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15章 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中

第215章 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中

凌若夕幽幽转了转眼眸,“你这幸灾乐祸的口气是什么意思?”

真当她听不出他的潜台词是希望自己和云井辰继续打下去吗?

凌小白心里那点坏水被凌若夕看穿,立即捂着嘴讪讪的笑笑,“哎哟,宝宝哪有什么意思,宝宝就是觉得娘亲该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成天调戏娘亲的坏蛋而已嘛。”

说着,他还扭扭自己的细腰,一副极其无辜极其纯良的模样。

云井辰顿时有些手痒,特想拍拍他的脑袋,看看他还敢不敢随便说出教训这两个字,但手臂还未抬起,就被一束冷光盯上,这个念头也在某人警告的眼神中变作了天边的浮云,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在她的面前教训儿子,那代价,绝对比自己调戏她还要严重。

云旭嘴角一抖,很想装作没看见某人讨好的表情,拒绝承认那唯妻命是从的男人是自己发誓要效忠一生,英明神武的主子!

妈蛋,自从遇到凌姑娘后,少主就在妻奴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这样下去,将来该如何以振夫纲啊。

他默默的在心底摇了摇头,对云井辰格外的同情,但又觉得这纯粹是他自找的。

“你们这帮刁民居然敢当众闹事?”府衙的官员在门卫的保护下现身,他气焰嚣张地看着眼前静坐的百姓,眸光怨毒,这些刁民难道是想把事情闹大,害得自己丢掉乌纱帽吗?

“大人,请大人明鉴啊,我们只是想要大人体桖民情,降低粮食的价格,这五斗米二两银子,太贵了啊,大人!”一个似乎是带头的百姓苦苦哀求道,声线隐带一丝颤抖。

“娘亲,他们看上去好可怜。”凌小白趴在窗边的护栏上,一个劲地瞅着下面的百姓,心里升起了丝丝同情。

“知道为什么吗?”凌若夕淡漠地睨了他一眼,“因为他们手里无权,没有能力,所以此时此刻才只能用这样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她并不觉得这些百姓需要她的怜悯与同情,人或许生来卑贱,但命运却是可以靠自己改变的,而有的人乐于安命,却又在涉及到自身的利益后,妄想反抗当权者,殊不知,他们的反抗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效果,这就叫愚昧!

凌小白茫然的摇摇头,表示自己完全没听明白,但他看得出,娘亲的不屑与轻蔑,脑袋上浮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娘亲?”他奇怪的嘟嚷了一声。

“你娘亲的意思是,要想不成为如他们这般的人,就要学会掌控自己的命运。”云井辰伸出手指,轻轻扯了扯凌小白头顶上的那戳呆毛,“有同情心是好事,但过度的同情弱者,那是英雄所为,你想做英雄吗?”

“才不要呢。”凌小白毫不犹豫的说道,“英雄都是傻子,都是短命的。”

凌若夕从小就向他灌输了三观不正的教导,在凌小白眼中,英雄那都是傻子才会做的事,他做不了太阳,也没那么远大的志向,只想活得好好的,陪伴在娘亲的身边。

凌若夕满意的笑了,她希望凌小白心里能有一方净土,却又不愿他太过热血,太过单纯,显然他的回答,让她很是高兴,冷峻的五官微微放柔,似雪山在瞬间消融,美轮美奂。

“你把儿子教育得很好。”云井辰淡笑着睨了她一眼,只有在不失去赤子之心的前提下,有相对狠绝的手段,他日才能成为有能之士。

“他是我的儿子,我自然会倾力教导。”凌若夕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对他那副与有荣焉的神情很是不满。

就在两人谈话间,下面的局势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一如云井辰与凌若夕所料想的那般,百姓们的不识趣彻底激怒了府衙的大臣,他们被门卫用武器打翻在地上,嘶声哀嚎,闭眼痛哭,那宛如厉鬼般可怜的哭声,震天动地,但不远处围观的百姓除了面露一丝不忍,谁也不敢上前来为他们说半句话。

这就是强权!这就是民生。

凌小白神色黯然的趴着,“坏人,他们都是坏人。”

“不过是立场不同而已。”凌若夕凉薄地扬起嘴角,对这帮百姓丝毫没有任何的动容,她早就过了热血的年纪,也过了愤青的岁数,自然不会为这样的画面动容,上辈子,她看过比这更加凄惨的画面,在高科技的时代,爆发在世界角落的战争,远比这来得更加可怕,在那样的生活中,哪怕是一个几岁大的孩子,也会成为有利的武器。

而这些百姓,在没有被逼到退无可退时,他们也只能做到游街示威,用这样的方式挑衅强权,冷漠的目光将四周围观的人冷漠的姿态尽收眼底,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哼:“你说,若是现在造反,有多少人会响应?”

