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16章 某人的自寻死路

第216章 某人的自寻死路

朝廷的旨意在第二天以八百里快马加急送到各地方的官府手中,一时间,东方家族的势力以及云族的店铺被全数扫荡,云井辰自然也得到了消息,可他却命令众人不进行任何反抗,势力全部退出南诏。

清晨,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外界的局势变幻莫测,人人自危,而别庄里,云井辰则与凌若夕对坐在软塌上,悠然的下着围棋。

修长的手指夹着一颗黑子,缓缓落下,棋盘中暗藏杀机,黑子看似无路可退,却在他落子后,徒留一丝生机。

“置之死地而后生……”一旁观棋的云旭面带愕然的喃喃道。

“你打算让南诏自乱阵脚?”凌若夕一边思考着如何将这男人打败,一边轻声问道,一心二用。

云井辰莞尔一笑:“是他在自寻死路,与本尊何干?”

刚收复皇权,就倾尽全力企图将他的势力连根拔起,这不是自寻死路又是什么?云族能够百年来始终稳坐第一世家的交椅,岂是这么容易就能被打垮的?他看似不争,但实则却是稳操胜券。

凌若夕漫不经心把玩着手里的棋子,“他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行事太过着急,把自己的后路斩断,一个被权势蒙蔽了双眼的帝王啊……她在心里不自觉摇摇头,为自己及早抽身的决定感到庆幸。

南宫玉虽然有为帝者的手段,但是到底没有纵观大局的能力,或许在安宁之世中,可以是一个不错的帝王,但在这乱世里,他却没有身为霸主该有的潜能。

与之相反,云井辰的手段与能力,反而更胜一筹。

“怎么,发现本尊的优点了?”他一脸坏笑地冲凌若夕扬扬眉梢,笑得好不得意。

手臂微微一抖,一枚白子咻地朝他挥去,云井辰轻台手臂,凌空将白子接住,卸去了覆在上面的玄力,嘴角的笑更是加深了几分,“就算被本尊说中,你也不必恼羞成怒啊。”

又开始了……

云旭默默的在心底摇头,对两人动不动就剑拔弩张的画面很是无奈,他就不明白了,哪家的夫妻不是鹣鲽情深?哪会像他们这般,随时随地都会斗在一起?

“需要我替你找大夫来看看眼睛吗?你那双眼已经病重到开始出现幻觉了。”凌若夕冷哼一声,“恼羞成怒?就凭你?”

“一场难得的胜利,南宫玉势必会被喜悦冲昏大脑,呵,这就是你曾经看重的合作者吗?”云井辰悠悠将话题转开,他可不想让她炸毛,这女人偶尔捉弄捉弄倒是别有情趣,但若是把人给惹急了,倒霉的可就变成了他。

“这算是讽刺?”凌若夕面色森冷,口气有些冲。

“不,本尊是在得意,你最后选择的仍旧是本尊。”他啪地一声再度落下一子,语气带着一丝骄傲,一丝玩味儿。

能够让她放弃与南宫玉之间的合作,如今待在他的身边,他能不得意吗?

“轩辕勇与南诏国联手,你就不怕?”凌若夕想到传回来的消息,似笑非笑地睨着他,“好歹也是第二世家,再加上一个南诏国,若是你不敌,趁早说,我不会笑话你的。”

“好歹对本尊多一些信心啊。”云井辰无奈的笑笑,明明是关心的话,怎么从她嘴里说出来,却偏偏多了一分冷嘲热讽的味道呢?

“你的自信无需我来给。”她怎么不知道自己应该对他多一分信心?只怕再多,这人就要上房揭瓦了。

“还是娘子了解为夫。”话音刚落,迎接他的便是凌若夕毫不留情击出的一掌,云旭默默的退下,听着后方传来的砰砰声,已经做到了淡定,每天这样的画面都会上演无数次,而少主还乐此不疲,他这个做奴才的也只能学会习惯。

抬起头看了看天色,只希望少主和凌姑娘能在午膳前休战,可别耽误了用膳的时辰啊。

此时,小镇外,两道人影正骑着一只苍蝇从雨幕中疾行前来,诡异的是,那些雨滴在即将触碰到他们的身体时,却仿佛被一道无形的屏障给阻绝在外边,难以近身,明明毫无任何事物的遮挡,却偏偏衣衫整齐,没有一丝雨水。

“少主就在此处?”四长老冷冷的看了眼下方安静的街道,蹙眉向身后的云九问道。

“回长老,根据线报,少主的确在此处的别庄内歇脚。”云九恭敬地说道,对待四长老与对待云井辰的态度如出一辙。

“那就好,老夫倒要去看看,少主到底是为了哪个女人,不惜留恋凡尘俗世,不肯回族。”手臂轻轻一挥,狮鹰飞行的速度顿时加快,化作一道虚影,朝别庄的方向绝尘而去。

当云井辰一家三口坐在前厅,正打算用膳时,天空上突然多出来的两道气息,让凌若夕眸光一寒,“有人来了。”

“放心,是熟人。”云井辰意味深长的笑笑,笑容邪肆不羁,他拂袖起身,火红的衣袍顺势落下,身影尽显高贵。

一只大型的狮鹰从天空上徐徐降落,扑闪的翅膀卷起一股股劲风,将这满园的落叶掀飞。

凌小白哇的一声惊喜的叫了出来,好奇的想要上前去摸摸这只大型鸟科生物,却被凌若夕一把拦住,“激动什么?”

