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11章 吃豆腐的代价是断子绝孙

第211章 吃豆腐的代价是断子绝孙

凌小白离开前,还特地跑到武将身边,哥俩好似的用力拍拍他的肩膀:“记得还钱啊,否则,哼哼哼,小爷可不会放过你。”

他奶声奶气的威胁愣是将武将吓得险些失禁,跪在地上的身体不自觉颤抖几下,“是,是,小人定不敢忘。”

“这才差不多。”凌小白趾高气昂的昂着脑袋,抱着怀里的黑狼,准备跟上前方的二人。

“小少爷。”小丫捂着嘴从柱子后走了出来,见他们要走,忙不迭唤了一声。

灵动的大眼睛微微一转,他困惑地瞧着一副似乎要和自个儿生离死别的小丫,脑袋上浮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干嘛?”

事情都已经解决了,她叫住自己做毛?

“小少爷,我今后怎么同夫人联系啊?”小丫急切地问道,看这模样似乎夫人没打算继续留在京城,作为属下,她好歹也得知道如何同自己的主子联系的方法啊,难不成就这么一直守着青楼,没日没夜的傻等?

这问题……

凌小白眨了眨眼睛,沉默几秒后,才一脸顿悟的用左手敲了敲右手掌心,“安心吧,娘亲要是想联系你,一定会有行动的,你要相信娘亲。”

闻言,小丫重重点头,提高的心这才算放了下来,其实说到底,她也只是怕凌若夕这一走,就会忘了自己这个微不足道的属下,不过看样子倒是她多虑了。

“是,我会好好经营夫人的产业,绝不会给夫人和小少爷丢脸。”她振振有词的说道。

凌小白特得意自己的说教起到了作用,为娘亲的属下增加忠诚值什么的,果然让他很有成就感。

云井辰一手搂住凌若夕的腰肢,双脚轻点地面,下一秒,人已凌空跃起,速度快得仿佛化作了一抹虚影,从皇城上空疾行而去。

冷冽的晚风迎面刮来,青丝乱舞,也不知是她的发丝还是他的,从她的面颊上滑过,带着微痒的触感。

“你说南宫玉若是知道今夜的事,脸色会有多好看,恩?”邪肆的声音带着几分戏谑的笑意从头顶上缓缓落下。

凌若夕一脸木然,“他的脸色会变得怎么样我不清楚,不过,如果你再敢吃我的豆腐,我保证,今夜之后,你一辈子都会断子绝孙。”

说罢,她眼底迅速掠过一抹寒光,别以为她没察觉到他那双正在自己背部游走的手掌。

妈蛋!趁机吃她的豆腐,这男人的节操还有没有了?

她咬牙切齿的话语让云井辰心尖一颤,下意识松开了手,强笑道:“娘子你舍得吗?”

“砰!”

脚掌瞬间踹出,狠狠地踹上他的腹部以下不到三寸的位置,刚烈的劲风呼啸而来,夹杂着冲天的怒火,云井辰背脊一僵,蓦地朝后滑去,避开她那突如其来的攻击。

喂喂喂,这要是踹中了,少主不就真的会失去下半生的幸福吗?

好狠,好毒!

正在后方尾随的云旭立即停了下来,夹紧双腿,隐隐觉得两腿之间有些隐隐的疼。

“会很疼吧,娘亲威武!”凌小白蹭蹭的跑到下方的街道暗角,默默的想象着要是换做自己被如此暴力的对待,冷不丁嘴角一抖,虽然这坏人很厉害,但娘亲更厉害,果然跟着娘亲混是最好的。

夜幕下,云井辰一席红衣傲立在空中,衣诀凛凛,如琉璃般璀璨发亮的黑眸划过各种复杂情绪。

“哼,这次算你运气好。”凌若夕冷哼一声,特惋惜的看了眼自己的目标,那诡异的视线,让云井辰坐立难安,总有种自己的未来极其悲催,极其可怜的预感。

他强自笑笑,没有接话,这种时候少说少错,这女人一旦狠下心来,他可不是对手。

“姑娘,咱们现在是不是该找个地方落脚?”云旭眼见二人之间的气场愈发僵持,忙出声唤道。

此处位于皇城的北面角落,四周少有人烟,也不曾有士兵巡逻,怕是如今城中所有的侍卫都已赶去了清风明月楼,这才给了他们空闲的机会。

现下与南诏国彻底决裂,又杀了轩辕家族的长老,再留在这里,已不太可能。

“先出城再说。”凌若夕收回目光,神色漠然。

她的决定在场无人反驳,当即动身,趁着夜色飞离了京师。

半盏茶的功夫后,由阿大和阿二亲自率领宫中御林军抵达了清风明月楼,迎接他们的,是满地的堆积如山的尸骸,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分外呛鼻。

“这……这是怎么回事?”伤势还未完全痊愈的阿大不自觉倒抽了一口凉气,在红通的灯笼下,他的脸上浮现了丝丝惊骇,显然难以相信在这青楼外竟会发生如此惨绝人寰的屠杀。

阿二也变了脸色,却在瞬间冷静下来,他一眼就看见了瘫软坐在大门口的武将,抬脚走上前去,“李统领。”

