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07章 主动现身

第207章 主动现身

凛冽的晚风迎面扑来,浇洒在脸上,宛如刀子生生割着肌肤,细细的疼,凌若夕面若寒霜,大步朝清风明月楼走去,墨色的衣诀在这凉风中摇曳,那条用银色丝带绑住的马尾随着她的步伐,一摇一晃。

云井辰与她并肩同行,怀中还搂着一小奶包,两人的背影不像是去战斗的,倒更像是一家三口夜下漫步。

“那个,真的不用阻止夫人吗?”少女小心翼翼地尾随在云旭身后,低声问道,她虽然听闻夫人身手强劲,但到底还是忍不住担忧,毕竟,那批围了青楼的官兵可有不少人啊,而他们呢?看上去也就小猫两三只,会是那帮人的对手吗?

云旭眸光淡漠,淡淡地睨了她一眼:“在你心里夫人就这般无能?连一帮普通的士兵也打不过?”

不是他虚夸,就算是面对千军万马,只要少主和夫人联手,也能够杀出重围。

少女被他质问得面红耳赤,有些惭愧,“不,我不是……”

“作为奴才,主子们怎么吩咐,我们就怎么做,与其担心,倒不如选择相信,夫人可不是轻易会被打败的。”云旭提点道,至于少女听没听明白,那可就不是他该操心的事了。

一行人缓缓接近青楼,站在花街的街角,便能够清楚的看见那帮穿着银色盔甲的士兵将整个阁楼围起来的场景,奢华的阁楼灯火通明,从那二楼的阳台上,依稀能窥视到不停晃动的人影以及从里面传出的惊呼声与对持声。

红通的灯笼高挂在檐角,朝下洒落一地光辉,士兵们严密的将前后两门把持得密不透风,别说是人,就算是只苍蝇也蹭不进去。

凌若夕猛地皱紧眉头,还没来得及上前,就已被眼见的官兵发现。

“什么人?”几名官兵高喝道小跑上前,从上到下将他们一行人审视了一圈,尔后抽出怀中的画像,又比对着看了几眼,面色从错愕,到谨慎,再到最后的恍然大悟。

“让开。”凌若夕猜到他们在想什么,更知道自己的身份恐怕已被识破,但此时不是计较这种小事的时候,凌厉的眉梢微微扬起,她冷声命令道,属于蓝阶巅峰的威压自她脚下腾地升起,朝四周扑去。

“呃……”士兵被这股巨大的压力逼得急急后退,双腿不停地颤抖着,逐渐弯下了膝盖。

“皇后……娘娘……”他们艰难的唤道,脸色已是一片惨白,这些人不过是普通士兵,哪里扛得住她那混杂了杀意的威压?还能够硬着头皮出声,已实属不易了。

凌若夕抬起脚步,看也没看这帮士兵一眼,踏入清风明月楼,大堂内的桌椅被砸得碎了一地,凌乱且散碎,挂在圆柱上的红色帐幔也被人用力拽下,飘落在地上,酒水、菜肴更是狼藉的散落在脚边,仿佛此处刚被打劫过似的,满目疮痍。

以小丫为首的姑娘们此刻被官兵们围在左侧的角落里,一个个吓得浑身发抖,好些人根本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事,龟奴、护卫则被撂倒在地上,嗷嗷直叫。

整个场面极其混乱,让凌若夕看得不自觉拧起了眉头。

“你们的统领在哪儿?”凛冽的眼刀咻地刺在负责监视这批姑娘的士兵身上,薄唇微启,她冷声逼问道,体内想要杀人的yu望,几乎快要按捺不住,这里是她的心血,是她还没成型的情报收集王国的起步地,可是如今,却被弄成这副模样,凌弱怎能不怒?又怎能不气?

但越是生气,她越是冷静,甚至嘴角还挂着一抹让人琢磨不透的古怪笑容。

云井辰同情地睨了眼这帮士兵,这些人,今日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你!你是什么人?”被凌若夕的目光看得一阵心惊肉跳的士兵哆嗦着嘴唇问道,他晃了晃手里的刀刃,仿佛这样就可以给自己补充勇气。

凌若夕淡漠的合上眼,下一秒,士兵的胸口便被一道凶猛的气浪击中,口中哇的吐出一口鲜血,笔直的砸在了后方的墙壁上,倒地不起。

“这种小人物根本无需姑娘亲自动手。”云旭拍了拍手,冷笑道,随后如同骑士一般默默地站在了他们二人的后方。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惊呆了,这里是哪儿?天子脚下,他们是谁?奉旨行事的官兵!可是如今,却又人公然殴打他们,甚至轻视他们……

士兵们一个个变了脸色,似怒又似忌惮。

被这么多双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凌若夕却毫无一丝压力,“你们不是要找我吗?如今我来了,让你们的统领马上现身。”

凌若夕眸光冰寒,再度重复了一次自己的命令。

若是还有人不听话,她不介意继续采取更加暴力的手段,强行镇压,想要在她的地盘撒野,必须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统领,统领!”一名士兵慌里慌张地跑上二楼的一间卧房,向带队的武将唤道,他手指指着屋外,气喘吁吁地开口:“有人闹场来了。”