脚还没来得及迈出,就死在了第一步,凌小白只能悻悻的瘪瘪嘴,用手指戳着肩头的黑狼,来发泄心里的幽怨。

“云旭,你说今儿刮的是什么风?向来不肯离开族里的四长老,竟会登门造访,实在是让本尊的别庄蓬荜生辉啊。”云井辰似笑非笑地抬脚走出厅门,含笑的容颜,却暗藏一丝讥讽。

凌若夕心头一沉,看来这四长老和他的关系绝对称不上好,难道是敌人?

她看似随意的坐在木椅上,但周身萦绕的冷气,却让人难以忽视。

云旭眼观鼻鼻观心的回道:“禀少主,今日刮的是西南风。”

“……”他一板一眼的回答让云井辰顿时忍俊不禁的笑了,这人居然也学会了说冷笑话?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四长老刚翻身而下,就听到他们主仆二人一搭一唱的话语,四方的国字脸顿时黑了下去,鼻腔里漫出一声轻哼:“少主这是对老夫的到来有所不满吗?”

“是又如何?”云井辰坦坦荡荡的反问道,丝毫没将四长老的怒容放在眼里,“四长老不在族里陪伴本尊的二弟,怎么舍得来见本尊了?还说你打算弃暗投明?”

他特地咬重了后面四个字,将四长老与云井寒之间那见不得光的关系挑明。

凌若夕顿时了然,但随即,对云井辰投去了同情的一瞥,看来这男人在云族也不是绝对的话语人,至少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弟弟,且似乎对方的势力还不小。

她拒绝承认在得知了这件事后,她心里竟有一丝担忧。

“少主口齿伶俐,老夫甘拜下风。”四长老拱手说道,却对他的问题避而不谈,两人之间的暗潮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又或者云井辰是故意的,故意挑明一切,只为了警告四长老,不要把他当作傻子糊弄,告诉他,族里的一切自己早就了然于心。

暗藏阴冷的目光越过门口的红衣男子,望入厅内,在看见抱着一个小奶包坐在椅子上的女人时,四长老眸光微闪,“少主难道不为老夫介绍一下这位陌生的女子是何身份吗?”

“那是本尊的娘子。”云井辰直截了当的说道,顿时,身后刺来一束冰冷至极的眼刀。

娘子?他还真敢说啊!

要不是局势不明,凌若夕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随便为自己灌上莫须有身份的男人,她动了动手臂,掌心有些发痒。

“娘子?老夫怎不知少主竟成亲了?”四长老顿时愣住,纵然他知晓云井辰对这女子情有独钟,却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关系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本尊的私事,难道还需要特地告知四长老一声吗?”云井辰讽刺道,但脸上如桃花般明艳的笑容始终不曾消失,哪怕是羞辱人,也带着一种难以言状的高贵。

四长老嘴角一抖,面部的肌肉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了几下,他深吸口气,这才勉强压下了心里的怒火,“少主果真是快人快语。”

云井辰笑而不语,他之所以对四长老这般无理,不过是猜到其来者不善,为了不让他针对凌若夕,故意先挑起战火,只希望这老头能够聪明一点,别给他宰了他的机会。

云旭面露一丝担忧,看着两人针尖对麦芒,紧张的握紧了双手,少主从来都不曾与长老们撕破脸,纵然是知道他们在暗地里扶持二少爷,也从不曾将这件事摆到明面上,而如今却……

视线不自觉朝厅内看去,难道是为了凌姑娘吗?

除了这个理由,他想不到别的可以用来解释。

“少主的私事老夫自然不敢过问,不过,少主在外面所做的一切,难道就不该给族里的人一个满意的交代吗?”四长老自知说不过他,索性也不再同他打嘴仗,咄咄逼人的质问道。

云井辰面色微冷,深沉的双眼细细的眯起,“四长老,你难道格外钟意在雨幕中与本尊说话?年纪大了,若是因为这而染上风寒,本尊可担待不起啊。”

“……”四长老顿时语结,心头的怨气再度提升,他发现,不论他说什么,似乎他都能够还击,而且还总能把自己说到哑口无言,这种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

胸口忽上忽下的起伏着,要不是还记得两人之间的尊卑关系,他此刻还真想一掌拍碎了云井辰那张可恶的笑脸。

那束阴鸷的目光太过强烈,以至于云旭已悄然握紧了腰间的刀柄,时刻准备着只要他稍有不轨的企图,立即就会让他横尸此处。

云井辰坏笑着对上四长老狠厉的眼眸,“四长老,你这么热情的看着本尊,本尊的娘子可是会吃醋的。”

“噗——”刚入喉的茶水成直线飙出,凌若夕冷着一张脸,随手将唇边的水渍擦去。