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08章 打下欠条

第208章 打下欠条

凌若夕缓缓扫过他筛在自己肩上的手掌,眉心一跳,啪地一声将他的手指拍开,以左脚为轴心整个人九十度旋转,退出了他的怀抱。

“不要以为当着外人的面,我就拿你没办法。”她冷声低喝道,对云井辰在大庭广众之下吃自己豆腐的行为很是不满。

他遗憾的耸耸肩:“本尊可没说错,如今的你,与南宫玉已划清了界限,怎还能当得起这一声皇后?”

他早就受够了她顶着别的男人的妻子头衔,受人敬重的事,如今好不容易才让她与那人撇清关系,他又怎么能容忍旁人再唤她一句皇后呢?

就算要喊,那也该喊少夫人才对。

“皇后娘娘,请随微臣回宫。”武将装作没有看到他们之间‘眉来眼去’的举动,咬着牙,请求道。

皇上有令,若是皇后出现,不论用什么办法,也要将她带回宫中,如今好不容易才把人给盼出来,若是错过了这次机会,他们就真的只能以死谢罪了。

“回去?这天下除了本尊的身边,她不会去任何地方。”云井辰甚至没等凌若夕表态,便霸道的宣告了自己的所有权。

凌若夕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你最好给我安分点,别做多余的事。”

真以为她猜不到他的心思吗?不就是想要让这帮人在回宫后,将这些话转达南宫玉,好让对方动气。

这男人,有时候真的幼稚到让人不忍直视的地步。

堂堂云族少主怎么还和个孩子似的,玩这种幼稚的把戏。

凌小白一边用食指戳着自己的腮帮,一边古怪地看着他们二人,为什么他总觉得,在这个坏人面前,娘亲和平时不太一样呢?好像活泼了很多。

“娘娘,你难道真的要为了一介草民,抛开一切吗?皇上他在等你回去啊。”武将苦口婆心地说道,看向云井辰的眼神参杂了杀意与冰冷。

云旭警觉的挡在他同云井辰之间,将他的视线隔绝开去。

“我不会回去,这个地方是我的产业,你们今日打碎的所有东西,通通得要照价赔偿。”凌若夕心疼地看着散落一地的名贵瓷具,心似在滴血。

这些可都是古董啊,就这么被人摔坏,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武将微微一愣,他完全不明白,他们明明是在商讨回宫的事,话题怎么会忽然转到赔偿这种小事上,虽然心里颇多疑惑,但碍于凌若夕的身份,他只能点头答应下来:“微臣会一件不落的赔偿给娘娘,娘娘大可放心进宫。”

“她何时说过要回宫这句话?臆想只种病,需要马上治疗。”云井辰在一旁凉凉的讽刺了一句,他最是听不得谁想把她给带走的话。

回宫?那里又不是她的家,回什么回?不知道他才是她真正的男人吗?要回也是回云族!回他的家!

“娘娘面前岂有你这个无名小卒说话的份儿?”武将拿凌若夕没办法,但这并不代表他对云井辰也是同样的忌惮,当即怒斥道。

“本尊素来不喜欢叫得太大声的狗,饶人清静。”云井辰低声呢喃一句,下一秒,云旭已诡异的出现在了武将的身后,啪地一下点住他的哑穴,任由他的嘴巴一张一合,愣是没说出一个字来。

“再对少主不敬,我就让你立刻人头落地。”云旭紧了紧手里的刀柄,一字一字狠声说道。

在他眼中,任何对云井辰不敬的人,都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上,当然,凌若夕除外,谁让她是唯一一个被云井辰另眼相看的人呢?

武将被他那双冰凉的眸子盯住,顿时有种死神降临的错觉,身体不自觉抖了抖,立即闭了嘴。

“受伤了吗?”凌若夕转头看向那帮早已惊呆了的姑娘,视线落在小丫的身上,低声问道,虽然语调仍旧淡漠,但其中暗藏的关切,却被小丫瞬间听了出来,心里暖暖的。

她的夫人在关心她呢。

小丫扬起嘴角,笑得好不甜蜜,“请夫人恕罪,小丫没能将清风明月楼保护好,任由他们如此践踏,如此破坏,都是小丫的错。”

她砰的跪在地上,将所有的过错揽在自己的身上,夫人将整个清风明月楼交给她来搭理,这是信任她,可她却没能阻止这帮官兵的破坏,甚至还要夫人出面来解决,这是她的失责。

凌若夕深幽的眼眸迅速划过一丝激赏,她走上前去,围堵在姑娘们面前的士兵急忙朝两侧退开,谁也不敢阻挡。

“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她重重拍了拍小丫的肩膀,冷峻的容颜泛着淡淡的柔色,轻声说道。

小丫眼眶一红,心里荡开了甜蜜而又酸涩的味道,让她鼻尖泛酸,她泪眼婆娑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夫人……”

“起来,给我们的好统领好好算算他今日纵容手下在这里究竟破坏了多少财产。”凌若夕冷冷地睨了一旁的武将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