这帮士兵大多不是宫里的御林军,对他们所要寻找的皇后娘娘的长相也只凭一张画像辨识,哪能第一眼就认出她来?只是因为她的出场太过嚣张,以至于,想要给她一个教训,统领一听,虎身顿时一震,啪地将手里的酒杯摔碎,拿起桌上的弯刀就往屋外冲去。

“官家办案,谁敢这么大胆前来闹场?”洪亮的声音从二楼落下。

凌若夕眉心一跳,凉凉的抬起眼皮,注视着上方穿着盔甲的武将,眼底一抹血腥之气迅速闪过。

“啊,吵死人了。”趴在云井辰怀里的小奶包揉着眼睛,从沉睡中苏醒,嘴里嘟嘟嚷嚷着,嘀咕一句,但瞬间,被人注视的感觉将他最后一丝睡意驱散,他急忙睁开眼,茫然的盯着眼前的一大帮人,“娘亲,咱们这是到了哪儿啊?”

凌若夕嘴角一抽,心底涌动的杀意竟诡异的平息下来,“没你的事。”

她没好气的挥了挥手,奈何凌小白已经苏醒,哪儿还有功夫休息?立即眨巴着双眼,安静且乖巧的窝在云井辰陌生的怀抱中,打算看戏。

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眼前这剑拔弩张的对持气氛,他却是看得到的。

双眼蹭地一亮,仿佛找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一般,整个人显得精神十足。

“你娘亲说的对,没什么特别的事,不过是几只不长眼的虫子,破坏了她的私人财产。”云井辰低垂下眼睑,漆黑如墨的双眸里闪烁着淡淡的潋滟。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在场众人的火气燃烧到了极致。

“你说什么?”一名年轻气盛的士兵气得怒指云井辰,冲他瞪了一眼。

云旭哪儿容人对他不敬?当即拔刀,咻地一声,将他那高举的手臂瞬间斩落,一束刺目的白光划过眼帘,下一秒,空中便溅出了漫天的鲜血。

“啊!”好些个胆小的姑娘被吓得捂眼惊呼,神色骤然大变。

“杀人了……”

“天哪,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

楼里一阵**,这帮先是被官兵们吓坏了的姑娘,如今又被云旭这么一激,更是吓得肝胆俱裂。

“啊啊啊,我的手!”士兵捂住不断喷血的肩膀,痛得嗷嗷直叫。

凌若夕睨了擅自动手的云旭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把他们给本官拿下!”武将气得双眼瞪如铜铃,怒声命令道,只是,在见识过这帮人狠厉的手段后,谁敢第一个冲上去?那不是找死吗?

士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愿做那只出头鸟,好半天也没人敢私自妄动。

“没听到本官的话吗?把这些个扰乱公务的贼子拿下!!”武将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在敌人面前,他身为带队的统领却失去了威信,这怎么了得?

“谁敢上前一步,杀无赦。”云旭紧握手中染血的长刀,护在凌若夕与云井辰身前,嗓音平平,但谁也不敢把他的话当作玩笑,只因为就在前一秒,他眼也没眨的就砍掉了一名士兵的手臂。

“你们愣着做什么,动手啊。”武将叫了半天也没见自己的属下动一步,气急攻心,蹬蹬地顺着木梯跑了下来,刚走到凌若夕身前,他忽然停下了脚步,“咦?”

这女人怎么这么眼熟?

“大人。”屋外刚从威压中得到解脱的士兵急急忙忙闯了进来,将手里的一份画像递到了面前,附耳低语道:“她就是皇后娘娘。”

:“什么!”武将吓得尖叫一声,她便是当今国母?这怎么可能?

凌若夕将他惊慌的眼神看在眼里,口中发出一声冷哧:“我不管南宫玉到底下了什么旨意,这地方不是你们应该来的,要么滚,要么死,你们自己选择。”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意。

不论是哭泣的姑娘们,还是害怕的士兵,此刻通通闭了嘴,瞠目结舌地看着面前气场十足的女人。

“娘亲真棒。”凌小白在一旁一个劲的鼓掌,对凌若夕的佩服溢于言表。

云井辰赞许地看了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但他身上散发着的危险气息,却叫众人望而生畏。

“微臣拜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武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再没了方才的嚣张,面露丝丝惶恐与敬畏,甚至连看她一眼的勇气也没有。

这可是血洗了整个摄政王府的皇后娘娘啊,就算他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与她为敌。

这一跪,让众人惊呆了,好半天才有人回过神来。

噗通……

噗通……

在场的官兵一个接着一个跪倒,恍恍惚惚地朝凌若夕行礼。

云井辰不悦地沉了脸色,他弯下腰,将儿子放在地上,尔后,单手霸道地搂住凌若夕的肩头,不顾她的反抗,将人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怀里,“她是本尊的妻子,不是你们口中的皇后,与南诏,与南宫玉,一点关系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