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10章 第二世家长老VS云族少主

第210章 第二世家长老VS云族少主

凌若夕幽幽睨了眼瘫软在地上的小丫,嘴角微微一抽,她很想问,至于吗?

她非这片大陆上土生土长的人,自然不清楚,云族这两个字在他们的眼里代表着怎样高不可攀的地位,同样也难以理解他们此刻那副近乎看见神明般,不可置信而又狂喜、惊诧的表情。

“云井辰,速战速决,若你不行换我来。”凌若夕冷清的声音将沉浸在错愕中的众人给拉了回来。

他们呆呆的转头,看向她,换她来?她能打的过紫阶的高手?骗人吧。

云井辰莞尔一笑,那浑然天成的邪魅与贵气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娘子有令,为夫怎敢不从?”

言罢,他还乐呵呵地冲她抛去一个媚眼,这动作做得是愈发的熟练。

“哼,堂堂云族少主竟会做出如此下作的行径,简直是丢人现眼。”轩辕长老仿佛抓住了云井辰的痛脚,趾高气昂的斥责道,随后,他鄙夷的目光越过眼前的妖娆男人,落在凌若夕的身上:“你就是凌若夕?得罪我轩辕世家,又迷惑南诏国国君,诱惑其封你为后,再勾搭云族少主,你这种女人,实在是水性杨花,真该拖去浸猪笼。”

“呵,”一声冰冷至极的浅笑似从地狱深渊中飘出一般,滑入老人的耳膜,他立即警觉,奈何仍是迟了,一股庞大的玄力从头顶上笼罩下来,将他浑身定住,动弹不得。

眼前红色的残影蓦地一闪,下一秒,胸口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轩辕长老哇的吐出鲜血,被这强悍的力量拍得朝后大退半丈,脸色惨白。

“侮辱本尊不要紧,但你万不该羞辱她。”云井辰翩翩然从半空中落地,黑色镶金边的马靴稳稳地停在地上,他含笑睨着深受内伤的长老,但那双灼灼的凤目,此刻却冷得没有丝毫温度,幽深似海。

“紫阶巅峰!”轩辕长老愕然惊呼,他才多大?竟突破了常人一生也难以突破的瓶颈,只差一步便能进入地玄!

“算你有眼光。”云井辰坦然的承认了自己的品级。

“你当真要为了一介女子,同老夫为敌?”轩辕长老愈发忌惮起云井辰展现出来的实力,口气有所缓和,先前,他误以为他不过是年少轻狂之辈,却万万没想到,他的身手如此矫健,如此狠辣。

若是硬拼,即便是自己怕也在他的手里讨不了好处。

“是又如何?”云井辰轻抬下颚,身影笔直如松站在这层层包围圈内,火红的衣摆在风中轻轻摇曳,那双内敛华光的黑眸此刻却沉如深海,一身凛然的气势,不怒自威,愣是生出让人无法直视的错觉。

“辱了本尊的娘子,你说本尊该如何对待你?”他歪着头,貌似纯良的问道,但周身的杀气却浓郁到快要实质化的地步,嘴角弯起一抹邪气的笑,“用你命来偿,如何?”

要遭!

轩辕长老被他那双眼盯着,心头咯噔一下,下意识就想逃走,只是晚了。

云井辰飞身而起,人快如疾风,一眨眼便将结界卸掉,五指凌空成爪状,冲着轩辕长老的脸蛋啪地扇去。

“啪。”

响亮的巴掌声不知让多少士兵听得面颊生疼,仅仅是听这声响就能想象出他的力道有多重,不少人同情的看着毫无还手之力的轩辕长老,紫阶中期的高手或许放眼天下已是绝顶,奈何他遇上的是拥有妖孽天赋,且又在云族从小服用各种顶级灵药修炼长大的云井辰,自然被打压得难以挣扎。

“啪啪啪。”

干脆利落的声响此起彼伏,凌小白看得是目瞪口呆,那正对着一个貌似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施暴的男人,真的是他认识的坏人叔叔吗?

联想到自己好几次对他说出难听的话,对方却没有真的同他计较,凌小白顿时觉得自己幸运多了,他一脸后怕的拍了拍胸口,发誓今后若非必要绝对不能轻易得罪他,这男人要么不暴力,一旦暴力起来真的要人命。

“啧,动静闹这么大,他是想要引来更多敌人吗?”凌若夕淡漠地注视着正单方面殴打老人的男子,蹙眉嘀咕道。

扯掉结界,这方的动静势必会引来祸事。

“速度快点,你在磨蹭什么?年纪轻轻连一个年迈的老人也解决不了了?”她提高了分贝,话语清晰的传入那正扇得起劲的男人耳朵里。

扬起的手臂蓦地顿在半空,他侧过头,一脸宠溺的笑道:“为夫怎会让娘子失望呢?”

话音刚落,本该挥下的手臂改为擒住轩辕长老的脖颈,另一只手重重拍向他的丹田,瞬间废掉了他毕生的修为,同时也折断了他的胫骨。

秒杀,**裸的秒杀!

