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09章 公布于众的身份

第209章 公布于众的身份

“现在银子的事暂时解决,接下来,你们擅闯清风明月楼,害得姑娘们身心受创的事,也该有个说法了。”凌若夕稳稳的坐在刚搬来的椅子上,身体斜靠其中,姿态极其慵懒。

这帮被官兵吓坏了的姑娘一听这话,立马激动了,她们摩拳擦掌地准备着进行报复,丫的,让她们今晚不能营业,还受了这么大的惊吓,还在混乱中不知道被哪个士兵揩油,这笔帐,她们得好好的讨要回来。

“绳子、蜡烛、皮鞭……你们想对他们做什么都可以,放心,不会有人知道,更不会有人在这种时候擅自闯进来。”凌若夕单手抵住额角,邪笑道。

既然南宫玉敢对清风明月楼动手,她又何需对他的人再留情面?要斗,那就斗到底!

“娘娘饶命啊。”一名士兵当即跪地,让他被一帮青楼女子羞辱,这可比要了他的命还要可怕。

“交给你们了。”凌若夕懒得理会士兵们的哀嚎,大手一挥,示意这帮姑娘可以动手了。

有她在这儿顶着,姑娘们恶胆顿生,一个个笑得极其猥琐,冲上去就想抡着拳头朝士兵们身上砸,起先还有几人妄想反抗,却被云旭当场暴力镇压,教训得鼻青脸肿,这前车之鉴就在眼前,谁还敢反抗?为了小命,只能默默的将这耻辱吞下,任由这帮女人为所欲为。

姑娘们将人拖入自己的闺房,锁上门,谁也不知道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里面时不时传出的痛苦哀嚎,却足够让人毛骨悚然。

“夫人,这么做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小丫虽然很高兴能够折腾这帮官兵,但她却更在乎凌若夕的安危,她在宫里与南宫玉闹翻的事,早就传遍了整个京师,每日出入这清风明月楼的达官贵人们,更是说得天花乱坠,小丫掌握着楼里的所有情报,又怎么可能不清楚呢?

“你不必想太多,是他不仁在先,就不能怪我不义在后了。”凌若夕敛去眸中的冷光,故作淡漠的说道。

南宫玉这是摆明了不肯放她走,把主意都打到了清风明月楼的头上,她还有必要和他逢场作戏吗?

“不错,一个南宫玉不足为惧。”云井辰靠在木椅旁,青丝从肩头直斜而下,发尖轻轻扫过凌若夕的面颊,些许微痒的触感让她不自在的拧起眉头。

“你这是扫帚吗?”她用力扯了扯落下来的青丝,“披头散发,打算去扮鬼吓人,恩?”

“疼。”云井辰故作柔弱的朝她眨巴着眼睛,妖孽的容颜带着几分委屈,几分倔强,愣是把凌若夕看得险些失神。

这男人,若是真的想要用心去勾引谁,世间少有女子能够抵挡得了他的魅力,凌若夕也不例外。

她蓦地松开手,尴尬的咳嗽一声,丫的,她居然又被这个男人给勾引住了。

她羞恼的反应让云井辰很是愉悦,比起她平日里无动于衷的样子,他更喜欢她这副表情。

小丫瞅瞅耳廓微红的凌若夕,再看看一旁笑得惊心动魄的红衣男子,心想,夫人和这位公子看上去真的很般配啊,站在一起,像是一幅画一样。

“看来大家的眼睛才是最雪亮的。”耳畔忽然间响起一道邪肆的嗓音,小丫茫然的看着不知为何笑得更加勾人的男人,脑袋上爬满了问号。

“笨蛋,心里想的话都说出来了。”凌小白趴在云井辰的怀里,冲她古灵精怪地吐了吐舌头。

小丫轰地红了面颊,一时间竟羞得巴不得找个地缝把自己给埋进去。

“你的眼睛需要看看大夫。”凌若夕恼羞成怒地说道,般配?她和这个男人到底什么地方般配了?

“女人啊,永远是这么口是心非,”云井辰用一副咏叹调的口气感慨着,“云旭,你说对吗?”

“……”被突然间点名的云旭只能用沉默来回答,不论是少主还是凌姑娘他都得罪不起,只能少说少错,哪边也不得罪。

就在一行人相谈甚欢之际,突然,阁楼外的结界竟传来了一阵被玄力撞击的震动,脚下的地面微微颤动了几下,似一场小型的地震。

凌若夕眉目森冷,朝云旭使了个眼色:“去看看。”

“紫阶高手。”云井辰第一时间扩散开自己的玄力,将那正在闯结界的人锁定住,含笑的面容顷刻间冷了下来,只剩下一片肃杀。

紫阶……

凌若夕心尖一紧,什么时候京城中居然出现了紫阶的强者?