“不足三成。”云井辰漠然说道,论心狠,他与凌若夕不相上下。

百姓们最后被府衙的侍卫推搡着,押解入牢笼中,一场骚乱最后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旁观的众人更是吓得不敢吭声,便是看着百姓从眼前被带走,他们也没敢说出一句求情的话语。

“太讨厌了……这些人真是太可恶了。”凌小白一个劲的嘟嚷着,也不知是在说动手的门卫,还是在说冷眼旁观的百姓。

凌若夕漠然睨了他一眼,随后才道:“既然这么讨厌,为何不出手帮忙?”

“人家打不过他们嘛。”凌小白悻悻的瘪了瘪嘴,就他这小胳膊小腿的,哪儿是这些人的对手。

“你的想法与这些围观的人是一样的。”凌若夕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在没有能力的情况下,人只会明哲保身。”

看着她给儿子灌输某些不正确的道理,云井辰也不阻止,他可不想自己的儿子将来成长为一个只有热血而无大脑的傻瓜。

云旭瞅瞅一脸冷漠的凌若夕,在看看满脸纵容的云井辰,突然间有种他们是天造地设一对的感觉。

这两人,骨子里都有着一种名为凉薄与心狠的东西,可不是般配吗?

“让各大店铺继续停业,放出风声,本尊要让这里的事传遍整个南诏。”云井辰眼波一转,沉声命令道,接下来,该是让南宫玉头疼的时候了。

整件事都在他的计划之中,不论是百姓们的反应,还是官府的所作所为,都按照他的想法在进行。

既然南宫玉敢动抢回她的念头,他就会让他知道,觊觎一个不该属于他的女人,将付出怎样的代价!他不是仗着这片江山,以为能与自己为敌吗?他倒要看看,若是失去了一切的倚仗,他还能有什么资本,敢同他抢人。

将他眼底的冰寒看在眼中,云旭不自觉打了个寒颤,心里竟对南宫玉升起了一丝同情。

当天,在有心人的煽动下,小镇上发生的事,传遍整个南诏,各地方游行示威的百姓纷纷后怕,只能将怨气往肚子里咽,他们开始嫉恨着不作为的朝廷,开始怨恨当地哄抬粮价的官府,夜空下,整个南诏国暗潮涌动。

“该死!”南宫玉啪地一声将手中从各地方呈上的奏折合上,气恼的咒骂一句。

局势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错误?为何各地方的商铺接连停业,为何民怨会沸腾?

他头疼的揉着太阳穴,将折子随手抛开,拿起了另一份奏折,这是由兵部呈上的折子,上面清楚的记录着南诏国军队的分部,以及人数,还有开战后的军需开销清单。

“阿大。”南宫玉沉声朝外面唤了一声。

阿大急忙推门走了进来,“奴才在。”

“差六部尚书即刻进宫议事。”

这个时辰?阿大下意识看了看屋外的天色,如今已是子夜时分了。

“怎么,没听到朕的旨意吗?”南宫玉对他的惊诧很是不满,面色不自觉阴沉下去。

阿大背脊一寒,急忙摇头:“奴才不敢,奴才这就去。”

他不敢触怒龙威,纵然心里有无数的困惑与不解,也只能狠狠的压在肚子里,不到半个时辰,得到旨意的六部尚书纷纷从温暖的床榻上起身,着一身朝服,连夜进宫与南宫玉议事。

“召集天下兵马,派人秘密查探云族的所在地,勒令各地官府将东方家的产业连根拔起,速度要快!”南宫玉下达了自己的旨意,显然是打算动手了。

“是!”六部尚书根本不敢违背他的意思,阿二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谁敢反抗?那不是找死吗?

“云族的产业遍布整个南诏,哼,朕倒是不知,一个隐世的世家,其势力竟会如此之庞大。”想到自己在调查后得到的消息,南宫玉心头的怒火更是熊熊燃烧起来,他无法想象,一个世家竟有这般可怕的势力,若任由其继续下去,将来可不是会威胁到皇室的权威吗?

“让各地官府对云族的势力进行扫荡,朕不想在自己的国家中,再看见有一间云族开起的店面,你们明白吗?”阴鸷如魔的双眼冷冷地扫过下首的众人,他已经不愿再去思考这么做会不会动摇江山社稷,他只知道,他绝不容许凌若夕离开!更不允许那个男人在他的面前耀武扬威!

六部尚书面露一丝迟疑,却在他那压迫感十足的目光下,只能被迫答应下来。

“皇上,有密信传到。”阿大忽然从空中一只白鸽的身上取下一封信笺,他草草看了一遍后,急忙进入御书房,将信笺恭敬的交到南宫玉的手里。

少年立即接过,顿时,脸上浮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好!云井辰,这是天要忘你啊,有轩辕世家助阵,朕何需再惧怕你?”

那封信笺出自轩辕勇的亲笔之手,轩辕世家愿与南诏共仇敌忾,共同对付云族,这个消息对南宫玉而言可是天大的好事,他怎能不高兴?

他仿佛已经看见了云井辰被他打败的画面,口中溢出一声张狂的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