武将呆滞的转了转眼珠,茫然的望着他,仿佛失了灵魂。

“皇上不是让你带兵前来围了清风明月楼吗?为何这里会变成这样?轩辕家族的长老呢?皇后娘娘呢?”阿二连连发问,心里头的不安在看见武将惊滞、恐惧的表情时,愈发扩大。

有能力秒杀这么多人,且消失无踪的,除了皇后娘娘与那云族少主,几乎没有别的可能。

但他不愿相信为南诏国立下汗马功劳,为南宫玉手染鲜血,屠杀摄政王府的女人,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若真的是她,那岂不是证明,皇后娘娘与皇上彻底决裂了吗?

抱着一丝微弱的希望,阿二祈盼着答案与他的预想不同。

武将花了好大一阵功夫才看清眼前的人,他结结巴巴的说道:“死了……所有人都死了……皇后和奸人逃走了……”

心蓦地一沉,阿二用力握紧拳头,眸光颤动地看着这名说话颠三倒四,完全失去了冷静的武将,神色难看至极。

真的是皇后干的吗?视线怔怔地扫过满地的血泊,当在不远处见到那脖颈断裂,失去生息的老人时,他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没站稳。

“那是轩辕长老?”他恍惚地问道,眼前迅速一黑。

轩辕家族德高望重的长老惨死在南诏国京师,这代表着什么?会不会因此而导致轩辕世家迁怒南诏?

“阿二,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阿大已彻底乱了分寸,他本就不是心思缜密之人,面对这样的场面,哪里还冷静得了?只能向阿二求助,希望他能想出个解决的法子。

阿二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克制住心头翻腾的复杂情绪,他迅速转身,向后方的侍卫们吩咐道:“将尸体马上处理掉,清洗现场,此事绝不能外传,另外,再将李统领带入宫中,让太医诊治,明日,觐见皇上。”

他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最完美的善后计划,指挥着侍卫们开始清理战场,不管怎么样,不能让在今夜的事外传,更不能造成民心的**,至于其它的……双眼沉如寒冰,他咬着牙,狠声道:“吩咐守城将士今夜要格外注意离开京师的人,绝不能让皇后娘娘等人离开此处。”

“那楼里的人要怎么处理?”阿大指了指听到动静从阁楼中跑出来,围聚在一起的姑娘们,结结巴巴地问道。

阿二冷冷地看了眼这帮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眉心一拧,“先把人囚禁此处,等候皇上定夺。”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阿二可不敢私自做主,在盘问过这些女人后,先一步与阿大返回禁宫,准备向南宫玉禀明一切。

当他硬着头皮将整件事说出来后,便低下头跪在御书房中央,不敢吭声,连呼吸仿佛也变得格外的小心翼翼,从头顶上传来的急促喘息声,危险的徘徊在空气里,犹如盛怒的猛兽,让人毛骨悚然。

“她居然杀了朕派去的官兵?”南宫玉冰凉的双眼浮动着阴鸷狠厉的冷光,放置在龙案上的双手黯然握紧,白皙的手背凸起一条条青筋。

怒火正在他的心窝中熊熊的燃烧着,他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她怎么敢,怎么能这么做?难道她就一点顾忌也没有吗?还是说在她的心里,他已成为了她的敌人?否则,她怎会做得这么狠?

一个不留啊……

南宫玉自嘲地勾起唇瓣,心头的愤怒此刻似被一桶凉水迎头浇下,浇得他浑身发凉,连体内流动的血液此刻仿佛也被寸寸冰冻,唇齿微微颤抖着。

阿二愈发小心的应对:“是,除了带队的统领外,再无一个活口,不过清风明月楼里,却无人员死亡,只是受了一些轻伤,奴才已将人囚禁在青楼中,等候皇上发落。”

“去,把那该死的废物给朕找来!朕要亲自问他。”南宫玉仍旧不肯相信这是真实的,他拒绝看清凌若夕已翻脸不认人的事实。

阿二张了张口,他实在不太放心让此刻情绪不冷静的帝王接见那名唯一的幸存者,只因为,在主子愤怒的时候,难免会做出失去理智的事。

“皇上,要不明日在问吧,您已好些天没有好好歇息了,不急在这一时半会。”阿二低声劝说道,希望他能够为自己的龙体着想。

“朕好得很!弄不清楚这件事,你要朕怎么能安寝?”南宫玉反问道,鼻腔中发出一声不悦的冷哼。

闻言,阿二只能将满肚子的游说之词吞下,再不敢劝一句,弓着身体退出了房间。

没过多久,那名刚被太医开了药服用了几颗的武将,变逐渐恢复了冷静,在得知了南宫玉的宣召后,他立即动身,与阿二一道前往御书房。

昏暗的烛光将少年的坐在龙椅上的身影笼罩着,黑色的影子被投射在右侧的墙壁上,整个房间安静得让人有些害怕。

唯有少年天子那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正在不断的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