打破了她的东西,损坏了她的青楼,不把他的皮给扒下来,她简直对不起自己。

“是!”小丫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咻地从地上站起,擦去眼角的泪珠,开始指挥着姑娘们清算大堂内损失的财务金额。

凌若夕则站在一旁旁观,当一串串数字不停地从她们嘴里吐出时,她留意到这帮官兵的脸色也跟着沉了不少。

“云旭。”她冲云旭勾了勾手指,后者不安地看了云井辰一眼,见他没有反对后,这才走到凌若夕身旁。

“凌姑娘有何吩咐?”他抱拳问道,细心的同凌若夕保持相隔一步半的距离,他可不想被少主这个大醋缸给惦记上,还是和凌姑娘保持距离为好。

凌若夕哪儿猜得到他那些复杂而又隐秘的心思?侧过头,凑近他的耳畔,低声道:“去外面布一个结界,不许任何人出入。”

“是。”云旭立即点头,抬脚朝楼外走去,这种小结界对他而言不算什么难事,虽然他对结界术并没云十二那般精通,但简单的结界还是会的。

云井辰一脸委屈的蹭到了凌若夕身旁,目光幽幽:“为何差使他去布结界?天下最好的结界师就站在你的面前。”

他特无耻的用手指指了指自己。

“……我怕使唤你会折寿。”凌若夕嘴角一抽,没好气地说道,当她是傻子吗?一旦她使唤了他,还不知道他会提出怎样过分的要求来让自己回报。

比起他,她宁肯去差遣云旭。

云井辰摸了摸鼻尖,特无奈的叹息道:“也罢,能被你奴隶也算是云旭的服气。”

一只脚还没来得及跨出门槛的云旭身体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上,服气?少主,您老说话能睁开眼吗?究竟从哪儿看出这是一种服气了,啊喂!

凌小白捂着嘴咯咯地笑了,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在这安静的大堂中徘徊不绝。

默默的在阁楼外布下了结界,云旭努力维持着自己面瘫的表情,退到两人身后。

“夫人,已经清算出来了。”小丫蹬蹬地跑了过来,在经过那名武将时,不忘瞪他一眼。

“多少银子?”凌若夕悠悠然问道。

“一共是白银十万三千两百两。”

“哗!”这个数目让这帮官兵顿时**,十万两白银!他们每年的俸禄也不过十多两银子,这得偿还到什么时候?

顿时,一双双略含祈求与期盼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凌若夕,幻想着能从她嘴里听到就此作罢这四个字。

他们一点也不想为了银子去卖身啊,还账什么的,真心伤不起。

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凌若夕仍旧八风不动,“这只是他们破坏清风明月楼财产的损失费用,还有各位姑娘们的精神受创费,惊吓过度费……”

一个又一个陌生的词语从她的嘴里蹦达出来,听得士兵们眼前一黑,只恨不得立马晕厥过去。

够了,真心够了……他们已经还不起了……负债累累啊。

“看在你们是奉命行事的份儿上,去掉零头,总共三十万两白银,小丫,准备笔墨纸砚。”凌若夕大手一挥,特豪爽的将零头为他们去掉。

小丫赶紧跑去二楼,又吩咐两名姑娘搬来桌椅,随后将宣纸摊开在桌上,研好磨。

“统领大人,我知道一时间让你拿出这么多银子是不可能的。”凌若夕一脸善解人意的微笑,冲那早已被这巨额数字吓傻的武将说道。

他愣愣的点头,浑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我这个人向来体贴,你就作为代表写一张欠条,一年内将债补上就可,如何?”凌若夕挑起眉梢,似笑非笑地睨着他,轻声问道。

如何?不如何!现在还钱和一年内还钱有什么两样吗?一年啊,就算是把他论斤两给卖了,也卖不到整整三十万两银子啊。

武将急得都快哭了,他呜呜的叫着,因为被点了哑穴,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说什么。

“写吧。”凌若夕看也没看他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提着他的衣襟,将人拽到桌旁,把蘸了墨水的毛笔塞到他的手心,还特优雅的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凌小白笑得极其夸张,他最喜欢看娘亲坑人了。

武将手臂颤抖的好几次险些没能把毛笔握住,他幽幽地看着身后同样是一副面如死灰的士兵,颇有种凄凉的感觉。

这一写,可就是三十万两银子没了,可他若是不写……

想想传说中皇后娘娘狠辣的手段,在性命和银子之中,他果断的选择了前者。

银子没了还能想办法,若是连这条命也给弄丢了,他这辈子就算是真的完蛋。

抱着满腔的孤勇,大手一挥,洋洋洒洒在宣纸上写下了一封干脆利落的欠条,还顺带印上了手印与签名。

凌若夕仔细的看了一遍,这才将宣纸折叠好,在凌小白发亮的目光下,收入了自己的怀中。

“切。”某小孩悻悻地瘪了瘪嘴,他就知道,娘亲是绝不会把东西交给他的,果然他不该有所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