲。

少女被她凌厉的眼神盯得心头揣揣,不自觉咽了咽口水,略显紧张地说道:“是小丫姐姐叫我来找夫人的,楼里出事了,一盏茶功夫前,官兵们将清风明月楼包围得水泄不通,小丫姐姐在情急之下让我从后门离开,将此事告知夫人。”

果然……

凌若夕目光一沉,这个消息既在她的预料之外,也在她的预料之内,在找不到自己的情形下,南宫玉最有可能做的,便是将清风明月楼团团围住,逼她现身。

她早该将青楼转移的!只是,还没来得及行动,又或者是她低估了南宫玉的手段,才会给他这个机会。

见凌若夕久久不说话,少女愈发的急了,虽然她进楼的时间不长,却是真的把那儿当做了一个栖息之地,不论是小丫还是楼里的姑娘,都被她看作了姐妹,如今她们有难,她哪里还能冷静?

“夫人,现在该怎么办,您倒是说说啊。”少女急切的问道,眼眶红了一圈,隐隐有泪花在眼底闪烁。

凌若夕紧抿着唇瓣,浑身杀气肆意,那宛如冰峰的寒气,让整个巷子的温度刷刷直降。

“那是你的心血,容不得旁人觊觎,走吧,去看看这位少年天子到底打算意欲何为。”云井辰笑得风情万种,仿佛这件事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那姿态,那口气,狂妄得甚至有些目中无人。

凌若夕狠狠瞪了他一眼:“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她说过,她的东西哪怕是她丢弃的,也容不得旁人夺走,更何况,小丫是她承认的属下,她怎会见死不救?

南宫玉既然敢围了清风明月楼,下一步,难保不会用她们的命来作为要挟,不管怎么样,她都得走上这一遭。

将心底翻腾的怒火狠狠压下,她此刻是真的对南宫玉升起了几分冷怒,双眼危险的眯起,“走。”

墨色的衣袖轻轻挥动,她一马当先走出了暗巷,迎着这无垠的夜色,朝着清风明月楼大步走去。

云井辰搂住怀里沉睡的儿子,嘴角一勾,看着前方决然、冷漠的背影,“呵,不愧是本尊看上的女人。”

明知前方是龙潭虎穴,仍旧要去闯一闯。

她的这份胆量,这份勇气,怎能让他不爱?

云旭与那名通风报信的少女傻眼地站在原地,少主(夫人)这是打算去自投罗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