冷眼看着老人的身体抽搐着倒下,云井辰优雅的拍了拍手,这才转身,朝凌若夕缓缓走来,每走一步,这帮已被吓傻的士兵便会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开,面露惊骇,仿佛看见了一尊杀神。

他对四周投来的或恐惧或慌张的目光视若无睹,脚步停在凌若夕的面前,一身狂傲的气势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满脸的委屈,“娘子,为夫扇得手好疼,你看,都红了。”

“……”靠!这男人要不要这么无耻?他居然还有脸说委屈?

凌若夕额角的青筋欢快的向外蹦达了几条,垂落在身侧的双手用力握紧,隐隐能听到骨骼摩擦的咯咯声。

不止是她,就连在场误以为云井辰邪魅狂狷,高贵傲然的众人,一个个也纷纷懵了,谁能想到方才还气场十足的男人,居然会对一个女人撒娇。

这世界玄幻了吗?

“羞羞,羞羞!”凌小白一边指着正在卖蠢的云井辰,一边挤开自己的娘亲,冲他叫嚷道,“坏人,别想当着小爷的面调戏小爷的娘亲。”

“你说错了,本尊这是在合理的讨要报酬。”云井辰一扫方才的殷勤模样,眉眼含笑的说道,口气理直气壮到让人难以反驳。

“够了。”眼看着儿子要同他杠上,凌若夕急忙出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俩打算丢脸丢到什么时候?

两张一大一小的相似容颜齐齐朝她转来,神情一个比一个委屈,一个比一个无辜。

凌若夕顿时只觉得压力山大,为什么她有种自己在养两个儿子的错觉?

“布结界,这里的人一个不留。”冷冷的扫了眼地上冰凉的尸体,她身泛杀气的下达了命令,轩辕世家的长老惨死在此,为了以绝后患,她绝不能留下活口。

“不行!”还没等这帮士兵出声求饶,凌小白就抢先一步嚷嚷起来,“娘亲,你难道忘了那张欠条吗?要是把他们都宰了,将来谁来还钱啊。”

居然是为了这种理由……

士兵们一时间不知道该感谢他,还是该痛恨他,难道他们这么多人的性命在这奶娃娃的眼里,还比不过一张欠条来得重要?

“那就留下统领一人,其他人,杀!”黑眸骤寒,薄唇微微上扬,带着让人心凉的狠厉。

“娘娘饶命,求娘娘饶命。”

“快跑啊!”

……

有人痛哭求饶,有人则妄想趁机逃跑,清风明月楼前,一片杂乱,那帮原本威风凛凛的官兵,如今犹如失去了理智的野兽,只希望着能够从这两尊杀手的手下保住一条命来。

“没听到夫人的交代吗?”云井辰似笑非笑的环住胳膊,下颚轻抬,深幽的目光淡淡然从云旭身上扫过,示意他快些动手。

云旭默默的抽了抽嘴角,他是云族的右护法,不是打手好吗?虽然心头腹诽连连,但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出来啊。

手臂轻轻握住腰间的佩刀,咻地拔刀出鞘,黑色的身影在逃离的官兵身后紧追不舍,手起刀落,溅出漫天的血花。

“啊”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在这无垠的夜空下响起,宛如十八层地狱里正在饱受煎熬的厉鬼们痛苦的哀嚎。

小丫看着一个接一个倒下的官兵,看着地上一滩滩血迹,双腿有些发软。

她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血腥、暴力,那是人命啊,如今却犹如地上的大白菜,一文不值。

“漏网之鱼,哼。”云井辰余光瞥见几人在追赶中抵达街尾,嘴角滑开一抹不屑的冷酷浅笑,红袖轻挥,一股玄力形成的庞大气浪直逼士兵的背部。

“轰!”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大响动震耳欲聋,三名士兵的身体被玄力轰炸得只剩下一地残肢断胲。

“哇。”小丫再也忍不住,捂着嘴跑到一旁的柱子后弯腰呕吐起来,小脸白得毫无半分血色。

太可怕了,夫人身边的人真的太可怕了。

不论是云旭果断狠绝的杀招,还是云井辰轻描淡写的攻击,都让她的三观在这一刻彻底破碎。

当最后一名士兵的生命消失在云旭的刀下,他这才慢条斯理的抖了抖长刀,将刀尖的血珠挥落在地面上,抬脚向云井辰走来:“少主,属下幸不辱命。”

“恩。”云井辰满意的笑笑。

“告诉南宫玉,若他再对清风明月楼出手,这一次,我必会亲自杀入宫中,取走他的性命。”黑眸深处划过一道冰凉的暗光,她睨着唯一一个幸存的敌人,漠然警告道。

武将早已被这宛如地狱般的画面惊呆了,哪里还会去计较她话里的不敬,只能傻乎乎的点头。

相信南宫玉若还有一分理智,今天后,就该放弃用清风明月楼威胁她的念头,凌若夕淡漠的迈开双腿,脚步踏过这满地的血泊,悠然离去。

云井辰抬脚跟上,两人视这一地的鲜血如无物,漆黑的夜空下,身影渐渐在街头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