“本尊出去会一会他。”云井辰将儿子放在地上,轻挥衣袖,抬脚准备前去迎战。

“我同你一起去。”凌若夕立即起身,敌人既然来了,她怎有作壁上观的道理?再说了,她的修为滞留在蓝阶巅峰已经太久,她迫切的需要一场生死战斗来突破这道关卡,显然,今天或许就是一个契机。

云井辰脚下的步伐微微一顿,侧过脸来,精妙绝伦的俊朗容颜挂着邪肆的笑:“有为夫在,怎能让娘子代劳?娘子只需在此处静等便可,为夫定会将胜利为你双手奉上。”

说罢,那妖冶的红色人影便已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那近乎张狂的轻笑声,在凌若夕的耳畔不住回荡。

手掌黯然握紧身下的木椅扶手,她分不清此刻的心情究竟是什么,三分气愤,四分羞恼,还有一丝丝喜悦。

想到自己因为他的话而产生了类似高兴与欢喜的情绪,凌若夕本就染上寒霜的容颜愈发冷峻了几分。

小丫胆战心惊地看了眼突然间泛起低气压的某个女人,心里涌动着无数的疑惑,她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夫人,您不高兴吗?”

“我应该高兴吗?”凌若夕没好气地反问道,绝美的五官仿佛结了层冰,冷得渗人。

小丫一脸的不解,明明刚才那红衣男人说的话如此动情,怎么夫人不仅不感动,反而还一脸的恼怒呢?凌小白偷偷趁着她俩交谈时,挪动着步伐,想要朝门口走去。

“你要去哪儿?”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冷冽的声音,将凌小白吓得够呛。

他尴尬的摸着后脑勺,故作懵懂的转过头来,“啊,娘亲,你说什么?”

装,接着装。

凌若夕凉凉地扯了扯嘴角,“马上给我过来。”

她生的儿子她还不了解吗?看他这副模样,摆明了是想去外面看热闹,但高手过招,岂是一个小孩能够抗住的?

“娘亲……”凌小白撒娇似的撅起嘴巴,糯糯的声音微微拖长,带着一股让女人浑身酥麻的亲昵。

小丫听得整颗心都快软化了,只可惜,这招对凌若夕没用。

“就你这小胳膊小腿还想出去?找死吗?”凌若夕拂袖起身,身影一步一步走近凌小白的跟前,屈指在他的脑门上重重一敲。

“嗷”他疼得双眼泛起了泪花,这可不是装的,而是真的疼,娘亲一点也没留力。

“娘亲,宝宝的脑袋会敲坏的。”他愤愤的跺跺脚,一副正被家暴的可怜模样。

小丫心里的母爱如潮水般正在蔓延,甚至有一种想要将他搂在怀里好好安抚的冲动。

“安心,你的脑袋会好好的安在你的脖子上,绝对不会坏掉。”她轻哼一声,随后,目光越过这胡闹的儿子,看向了门外。

安静的街道上,唯有冷风不停地窜动着,那帮士兵齐聚在结界旁,将那抹红色的人影包围在中央,透明的结界外,一个老人正释放着玄力的威压,一次又一次催动力量碰撞结界,企图将它打破。

这人是谁?

凌若夕仔细在脑海中找遍了此人的记忆,奈何仍旧没有找到一丝蛛丝马迹。

似乎是个不认识的人。

她感受着来自结界外的玄力波动,的确是紫阶中期的品级。

呵,在她和南宫玉闹翻后,京城里居然冒出了一名紫阶高手?天下间突破紫阶的人少之又少,而对方这么巧合的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怎么想都不太对劲。

“啧啧啧,老头,本尊劝你莫要白费力气,这结界不是你能够打破的。”云井辰傲立在包围圈中,不屑的睨了眼外面的老人,讽刺道。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在做无用功,老头收回了玄力,被劲风刮得上下摇曳的衣诀也逐渐平息下来,浑浊的黑眸隔着一层透明的结界,看向云井辰,这便是云族的少主吗?

墨发及腰,三千青丝随风摇摆,一席妖艳非常的红色锦缎,绣暗金色繁琐图纹,妖而不俗,艳且雅致,浑身带着一番好似与神俱来的王者气魄,不愧是出自云族嫡出的一脉。

老人在心底连连点头,“云族少主,你本该是世外之人,为何非要为一女子牵扯到这尘世中?”

“哦?”云井辰故作意外的挑眉,“阁下又是什么人?”

“老夫乃是轩辕世家的长老,论辈分,当得起你一声叔叔。”轩辕老头挺起胸脯,傲气十足的说道。

深邃的眸子里迅速划过一丝不屑,“叔叔?本尊可不记得本尊的爹有流落在外的兄弟,想要攀交情,免了吧。”

轩辕长老本以为搬出第二世家,能够让云井辰高看自己几分,哪儿想到,他竟仍是这般狂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将他羞辱得一文不值,当即老脸一红,“云井辰,老夫看在你是云族少主的份儿上对你以礼相待,你却这般冷嘲热讽,传出去,就不怕有损第一世家的威名吗?”

云族少主!

当这个称呼清晰无比的落在众人的耳畔,所有人纷纷惊呆了,他们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红衣男子,仿佛白日见到了鬼似的。

多年来,云族始终处于隐世之中,其门内弟子极少踏入这片大陆,只留下其过往强悍的事迹,人口相传,而如今,他们居然见到了活生生的云族人?而且还是云族的少主?

“哐当!”不知是谁手里的兵器落在了地上。

“嘶!”不知是谁口中发出一声冷嘶。

就连自认为也算是见过大人物的小丫,此刻也不禁被这骇人的消息给炸得头晕眼花。

“夫人,我……我没听错吧?他居然是……云族的少主?”小丫不可置信的看向凌若夕,却在得到她肯定的答复后,眼前一黑,脚下一个踉跄,彻底瘫坐下去。

天哪,她竟同云族少主搭上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